第九十九章 绝境之怒 - 天骄战纪

第九十九章 绝境之怒

这一次府试考核的确和以往不同。 一场原本定好的加试,本就开创了东临城以往府试考核的先河,如今则因为林寻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已经通过考核的名单上,又引起了一场风波。 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但林寻知道,这件事避无可避,那些早已结下仇恨的对手,决不会轻易让自己通过府试,离开东临城。 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在证明他的预测并没有出现差错。 林寻来不及愤怒,来不及痛恨谁,也来不及感慨和悲愤,他必须用尽一切手段来自救。 他的理智告诉他,愤怒、痛恨、感慨、悲愤皆都于事无补,自救才是当务之急。 眼下的局势已经激烈到了极致,虽不见一刀一枪的真正杀伐,可却处处皆埋伏杀机,一着不慎,注定无法存活。 只是林寻虽拼尽一切在赌,可却一直忽略了一个人 姚拓海! 这一刻,吴超群、余苍临都在考量擒杀林寻的利与弊,而一直冷眼旁观的姚拓海,则终于开口。 他坐直身躯,儒雅的神色依旧温和如旧,只是声音却透着一股直抵人心的威严:“此次府试考核已经耽搁太多时间,先把此子擒下,带出考场,以后我自会向帝国禀明此事。” 轻飘飘一句话,却显得极为直接简单,根本就不管谁是谁非,先把林寻带走再说,以后即便有不好的传闻发生,他姚拓海也会亲自去解释,等于彻底把此事背负下来。 而此举,无疑等于彻底判了林寻死刑! 这就是姚拓海,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是雷霆万钧的一击,根本就不给你任何旋余地。 林寻的心顿时沉入谷底,他一直在和余苍临、吴超群斡旋,斗智斗勇,唯一让他看不透的就是一直不曾开口的姚拓海。 他本以为姚拓海身为外来的主考官,哪怕他威名赫赫,可之前他的沉默已表明,他似乎并不愿意卷入这一场风波中,谁曾想,姚拓海此刻却开口了,并且一开口,就给了自己致命一击! 这出乎林寻意料,让他措手不及。 而听闻姚拓海盖棺定论的一句话,余苍临和吴超群等人顿时松了口气,看向林寻的目光中威严尽是冷酷和嘲弄,一个小东西,自以为闹出了滔天风浪,到头来,却依旧抵不过大人物一只手的镇压!可笑!可怜! 而对于全场其他人而言,姚拓海这位主考官的话就犹如定海神针,一局定乾坤! 振奋。 哗然。 得意。 欢呼。 原本沉寂的气氛,顿时像炸开了锅,所有人都知道,林寻已穷途末路,无力天! 连飞也笑了,这一刻激动得脸膛发红,恨不得仰天长啸,对他而言,想要彻底扼杀林寻,真的太不容易了! “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有我父亲在,他最终还是难逃一死!”姚素素嘴角微翘,得意说道。 “还不快去擒下此子!”高台上,余苍临大喝。 那原本就被呼唤出来,等候在一侧的一名东临学院教习闻言,冷峻脸庞上泛起一抹肃杀。 “且慢!” 就在此时,幕晚苏却霍然起身,俏脸上有慌乱,也有着一丝决然,咬牙道,“还请各位息怒,这林寻乃是被我家大公子看中的人,绝对不会是那种十恶不赦之辈。” 高台上众人微微一怔,旋即就明白过来,幕晚苏口中的大公子是何方神圣,禁不住脸色都是一变。 石轩! 帝国石财神之子! 这林寻竟然早被石轩看中了! 幕晚苏敢骗人吗?她不敢,起码不敢拿石轩的名讳来胡作非为,所以她说出的话,必然不会有假。 可正因如此,却让余苍临、吴超群等人一阵憋屈,眼见马上就要擒下此子,哪曾想又突然发生这等变故? 却见此时姚拓海眉头微微一皱,不悦道:“此子背后不管是谁,今日之事必须严惩不贷,我身为本次府试主考官,还不需要别人来告诉我怎么做!” 姚拓海是何等人物,那可是早在三十年前就受到当今帝国宰相器重,找遍帝国西南行省,也唯有一个柳武钧才能够与他比肩的大人物,不说权柄滔天,起码也是一方巨擘,自然不会被一句话就吓到。 石轩再厉害,也终究是石财神的儿子,除非他亲自前来,或许姚拓海还会给他一个面子。 但现在,仅凭一句话就想让姚拓海收说出的话,想都别想! 闻言,幕晚苏顿时俏脸煞白,六神无主,心中彻底绝望,林寻今日的确已凶多吉少,再难天了。 而余苍临、吴超群等人则彻底放心,冷笑不已,搬出石财神儿子的名号都没用,林寻啊林寻,这世上谁还能救得了你? 轰! 猛地,那位东临学院教习先生已出动,他是一个冷峻中年,也是一位灵罡境存在,甫一出手,根本就没有一句废话,一步跨出,身影如暴冲的神虹,气势凌厉,直奔林寻而去。 而林寻,则深吸一口气,目光中涌起一抹坚定,他知道自己今日已深陷绝境,可他决不会就此束手就擒。 可就在林寻欲要动手时,嗤!一声尖利啸音倏然在虚空中响起,刺痛耳膜。 旋即,一杆白骨长矛凭空乍现,飘曳着细碎的银色星辉,摩擦空气,释放出可怖的力量,直至那冷峻中年而去。 那冷峻中年猛地脸色一变,狠狠一掌拍下。 轰! 一瞬间,可怖的碰撞响起,层层气浪犹如飓风轰然四散,靠近这边的一些修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狠狠震飞了出去,引起一阵躁动。 却看那冷峻中年,蹬蹬蹬倒退出物五六步,脸色一阵青白交加,又惊又怒,居然有人敢在东临学院动手! 这一刹,不止是这冷峻中年,高台上的姚拓海、余苍临、吴超群等一众人的目光,都齐刷刷望向场中,最终落在了林寻身边。 那里,站着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小女孩,原本遮盖面庞的帽子,在刚才的交锋中,被一阵气浪掀起,露出了那一张美丽得令天地都黯然失色的白皙小脸。 她手持一杆丈二白骨长矛,静静立在林寻身边,若非刚才亲眼所见,只怕谁也无法想象,这样一个小女孩,竟能够和那拥有灵罡境修为的冷峻中年交锋! 可很快,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挪移,当所有的目光看清小女孩那美丽无匹的容颜,禁不住都一阵恍惚。 喧嚣的广场忽然一片死寂,就连那姚拓海神色都有些凝滞。 太漂亮了! 完美的犹如上苍的杰作,那种美丽,简直不属于人间所拥有,可偏偏地,此刻却出现在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身上,那种震撼力,足可以颠倒众生! 林寻心中一叹,目光中再无其他人,看向了夏至,道:“你应该先走,即便我今日真不幸死了,以后也可以替我报仇的。” 夏至摇头:“你死了,我的世界就只剩下黑暗,那样的话,我就找不到活着的意义了。” 她没有说什么要死一起死的话语,可就是这样一番话,却让林寻心都颤动,涌起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你必须走!” 林寻忽然咬牙,用只能让夏至听到的声音道,“你不是找不到活着的意义吗,记住高台上那些人的模样,除了幕晚苏,以后你把他们全部都杀了,我死了,也可以瞑目!” 夏至蹙眉,抬头看着高台上众人,清澈漆黑的月牙眼中流露出一抹漠然。 还不等夏至说话,高台上的姚拓海忽然沉声道:“擅自闯入考场,破坏府试秩序,今日你们两个谁也别想走了!” 此话一出,震荡全场。 林寻心底压抑许久的愤怒再也控制不住,犹如沸腾的熔浆般涌遍全身,烧得他浑身都快炸开。 他一个人倒也无所谓,可当姚拓海要把夏至也留下时,那种突然而至的愤怒,根本就无法控制,让得他今日所遭受的一切恨意,都全部从心底冲了出来。 上次在杀死吕老虎时,看着夏至遭受重创,林寻也同样如此,无尽的愤怒犹如火焰在内心燃烧,让他彻底失去理智。 没有人注意到,此刻林寻眼底深处,一对若大渊般幽邃的血色漩涡涌现。 夏至注意到了,她微微一怔,恬静白皙小脸上罕见的浮现一丝紧张,下意识抓住了林寻的手,道:“不要。” 林寻心中一震,从无尽愤怒中清醒,有些惘然地看了看夏至,又看了看四周那一道道冷漠的面孔和一双双得意的眼睛,道:“我会拼尽一切,给你创造逃生的机会,你必须不顾一切的逃,这是命令!知道吗?” 夏至怔怔许久,眼眶中泛起一层水雾,许久才点了点头。 高台上,姚拓海见此不禁皱眉,当即长身而起,冷冷道:“想逃,有本官在,你们痴心妄想!” 谁也不知道,为何此刻的姚拓海会如此杀气腾腾,不复刚才的从容和平静。 唯有他自己清楚,当看见夏至脸庞的那一刹,他心中涌起了一抹占有欲望,完全不可抑制,完全无法控制! 这是一种来自本能的渴望,仿佛夏至那一份无比的美丽外表下,有着某种力量,足可以让他不顾一切的去占有! ps:晚上很晚的时候还有一章,补前天欠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