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二章 天上白玉京 十二楼五城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一十二章 天上白玉京 十二楼五城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此州,自古至今有着无数瑰丽而不可思议的神话传说,在无垠岁月中,也曾诞生过许许多多的传奇巨擘。 其中最有名的传说,当属通天剑宗开派祖师,同样,这也是一位传奇人物。 通天剑宗开派祖师被尊称为“通天剑祖”,年少时,本是一名牧童,偶得机缘,踏上修剑之途。 而后,他辗转征战三千载,屠戮十方百万敌,一柄通天剑,上杀九天,下斩幽冥,宛如剑仙临尘,名震荒古。 后来,通天剑祖厌倦杀伐,于白玉京中结庐而居,勘悟周天玄机,最终证道,创下了通天剑宗这一道统! 延存至今,通天剑宗早已是名满东胜界的一方古老道统,底蕴雄厚无比。 也有传闻说,在通天剑祖在此开宗立派时,白玉京本就是名扬四海的修道福地,藏有大造化。 也正因此地藏有无上机缘,才让得通天剑祖大彻大悟,从而一举登临大道之巅! 但不管如何,这无数的传说,无形中让白玉京平添了许多神秘色彩。 如今,在东胜界上万州个洲界中,白玉京堪称是足可以位列前十的修道圣地。 …… 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金霞城,便是“五城”之一,规模极大,比之林寻这些日子所见过的城池都要大。 街道上,车水马龙,行人如织,繁华喧嚣。 林寻此时化作一个灰衣青年,样貌寻常,并不惹眼。 “有些意思。”他注意到,一路上所遇到的修道者中,无论男女,大多斜背长剑,一派剑修打扮。 “看我刺星一击!” “哼,我一招流光飞烬足以斩你!” 街道上,一群顽童在嬉戏,各自拎着木剑,比划着简陋的剑招追逐打闹。 “斜背战剑,这个是云庆白的惯常动作,但凡出征,他会必背负战剑而行,而非斜挎战剑。”旁边一个老者感慨。 “师尊,这有什么区别?”老者身边一个少女好奇道。 “区别倒是谈不上,传闻云庆白视战剑如自己的骨肉生命,以脊梁背负,表示对剑道虔诚,若将战剑挎在腰部,反倒被视作对剑道不敬。” 老者缓缓说道,“当然,这只是云庆白对剑道的认知。” “这么说,咱们一路所见的那些斜背战剑的修道者,都是在模仿云庆白?他的影响力可真够大的!”少女惊叹。 “可不止这金霞城,在整个白玉京,云庆白就是一个传奇巨擘,被年轻一辈所推崇,关于他的一切,都在被模仿。” 老者也感慨,“这才是真正的上苍骄子,一举一动,已引领了一方州境的潮流,堪称恐怖。” 老者和少女渐走渐远,林寻则有些怔怔。 对于云庆白的传闻,他已经听过许多次,什么古荒域年轻一代第一剑修,什么王境之下第一人……太多了。 可唯有此刻,却让林寻深切体会到,云庆白的影响力何等之大! 仅仅只是他的一个动作,都被无数的修道者争相模仿,就连他的剑招,都被年幼的童子所熟知,这无疑显得很惊人。 伫足思忖片刻,林寻继续前行。 想要清楚了解一个人,只听传闻还不够,还需要来到他生活栖居之地,亲身去感受,才能知道此人之秉性、习惯、嗜好等等。 此次前来白玉京,林寻倒不是复仇的,他只是想看一看,这云庆白究竟在修行上走到了哪一步! …… 抵达金霞城的第一天,让林寻了解到,云庆白自出生,便展露与世不同的异象,天生一副剑骨,被通天剑宗掌教亲自抱入宗门抚养。 其五岁时,便踏足真武九重境,掌握十九部剑法奥义,震惊通天剑宗上下,被誉为万年不遇的剑道神童。 九岁时,一举踏入灵罡境,破例进入通天剑宗外门修行。 这一年,云庆白也成为了通天剑宗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外门弟子,没有之一! 十三岁时,云庆白晋级灵海境,掌握三十七部剑经奥义,横扫通天剑宗外门弟子,进入内门修行。 十六岁时,内门之中,已再无人是云庆白对手! 这一年,他踏入洞天境,引发“万剑争鸣”的天地异象,轰动整个白玉京。 十七岁时,云庆白踏足衍轮境,成为通天剑宗年轻一代领袖,拜入通天剑宗太上长老“恒崖子”门下修行。 十九时,云庆白却突然沉寂,消失于世……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关于云庆白的消息几乎是一片空白,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当他再一次出现于世人面前时,已经是十年后。 十年后的他,依旧是衍轮境修为,引来了不少质疑声,认为他极可能江郎才尽。 可也是在这一年,云庆白一人一剑,斩上百位半步王境强者,引发全天下震惊。 当时曾有圣人感慨“云庆白此子,大有‘通天剑祖’当年之风采”! 从那时起,人们才发现,云庆白已经拥有了王境以下第一人的实力,且无可争议! 不过,就当世人都在揣测,云庆白究竟会在何事踏入王境时,他却又一次消失了。 消失前,他曾言:“我之剑道,当求极尽超脱之路,压制万古,凌绝诸天,但现在,时机还不够!” 而后,他便开始闭关。 直至如今,已过去将近十年。 这世上再无人见到云庆白,但这世上却一直有着关于云庆白的传说。 了解这些消息之后,林寻一个人在酒楼中自酌自饮了一天。 世人只知道,云庆白在十九岁时沉寂,突然消失于世。 可唯独林寻清楚,十九岁时的云庆白,降临下界,杀害了洗心峰林家一众嫡系族人。 也挖走了一个刚刚诞生世上不久的婴儿体内的本源灵脉! …… 翌日一早,林寻离开了金霞城。 接下来的数天,他的足迹出现在白玉京的不同城市,也聆听到了越来越多关于云庆白的消息。 除去夸张修饰的部分,倒也让林寻在内心中,渐渐对云庆白有了更清楚的认知。 其性情如剑、人也如剑,追求的也是极尽圆满之道途。 世人眼中,云庆白就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天之骄子,耀眼如天上骄阳,独照乾坤。 这或许这有所夸张,但起码可以证明,他对自身所求索的大道,有着极其苛刻的要求! “大概十年前,此人便已闭关不出,也不知如今他的战力究竟达到何等地步了……” 紫空城,繁华的街道上,林寻踱步前行。 了解越多,让林寻愈发意识到,云庆白绝对是一个无法估量的敌人,其底蕴堪称深不可测。 甚至仅凭所了解到的消息,根本无法去衡量! 没多久,林寻来到一座足有千丈高,形似一柄巨剑的古老楼阁前。 此楼,就是白玉京赫赫有名的“十二楼”之一,试剑楼! 楼高千丈,笔直冲霄,形似神剑,散发古老苍茫之气,在阳光下,泛着一层神圣般的气息。 试剑楼前,极其热闹,簇拥着许许多多修道者,其中以年轻人居多,皆都带着憧憬期盼之色,看着那巍峨屹立的古老试剑楼。 “十年前,也就是云庆白闭关之前,曾又一次进入试剑楼,于一刻钟内,冲上九层之巅,这个记录,至今还不曾有人打破!” 一个修道者感慨。 林寻立在人群中,将目光也看向那试剑楼,神色平静。 在前来之前,他已经了解到,通天剑宗将在十天后开启山门,招收一批内门真传弟子。 而招收真传弟子的标准很简单,但同样也极其之苛刻。 第一,年龄不得超过三十岁。 第二,在一炷香内,闯过试剑楼第六层关卡。 故而,这些日子里,每天都有无数年轻一辈的修道者从四面八方而来,前来试剑楼闯关。 通天剑宗可是东胜界首屈一指的古老道统,能够拜入其中修行,是每个修道者梦寐以求的事情。 不过,此次通天剑宗所招收的,并非是外门弟子,也不是一般的内门弟子,而是真传弟子。 再加上此次招录的标准极其之苛刻,前来试剑楼闯关的修道者虽多,但能够成功的却是少之又少。 毕竟,真传弟子可不是那般容易就当上的,尤其是通天剑宗还不是一般的古老道统。 “唉,想要在一炷香内闯过第六层关卡,只怕得拥有洞天境中最顶尖的力量才行,并且年龄还得低于三十岁,若有这等资质,早已拜入古老道统中修行了,哪还用等到现在?” 有人喟叹,感到沮丧。 “是啊,依只有洞天境中的绝代天骄才能办到这一步,其他修者还是别痴心妄想了。”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但也有不死心的,在等候着前往试剑楼一闯,万一……成功了呢? 林寻对这些议论声充耳不闻,他早已决定,要闯一闯这试剑楼,不过却不是要进入通天剑宗修行。 而是要借此机会,和十年前的云庆白比一比,以此来推测一下云庆白如今所拥有的战力! —— ps:加更送上,这两章很难很难写,抓耳挠腮,差点写不下来,故而耽搁了不少时间,以至于更新晚了。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