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暗夜驾临 - 天骄战纪

第一百章 暗夜驾临

姚拓海的反常举动,让全场都为之侧目。 尤其当看见他此时此刻,竟踱步从那高台上走下来时,全场都禁不住轰动。 难道姚大人要亲自动手? 一想到这,场中所有人心中皆都振奋,姚拓海可是名闻整个帝国西南行省的强者,早在三十年前,就在帝国国试考核中一战成名,受到当今宰相另眼看待。 早在前些年,就有人推测,姚拓海已踏足洞天境中,整个西南行省中唯一能够与之比肩者,便是大都督柳武钧! 这样一位威名远扬的强者,来到东临城亲自主持府试考核就已引发了莫大的轰动,而今他竟似乎要亲自出手,对付那林寻和小女孩,这无疑让人更加亢奋。 能够有幸亲眼目睹一位顶尖强者出手,这该是何等大的荣幸? 就连高台上的余苍临、吴超群等人都不禁动容,感到有些诧异,不明白姚拓海为何要如此做。 以他的身份,何须亲自出手? 但不管如何,无论是谁,都已阻止不了姚拓海的行动。 他双手负背,仪态犹如闲庭信步,儒雅的脸庞上尽是睥睨之色,仿佛胜券在握的王者,在巡弋自己的领地。 这一刻,全场寂静,肃杀无声,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姚拓海身上,所有人的神色中,皆都带着亢奋和期待。 没有人理会林寻和小女孩的死活,所有人都只想看到,名震西南行省的姚拓海是如何出手擒下这两人的! 林寻感受到了一种恐怖的压力,这种压力来自对面踱步而至的姚拓海,他每迈出一步,林寻就感觉浑身仿佛被泰山巨石压迫下来,灵魂、血肉、灵力皆似要被禁锢。 林寻脸色发白,黑眸中涌现一抹坚狠,浑身的压力迫使他根本无法动弹,甚至快要承受不住被镇压跪地。 旁边的夏至一袭黑色的风衣猎猎作响,超然于世间的美丽小脸上一片漠然,唯独一对月牙眼中涌现着一缕缕淡银色的光芒。 想来,她也在承受可怕的压迫之力。 归根究底,无论是林寻那真武六重的修为,还是夏至足可以和灵罡境强者对战的力量,此刻在踱步而至的姚拓海面前,依旧显得太不够看,差的也太远。 猛地,林寻身躯一颤,唇角溢出一丝血渍,脸色苍白到了极致。 夏至看见这一幕,心中猛地一痛,下意识要抓住林寻的手,替他分担压力。 也就在此时,姚拓海眸子中一亮,负在背后的右手抬起,轻轻在虚空中抓了一下。 嗡! 一只无形大手凝聚而出,璀璨炽盛,燃烧着汹汹黑色烈火,犹如来自地狱的魔爪,要摄取人间生灵! 这一刹,天地似乎颤粟,一股难以形容的可怖威势,从那一只黑火大手中释放而出,让得全场所有人呼吸都是一窒,毛骨悚然,如坠冰窟。 而这对林寻和夏至而言,就宛如看见一片黑色的火海从天而降,倾泻而下,欲要把他们淹没,无法逃脱,无法躲避。 太可怖! 这般神奇的恐怖力量,简直超乎想象,而这也就是洞天境修者所拥有的力量意境之力! 林寻二人要完了! 这是所有人的念头,在这等恐怖攻击下,只怕连灵海境强者来了,都难以抵抗。 就像此刻,身为场中屈指可数的一位灵海境强者,余苍临都不禁面露惊容,眼眸中尽是敬畏忌惮之色。 说来缓慢,实则这一切都在转瞬间发生,快的让人绝望。 林寻这一刹,几乎下意识地用尽了所有力量,把身旁的夏至抱在了怀中。 而夏至本欲挣扎,可当感知到来自林寻的温度时,一瞬间就安静下来,只是那一对月牙眼中,似有可怖的银色神辉在燃烧。 突然,这片天地骤然陷入黑暗,如此突兀,又如此之快,让人一瞬间,仿佛来到了深沉死寂的永夜中。 几乎同时,一滴晶莹的水珠,悄然出现在那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大手前。 看似渺小不起眼的一滴水,却令姚拓海眼瞳骤然一缩,心中涌起一抹强烈的不安。 砰! 这一滴水骤然碎裂,凝聚成了一朵黑色花朵,纯黑的色泽宛如采撷自永夜,冷艳的花瓣美丽中吞吐着属于死亡的冰冷气息。 当这一朵黑色之花绽放,姚拓海再无法保持镇定,儒雅的脸庞骤然色变,心中升起一抹寒流。 黑曜之花! 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 轰! 那一朵黑色花朵绽放,夺尽世间铅华。姚拓海只觉浑身一痛,整个人如遭重击,狠狠倒飞出去,砰的一声跌在十多丈外。 也就在同时,笼罩天地的永夜消失,那一个黑色花朵消失不见,天地重新恢复清朗,白昼刺目。 在场所有人都面露惘然,刚才那一刹,他们经历了永夜之黑暗,就宛如做了一个转瞬即逝的梦魇,心惊肉跳,莫名恐慌。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目光朝四周看去,看见了兀自用身躯护住夏至的林寻,这让他们意外,这两人竟没有被擒下? 目光挪动,当看见跌坐在十多丈外的姚拓海时,所有人都如遭雷击,瞠目结舌,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此时的姚拓海,披头散发,儒雅的面庞略带苍白,写满了忌惮和慌乱,浑身气势荡然无存,反而给人狼狈仓惶之感。 这究竟是怎么事? 全场震撼,气氛愈发死寂,就连高台上余苍临、吴超群等东临城大人物们,都面露恍惚,心神不属,不明所以。 这一刻,林寻也缓缓抬头,看见了这一切,目光中露出一抹疑惑,没有死? 夏至抬起小脸,目光扫视四周,也不知察觉到了什么,那白皙美丽的小脸上却罕见地浮现一抹紧张,内心深处,那一缕熟悉的烦躁气息再度涌现,强烈之极。 也就在这时候,一阵脚步声从远处响起,在这死寂的气氛中显得尤其清晰。 所有人都下意识抬头望去,就看见十六名身穿帝国黑色宫廷礼服的男子,排成两队,仪态肃穆庄重,朝这边走来。 他们即便是行走也保持着极为苛刻的整齐姿态,每一个行走的细小动作,皆都呈现出特有的节奏,整整齐齐,如出一辙! 当他们出现在广场上时,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恐怖压力,仿佛面对的不是十六个人,而是一支纵横天下所向披靡的大军,兵锋所向,望着披靡。 挡在他们路上的人,都犹如被一股无形力量禁锢,然后挪移到了远处,而那些人自己却浑然不觉,直至半响后,才猛地发现自己站立的位置早已发生了变化,禁不住吓得浑身哆嗦,汗出如浆。 唰! 与此同时,高台上余苍临、吴超群等东临城大人物都齐齐起身,面露震惊之色,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打懵了。 而当姚拓海看见这一幕,脸色顿时变得复杂,他爬起身来,心头涌上一抹难以挥去的沉重。 黑曜使者! 是那位大人物来了吗? 林寻和夏至这一刻,也把目光齐齐望了过去。 十六名黑色礼服男子后方,是一辆黑色的马车,由四头通体纯黑,头生独角的神秘异兽牵引着。 黑色马车仿佛是一块永夜之幕铸造而成,表面浮现着繁密若星空般的灵纹图案。 这样一支奇特的队伍甫一出场,就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震慑得全场所有人鸦雀无声。 他们是如何进入东临学院的,又是为何而来,没有人知道,同样,也没人敢阻止他们。 最终,马车上的一位老者起身,缓慢打开车门,然后微微躬身,礼仪标准的无可挑剔。 从马车中走出一个女人,她头发高高盘起,用一支黑色的镂空飞凰木簪斜插成髻,她看上去很年轻,莹白娇嫩的皮肤仿佛吹弹可破,一对带着蔚蓝色的双眸中是一种属于上位者独有的冷漠。 她身穿一袭裁剪合体的黑色华美礼服,把她修长的身段勾勒得淋漓尽致,纤细、白皙的右手尾指上,带着一枚镶嵌着黑色宝石的戒指,那戒指如造型一只睁开的眼睛,慑人无比。 这是一个集古典、优雅、尊贵、美丽于一体的女人,浑身散发着一种幽寂、黑暗、属于上位者的漠然和威严。 可在场之中,却几乎没人能够看清楚她的模样,所有人的视野中,看到的只是一道绰约修长,仿佛来自无尽黑暗中的身影,出自之外,全都是漫无边际的黑暗。 那种黑暗,仿佛可以吞噬灵魂,让世间万物都沉沦! 这一刹,所有人内心涌动恐惧,噤若寒蝉,气氛愈发的死寂,就连那高台上众人,都浑身直冒寒气,如坠冰窟。 而姚拓海脸色已复杂到了极致,他此次前来东临学院,充当府试主考官只是顺手为之,他真正的目的,则是为了等待这位大人物驾临! 可他却根本没想到,就在刚才他正欲擒下林寻和夏至时,却遭到了这位大人物的阻拦! 为什么? 姚拓海不明白。 可这一切已足够让他感到心悸和不安。 仿佛察觉到姚拓海内心的情绪波动,女人走下马车之后,瞥了他一眼,用一种独有的沙哑磁性声音说道:“凭你的力量,根本不配染指不该拥有的东西。” 姚拓海脸色骤然发白。 而女人已根本不再看他一眼,而是把目光看向了远处的夏至 ps:有人说虐心,真的么?肯定不会的!俺一贯的风格就是爽文啊,请继续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