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五章 砺心楼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一十五章 砺心楼

玉璧留名,是一场无上的荣耀。 但凡能将名字列入其上者,皆可以一鸣惊人,为无数修道者所熟知。 这对提高自身声望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有时候,声望也代表着一种认可和威势,并且,自古相传,声望越高者,能够获得的气运就越多。 可林寻只是瞥了一眼那支浮现身前的笔,就转身而去,走得随意且从容。 他此来是为和十年前的云庆白争锋,以此推测自己和十年后的云庆白之间的差距。 至于玉璧留名,根本不是林寻所需要的。 …… 第九层的禁制图阵熄灭,让外界一阵死寂,一股无形的震撼氛围随之笼罩全场。 所有修道者皆睁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试剑楼第九层,神色恍惚,心神动荡。 萧青河同样沉默了,眸子中涌动着丝丝缕缕慑人无比的出异芒,他内心中,同样响起惊涛骇浪。 半刻钟! 闯过了试剑楼第九层! 而十年前,云庆白闭关前在此缔造的记录,则是一刻钟! 这也就意味着,之前林寻不止是打破了云庆白当年的记录,并且,在通关时间上,整整缩短了一半! 这个结果无疑太过惊世骇俗,有着足以颠覆认知的震撼力。 在白玉京,甚至是在整个古荒域,云庆白就如一个不败的神话传奇,十年前的他,已可以用“独步天下,一枝独秀”八字形容! 这些年,也不是没有天骄之辈欲打破云庆白一手所缔造的神话,可无一例外,皆以失败告终。 像萧青河,只是失败者中的一个。 而比他更卓绝、更惊艳的强者也有,但同样都曾在这试剑楼第九层中败北! 可就在今天,这个记录被打破了! 可想而知,当这则消息传出去时,注定会让整个白玉京陷入轰动,会让天下修者为之侧目。 他是谁? 这是萧青河他们所有人最关注的。 尽管破掉的只是十年前云庆白所留的记录,可这也足以证明,那年轻人是何等之强大和绝艳了! 一片死寂中,林寻的身影从试剑楼中走出。 所有看过去的目光,皆不可抑制地带上了一抹发自内心的尊重和敬畏,这是属于一位真正强者应该享受的待遇。 包括萧青河,神色都变得认真和严肃。 他来自日月神殿,同样是一位惊采绝艳的绝巅人物,可他清楚,和对面那刚从试剑楼中走出的年轻人相比,自己终究差了一筹,不服都不行。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当林寻走来,一位修道者壮着胆子,忍不住恭敬询问。 “公子,不知您师从何门何派?” 顿时,各种噪杂的声音响起,他们太好奇了,这样一位宛如天纵奇才般的年轻人,足以引发他们的关注。 但林寻一言不发,很快就消失,并非是太过孤傲,无视众人,而是另有隐情。 这是白玉京,是通天剑宗的地盘,他也不可能现在就暴露自己的身份。 “这家伙究竟是谁?” 那些修道者却没有一个敢不满和发牢骚的,孤傲又如何?目中无人又如何? 人家有这种实力! 若换做一个名不副实的强者敢摆出这般姿态,只怕非被唾沫淹死不可。 “他既闯关成功,并且打破了云庆白的记录,那试剑楼闯关玉璧上,必然会留下他的名字!” “前辈,还请让我等一观。”许许多多修道者将目光看向了看守试剑楼的老者身上,神色间带着乞求。 萧青河也开口相求。 老者知道,这件事根本无法隐瞒,迟早也会被发现,故而他略一迟疑,便点头答应。 可结果却让所有人愣住。 玉璧第一位上,空白无名! “我非打探出你是谁不可!”萧青河被激发出强烈的好奇心,转身匆匆而去。 …… “我和你相差的,只是时间!” 繁华街道上,林寻前行,心中在思忖。 十年前,云庆白拥有衍轮境修为,纵横驰骋古荒域中,斩百余位半步王境,自此拥有了“王境之下第一人”的称号。 也是当时,他在试剑楼中缔造了一个古往今来最耀眼的一个记录,直至今日前,还不曾被打破。 十年后的今天,林寻一举打破这个记录,且在通关时间上比云庆白缩短一半。 这无疑证明,今日之林寻,在战力上已胜过十年前的云庆白! 要知道,十年前缔造这个记录的时候,云庆白已三十岁。 而十年后的今天,打破这个记录时,林寻二十岁。 无论在年龄上,还是在战力上,林寻都要超出当年的云庆白! “十年闭关,这种积累出的底蕴却是最不可估量的……”林寻并无轻视之心。 之前破掉的记录,终究是十年前的云庆白所缔造。 而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年左右,云庆白的战力又强大到了何等地步? 林寻还记得,云庆白闭关前曾言:“我之剑道,当求极尽超脱之路,压制万古,凌绝诸天,但现在,时机还不够!” 这一番话自有一股足以令世人动容的大气魄,非绝巅之辈,断不敢发出如此豪言。 世上许多人都在揣测,云庆白究竟什么时候能够铸道成王。 可林寻却大致能猜出,云庆白闭关这十年,决不会想要突破王境,而是在蓄积力量,完善自身,为等待一个时机做完全之准备。 什么时机? 很简单,大世来临时才会降临的成为“绝巅王者境”的时机! 唯有如此,才能够让那云庆白实现“压制万古,凌绝诸天”的愿望! “衍轮境圆满、即便多出十年时间的积累和锤炼,修为上也终究不可能再有寸进。” “他欲争锋大世,必然会将自身武道修为、神魂修为、心境修为、大道修为……皆磨炼到圆满地步,唯有如此,才能够继续像以往那般,压制当今世上的一切同境之敌!” 林寻虽不曾见过云庆白,但却能够推断出,他这些年在做什么。 因为归根究底,他和云庆白有着许多相似的地方,同样在追求一条前所未有的道途,同样在求索超脱极尽、足以与古今圣贤争锋大道之上的力量! 唯一不同的,或许就在于,在这一条道途上,云庆白比他提前多走了很多年! 时间,就是底蕴! 足可以令沧海变桑田,令红颜化枯骨,也足可以让云庆白这种当世绝代人物产生惊人的蜕变。 “时间!”林寻暗自攥紧了手指关节。 半个时辰后。 林寻的身影出现在一座古朴斑驳的石楼前。 此楼高百尺,名“砺心”。 和试剑楼一样,砺心楼同样属于“十二楼五城”之一,其内有着一重砺心秘境。 针对不同修为的修者,砺心秘境会产生不同的磨练和考验。 简而言之,此楼,磨砺的是修道之心境。 和试剑楼不同,砺心楼属于修炼之所在,并非随随便便谁都有资格进去。 当然,进入砺心楼的资格倒也很简单,非通天剑宗传人,需缴纳三千上品灵髓。 三千上品灵髓,这对任何修道者而言,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故而这砺心楼虽极负盛名,但寻常时候,却鲜少有修道者前来接受砺心考验。 不过林寻不在乎,他来此地,是想看一看,十年前的云庆白,拥有多强大的心境力量。 此时,砺心楼前同样很冷清,只有三三两两的修道者,但都是游客,在瞻仰砺心楼的风采。 哗啦~ 袖袍一挥,三千颗上品灵髓化作一道洪流,进入了砺心楼前的一座貔貅神兽雕像口中。 下一刻,砺心楼紧闭的石门在一阵奇异波动中缓缓开启。 林寻没有耽搁,身影一闪就进入其中。 “这家伙竟走进了砺心楼!” 萧青河的身影悄然出现,望着消失在砺心楼内的林寻,内心不免浮现出一个大胆的揣测,“难道,他还打算在心境修为上,打破云庆白十年前缔造的记录不成?” 一想到这,他竟感到莫名的一丝兴奋,狠人啊!也不知他究竟能否成功了…… 砺心秘境的考验,针对心境力量。 当年的云庆白,凭借自身强大的心境,闯过了十八重砺心禁制的考验,所缔造的记录,同样超越古今! 心境越强,对大道的求索就越坚定,也越不容易为外物所惑,看似很晦涩而神秘的一种力量,但若想在大道之途上拥有大成就,心境是否坚定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萧青河来自日月神殿,在他所在的宗门,留下了许多圣人手札,其中提到最多的就是,心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圣道成就的高低! “自古至今,但凡闯砺心秘境者,必会引发鸣心道钟的声音,闯过六重磨练时,鸣心道钟才会响起一次,闯过十二重考验时,会响起第二次……” “以此类推,鸣心道钟响起的次数越多,代表着心境力量就越强大。” “这钟声可不简单,若能聆听到,能够起到‘涤荡道心,锤炼心神’的奇妙作用!” 附近,一个游客正在吐沫横飞地讲解关于砺心楼的事情,吸引了不少修道者聆听。 “真有这般神奇?”有人狐疑。 铛! 就在此时,一缕若晨钟暮鼓般的钟声,从砺心楼内传达而出。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