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六章 我心如刀 可斩天地鬼神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一十六章 我心如刀 可斩天地鬼神

这钟声不大,也不洪亮,却带着一丝直抵人心的力量。 那些游客皆浑身一颤,明显感受到,心境如一块顽铁,被狠狠锤炼了一下,初开始令人难受,但很快就有“心意活泼、灵窍通达”之感。 但可惜,钟声只是一缕,很快就消失。 这让那些游客怅然若失,旋即都振奋和好奇,这鸣心道钟之音果真是妙不可言。 萧青河则有些心惊,这么快就闯过砺心秘境前六重了? 与此同时,林寻行走于一片茫茫天地中,踽踽独行,天地虽大,却只他寥寥一人,背影坚毅而又孤独。 前六重砺心考验,只是一些幻化而成的风雷地火,作用于心境中,磨炼之意虽强,但林寻心若磐石,根本不曾被动摇一丝。 不过,当听到那鸣心道钟的声音,却让林寻大有振聋发聩,醍醐灌顶之感。 他的心神如沐清风细雨,洗涮吹拂掉了驳杂繁冗之念,心境也是变得愈发空灵和纤透。 轰! 天穹闷雷激荡,骤生黑云,俄而倾泻滂沱大雨,若九天瀑布垂落,将天地覆盖。 每一道雨水,却都不曾湿透衣衫,反而化作如刀似剑的凌厉力量,杀入林寻心境内。 密匝匝的雨水,就宛如千万把密匝匝的利剑,呈现万剑迸发之可怖杀伐力。 杀的,是心神! 林寻神色不动,继续前行,视漫天大雨如无物,动作不曾有一丝动摇,脸色不曾有一丝改变。 八方风雨来袭,我自岿然不动! 没多久,雨过天晴,苍穹大日高悬,阳光普照。 只是,那每一道阳光却带着灼烧刺骨之力,比那雨水更为可怖,似要将人的心神都焚化蒸发。 林寻身影挺秀,腰脊笔直,前行如旧。 …… “刚才那位进入砺心楼的道友,应当是一位厉害的年轻人,否则,断不可能在短短片刻就闯过前六重砺心考验。” 那位游客又在滔滔不绝,“不过,依我看,他最多也只能坚持到第十二重考验。” 他一袭青衫,样貌清瘦,身影笔直,双手负背,倒是一派高人模样。 “此话怎讲?”有人好奇。 “因为第十二重关,又叫‘魑魅魍魉化心灾’,一旦进入,心神如坠鬼域之中,只有有一丝松懈,就会被万鬼奔袭,任凭你有通天之手段,也都无法驱除!” 那青衫老者一副指点江山的架势,“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自诩天骄的强者前来闯关,可能够闯过此关的却不过二三子罢了。” “真有这般厉害?”许多人吃惊。 “何止是厉害?简直就是变态!按照自古相传的经验判断,别说是一般天骄,就是当世最顶尖的绝代人物,想要闯过此关,也只有不超过五成的机会!” 青衫老者傲然道,“我敢肯定,刚才那年轻人,注定也是无法再引起第二道钟鸣了。” 铛! 可他话音刚落,一缕钟声就响起,震荡心神中,奇异神妙。 众人神色陡然变得怪异,忍不住看向那信誓旦旦的青衫老者,后者则浑身发僵,神色尴尬。 这他妈也太打脸了,刚做出论断就被颠覆,这打脸节奏也太迅猛了一些。 “咳咳,凡事无绝对,也是有例外的,依我看,刚才那位道友明显就是一个例外。” 这家伙脸皮倒是挺厚,很快就恢复如初,又开始吹嘘了。 与此同时,在砺心秘境内,林寻黑眸中锋芒一闪,自语道:“我心如刀,可斩天地鬼神,魑魅魍魉之流,何足道哉?” 他继续前行。 鸣心道钟第二次响起,让他心神如被千锤百炼,磨砺出了一丝坚凝而明亮的锋芒。 正如宝剑锋从磨砺出! …… “闯过前六重,心境已可称作‘坚如精钢’。” “闯过前十二重,心境则可称作‘岿然如山’。” “至于闯过前十八重……” 萧青河神色庄肃,心中喃喃,“依照古老相传,凡闯过此重者,心境可称作‘心如明镜生毫光’,又被叫做‘通明’之境。” “当年的云庆白,以衍轮境之修为,便已拥有‘通明剑心’,方闯过砺心秘境十八重,鸣心道钟响三声!” “也不知此子,又能否臻至此地步……”萧青河心中很期待。 “那你说说,此子是否能闯过秘境十八重?”附近,众人将目光看向那青衫老者。 青衫老者嗤地一声笑出来,“自古至今,进入砺心楼的英雄豪杰过江之鲫,多不胜数,可却唯独只一个云庆白闯过秘境十八重,冠盖古今,笑傲天下。” 说到这,他犹豫了一下,想起刚刚才被“打脸”的尴尬经历,斟词酌句道,“刚才那年轻人想要重现云庆白当年之风采,不说没有希望,只能说……希望很渺茫,接近于无,除非有奇迹发生。” “若真有奇迹发生在那人身上咋办?”有人笑问。 青衫老者却不上当,而是以一种不以为然的口吻敷衍道:“那就是古往今来第二个闯过秘境十八重的盖世人物喽。” 铛! 鸣心道钟的声音又响了…… 该死! 青衫老者神色骤变,脸上火辣辣的疼,这他妈是故意跟老子为难啊,有这么着急打脸的吗? 其他游客则震撼在那,古往今来第二个吗? 奇迹还真发生了! 他们已顾不得看那青衫老者的笑话,因为这个事实过于震撼,传出去的话,足以令白玉京轰动。 “他做到了……”萧青河也不免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微变。 依照他判断,在日月神殿中,恐怕也只有大师兄祢衡真的心境力量才能够办到这一步。 至于他自己,距离“道心通明”还差了一些火候。 可现在,他却亲眼目睹了一个奇迹诞生! 那家伙究竟是谁? 萧青河愈发好奇了。 砺心秘境,林寻终于看到了当年云庆白留在此地的“通关烙印”。 那是一座石碑,如剑般插入大地,其上留着一行如剑般锋利慑人的字迹:“我心如剑,通明天下”! 起码在衍轮境中,当年的云庆白能够拥有“通明”之境的心境力量,确实堪称冠盖古今同境之人了。 当然,现在这一切随着自己的到来,注定要改变! 林寻将目光从那一块石碑上挪开,看向了远处。 砺心秘境并不仅仅只有十八重磨炼,前方依旧有磨炼。 没有迟疑,林寻步伐坚定,朝前行去。 之前的磨炼,并未把他的心境力量彻底释放出来。 并且,在磨炼中他曾接受三次“鸣心道钟”的洗礼,心境力量也随之在提升着。 他有种预感,心境力量似乎有突破的迹象! 轰~~ 甫一迈入第十九重磨炼区域,原本寂静的天穹在瞬间变成一片末日灾劫般的景象。 虚空紊乱,撕裂开无数触目惊心的大裂缝,最短的都有千丈长,似要将天地都沉沦其中。 前路已断! 再无法行进。 回首处,则是一片虚无,退无可退。 林寻心中蓦地生出一股绝望情绪,与此同时,耳畔响起一阵直抵神魂的喟叹声。 “前路已断,退无可退,修道,修的不过是一场空!” 那声音带着颓然、不甘、无助的情绪,看似缥缈,却萦绕于心头,令林寻心境恍惚,情不自禁被绝望的情绪覆盖。 若有朝一日,得知所求索的道途只是一场空,是否还会后悔踏上这条不归路? 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是否又只是了无意义的? 叩问道心! 这一重磨炼,对修道者而言,无疑是最可怕的。 …… 时间推移,砺心楼外,众人都有些急不可耐。 那年轻人为何还不出现? 难道他在继续接受磨炼考验?若真如此,那可就惊人了! 可都过了这么久,为何迟迟不见一丝动静? 萧青河心中也微微有些紧张,能够闯过十八重秘境考验,也只是和十年前的云庆白并驾齐驱罢了。 但若是能闯过更多的磨练考验呢? 萧青河又纠结了,既期待又抵触,心情很矛盾。 足足一炷香后,在一众焦灼的等待中,那砺心楼中飘然走出一道身影,赫然正是林寻! 鸣心钟声未曾响起,是否意味着,他终究还是失败,止步于那十八重磨炼之后? 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松一口气,但同时又有些失望,心中感慨,云庆白当年所缔造的记录,果然不是那般容易被破掉的!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看向林寻的目光依旧带上一抹发自内心的敬佩,能够在心境修为上,和当年的云庆白比肩,绝对堪称是惊艳绝伦了。 唯独萧青河皱眉,真的失败了? 他不信,忍不住冲上前,道:“朋友,你走到了哪一关?” 林寻摇头,转身而去。 萧青河见此,愈发好奇,紧追着跟随其后,道:“在下日月神殿传人萧青河,不知道友尊姓大名?” 就在他话音刚落,身后那砺心楼中,陡然响彻一缕钟声。 和之前不同,这一次的钟声,直冲九霄,将天穹云层都震碎,悠扬而苍茫,扩散而开。 与此同时,整个砺心楼发光,散发出圣洁的波动。 刹那间,那些还不曾离去的游客呆滞在那,心神被震慑,感受到一股无言的神圣气息。 而萧青河则霍然扭头,当目睹这一幕,脸色骤然大变。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