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七章 紫灯如龙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一十七章 紫灯如龙

鸣心道钟响,砺心楼大放神圣之光! 这般异象,当年云庆白在闯过十八重秘境磨炼时,也曾出现过。 而如今,再度出现了! 和当年不同,这是鸣心道钟第四次响起。 和当年的云庆白不同,刚才那年轻人必然通过了起码十九重秘境磨炼考验。 这才是让萧青河脸色大变的原因。 “道心通明的下一个境界,乃是‘通神’,他的心境难道已拥有这般力量了?” 萧青河心中起伏不定。 通神,通透心神之意。 此等心境,执于心,而不困于心,执于道,而不困于道! 萧青河很确定,日月神殿中,能够在心境力量上臻至这一步的衍轮境传人…… 没有一个! 就连祢衡真师兄,距离此境也差了一线。 他曾听祢衡真说过,欲在大世降临之前,将心境磨练到通神之境,这本身就说明,祢衡真还不曾臻至此境! 祢衡真可是名震整个东胜界的年轻一代十大绝巅巨头之一。 连他都不曾办到的事情,却被一个看不出来历的年轻人办到,这让萧青河都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怪物,此子绝对是个逆天般的怪物!”萧青河本身就是一个极其骄傲自负的绝巅人物,可此时,却一点都骄傲不起来了。 …… “通神……” 街道上,林寻心中喃喃。 在经历“叩击道心”磨炼时,他曾绝望,前路断绝,后无退路。 堪称是“进退维谷”。 耳畔,是一道无助、苦涩、不甘的叹息声,让他心境遭受百倍煎熬,被绝望情绪动摇。 他也开始质疑自己、质疑自我道途。 这种念头一滋生,就让他心境如蒙上阴影,陷入一种极致的危险中。 若一旦沉沦,甚至会因“心神紊乱”而丢失一身道行! 也是在这危险而关键的时刻,林寻朝前迈出了一步。 前路断绝,是断裂的空间裂缝,空寂如黑洞,似能吞没一切。 但林寻却以“心力”开辟出一条路! 这一步迈出,天地陡变,崩断的绝路,映现出一道贯空而起的神虹,照亮前途。 这一步,如若逆转生死! “我心有执,不悔过往,不问前程,只愿步步前行,斩恩仇、断生死、求长生!” “道途,本无退路,要么死于当下,要么活于前方。” “不困于心,不执于道,方可坚守本心与吾道!” 当林寻明悟这一切,心境大放光明,心神通透如破除枷锁壁障。 前方秘境的一切磨炼,也随之如溃散的潮水,化为乌有,天地四方,呈一片光明之象。 而后,一座石碑映现,其上空白。 这一次,林寻骈指为笔,在石碑上刻下一行字:“明心通神,万劫亦浮尘”。 “杀我血亲,夺我灵脉,心安否?” “十年前的你,终究棋差一筹!” 林寻黑眸深邃而平静。 闯过砺心楼,让林寻等于和十年前的云庆白在“心境”上进行了一场较量。 这种较量,让林寻进一步感知到了当年云庆白的“心境”,收获很大。 “道友且留步。”萧青河追上来。 “有事?”林寻被打断思绪,不免皱眉。 萧青河心中颇有些不是滋味,以往的他,宛如骄阳照天穹,走到哪里都被人追捧和拥簇。 可现在倒好,他主动交好,却竟被抵触了! 但他并未表露什么,他清楚,在眼前这个逆天般的怪物面前,自己必须收敛三分。 “敢问道友可是要前往‘炼魂楼’?”萧青河道,他已看出,对方不愿泄露身份,但他自有办法。 林寻点头,这紫空城中,有着“十二楼”中的三座,分别是试剑楼、砺心楼和炼魂楼。 对方能猜出这一点,并不奇怪。 “那道友是否拥有进入炼魂楼的令牌?”萧青河继续问。 林寻一怔,道:“我正打算去兑换一块。” 据他所知,这紫空城中,有着专门兑换进入炼魂楼令牌的地方。 一看林寻表情,萧青河就猜出来了,笑道:“道友有所不知,炼魂楼令牌已经不对外发放,只有通天剑宗的内门弟子才能拥有。” 林寻顿时皱眉,他可没料到会发生这等事情。 “不过,我这里有一块,反正留在手中也无用,就赠予道友了。”说着,萧青河拿出一块紫玉令牌,很豪迈地递给林寻。 林寻却不接,道:“无功不受禄,道友这等盛情我可受之不起。” 萧青河笑吟吟道:“道友别误会,我只是想交个朋友,另外也想见识一下,道友你是否还能再创造一个奇迹。” “我以三千上品灵髓将此令牌购下如何?”林寻道。 萧青河一阵无语,这家伙还真是警惕得过分,自己都送上门了,还被如此戒备,换做以前,他早大发雷霆,拂袖而去。 可现在,也只能苦笑一声,道:“就依你所言。” 当即,两人完成了一场交易。 虽说萧青河心中略有郁闷,可却肯定,通过这次交易,已经让拉近了自己和这家伙的距离。 只要继续攀谈下去,不愁打探不出这家伙的底细。 …… 炼魂楼,高九十九丈,分作三十六层,楼体雄浑如山。 “道友,炼魂楼共有三十六重炼魂考验,每闯过一重考验,就会亮起一盏魂灯。” “魂灯以紫色为最,其次是金、银、青、赤、灰五种不同颜色。” “魂灯颜色,代表着闯关成绩的高低。” “当年的云庆白,一举闯过三十六重炼魂考验,前三十三重所点亮的魂灯皆为紫色,后三重则皆为金色。” “紫金相映,一时传为佳话,这个记录虽非古今第一,但也足可以跻身古今前三之列。” 甫一抵达炼魂楼前,萧青河主动开口介绍,口若悬河,倒是让林寻很是意外。 按照他所了解,这萧青河可是日月神殿传人,同样也是一位绝巅人物,耀眼之极。 可现在,这家伙竟跟一个向导似的,热情洋溢地跟自己介绍,这让林寻都不免有一丝受宠若惊之感。 他可不知道,见证了他在试剑楼和砺心楼中的表现,早已让萧青河收敛了内心的骄傲和自负。 虽谈不上被林寻的风采所折服,但已认定,林寻所拥有的实力,足值得让他如此礼待。 “道友,这炼魂楼可不简单,你也知道,神魂如灯,独照己身,元神不朽,便如长生。” 萧青河还在侃侃而谈。 “我辈勘破生死,铸道成王的关键,就在于神魂上,以后在踏足长生路,证道为圣时,更有着无法替代的妙用。” 可还不等他说完,就看见林寻已朝炼魂楼走去,他连忙叫道:“哎,道友,你这就要去闯关?这炼魂楼真的很不简单,考验极其之难,你不再多了解一下……” 声音还没落下,林寻的身影早已消失在炼魂楼。 这让萧青河大有对牛弹琴,鸡同鸭讲之感,一阵语塞和羞恼。 他暗自嘀咕,等你遭受苦头时,就会明白这炼魂楼多恐怖了,到时候希望你最好别后悔! 嗡! 仅仅片刻,萧青河就顾不得胡思乱想,因为他吃惊看见,从炼魂楼第一层开始,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亮起了一盏又一盏魂灯。 每一盏,皆呈现出圆润而圣洁的紫色! 不足三分钟时间,前十八层楼外屋檐上,就各自亮起一盏魂灯,紫光上下连成一线,笔直如一道冲霄紫虹! 萧青河眼珠子瞪得滚圆,一副活见鬼的模样,这他娘也太凶残了吧? 他可是很清楚,针对神魂的考验,比针对战力、心境的更为苛刻和变态。 因为神魂对修道者而言,无疑是性命之根,没了神魂,就连圣人也得死! 炼魂楼附近,也有不少修道者,皆穿戴着属于通天剑宗传人的玄青色衣衫,上边烙印着“通天剑”图案。 当注意到这一幕,他们皆哗然。 “这是哪位真传师兄在闯关?” “真传?依我看,应该是核心传人才对,短短片刻,就已点亮十八盏紫色魂灯,就是核心弟子中,都极其少见!” “厉害啊!就是不知能否破掉云庆白师兄当年所缔造的记录了。” 听到这些哗然,萧青河心中一阵冷笑,这家伙可不是你们通天剑宗的。 若你们知道,他在之前就已陆续两次破掉了那云庆白当年所创造的记录,只怕非疯掉不可! 一想到这,萧青河心中竟有一种莫名的畅快感。 作为日月神殿传人,萧青河对通天剑宗可没什么好感,但也谈不上太大的恶感,纯粹是一种古老道统传人之间的竞争关系罢了。 只是很快,哗然声就戛然而止,场中气氛陷入诡异的死寂中。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目光如被牢牢黏住,一点点在炼魂楼上缓缓朝上移动着。 包括萧青河,也顾不得嘲笑那些通天剑宗传人,心神和目光都被牢牢吸引过去,内心又是一阵摇曳和翻滚。 因为从第十八层开始,林寻闯关的速度虽变慢不少,但却保持着一种坚定的态势在上冲。 在这个过程中,也是有一盏又一盏魂灯被点亮。 每一盏,皆如紫气东来。 —— ps:十二楼不可能都详细写一遍的,其他不重要的会一笔带过。 另外,晚上出门办事,二连更,刷新看下一章。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