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八章 无名者 白玉京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一十八章 无名者 白玉京

当点亮的三十三层魂灯也呈现出紫色时,包括萧青河在内的所有人的心脏皆情不自禁悬起来。 当年,云庆白点亮三十三盏紫色魂灯,而在之后的三层中,却只能点亮三盏金色魂灯。 即便如此,这个记录依旧跻身古今第三,煊赫无量,名震四方。 此刻,这个记录似乎已经有了被超越的可能,这足以引起任何修道者的关注! 但林寻留给他们的反应时间并不多。 或者说,就在众人心都悬在嗓子眼,或期待,或抗拒地在揣测接下来的结果时,变化早已产生。 第三十四层,亮起紫色魂灯。 第三十五层,亮起紫色魂灯。 第三十六层…… 同样是紫色魂灯! 刹那间,整座炼魂楼上下,一盏盏紫色魂灯笔直如大龙,上下贯通,大放光明! 那些通天剑宗传人都已呆滞在那,震撼到失神。 萧青河唇角抽搐,心中狂叫:“变态!真他娘的变态!简直……简直没天理了……” 当年云庆白所缔造的记录,足可位列古今第三。 而据萧青河所知,位列古今第二的便是那通天剑宗开派祖师“通天剑祖”! 上古时代,通天剑祖在衍轮境修为时,也曾于此闯关,点三十五盏紫色魂灯和一盏金色魂灯! 这是天下共知的一个传奇,即便是云庆白所缔造的记录,也比之稍差了一筹。 而那炼魂楼古今第一记录…… 至今也没人知道是由谁创造出来! 有传言说,这个记录是由“炼魂楼”的缔造者所开创,那是一位比通天剑祖更神通广大的无上存在。 也有传言说,此记录是一位踏足“圣人王”境的大能者在年轻时候所创造。 其名字在他成为圣人王的那一刻,就变成了如天道禁忌般的存在,不为外人得知。 但不管如何,这古今第一记录,起码在今日之前,都还不曾被超越。 可现在…… 它被打破了! 萧青河浑身都发僵发硬,唇中苦涩,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家伙,简直像横空出世的逆天怪物,连神魂力量都这般强大。 …… 炼魂楼顶层。 林寻盘膝而坐,脑后浮现一道浑圆神轮,大放光明。 而在他识海,元神之灵同样盘膝而坐,头顶撑开一朵若白玉般圣洁的神花,摇曳飘洒出万千朦胧光雨,将神魂照亮,一片通透。 与此同时,一道道紫色神辉交织成神虹,从四面八方涌入林寻神魂之中。 嗡~~ 小冥神术运转,让得林寻的神魂沐浴紫色神辉,不断得到滋养和壮大,神妙无比。 许久,这一切异象才消失。 林寻霍然睁开眼眸,整个人气质如若得到蜕变和升华,愈发的空灵和出尘,可隐隐地,还有一种难以想象的主宰霸气,如天道般至高,又宛如大渊般令人心悸。 但很快,所有的气质都内敛,归于一种返璞般的平淡中。 “神花聚顶第一层彻底圆满了……”林寻喃喃。 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六识变得比以往更通透和强大,心中一动,便能滋生出万千念头。 自己过往的一切经历,皆历历在目,纤毫毕现地映现心头,每一次经历,皆透发出一种“本真之相”。 得见过往本真,一切磨难、得失,荣辱、爱恨……皆为吾之道痕,反哺吾身,觉我慧根! 瞬间而已,林寻有一种直觉,过往之羁绊,自今以后,再无法束缚自身之道途。 相反,这种羁绊,成为了一种难得无比的宝贵历练,让自己得以体悟和成长,足可以在大道之途上走得愈发坚定和从容! 这便是“神花聚顶”第一层“见过去”境圆满地步的力量。 神魂层次,分作了“感知”“神识”“神灵”“神花聚顶”“神游物外”“化神蜕圣”六大境界。 其中,神花聚顶境分作“见过去”“见今世”“见未来”三个小境界。 一般而言,神花聚顶是只有王境强者才能掌握的神魂力量,可很显然,这种一般状况并不适用于林寻! 起码在衍轮境中,他的神魂力量不说独一无二,但起码可以称作难逢对手了。 这也正是林寻能够势如破竹般冲上炼魂楼三十六层,点亮三十六盏紫色魂灯的依仗所在。 “很早之前,我便修炼小冥神术,而后又在论道灯会上点亮了一盏足可以令万古同寂的独特魂灯,让得我能够抢先一步踏足神花聚顶之列……” “神魂为灯,独照己身,更是铸道成王的关键,当晋级王境时,神魂力量已不再是我的羁绊……” 林寻长身而起,眸光湛然,内心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自信。 轰! 一座石碑突兀出现,屹立虚空中,岿然如山。 其上,烙印着一个又一个名字。 在第三的位置上,刻着云庆白的名字。 在第二的位置上,则是一道如虚幻般的剑影,仔细凝视感知,也无法窥伺到其真容。 通天剑影! 这是通天剑祖当年所留。 而在第一的位置上…… 嗯? 林寻黑眸骤然一缩,吃惊发现,那第一的位置上,竟是一片空白。 “有意思,难道此人也和我一样,不愿于此地暴露身份吗……”林寻思忖。 旋即,石碑上的排名开始变动。 那第一名的空白向下挪移了一位,与此同时,一支由禁制力量凝聚成的笔出现林寻身前。 这无疑代表,林寻已打破以往所有记录,跻身第一,可以于此留下自己的名讳。 林寻自然也不愿留名于此,只是,就在他打算离去时,蓦地注意到,那被挤掉在第二个位置的空白上,竟是浮现出一个名字—— 白玉京! 林寻心中一震,惊诧莫名。 白玉京,这可是一州之名,在上古时代就已存在,怎会化作了一个人名出现于此? 难道此白玉京非彼白玉京? “吾道不孤!” 蓦地,那一道名字中响起一道豪迈而洒脱的大笑声,“小友,当你成圣,跳出大道樊笼之日,便是你我相见之时……” 声音初开始振聋发聩,但很快就渐渐低不可闻,消失不见。 和声音一起消失的,还有“白玉京”这个奇异而神秘的名字。 成圣? 相见? 林寻一阵怔然,这白玉京究竟是谁? 莫名其妙地,他脑海中浮现出白玉京自古相传的一首诗: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白玉京,世人眼中的修行圣地,涵括十二楼五城,盘踞着通天剑宗这一古老道统。 可现在,林寻却发现,原来世上还曾有一个名叫“白玉京”的人…… 他是谁? …… “刚才忽略了,这次可一定要看一看,究竟是咱们通天剑宗的哪位师兄在此闯关。” “不错,点亮三十六盏紫色魂灯,这可比咱们祖师爷在衍轮境时所缔造的记录都要强一筹!” “出来了!” 炼魂楼外,当看到林寻的身影走出,场中顿时一片轰动。 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汇聚了过去,神色间带着毫不掩饰的震撼、好奇、狂热之色。 可很快,那些通天剑宗传人就愣住,这才猛地发现,那是一个让他们皆感到陌生的年轻人。 “快走,这些家伙若确定你不是通天剑宗传人,非发疯不可。” 萧青河不着痕迹地上前,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极,带着林寻就匆匆离去。 当然,林寻若是不愿走,他就是想带也带不走。 果然,就在他们刚离开,那炼魂楼附近就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 “可恶!那家伙竟不是我们通天剑宗的传人!” “他是谁?现如今炼魂楼早已不对外开放,只允许我们宗门的传人进入其中磨练,怎么他却能进去?” “耻辱啊,一个外人,却破了祖师爷和云庆白师兄曾一手缔造的记录,这若传去,宗门颜面何存?” “快,去打探一下那家伙究竟是谁!” 只是,当这些通天剑宗传人反应过来时,林寻和萧青河早已消失不见。 …… “妈的,我就知道通天剑宗传人肯定会不服气,若是被他们堵住,肯定会招惹来不少麻烦。” 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萧青河嗤笑出声。 林寻瞥了他一眼,道:“你可是日月神殿传人,还会怕麻烦?” 萧青河耸了耸肩,无奈道:“这白玉京可是通天剑宗的地盘,这些剑修一个个性情如剑,杀伐果断,一言不合就干架,是东胜界最难缠的一拨人,我虽然不惧,可也不想沾染麻烦。” “性情如剑,杀伐果断……”林寻想起云庆白,也不得不承认,萧青河这评价倒是很精准。 “你可听说过白玉京这个人?”他忽然问道。 “人?” 萧青河一怔,神色古怪,“白玉京自上古至今,可都是此州的名字,哪可能会有人会蠢得叫这个名字?不怕犯忌讳吗?” 说到这,他不禁乐了,道:“若真有人敢起这种名字,只怕早被通天剑宗满世界追杀了,一个人就想代表整个白玉京?这分明是不把通天剑宗放在眼中啊。” 林寻思忖道:“我听说在上古时代,通天剑祖在开创通天剑宗时,这十二楼五城的白玉京就已存在,这个地名,会否是按照某位上古大人物的名讳来命名的?”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