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一章 紫色蒲团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二十一章 紫色蒲团

孔翎带着夜华剑,恭恭敬敬离开了通天峰。 “近十年不见,云师兄变得愈发可怖了……”孔翎心绪飘忽,兀自忘不了刚才和云庆白对视那一刹的光景。 直至现在,她心头兀自萦绕着一丝挥之不去的悸动! 十年前,她还只是通天剑宗的一名真传弟子。 而那时的云庆白,早已斩古荒域上百位半步王境,令天下皆惊,视其为王境之下第一人。 那时候的云庆白,足以令任何人仰望,宛如高不可攀的一座神山,无法被撼动。 十年后的今天,孔翎凭借五色孔雀族的特殊天赋,成长为了通天剑宗的核心弟子,名震东胜界年轻一代同境强者。 如今,她更位列“绝巅小巨头”的行列中! 孔翎本以为,自己可以拉近一些和云庆白的距离。 可今日的一见,却令她彻底清醒,十年来,或许自己变得强大了,可云师兄,同样也早已不是十年前的云师兄! “仅仅只是目光,就让我畏惧和不安,若是动手,我只怕根本无招架之力……”孔翎心中一叹。 和云庆白同样处于一个修行境界中,无疑是一个不幸。 在他的光芒下,任凭再惊艳和耀眼的同辈,只怕都得黯然失色。 就宛如米粒之珠,怎能与日月争辉? “虽然云师兄修为在这些年闭关中不曾再有突破,可这多年的沉淀和积累,无疑让他已具备了足可以傲视古今天骄的雄厚底蕴,当大世来临,云师兄破关而出时,整个古荒域……都会为之颤抖吧?” 孔翎心中感慨。 旋即,她收拢思绪,清眸如剔透明净的钻石,泛起瑰丽的神采。 “尽管云师兄不在意自己十年前的记录被人所破,但我倒要瞧瞧,这究竟是何方神圣所为……” 孔翎很清楚“十二楼”的神妙,更清楚欲打破云庆白当年的记录是何等艰难和渺茫的事情。 而现在,这一切却发生改变! 这让孔翎就仿佛看到自己所崇慕的一个神话被打破,心中根本无法接受。 唰! 没多久,她化作羽翼绚丽耀眼的孔雀,冲霄而去,离开了通天剑宗,朝紫空城掠去。 …… 青霞城,演道楼。 荒草丛生,青苔斑驳。 这堂堂“十二楼”之一,竟是一派荒无人迹的冷清景象。 林寻怔然:“怎会这样?” 萧青河感慨道:“很正常,此楼自从十年前被云庆白所缔造的记录霸占,渐渐地就就变得荒芜了。” 按照他的说法,唯有能够在演道上打破最高记录者,方才有机会得到此楼中所藏的机缘。 十年前,云庆白踏入演道楼,一举登顶。 其所缔造的记录之高,绝对堪称古来罕见,让得后来者无不铩羽而归,一无所获。 再加上,进入演道楼,需缴纳整整五万颗上品灵髓,以至于让得世上绝大多数修者皆望而止步。 “对世间王境以下的修道者而言,云庆白在演道楼中所缔造的记录,就如同一座无法撼动的大山,再加上登楼还需要缴纳一笔巨额灵髓,谁还肯前来闯关?” 萧青河神色复杂。 演道楼越是荒芜和冷清,就愈发衬托得十年前的云庆白是何等之不凡,压迫得修道者都不敢前来挑战,堪称是威势如大日,独照天穹! “五万上品灵髓。” 林寻唇角也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 仅仅只是登楼,就花费如此巨大一笔灵髓,别说一般的衍轮境强者,只怕就是古老道统的传人,都会感到吃力和肉疼。 “当然,若能破掉云庆白记录,那好处就大了,传闻那演道楼最顶层,有着九种不同等阶的大道蒲团。” “每一种大道蒲团,皆或多或少有助于提升修道者的大道修为。” 萧青河眸子中带着异色:“在以往岁月中,这演道楼中曾出现过黑色、白色、黄色、赤色……等不同的大道蒲团,直至十年前的云庆白登楼,出现了唯一一次紫色大道蒲团。” “依据判断,这紫色大道蒲团,当是最高品相的蒲团,在其上打坐,可以让修道者的大道力量产生质的蜕变!” 林寻也了解过这些消息,但却只知大概,而今听了萧青河的话语,让得他心中也是狠狠一震。 令大道修为产生蜕变! 这可的确是一个让任何修道者都无法拒绝的诱惑。 大道难,修道更难,尤其是参悟大道力量,更是难上加难! 以林寻的悟性和底蕴,如今也只将水、火两种一品大道臻至“道谛”之境。 至于对于“星湮吞穹道”的掌握,才刚刚抵达“道韵”层次,距离“道意”之境都还有不少距离,更别提“道谛”之境了。 而这演道楼中所藏之机缘,却能令修道者的大道修为产生蜕变,这自然显得很不可思议。 当然,获得机缘的前提是,先打破十年前云庆白于此缔造的记录! 哗啦~ 林寻袖袍一挥,如潮水般的上品灵髓密匝匝地涌入演道楼大门前的一座貔貅神像嘴中。 “你……真打算闯?”萧青河正在唏嘘感慨,猛不丁看到林寻这番举动,顿时吓了一跳。 “我可不是来瞻仰古迹,凭吊古今的游客。”林寻头也不回,身影一闪,就冲入了演道楼内。 “这家伙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变态!” 萧青河瞠目结舌,他都有些怀疑林寻是不是和云庆白有仇。 其他修道者听到云庆白的记录和事迹,或多或少都会感到压力和犹豫,可这家伙倒好,每一次都那般干脆利落,都不带考虑的。 仿似对他而言,击败云庆白的记录,本就是他理所应当去做的一件事情。 “紫色就已代表着最高品相的大道蒲团了,你这家伙想要破掉此记录,只怕会很玄乎……”很快,萧青河皱眉。 他不是不看好林寻,而是很清楚,演道楼自古至今最高记录已经被云庆白摘走,想要打破,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 有奇迹发生! …… 走进演道楼,林寻这才发现,呈现眼前的就是一个斑驳而古老的道坛,一道石梯层层而上。 台阶九层,寻寻常常,普普通通。 抬眼望去,那道坛之上,也才不过是一个数丈范围的平台,空空荡荡,了无一物。 可当林寻脚步踏上第一层台阶时,眼前景象骤然一变。 一片黑暗笼罩,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六识感观中,也感受不到任何气息,寂静得令人压抑。 伫足其中,比眼睛失明更可怕,因为连感知都无法捕捉到除了黑暗之外的其他景象。 “演道开始!”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响起。 林寻深吸一口气,沉默片刻后,伸出右掌,指尖之上,骤然浮现出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 而后,水珠轻轻一颤,骤然爆碎成一缕缕细若牛毛的水丝,濛濛若雾。 而后,一缕缕水丝在林寻心意转动下,化作了一挂清水、一条小溪、一片湖泊、一道长河…… 轰隆隆! 黑暗中,水浪轰鸣,波涛汹涌,一片浩瀚汪洋出现了,呈现海纳百川,万流归宗之磅礴气势。 天穹上,暴雨倾盆,淹没虚空。 刹那间,这黑暗而寂无的空间,成了一片水之世界。 大如汪洋、小如雨露,皆演绎出“水”的不同妙相。 只是,伴随林寻袖袍一挥,一缕火苗出现,初开始如灯豆般微小,而后,化作火炬般汹汹燃烧、继而化作熔浆火河、奔腾火海…… 直至后来,天地间,火光肆意,将天地都燃烧、驱散了黑暗、给人一种煌煌无量之感。 轰隆隆~~ 水、火两种世界,代表着林寻所掌握的两种道谛之力,于此刻演绎而开。 前者磅礴浩瀚、万流归宗,后者肆意张扬、煌煌无量,呈现出一种震撼人心的瑰丽气象。 轰! 只是,这一切还没有完,随着林寻毫无保留地演绎“星湮吞穹道”的力量,天地间,宛如浮现出一口大渊,上吞青冥、下吞九幽! 一切的景象,随之开始扭曲、动荡、崩乱……直至湮灭、化作虚无。 水、火两大世界,同样受到影响,被那种吞没、湮灭般的恐怖力量控制和统驭。 瞬间,浩瀚的汪洋掀起狂暴的漩涡黑洞,咆哮的熔浆化作火焰风暴,席卷乾坤…… 恍惚间,竟有一种末法降临,欲令万道崩殂的恐怖气象! 轰! 也不知过了多久,随着林寻结束演绎自身大道修为,眼前一幕幕堪称惊世骇俗的景象皆随之消弭。 而后,眼前视野变幻,当看清眼前景象时,林寻这才猛地发现,不知何时起,自己竟已来到了那古老斑驳的道坛上。 成功了吗? 林寻也有些拿捏不准。 也就在此时,原本了无一物的道坛上,随着一阵奇异的嗡鸣,陆续浮现出九个蒲团。 有的赤如燃烧。 有的雪白如冰。 有的青碧如玉。 …… 林寻目光一一扫去,最终落在第九个蒲团上。 此蒲团呈现瑰丽而神圣的紫色,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与之相比,其他八个蒲团虽各具神妙,可其光芒却完全被那紫色蒲团掩盖住了。 林寻神色顿时变得异样起来。 —— ps:状态欠佳,卡文了,第二更可能会更晚,童鞋们多担待一二。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