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二章 节节攀升的大道修为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二十二章 节节攀升的大道修为

“怎么一下子全都出现了?”这就是让林寻神色异样的原因。 据他所知,以往进入演道楼中的修道者,但凡能够踏上道坛的,只能获得一个大道蒲团。 包括云庆白也如此。 可现在,这九个代表着不同品相,呈现出不同气韵和色泽的大道蒲团却一起出现了,这就显得很反常。 林寻迟疑片刻,最终一咬牙,做出一个大胆决定,把九个大道蒲团统统坐个遍! 没有耽搁,他径直在那弥漫神圣紫气的蒲团上盘膝坐下。 顿时,一股奇妙的大道意境气息涌上心头,而后弥漫全身。 林寻心神一震,刹那间,就感觉如置身一片茫茫星空中,看见一道狂奔的身影! 他头发潦草,面容枯槁,身影清瘦,每一步落下,令周虚轰鸣,万星摇晃。 他的气息太过至高和恐怖,视星河为路,纵然是时光流逝、万物变迁,他依旧在狂奔! 茫茫星宇,时空无法阻挡其步伐,似是在求索什么,又像是在进行一场博弈,每一刻都如临大敌,近若疯狂。 同样的画面,林寻曾在论道灯会上参悟“星湮吞穹道”时曾看到过。 只是和上次不同,他此次如置身其中,亲眼见证着那位老者一路的征战和求索! 渐渐地,林寻意识中涌现出纷杂而凌乱的感悟。 在他眼中,那位老人如同化作了一口大渊,席卷星空深处,所过之处,不知有多少星辰爆碎,而后被湮灭和吞没掉! “其道如渊、大而无垠、空而无量……湮周虚之星斗、吞万物而熔己身……” 林寻胸口发热,本源灵脉上蒸腾出圣洁的光,隐约间像化作一口大渊。 大渊之下,仿似有圣贤诵经的声音缕缕传出,如同虚幻的大道伦音似的。 林寻能够清楚感觉到,自己对星湮吞穹道的掌握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提升着,愈发的深刻、愈发的了悟…… 可仅仅片刻后,这种参悟却戛然而止! 嗯? 林寻睁开眸,意犹未尽,被如此中止参悟大道,无疑是令人恼火的。 旋即他就发现了原因,坐下的紫色大道蒲团,不知何时已失去了所有的色泽,变得灰扑扑的,暗淡无光,再无一丝灵性。 “消耗一个最高品相的大道蒲团,居然让我将星湮吞穹道参悟到道韵境七成左右的地步,这才过去多久?” 林寻心中震惊。 他可很清楚,星湮吞穹道是何等的艰涩和玄奥,其中所蕴藏的妙谛完全可以用浩如烟海四字来形容! 之前他费尽心思,历经了诸多磨炼,才终于将此大道臻至“道韵”之境,算得上是初窥门径了。 可现在,仅仅只是在紫色蒲团上打坐静悟了一会,仅仅只差三成,就能够将此大道臻至“道韵”圆满地步了! 这种提升速度,无疑显得很惊人。 “也不知这金色蒲团妙用如何了……”林寻起身,毫不犹豫盘膝坐在了紧挨着的金色大道蒲团上。 嗡~ 顿时,那一股熟悉的大道意境气氛又一次笼罩全身。 片刻后,林寻睁开眼眸,浑身涌动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晦涩大道波动气息。 道韵圆满地步! 林寻感受着自身变化,强自按捺住心中喜悦,没有浪费任何时间,再次坐到了紧挨着的“银色大道蒲团”上。 没多久—— 突破! 道意之境! 当银色大道蒲团失去了所有灵性时,林寻充分体会到,自己对星湮吞穹道的掌握,产生了质的蜕变,一举由“道韵”之境迈入“道意”之境! 而前前后后,才耗费了不过一刻钟时间而已…… 若被萧青河见到这一幕,也非惊掉下巴不可。 他不会认为林寻大道修为提升太快,而会认为太慢了! 因为在以往岁月中,但凡能够抵达道坛上的修者,仅凭一个大道蒲团,就能将自身所掌握的一条大道提升一个境界。 并且,所坐的大道蒲团品相越高,提升就越惊人! 可林寻倒好,耗费了品相最高的紫色蒲团和另外两个同样堪称是高品相的大道蒲团后,却竟只让星湮吞穹道提升一个境界,相较而言,反倒显得很反常。 不过,由此也能证明,星湮吞穹道是何等之艰涩和玄妙。 作为古往今来最神秘而强大的一条大道,自古至今,都如同传说般缥缈,能够掌握的修者太少太少! …… 接下来的时间,林寻沉浸于玄妙的悟道中。 每当一个大道蒲团被消耗掉所有灵性,他就会挪移坐到下一个蒲团上,不曾耽搁。 而在这个过程中,林寻也是明显地感受到,自己对星湮吞穹道的掌控,正在“道意”之境中明显进步着。 不过,他也体会到,相比紫色蒲团而言,其他这些大道蒲团力量,呈现出一种由高到低的趋势递减着。 这也正常,道坛上的九个大道蒲团,是依照品相高低而分的,品相越高,对悟道的帮助就越大。 反之,帮助就越小。 而林寻在之前,因为担心出现什么意外,是从最高品相的大道蒲团开始进行参悟。 故而在接下来时间中,自身大道修为提升虽明显,但相较而言,已经变得缓慢不少。 可即便如此,依旧堪称惊人了。 依据林寻判断,仅仅这次悟道经历,起码就让他节省了五年左右的参悟时间! 节省五年,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意味着比同辈中人多沉淀了对大道的参悟底蕴! 这效果何止惊人,简直堪称惊世了! 要知道在偌大的古荒域中,和林寻一样踏足绝巅的天骄之辈不在少数,更不乏一些绝世妖孽和天生圣子。 能够在同一境中节省这么多悟道时间,绝对可以让林寻在以后的大世之争中占据不少优势! …… “怎么还不出来?” 演道楼外,萧青河有些皱眉,之前在闯试剑楼、砺心楼、炼魂楼、悟真楼时,林寻破纪录的速度简直就像一阵风似的,快的不可思议。 可这一次,都足足过去一炷香时间了,竟还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让萧青河心中不免升起不好的预感。 “这变态这次该不会真碰壁了吧?若真这样,他这五万颗上品灵髓可就等于白扔了,最重要的是,在云庆白的记录面前,他也只能就此止步了……”萧青河暗自嘀咕。 想一想也是,当年的云庆白登临演道楼时,获得了最高品相的紫色大道蒲团,这等记录已堪称最高,焉可能被打破? “这样也好,起码证明,这变态不是在哪方面都强的离谱,否则的话,非把人打击死不可。” 萧青河如此一想,顿感轻松不少。 之前见识了林寻那一次次堪称变态的壮举,让萧青河这种骄傲无比的绝巅人物也备受打击。 而今,预感到林寻极可能要吃瘪,倒是让他松了口气。 他甚至已经想好,等林寻无功而返时,该如何去安抚和宽慰对方一番,或许还能博取对方一些好感,从而让对方主动说出一些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比如身份、来历等等。 嗯? 萧青河正自思忖时,猛地注意到,极远处虚空中,响起一阵如潮水般的破空声。 抬眼望去,就见一道道绚丽无匹的剑光遁空,如铺天盖地的神虹,朝这边掠来。 一个个身披玄青衣袍的通天剑宗传人,脚踏剑光之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皆飘逸不凡,在世俗普通人眼中,这就是一群剑仙般的天上人物! “该死,麻烦终究还是来了!”萧青河心中暗骂。 早在紫空城时,他就猜到林寻所作出的“壮举”,必然会引发一场轩然大波,只是却没想到麻烦会这般快就来了。 这白玉京,可是通天剑宗的地盘! 林寻陆续打破了云庆白所缔造的一个又一个记录,这注定会引发通天剑宗的激烈反应。 眼前这一幕无疑证明了这一点。 一时间,萧青河脸色阴晴不定,都有抽身而退的冲动,他虽骄傲自负,有所依仗,可也不想卷入这一场风波中。 并且他敢肯定,就凭通天剑宗这些传人那性情如剑,杀伐凌厉的性格,一旦见到林寻,势必会发生冲突! 可最终,萧青河还是忍住,没有离去。 一方面是极其好奇林寻的身份和来历,另一方面,见识了林寻的种种惊人表现后,他不想错失了这一次和对方搭建一层交情的机会。 嗖嗖嗖! 一道道剑光呼啸而至,倏尔落在演道楼前,身影幢幢,起码有上百人之多。 一下子,这原本冷清而荒芜的演道楼前,倒是变得热闹不少。 “此子一炷香前离开悟真楼,不出意外,他此时应当就在演道楼内!” 有人沉声开口。 “哼,此子可真够嚣张的,以为打破了云庆白师兄当年所缔造的一些记录,就可以在这演道楼中继续逞威了?” 有人极其不服,神色愤然。 “我倒要看看,此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有人带着一股敌意开口。 “诸位师弟师妹息怒,在没有搞清楚此子来历时,先别意气用事,以免被其他同道笑话我们通天剑宗无容人之量。” 最终,为首一个须发如墨,冷眸如剑的瘦削男子沉声开口,压制住了场中的议论哗然声。 而后,他将目光看向了孤零零立在演道楼另一侧的萧青河身上。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