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三章 反手一掌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二十三章 反手一掌

通天剑宗一众传人抵达,气势汹汹,毫不掩饰敌意。 云庆白是整个通天剑宗的骄傲,是无数年轻弟子的崇慕对象。 在他们心中,云庆白就如同不容亵渎和诋毁的神话人物。 而今云庆白当年在“十二楼”中的记录正在一一被打破,这让这些通天剑宗如何能坐得住? “看什么看?” 察觉到那冷峻瘦削男子的目光,萧青河顿时冷哼,言辞毫不客气,气势凌人。 尽管不愿惹麻烦,可并不代表他就怕了通天剑宗这些家伙。 冷峻男子一怔,眸光微眯着打量了一番萧青河,道:“在下华云真,敢问朋友是谁?” 华云真,通天剑宗核心弟子之一! 通天剑宗有“十三剑”,分别代表着十三位踏足绝巅的核心传人。 这华云真,就是位列第九的“斩魄剑”。 不止是在白玉京中,即便是在整个东胜界,通天剑宗“十三剑”也是名声斐然,耀眼无匹。 得知那瘦削冷峻男子就是“斩魄剑”华云真,萧青河倒是收起了轻视之心,道:“日月神殿,萧青河。” 此话一出,场中顿时一阵躁动。 之前,这些通天剑宗传人抵达此地时,几乎是直接无视和忽略了萧青河的存在。 当萧青河出声喝斥华云真时,才引起他们注意,对萧青河那种盛气凌人的态度都很不爽。 可现在,得知萧青河身份,他们这才终于意识到眼前这家伙是谁了。 日月神殿是一个极其古老的道统,论及底蕴,绝对不在通天剑宗之下。 通天剑宗有“十三剑”,名扬四海,而日月神殿同样有十六位各具绝巅战力的“骄阳”,威名远扬。 萧青河,便是位列第七“骄阳”的绝代人物。 场面一时有些寂静,谁也没想到,日月神殿的一位骄阳人物,会出现在白玉京,出现在这演道楼前。 尤其是华云真,眸子中更是涌动出慑人的冷芒,道:“此次正在陆续破‘十二楼’记录者,是你们日月神殿的传人?” 其他人神色也都明灭不定。 若真如此,这意义就不同了,极可能引发两大道统年轻一代之间的冲突! “这种事情,我有必要告诉你们吗?” 萧青河神色冷淡而孤傲,他心中却在暗叹,若那变态是他们日月神殿的传人倒也好了…… 华云真眉宇间却带着一抹冷意,“不说也无妨,待会等那年轻人从演道楼走出时,我等自会好好跟他‘讨教’一下。” 讨教二字,被他说的很重。 萧青河眼瞳微微一缩,忽然嗤笑道:“这十二楼虽位于白玉京,可也不是你们通天剑宗所拥有,怎么,就允许云庆白于此缔造记录,就不允许别人破掉他的记录?这可太霸道了吧!” 他用一种不屑和嘲讽的语气提起云庆白三字,让得华云真等人皆脸色一沉,看向萧青河的目光也变冷许多。 “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那年轻人的身份而已,你过于激动了。”华云真声音冰冷。 “不见得吧?那家伙目前为止,已经破了云庆白四个记录,你们真能忍住不动手?”萧青河冷笑。 “那就看那位朋友配合不配合了。”华云真面无表情。 萧青河心中一沉,意识到今日之局,只怕很难善了。 若那变态的来历足够强大,或许还能让华云真这些家伙忌惮三分。 可若是真如那变态自己所说那般,是一个“无门无派”的修道者,那可就真麻烦了! 气氛沉寂而压抑,风雨欲来。 荒芜而冷清的演道楼前,一众通天剑宗传人气息肃杀,仅仅是散发出的气息,就让这方天地陷入一种压抑人心的氛围中。 远处,许许多多修道者被吸引而来。 毕竟,华云真他们一行人之前破空而至,驾驭的剑光密集如雨,早已吸引了整个青霞城注意。 可这些被吸引来的修道者,却只敢远远地立在数千丈外的地方,不敢靠近过来。 “萧青河,不管你和那年轻人是什么关系,我劝你还是早早离去,不要插手此事。” 一片寂静中,华云真忽然出声,眸若一对利剑,展露迫人的锋芒,冷飕飕锁定在萧青河身上。 “呵呵。”萧青河笑了,笑容却冰冷无比,“我萧青河想怎么做,还需要你来指点?” “敬酒不吃吃罚酒!” “看来,这日月神殿传人是执意要和我们作对了。” “我有理由怀疑,他和那年轻人极可能是一伙的,此次进入白玉京,只怕是包藏祸心,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些通天剑宗传人神色皆咄咄逼人,这可是白玉京,是他们的地盘,日月神殿传人又如何? 到了这里也得低头! “这就是你们通天剑宗的做派?果然够霸道、够嚣张!来来来,我倒要看看,你们敢奈我何!” 萧青河怒极而笑,衣衫猎猎作响,一股无形的威势随之扩散而开,惊扰风云。 华云真等人脸色冰冷,他们可是剑修,讲究的就是心性如剑,杀伐果决,被如此挑衅,令得他们也愠怒不已。 “既如此,不如就由我来领教一下日月神殿第七‘骄阳’的力量,若你败了,最好夹着尾巴赶紧消失在白玉京!” 华云真大步而出,瘦削的身影如剑出鞘,爆发出惊世的锋芒,一袭玄青色道袍飘扬,风采照人。 刹那间,此地风云涌动,虚空哀鸣,令得不少人呼吸为之一窒。 锵! 一柄二尺长,通体泛着鲜红血色的灵剑掠出,浮现于华云真头顶,散发出如森罗血狱般的杀机。 斩魄剑! 远处,修道者皆心颤,这可是一把凶兵,自上古传承至今,不知饮过多少强者的血。 “哼,大言不惭!”萧青河见此,手腕一抖,浮现一杆玄铁战矛,气势如大日映空,浑身流溢灿灿金色神辉。 轰隆! 战斗还不曾爆发,两者身上散发出的威压已经狠狠地碰撞在一起,如同火山对撞,令两者之间的虚空如琉璃般爆碎轰鸣。 附近那些通天剑宗传人也动容,意识到萧青河虽狂,可不愧是日月神殿中位列第七的“骄阳”人物,这种气势都远非一般的天骄可比。 “乖乖!一个是通天剑宗十三剑之一,一个是日月神殿十六骄阳之一,两者竟要于此地进行争锋!” “这可是绝巅骄子的对撞!往日里难得一见,这下大家都有眼福了!” 远处围观的修道者越来越多,密密麻麻,此刻都露出亢奋激动之色,一场旷世对决就要上演,令他们也热血沸腾。 “最后再劝你一次,现在就离开,一切皆可以既往不咎,否则,我只能亲自送你上路了!” 华云真身影笔挺,衣衫飘扬,头顶斩魄剑清吟,宛如渴望嗜血的声音,威势不是一般的凌厉。 “少废话,要战就站!”萧青河冷哼,战矛遥指过去,一股暴烈无匹的战意如潮水般涌现,铺天盖地。 “不识好歹!” 华云真不再犹豫,踏步而出,周身气机轰鸣若雷霆,凌厉的杀机,将天穹云层都冲破。 可还不等他动手,眼前一花,就见一道身影已立在萧青河身前,背对着自己,看不清面容。 “既然都让你走了,为何还不走?”这人赫然正是林寻。 “我……”萧青河瞪大眼睛,他都没发现,林寻是什么时候从演道楼中走出的。 “走吧。”林寻拍了拍他肩膀。 “喂,小子你是哪根葱,赶紧滚,别打扰战斗!”那些通天剑宗传人大声喝斥。 大战马上爆发,却被一个突兀出现的年轻人搅局,让他们分外感到不爽。 “快点让开!” “妈的,这可是绝巅对决,难得一见,你小子是吃饱了撑的,竟跑出来搅局?” 远处正在观望的修道者也不满了,他们正亢奋准备观战,却被这样中断,顿时都把矛头指向林寻这个搅局者。 出乎所有人意料,萧青河却似是很听话,当即收敛周身战意,毫不犹豫扭头就打算走。 林寻都已经出来了,他哪还会傻乎乎地跟这些通天剑宗传人拼命? 这毕竟是白玉京,是通天剑宗的地盘,打了小的,还有老的,哪怕能战胜华云真,也迟早要玩完。 “想就这么走?痴心妄想!”华云真脸色阴沉冰冷,气息可怖。 之前,他都已经准备动手,却被林寻搅乱,让得他一口气憋在那,周身气机差点紊乱。 最不可饶恕的是,林寻自始至终都背对着他,说走就走,分明就是没把他华云真放在眼中! 唰! 没有任何犹豫,话音落下时,华云真早已冲出,鲜红的斩魄剑掠出,衍化出刺目的血色剑意。 这一剑,如电如风、凌杀无双,弥漫着强盛的“烈血大道”气息,直至林寻的背心而去。 远远望去,一剑之间,像破开了通往炼狱的大门,森然恐怖。 “小心……”萧青河心中一震。 只是,他这句话还没叫出,就看见林寻头也不回,轻描淡写地随手一拍。 砰! 那惊艳绝伦的一剑,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如若纸糊似的,在虚空中炸碎。 光雨纷飞,像一朵盛放的焰火,煞是美丽。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