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四章 大灾难剑经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二十四章 大灾难剑经

初开始,所有人都以为,林寻是一个不知轻重的局外人,否则不可能像个冒失的傻子一样,闯入这一场即将爆发的绝巅之对中。 故而,无论是通天剑宗传人,还是远处观望的修道者,皆毫不客气地对其喝斥。 可此时,他们却傻眼了。 作为“十三剑”中的第七剑,华云真这一剑哪怕再寻常,可也不是一般修道者能够抵挡! 当他出手时,所有人都潜意识地浮现出一幕血腥画面,那年轻人伏诛,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事实却大相径庭! 华云真这一剑,都来不及靠近,就被那年轻人随随便便反手一掌碾碎! 动作是那般随意,就像驱散一只扰人清梦的蚊虫般轻松。 可越是这样,才显得越发震撼人心! 唯有萧青河似意料到会如此,可当见到林寻这般轻松地化解一道破杀而至的剑意时,同样有些谁料不及。 “愣着做什么?赶紧走!”林寻瞪了他一眼,当先朝远处行去。 萧青河有些意犹未尽。 其实,他反倒有些想林寻和华云真对决一场,以一看,这个被他视作怪物的家伙的战力有多变态。 可很显然,林寻自始至终都没心思理会华云真,他着急离开。 “哼!” 身后,华云真脸色阴沉,又一次冲来。 之前一剑被碎,同样让他意外和吃惊,也是此刻才意识到,那年轻人绝非自己想象中那般简单。 原本,他还打算暂且隐忍一二,去探寻一下对方来历,再做决定是否动手。 可林寻根本就不给他机会,说走就走,自始至终都将他视作空气般不存在! 这就让华云真无法容忍了。 嗡! 剑吟如潮。 斩魄剑掠空,划出一道足以令天光暗淡的璀璨剑意。 赤红如血、娇艳如燃! “好!” 一众通天剑宗传人眼前一亮,心神被这一剑的威势狠狠惊艳到。 这一剑,名“流火血烬”,通天剑宗最具杀伐的剑道传承之一。 传闻乃是一位剑道圣人呕心沥血所创出,威势奇大无比。 一经施展,剑意如流火血光,可化万物成烬! 无疑,华云真动用了真格。 天地轰鸣,虚空崩乱,这一道剑意掠出,势如雷霆奔九天,动如烈阳破山河。 所有人脸色大变,都有一种几欲窒息的错觉。 绝巅人物之威,于此刻彰显得淋漓尽致。 远处,林寻和萧青河匆匆前行。 当察觉到这一剑,萧青河背脊发僵,如芒在背,禁不住霍然转身,周身气机轰鸣。 这是一种战斗本能,在察觉到这一剑的危险后下意识做出的反应。 林寻依旧在前行,不曾回首,仿似浑然不觉。 萧青河眼瞳微眯,这变态怎这般骄狂?难道是打算让自己动手,帮他化解这一剑? 萧青河一阵无语,他感觉自己都快成林寻的全职护卫了,之前还帮他和华云真对峙,现在又要担忧和防护其安危,简直…… 可不管如何腹诽,面对这一剑,萧青河不敢有任何大意! 同为绝巅人物,他太清楚华云真这一击的可怕了,必须认真对待。 轰! 只是,还不等萧青河动手,就看见那破空而至的剑意,又一次在半途中爆碎。 动静很大,若闷雷灌耳,虚空中血光迸发,蒸腾起可怖的蘑菇云,将千丈范围的天地淹没。 远处观望的修道者中,不少人心脏抽搐,发出闷哼,有不堪者更是发出浑身一哆嗦,惊得瘫软坐地。 那些通天剑宗传人,则脸色发白。 如此强大而炽盛的一剑,怎地又一次被毁了? 和上一次不同,这次对方都不曾动手! 那场面过于诡谲和不可思议,像有一只无形大手阻绝在那,轻而易举磨灭了这一道“流火血烬”! 华云真眼瞳骤然一缩,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好强大的道意力量! 作为局中人,他更清楚,他这一击是被一股无形的晦涩大道力量击溃。 绝巅高手! 刹那间,他看向林寻背影的目光中,已带上一抹警惕和忌惮之色,只是,这人究竟是谁? 怎会这般强大? “怎么不动了?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萧青河耳畔响起林寻的声音,让他唇角不禁狠狠抽搐起来,这家伙……可真他娘变态! 他喟叹一声,摇头前行。 之前,他都已做好战斗准备,可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显得太多余了,那变态根本就不用他费心相护! “朋友,就这么走了,是否太不把我通天剑宗放在眼中了?” 华云真大喝。 话音响起时,他还在原地。 话音落下时,他已出现在数千丈外,手中斩魄剑轰鸣,劈斩而出。 哗啦~~ 若一道九天血河垂落,磅礴无量,遮天盖地,那炽盛的大道剑意,甚至产生出种种异象。 有白骨浮沉、尸山堆积之景,有鬼神哭嚎,王者悲嘶之音! 刹那间,萧青河心中一震,叫道:“这家伙疯了,居然施展出通天剑宗的三大剑道真经之一的‘大灾难剑经’!” 大灾难剑经,通天剑祖所缔造的三大无上剑经之一,也是通天剑派三大镇派绝学之一。 此剑经由天灾、地灾、人灾这‘三灾’和心魄难、神魄难、魂魄难、阴魂难、阳魄难、灵魄难这“六难”之力组成。 三灾六难,晦涩玄奥,融于剑道奥义中,一经施展,有鬼神莫测,毁天绝地之威! 就像此时,华云真所施展的,就是“天灾卷”的剑道精髓奥秘,一剑出,若天灾临世,演绎出令人绝望的末日之象。 场中修道者都有一种濒临崩溃的错觉,心神震动,毛骨悚然,完全被这一击的威能所震慑。 即便是那些通天剑宗传人也不例外! “一惊一乍的,有点日月神殿传人的风度好不好?” 可与此同时,萧青河耳畔却是响起林寻没好气的声音,这让他都差点抓狂。 这可是大灾难剑经! 放眼东胜界,都足以位列无上剑典的范畴中! 面对这等杀伐,谁能不紧张? 呃…… 猛地,萧青河忽然清醒,不对啊,听这变态的口吻,似乎就没有一点的紧张…… 与此同时,他看见林寻动手了,依旧头也不回,只是挥动右手,朝后方一拂。 动作随意自如,不带一丝烟火气息。 刹那间,犹如一道清风所化的漩涡掠出,初开始不起眼,可到后来,却化作一道黑洞,肆意扩张。 轰隆! 漩涡所席卷之地,那宛如天灾临世般的剑意,在震耳欲聋的碰撞声中被湮灭和吞没掉。 远远望去,天灾虽遮天蔽地,但却被那一道黑洞力量风卷残云般吞没掉,眨眼间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连一丝余波和痕迹都没有留下! 嘶! 萧青河差点咬住舌头,倒吸凉气不止,这是什么大道秘法? “怎么可能!”与此同时,华云真彻底色变了。 这可是大灾难剑经的力量,是通天剑宗的无上传承之一,一经施展,连半步王境都得伏诛。 可现在,却竟被对方又一次轻描淡写间给破掉! 这让华云真都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无法淡定了。 可他已来不及多想,因为那一道吞没天地的黑洞力量化作一道掌印,压迫而至。 第一次,华云真体会到了什么叫大祸临头。 这一击太过恐怖,呈现出无可阻挡,湮灭一切的威能,让他真真切切感受到死亡来临的气息。 他浑身发僵,亡魂大冒,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仓惶闪避,显得无比的狼狈和不堪,再没了之前那种冷峻而慑人的风度。 只是,尴尬的是,也就在他刚躲避的那一刹,那一道黑洞掌印倏然间消弭不见了,宛如凭空蒸发似的。 一下子,华云真脸膛憋得涨红,内心充满羞耻,自己明显是在戏弄和警告自己! “若换做云庆白施展此剑经,或许还能让我忌惮三分,至于你……还远远不够资格和我对决,最好适可而止,否则,下一次就是你的死期。” 耳畔,响起一道淡漠的声音。 远处的年轻人依旧没有回头,可华云真知道,这一番带着警告味道的话语,来自对方! 他悄然攥紧了双拳,脸色铁青,内心产生一股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有好几次,他想冲上前拼命,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他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赌! 场中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通天剑宗传人皆呆滞在那,宛若泥塑雕像,躯体发僵。 远处的观战者,则都有一种从死亡中捡回性命的感觉,浑身被冷汗打湿,手脚冰凉。 刚才那一次交锋,简直太吓人了! 只是,相较于那宛如天灾降临的一剑,那横扫乾坤般的黑洞力量,无疑要显得更令人心悸和恐惧。 那年轻人究竟是谁? 华云真可是“十三剑”之一,拥有绝巅耀眼之战力,怎可能都不曾让他回头正视过一眼? 无疑,这就是彻底的无视了。 而这一战,华云真可谓是输得一败涂地! 唰! 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中,一头羽翼鲜亮绚丽的五色孔雀,破虚空而至,飘然降临此间。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