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五章 何尝不如此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二十五章 何尝不如此

孔翎来了,为这死寂的气氛平添一抹亮色。 她肌肤若冰雪,绰约如仙子,容颜清美,披着一袭五色霓裳,有一种令人自惭形秽的高贵超然气质。 “孔翎师姐!” 华云真一怔,神色阴晴不定。 刚刚惨败,让他有些羞愧于面对孔翎。 “姑射剑孔翎!” 远处,修道者们皆动容,眸光带着深深的敬畏,如若看着一位仙子临尘,气质如冰雪高洁,不容亵渎。 通天剑宗有“十三剑”,孔翎位列第三。 她掌执“姑射剑”,风华绝代,继承五色孔雀一脉天赋,堪称是万中无一的天之骄女! 再加上,她样貌出众,宛如神女,仅仅在影响力上,都要远远高过“斩魄剑”华云真。 孔翎似有心事,尽管察觉到场中的气氛很诡异和微妙,但却没有理会。 甫一抵达,她径直走向演道楼前。 她是来找人的,找一个正在陆续破掉云庆白记录的年轻人! 除此之外,其他的事情根本无法引起她的兴趣。 看着她这一番举动,华云真等人皆一怔,旋即意识到什么,脸色微变。 刚才那家伙,该不会就是…… 轰! 就在此时,一股宏大的波动从演道楼中扩散而开,产生出令天地震颤的轰鸣声。 而后,在一众惊异目光的注视下,原本蹲坐于演道楼前的那一头貔貅石像,竟是化作一缕青烟。 青烟袅袅,于虚空中隐约勾勒出一道模糊而朦胧的人影。 “千百世等待,吾道不孤!” 恍惚间,众人仿似都听到,一道豪迈而洒脱的笑声响起。 可当仔细辨别时,却了无痕迹,杳渺无踪。 再看那演道楼,早已恢复以往的平静,唯独大门前蹲坐的貔貅石像却不见了。 孔翎屹立在那,一对清眸明灭不定。 远处华云真等人都怔住,心头齐齐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那人呢?”孔翎忽然问,清澈而干净的声音飘荡。 “刚走。”华云真脱口而出。 “为何不第一时间告诉我?” “我……”华云真语塞,脸色阴晴不定,让他主动说出被击败的经过吗?这可太耻辱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孔翎说话时,身影一闪,化作一只绚丽而高洁的五色孔雀,冲霄而去。 “我成事不足?我倒要看看,孔翎师姐你是否会是那家伙的对手!”华云真脸色阴沉得难看。 其他通天剑宗传人噤若寒蝉。 直至此时,他们终于敢确定,刚才带走萧青河的那年轻人,必然是他们所要寻觅的目标。 而此人…… 只怕已打破了演道楼中的记录了…… 他们下意识地看向演道楼,心绪震撼又复杂。 …… “哥们,你再不说你是谁,我可就急了!” 虚空中,林寻和萧青河正在疾驰,萧青河很不满地发问。 “等先离开白玉京再说。” 林寻随口答道。 “好!” 萧青河很痛快地答应。 旋即,他挑眉道:“不对,你在演道楼……究竟打破云庆白当年的记录没有?” 林寻嗯了一声。 说起在演道楼中的经历,林寻直至现在还有一种如同做梦的感觉。 因为他根本没想到,仅仅只是一次登楼,却让他对星湮吞穹道的参悟,一举突破至道意境的圆满地步! 要知道,他之前费劲千辛万苦,才勉强将此道臻至迈入“道韵”初步阶段而已。 而此次登楼,前后不过两个时辰,却让此道发生突飞猛进的蜕变,差不多等于节省了七年左右的悟道时间! 也就是说,原本,林寻要将此道臻至道意圆满地步,凭借他自身的底蕴和悟性,也起码需要七年之久。 而现在,短短两个时辰就办到了! 这等机遇,堪称是惊人,让林寻一时半刻都难以彻底平静。 这世上有着数不胜数的机缘。 有人借此一飞冲天,名扬天下。 也有人借此一朝悟道,踏足更高修行境界。 这也正是为何修道者们对“机缘”“造化”趋之若鹜的根本原因。 求得一缕机缘,说不准就能改变命运,谁能抵挡这般诱惑? 而对林寻他们这等踏足绝巅的年轻一辈衍轮境大修士而言,即将来临的大世,无疑也是一场万载难逢,前所未有的“大造化”! …… “这变态……简直不是人!” 得到林寻肯定的答复,萧青河内心都有一种想骂街的冲动。 人比人,的确会气死人! 见证了林寻在试剑楼、砺心楼、炼魂楼、悟真楼、演道楼中的种种惊世表现。 骄傲自负如萧青河,也都有一种被打击得体无完肤的感觉。 他可是日月神殿十六位骄阳之一,搁在当世,也是一个受尽瞩目,名震一方的绝代人物。 可在林寻面前,他都有一种抬不起头的感觉。 这滋味……非亲身体会,绝难想象出来。 什么骄傲自负、什么底蕴和依仗,统统都被完全碾压,这让谁能受得了? 萧青河曾听说,当年云庆白游历天下时,和他同一辈的强者皆认为,和云庆白处在同一个时代,注定是一个大不幸。 当时萧青河还对此嗤之以鼻,可现在见识了林寻的种种表现,他终于明白了一些这种“大不幸”的滋味。 “这么说,你不打算继续闯关了?” 猛地,萧青河意识到一个问题。 “不闯了。” 林寻摇头,“十二楼”中,他之前所闯的“五楼”,对他的修行有着不同的促进作用。 至于另外“七楼”,其中六座是唯有王境强者才能进入的地方。 而另一座“淬体楼”是专门针对走“肉身成圣”道途的修者,和他目前的道途相冲。 再加上,如今他引起的动静,已经让通天剑宗被惊动,他可不想因此而惹来麻烦。 “一天之内,独胜五楼古今之记录,此等壮举,纵然是当年的云庆白,都要略逊三分!” 萧青河感慨不已。 他暗自决定,等以后返回宗门,一定要将关于林寻的一切消息,告之祢衡真师兄! 因为在他心中,无论是在底蕴、天赋上,还是在战力上,祢衡真或许是唯一一个能够和林寻一较高低的存在了。 至于“十六骄阳”中的其他顶尖之辈是否能够和林寻对抗,萧青河一点信心也没有。 与此同时,林寻也在思忖。 此次白玉京之行,让他的收获远不止表面那般简单。 首先,试剑楼上,让他彻底确定,十年前的云庆白,注定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在砺心楼上,确定自己心境修为,已抵达“通神”之境,远超古今同辈。 在炼魂楼上,神魂修为臻至“神花聚顶”第一层圆满地步!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通神”之境的心境力量,还是“神花聚顶”第一层的神魂力量,唯有在王境老怪物身上才能得见! 并且一般的王境老怪物还不足以拥有这等力量! 至于在悟真楼上,虽一无所获,但却让林寻判断出,起码在悟性上,自己已不输当世任何人。 最大的收获,当属在演道楼中的经历了。 九个品相不同的大道蒲团,让他于悟道中突飞猛进地提升大道修为,绝对不亚于获得一场难得无比的机缘了。 而闯过此五楼,林寻所付出的,只是五万多颗上品灵髓,虽然是一笔巨额财富,可相较于收获,已经很微不足道。 “你可不要小觑云庆白,此人底蕴深不可测,十年前就已是王境之下第一人,而今他又闭关将近十年之久!” 萧青河忽然出声,“凭借他的悟性和天赋,十年时间,足够让他战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日月神殿中一位圣人曾说过,这云庆白是注定要引领大世潮流的一个盖世人物,要和他竞争,难比上青天!” 当听到最后,林寻也不免心中一凛,一位圣人的判断,这可让谁都无法无视和低估。 “我自不会小觑他,不过,也不会将他看得太重。” 林寻沉默片刻,说道,“大世,意味着大变数,一切皆有可能,他云庆白是否能独领风骚,同样也存着变数。” 萧青河一怔,敏锐察觉到,林寻在说起云庆白时,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 只是,不等他反应,林寻就笑道:“更何况,衍轮境终究是衍轮境,哪怕就是让他沉淀积累一百年,只要修为不变,其战力终究是有限的。” “他在等大世来临,这诸天数不胜数的天骄人物同样也在等待,而我……” “何尝不如此?” 林寻笑容淡然,神色自若,并无铿锵激昂之语气,却自有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睥睨自信气概。 萧青河心中莫名一动,热血涌动,道:“你说的不错,我辈修士,不争朝夕,只争大道,只争谁的道途能走得更久远!” 只是就在此时,却有一道突兀的清冷声音响起:“哼,我看你们现在就走不了太久远!” 伴随声音,一道绚丽炽盛的神虹掠空而至,速度近若瞬移,快的不可思议。 倏然之间,已靠近过来。 再看去时,那一道神虹骤然一闪,已化作一位冰肌玉肤,绰约如仙般的清美女子。 姑射剑,孔翎!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