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七章 他为复仇而来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二十七章 他为复仇而来

当天,一则关于神秘年轻人大破五楼古今记录的消息,犹如风暴般传遍白玉京。 一时之间,不知引起多少哗然声。 “那人是谁?” 无数修道者心惊,好奇闯五楼之人的身份。 …… “竟于一天之内,破云庆白五个记录,这可是前所未有之事!” “云庆白可是如不败神话般的存在,而今,他的地位终于要被撼动了吗?” 更多的人,被这一则消息震撼到。 …… “那只是云庆白十年前的记录,既然是记录,注定是有可能被打破的,何必如此吃惊?” “不错,十年前的记录而已,注定不可能撼动云庆白的地位。” 也有修道者对此不以为然。 …… 而在通天剑宗内,则可以用鸡飞狗跳,躁动哗然来形容。 有人为此感到愤恨,有人为此感到焦虑,也有人无法接受,叫嚷着要去擒杀林寻。 当然,这时候他们还不知道林寻是谁。 最尴尬的也就在这里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人而已,破掉了云庆白的五个记录不说,直至最后,作为白玉京霸主的他们,都没能搞清楚对方身份,这若传出去,非闹出不少笑话不可。 …… 孔翎神色冰冷,眉宇间萦绕着一抹抑郁之气。 她此时行走在繁华如水的街道上,内心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痛恨和耻辱。 就在今日,云庆白才刚刚将夜华剑赠予她。 可也就在当天,此剑就被人夺走,这让孔翎都差点抓狂。 作为通天剑宗位列“十三剑”第三的绝巅人物,孔翎有着足以自傲的本钱。 她风姿绝代,战力超绝,出身神秘的古族五色孔雀一脉,无论在哪方面,都堪称绝艳。 可就在今日,她却遭遇到了人生中最狼狈、黑暗的一天! “别让我知道你是谁!” 孔翎清眸中涌动着汹汹怒火,恨得贝齿紧咬。 “还能有谁,当然是林魔神!” 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让陷入震怒和自责中的孔翎猛地清醒,抬眼看了过去。 不知不觉间,竟是又一次来到了那演道楼附近。 只是此地和以往的冷清荒芜不同,聚集了许许多多修道者的身影。 刚才发出声音的,就是其中一个面容阴冷,眼窝塌陷,浑身散发着一股嗜血气息的黑袍男子。 “哪个林魔神?”有人问。 “当然是那个该挨千刀万剐的家伙,前阵子,他可是闹得古苍州天翻地覆,令天枢圣地震动,大发雷霆,你们总不会不知道吧?” 黑袍男子冷冷道。 “你如何确定此次破掉云庆白记录的就是他?” 许多人依旧不相信。 黑袍男子冷笑道,“他就是化作灰,我都认得,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可懒得理会。” 说着,他大步走出人群。 只是还没走多远,就被孔翎拦住。 “姑娘你这是?”黑袍男子眼瞳一缩,面露深深的忌惮。 “你确定此事是那林魔神所为?”孔翎早已积攒了一肚子怒火,而今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一些消息,她自不会错过。 “确定!” 黑袍男子点头,眼前这女人虽美若仙子,但气息却极其之凌厉和慑人。 被她一对清眸盯着,让黑袍男子灵魂都有一种被刀切割的刺痛。 “真的?”孔翎问,虽看似平静,却有一种压迫人心的威势。 黑袍男子浑身哆嗦,心神都有一种崩溃的迹象。 “实不相瞒,在下来自黑魇天狗族,名叫苟虚行,和这林魔神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黑袍男子咬牙切齿,“得知他出现在东胜界,我第一时间就前往那古苍州,发动宗族的力量进行全面查探,终于彻底确定,此子果真就是那林魔神……” 不等说完,就被孔翎打断:“少废话,我只问你,你确定今日破五楼记录的那人就是林魔神?” 苟虚行神色一滞,道:“姑娘,放眼整个古荒域,若论追踪之术,我们黑魇天狗族自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我敢拿项上头颅担保,此次破五楼记录之人,必是林寻林魔神无疑,我刚才已经探测过演道楼附近,早已锁定了他留下的味道,绝对不会出错。” 言辞坚定,显得信心十足。 “林寻……林魔神……原来竟是这个来自西恒界的狠角色……” 孔翎玉容明灭不定,恨不得现在就将这则消息传回宗门。 苟虚行见此,趁机说道:“姑娘,此子当年在西恒界时,也害得我差点遭难而亡,我见你似是对此人也痛恨之极,不如……我们一起合作对付他如何?” “我看你是狗胆包天,痴心妄想!”孔翎眸子中泛起一抹毫不掩饰的厌憎。 她是通天剑宗传人,更是五色孔雀一脉的嫡系后裔,性情骄傲高洁,岂会跟在整个古荒域臭名昭著的黑魇天狗族合作? 故而,她言辞也是毫不客气。 苟虚行大怒,可却只能隐忍于心,以他的身份,还真不够资格在这白玉京中撒野。 “我记住你了,若敢骗我,必摘了你的狗头!” 说罢,孔翎飘然而去。 “他妈的,早晚有一天,老子非镇压了你这臭婆娘不可!”苟虚行在心中暗自发狠。 就在当天傍晚时候,关于林寻是破五楼记录之人的消息,开始在整个白玉京中蔓延。 林魔神! 这一夜,这个名字注定要被白玉京无数修道者所熟知。 …… 通天剑宗,道武峰。 云光殿内。 “他怎会这般强大……怎么会……”赵景臻失魂落魄,一副备受打击的模样,再不见之前的骄傲和轻蔑。 此时,他已经彻底了解了关于林寻进入古荒域之后的所有消息。 包括林寻在西恒界搅乱风云的种种事迹,以及在前不久林寻在古苍州中的所作所为。 这一切,犹如一记重锤般,彻底粉碎了赵景臻内心的骄傲和依仗,让他都几欲崩溃。 才数年不见,当年那个乡野少年就已崛起到这般地步了? “所以,你若要报仇,只能从长计议,绝对不能心存任何一丝的轻视和怠慢之心!” 旁边,蒙蓉神色冷静,予以指点,“你要记住,你目前唯一的优势就在于,你的外公和我,会对你鼎立支持,但这还远远不够,关键还需要你快速成长起来!” 赵景臻犹豫道:“可是……他都已踏足绝巅,战力在衍轮境中强大无匹,我……” “这不是借口!”蒙蓉断然道。 “蒙蓉,不要再苛责景臻了,现在,你速速来我这里一趟。”蓦地,一道沉浑的声音响起。 父亲! 蒙蓉心中一震。 …… 云光殿三层,是一个独立的静修之地。 此时,正有一个身姿颀长,须发如银的老者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上,浑身涌动着属于王境强者独有的可怖气势。 老者便是蒙蓉之父,蒙秋净! 同时,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一名位高权重的通天剑宗内门长老! “父亲,您找我何事?”蒙蓉来了,躬身行礼。 “今日破五楼记录的事情你也听说了吧?”蒙秋净淡然道。 “听说了。” “那你可知道,是谁做的?” “谁?”蒙蓉一怔,有些不解,父亲一直忙于闭关,为冲击长生三劫境做准备,怎会突然关心这等事情了? “林寻!” 当蒙秋净报出这个名字,蒙蓉简直如遭雷击,彻底懵在那。 半响她才失声道:“怎么可能是他?” 蒙秋净淡然道:“为什么不能是他?这个消息已经得到确定,决不会有错,我叫你来,可不是看你失态的。” 蒙蓉心中一凛,连忙深吸一口气,按捺下心中的震动,道:“父亲,您请说。” “此子,当年被挖走本源灵脉,能活下来也注定是个废人,可现在,他却年纪轻轻,就已拥有今日这般耀眼成就。依照我判断,他应当是重新生出了本源灵脉!” “若非如此,他断不可能会产生如此不可思议的蜕变。” 蒙秋净神色间带着一抹深沉,眸子中蒸腾神芒,“当年,云庆白降临下界所做的事情,整个宗门中,只有我和顾东亭长老等寥寥数人知道。” “也正是这次事情,让云庆白获得一场大造化,从而补全自身道途,一举踏足绝巅,悟出了一条震古烁今的通天大道力量!” “否则,云庆白想获得那王境之下第一人的称号,必然要推迟许多年。” 蒙蓉心中颇不平静。 当年,正是她暗地里通风报信,将林是宗族诞生一个身怀“本源灵脉”婴儿的消息,告诉了父亲蒙秋净。 而后,父亲蒙秋净将此消息告之了云庆白,然后才有了那一场发生在林是宗族的血腥事件。 这是一个极其隐私的事情,整个通天剑宗中,也只寥寥数人知道,若是一旦揭开,绝对会造成不可预估的风波。 到那时,牵累的可不止是云庆白,注定还会波及她和她的父亲! 故而,若非必要,蒙蓉是绝不愿提及此事的,只是她却没想到,父亲怎会这时候又一次将此事提出来? 就在此时,盘膝坐地的蒙秋净霍然起身,伟岸的身影宛如有无垠高大,在这空寂的大殿中投下一道长长的阴影。 “我之所以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此子现身于古荒域,注定是为复仇而来!” 淡漠沉浑的声音回荡,直抵人心。 蒙蓉脸色一变,不寒而栗。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下一篇   第一千二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