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八章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二十八章

复仇! 蒙蓉浑身都是一阵颤粟。 她详细了解过林寻自进入古荒域之后的所作所为,很清楚这个当年本应该死掉的婴儿,如今已变得何等之可怕。 他被视作林魔神,搅乱了整个西恒界风云。 直至进入东胜界,他大闹古苍州,杀了不知多少天枢圣地传人,就连一位王境老怪物都惨死其手! 并且传闻中,他还掌握有一件强大的圣宝,足以令长生净土的“长生殿”,天枢圣地的“燎日金矛”都奈何不得。 这样一个底蕴雄厚、又执掌圣宝的年轻人,若是前来复仇的,那绝对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隐患,足以令任何人寝食不安! “他必须死!” 蒙蓉发出尖叫,情绪失控,她越想就越感到忐忑,如鲠在喉。 尖利的声音在空寂的殿宇中回荡,蒙秋净并未去苛责,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此子,必须死!” “父亲,您是否已经有了计划?” 蒙蓉猛地察觉到,蒙秋净远比自己想象中要更平静和镇定。 蒙秋净道:“整个通天剑宗,加上你在内,最多不超过五人知道此子还活着。” “即便是云庆白,他大概也没想到,当年那个婴儿竟还能奇迹般生存下来。” 蒙蓉忍不住插嘴道:“云庆白还不知道?” “他自十年前就闭关,焉可能知道?” 蒙秋净淡然道,“当年,他在夺取那一场造化的时候,连这婴儿名叫什么都不清楚,现在……呵呵,我都怀疑那林寻站在他面前,只怕他都认不出来了。” 蒙蓉眸光闪烁道:“这……是否要立刻通知他一声,若能让他出手,击杀此子绝对易如反掌!” “不。” 蒙秋净断然拒绝,神色讳莫如深,道,“蓉儿,此事非但不能告诉云庆白,并且决不能跟任何人提起!” “这是为何?”蒙蓉一怔。 “为了一桩大造化!”蒙秋净眸子中猛地迸射出一抹骇人的神辉,灼热如一对大日在眼窝中燃烧。 “众所皆知,云庆白本身就是一位天资超绝,根骨超凡的修道奇才,堪称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天骄人物。” 说到这,蒙秋净话锋一转,神色带着一抹阴冷的味道。 “可若没有当年被他夺走的那一截‘本源灵脉’,他也断不可能如此快就踏上令无数天才梦寐以求的绝巅最强道途!” 蒙蓉浑身一僵,隐约猜到什么,内心不可抑制地涌上一抹震骇,道:“父亲,难道您是打算……” 蒙秋净微微一笑,道:“蓉儿,景臻如今也已跻身衍轮境顶尖行列中,可想要踏足绝巅道途,终究差了一线,你觉得,若是有机会能帮他逆天改命,在这大世来临前,一举拥有绝巅之力,你……会否愿意一试?” “我……”蒙蓉内心砰砰剧烈跳动,一阵口干舌燥。 她根本没想到,父亲,竟也如当年的云庆白一样,盯上了那林寻身上的“造化”! “不必这般紧张,此子不曾踏足王境,虽具凶名,但气候未成,还不足以让我忌惮。” 蒙秋净眸光幽邃而阴冷,“并且,我可以告诉你,若我们不争,顾东亭就会争!” “是内门长老顾东亭?” “不错,这老家伙数年前曾降临下界,亲眼见识过那林寻的不凡,早已动了这种心思。” “他都已是踏足长生二劫境的王者,还欲染指此等……‘造化’?” “他是为青蛰准备的。” 说到这,蒙秋净声音中带上一抹讥诮,“这老家伙曾答应,帮那青蛰夺取这等造化,而作为交换条件,青蛰所在的青鹤一脉,会将宗族中的圣地开放,允许顾东亭进入其中渡长生劫。” “简而言之,这就是一笔交易罢了,若非如此,顾东亭焉可能在数年时间内,就一举渡过两次长生劫?” 蒙蓉这才明白,惦记上林寻的,竟还有顾东亭和青蛰! “那我们若真这么做,岂不是就要和顾东亭竞争?”蒙蓉皱眉道。 蒙秋净淡然道:“不,在杀死林寻,夺取其身上造化之前,我们双方会进行合作。” “至于杀死此子之后,谁能夺取此造化,主动权会交给景臻和青蛰他们两个晚辈来解决。” “如何解决?” “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 “战斗?” 蒙蓉眼眸一凝,着急道,“那青蛰数年前就已是宗门的真传弟子,天赋卓绝,据我所知,如今的他,已拥有了跻身‘十三剑’行列中的战力,这让景臻如何与之对抗?” 蒙秋净脸色一沉,不悦道:“蓉儿,若连一个青蛰都战胜不了,还谈什么在大世中竞逐大道?又有什么资格去和诸天万骄争霸?” “作为我蒙秋净的外孙,他赵景臻若这一关都过不了,我看他这辈子还是别惦念报仇雪恨了!” 言辞中透着怒其不争的味道。 蒙蓉脸色阴晴不定,许久才深吸一口气,咬牙道:“父亲,此事就这么办了,我会用尽一切办法,让景臻尽快提升战力!” 锵! 蒙秋净袖袍一挥,一枚剑形玉佩掠出,发出如剑吟般的啸音。 “这是磨剑塔的信符,当景臻做好准备,就送他进入其中磨练,以他的根骨和天赋,只要坚持到第十九层,足可以和那青蛰一较高低!” 磨剑塔! 通天剑祖在上古时代亲手缔造的一座修炼圣地。 一般而言,唯有为宗门做出大贡献的真传弟子才有资格进入其中修炼。 显然,为了让赵景臻早早蜕变,蒙秋净也是下了血本! 蒙蓉将剑形信符紧紧握在掌心,道:“父亲,您打算如何对付那林寻?” “三十年一次的‘四界星榜大比’就将在一年后拉开帷幕,若那林寻要在大世之争中和云庆白对抗,必然会参与到此次大比中!” “因为据我分析,此子和云庆白相比,所欠缺的,就是时间罢了,而只有在星榜大比上,才有机会让他弥补这个短板。” “而这,也正是我们对付他的最佳机会。” 蒙秋净显得胸有成竹,显然早已经过深思熟虑。 “一年后?”蒙蓉道,“是不是太迟了一些?” “心急可办不成大事,现在我们就是要去对付此子,也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一旦无法将其一击必杀,注定会打草惊蛇,令他产生警惕和戒备。” 蒙秋净随口道,“别忘了,此子在天枢圣地的重重围困下,兀自能逃出生天,这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做到的。” “故而要对付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必须以雷霆万钧之力,将其一击抹除!” 说到最后,他声音中已不可抑制地溢出一缕杀机,令得整个大殿都陷入一种大恐怖的氛围中。 这就是王境之威,心念一动,天地色变! 蒙蓉见父亲明显已做足了各种准备,心中顿时大定,不再迟疑。 她甚至已不可抑制地产生期待—— 若景臻也能如云庆白那般,拥有那种神奇而恐怖的“本源灵脉”,以后何愁无法屹立于王境之巅? …… 龙虎州。 雨光城。 夜色下,城中灯火如龙,璀璨而繁华。 林寻和萧青河并肩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前者神色平淡。 后者心有余悸。 “他妈的,竟派出一尊剑道王者出击,这通天剑宗简直疯了,不就是夺走了云庆白的一把佩剑吗?何至于如此兴师动众?” 萧青河有些愤愤不平。 说到这,他似想起什么,唇角泛起一抹古怪,道:“哥们,你当时该不会想把孔翎这只美丽的小孔雀也给活擒了吧?” “确实有这个想法。”林寻随口道。 萧青河神色诡秘,带着暧昧之色,笑道:“说实话,那小妞确实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若能把她降服了,绝对能羡煞这天下英豪。” 林寻翻了个白眼:“你的心思怎么这般龌龊,我只是感觉缺了一个坐骑代步而已。” “你你……还要‘骑’她?” 萧青河嘶地一声倒吸凉气,一脸崇拜,道:“若被世人看到,这骄傲无比的姑射剑孔翎,居然被你骑在胯下,这非让无数男人眼红发疯不可!” “……”林寻脸色一黑,这家伙看起来仪表堂堂,心思却真够猥琐的。 “对了,咱们这可已经离开白玉京,来到了龙虎州境内,哥们你是不是该兑现诺言了?” 萧青河话锋一转,眸光灼灼地盯着林寻。 “你跟我来。” 林寻想了想,带着萧青河一起,离开了雨光城。 一炷香后。 一座莽莽起伏的山峦中,夜色如墨,林寻和萧青河的身影飘然而至。 萧青河打量着四周,开玩笑道:“夜黑风高杀人夜……你该不会为了掩饰身份,打算把我杀人灭口吧?” “这里风水绝佳,在这里把你活埋了也不错。” 林寻扫了他一眼。 萧青河一惊一乍道:“这玩笑可一点也不好笑!” “那你就别再废话了!” 林寻却没想到,这萧青河竟是一个话唠,一路上絮絮叨叨地说个没完,让林寻都有些受不了了。 “好!我答应你,不过……” 眼见萧青河又要长篇大论地说什么,林寻眼睛一瞪:“闭嘴!” 然后,他袖袍一挥,噗通噗通两声,两道身影滚落在地面上。 —— ps:这两章梳理了一下复仇根源,另外,关于顾东亭和青蛰,在第745-752章有描述,记不清剧情的童鞋可以重温一下。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