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九章 有所为,有所不为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二十九章 有所为,有所不为

两道身影落地,发出吃痛的闷哼,从昏厥中醒来。 “林魔神,你竟敢将我们镇压至今!?” “可恶!” 这两人,正是当初在古苍州被林寻擒下的天枢圣地核心弟子雪千痕和张铮。 当看见眼前的林寻,两者皆脸色骤变,破口大骂,眸子中尽是仇恨之色。 旁边的萧青河愣住,林魔神?竟然是他? 他心中一颤,终于意识到这个被他视作变态的家伙是何方神圣了。 作为东胜界年轻一辈的绝巅人物,萧青河自然不可能没听说过来自西恒界的林寻。 可是萧青河还是没想到,眼前这看似清俊而出尘的年轻人,竟会和“林魔神”这个封号关联起来。 “林寻,要杀要剐,你尽管放马过来,但你若想通过这种方式折辱我们,却是休想!” 张铮脸色铁青,咬牙切齿出声。 任谁被镇压了一个多月时间,也都会憋出一肚子气。 雪千痕虽话语不多,可神色同样阴沉无比,堂堂天枢圣地的核心弟子,如今却沦为阶下囚,这种滋味可极不好受。 不过,不管是张铮,还是雪千痕,皆下意识里认定,林寻不敢杀他们。 原因很简单,他们的身份摆在那里,一旦杀了他们,林寻这辈子注定逃脱不了被天枢圣地追杀的下场! 只要是聪明人就知道,该做出如何选择。 否则,他林寻怎可能将他们镇压到现在,也迟迟不敢动手要了他们的命? “两位,你们的心思我了解,无非是以为,有天枢圣地为你们做靠山,我不敢太得罪你们。” 林寻神色淡然平静,俯视着两人,“可惜,你们猜错了,之前不杀你们,是因为你们还有用,毕竟,万一被你们宗门的大人物追上来,也可以将你们充当人质来发挥一些价值。” 顿了顿,他继续道:“可很显然,你们现在连这点价值也没有了,我已经足足等待一个多月,也没见你们宗门的大人物追上来救你们,如此一来……” “我留着你们,又有何用?” 轻描淡写的声音,在这夜色山峦地带飘荡,却犹如一股寒流,令雪千痕和张铮皆浑身一僵,脸色大变。 “你……难道要……”张铮脸上的血色褪尽,煞白无比。 “你可知道这么做的后果?”雪千痕强自按捺住心中的悸动,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出。 “这种威胁的话语,早在西恒界时候,我就听到过多次,你们觉得,我若是怕事的人,还能被世人称作以‘魔神’称呼?” 林寻黑眸幽邃而冷冽,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记住,是你们天枢圣地先对我不利,为了追杀我,整个古苍州都被你们封锁,当时,我若是落入你们手中,那后果又会如何?” 张铮和雪千痕已是毛骨悚然,林寻的声音越是随意和平静,就越是让他们感到不安和恐惧。 没有人不怕死。 纵然是圣人,当面临死亡时,也注定不可能无动于衷! 更何况,他们并不是圣人,他们还年轻,还有大把的前程,还渴望在即将来临的大世中崛起,怎能甘心就这般……陨落? “林寻,你若放了誓,一定会向宗门求情,将以往恩怨一笔勾销,再不为难于你!” 张铮叫道,他彻底感到畏惧了。 雪千痕也点头:“不错,你若杀了我们,只会酿下更大的祸患,与其如此,不如放了以为你化解一场杀劫。” 林寻唇角泛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点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退一步,饶你们一死。” 张铮和雪千痕齐齐松了口气。 可林寻下一句话,却让他们如遭雷击,彻底傻眼。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饶你们一命可以,但终究要付出一些代价。” 淡然的声音还没落下,林寻就已动手。 砰!砰! 伴随两声闷响,两人都来不及反应,气海丹田之地,就被打爆,体内衍生的大道衍轮也随之崩溃瓦解,一身的修为就此彻底给废掉! “林寻你该死!” “你!好!狠——!” 雪千痕和张铮这一刻,都有一种崩溃发疯的感觉,修为被废,简直比杀了他们都难受! 没有了修为,就等于失去了身份、地位、力量,沦为了废人! 这种打击,足以让任何一名修道者崩溃,称之为生不如死也不为过。 即便是将这一幕幕看在眼底的萧青河,心中都是一阵翻滚,完全没想到,以往看似很好说话的林寻,手腕却会如此之狠辣和冷酷。 说实话,他也被这一幕惊到了! “刚才你们还说,要回宗门求情,化解与我的恩怨,现在我已经答应放过你们一条命,你们却这般作态,可真是让人失望。” 林寻轻叹,而后袖袍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量扩散而出,“滚吧,希望你们能走出这片凶兽四伏的山脉。” 轰隆! 雪千痕和张铮两人如被飓风扫中的落叶,瞬间就被送到了这片茫茫山峦深处。 场中一时寂静,萧青河欲言又止。 林寻道:“有什么话待会再说。” 他袖袍一挥,又有两道身影滚地而出。 “还有?”萧青河瞪大了眼珠。 林寻没有理会他,将目光看了过去,那两道身影是玉宝宝和凌红巾。 两者此刻也从晕厥中醒来,当看见眼前的林寻时,她们皆明白了自身处境。 只是相较于雪千痕二人,她们倒是冷静许多,看向林寻的目光尽管带着深深的忌惮和恨意,却并没有出声大骂。 “你……你该不会也要对这两个女人下狠手吧?”萧青河忍不住说道。 此话一出,玉宝宝和凌红巾神色皆都一变,什么也叫“也”? 难道雪千痕和张铮已经遭劫了? 压抑而沉寂的气氛中,林寻开口了,“废了那俩家伙,是立威,至于这两位姑娘……” 玉宝宝两人心中皆一紧。 林寻沉默片刻,转身而去,“走吧。” “走?” 萧青河愣住了,玉宝宝和凌红巾也愣住了。 可林寻却已走远,自始至终不曾再回头,就像彻底遗忘了这件事。 萧青河忽然嘿地一声笑出:“我就说嘛,堂堂林魔神,怎可能会对女人下这般狠手。” 而后,他对两女说道:“不管你们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但起码,他这次放过了你们,还请好自为之。” 说罢,他连忙朝林寻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玉宝宝和凌红巾神色复杂,皆感到无比的意外,但同时也都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庆幸感。 “真没想到,他这种魔神人物,竟也有心软的时候。”玉宝宝幽幽说道,她五官精致妩媚,天生媚骨,是一个娇俏佳人。 “心软?” 凌红巾也神色苦涩,“在古苍州时,这家伙可狠狠摆了我一道,令得我背负上‘私通外敌’的骂名……” “这是误会,傻子才相信。”玉宝宝安慰道。 “不。”凌红巾深吸一口气,道,“你觉得,这次我们安然无恙的回去,宗门会做出什么反应?” 玉宝宝一怔,旋即脸色一变,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他们和张铮、雪千痕一起被林寻擒下,可到头来,张铮和雪千痕两人被废掉修为,唯独她们两人却安然无恙,任谁能不怀疑这其中另有隐情? 说林魔神怜香惜玉,不杀女人? 谁会相信这种荒谬理由? 可若是解释不清楚…… 势必会引起各种猜测! 甚至会被认为,她们两人已经跟林魔神妥协,做了某种交换,才会换来一个安然无恙的结果! 人心最是复杂和微妙,天枢圣地早已将林寻恨之入骨,在这等情况下,她们即便返回宗门,注定会引来各种审问和质疑,产生许许多多不必要的麻烦和风波! “难道,他之所以放过我们,就是已经猜测到,我们即便返回宗门,处境也会变得不容乐观?” 玉宝宝悚然一惊。 “这家伙若无这般城府和手腕,哪可能在闯出这么多大祸之后,还能活到现在?” 凌红巾清眸中透着恨意,咬牙切齿,她可没忘记,当初林寻将她衣服扒光的耻辱经历。 “若真如你所说,这林魔神……也太可怕了!”玉宝宝双目失神,遍体生寒。 “我们走吧,不管如何,总归得想个办法解决此事。”凌红巾深吸一口气,站起身躯。 至于去报复林寻,她们已经彻底没了这种心思,只想着该如何去跟宗门解释。 …… “没想到啊,令地人谈而色变的林魔神,还这般怜惜女人,佩服,实在是佩服。” 夜色下,茫茫虚空中,萧青河一脸钦佩道。 “我在古苍州时,就已经答应过,和那凌红巾恩怨两清,自然不会再为难她。” 林寻淡然道,“至于那玉宝宝……她此次返回天枢圣地,处境只怕也不容乐观了,这何尝不是一种惩罚?” 萧青河听得一阵疑惑,半响才猛地明白过来,叫道:“你这也太……” “阴险?” 林寻替他说了,神色平淡依旧,“阴险也罢,我只杀该杀之人,而非是为了报复而滥杀一通的魔头。” 萧青河怔住,看向林寻的目光也多出一抹不同的味道。 有所为,有所不为。 这,就是传说中的林魔神? 萧青河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由最初对林寻的好奇、震惊,转而化作了一种尊重和钦佩。 在这之前,他萧青河这辈子也只发自内心的钦佩一个人,那就是日月神殿的第一骄阳祢衡真。 但现在,又多了一个林寻! —— ps:晚上有事,2两更,刷新看下一章。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