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孑然而去 - 天骄战纪

第一百零二章 孑然而去

暮色降临时,这一场风波不断的府试考核落下帷幕。 只是诡异的是,有关当天发生的一切风波,竟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传出去,就仿佛被一只无形大手在暗中压住了一样,透着诡秘的色彩。 即便是亲自参加府试的修者和东临学院的一众教习学生,都对这些事情保持了沉默。 人们只知道,此次府试考核举办的很成功,在主考官姚拓海的主持下,选拔出了一千名优秀修行人才。 除此之外的事情,东临城寻常人是根本了解不到的。 在府试考核结束之后,姚拓海在当天晚上便匆匆离开东临城,而城中一众大人物也都没有像往日那般,举行庆贺府试结束的盛宴,各自都心事重重的返家中。 石鼎斋,幕晚苏独自坐在房间中怔怔沉思了许久,今天发生的一切给她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如今脑海恢复清醒,她这才猛地想起前些天从紫禁城石鼎斋总部传来的那一则消息“近日将有大人物抵达东临城,切记小心行事”。 当时幕晚苏心中就颇为震惊,推测姚拓海突然前来东临城主持府试考核,以及那一个被铁血卫送来东临城的少年,只怕都是为了那位“大人物”而来。 只是有关那“大人物”究竟是谁,幕晚苏一直无从得知。 而经过了今天的事情,幕晚苏终于隐约意识到,那位“大人物”只怕就是那一辆黑色马车的主人! 但是让幕晚苏疑惑的是,那位“大人物”为何要出现在东临城中?甚至出现在了今天的府试考核上? 她在脑后中忆府试中的细节,虽然没有看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可她很快就想起来,当时姚拓海正欲擒下林寻和那小女孩,但最终却被莫名其妙的击退。 变故就是在那一刻产生! 而当这一场变故落下帷幕时,场中只留下一位身穿黑色宫廷礼服的老者,以及被抱在他怀中的林寻 等等! 那小女孩似乎也没见了! 幕晚苏脑海中灵光一闪,吃惊想到,难道那位“大人物”就是为了林寻和那小女孩而来? 不对,应该是为了那小女孩而来才对,最终那一支奇特的队伍离开时,并没有带走林寻,说明只是顺手救了他一次,而林寻身边那小女孩肯定是被带走了 想到这,幕晚苏不禁倒吸一口气凉气,那小女孩究竟是什么来历,居然可以惊动一位“大人物”亲自驾临东临城? 没有迟疑,幕晚苏拿出纸笔,把今天的一切见闻一一写其上,然后密封在一个青铜盒中,交给了门外一名守卫:“用最快的速度把其中消息传总部!” 做完这一切,幕晚苏想了想,决定明天一早就去林寻的住处去看一看,或许能有更多的发现。 夜色中,一艘宝船飞遁虚空,离开东临城,朝远处茫茫夜空掠去。 宝船上,连飞心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恨:“可恶!明明林寻那个杂碎就要被姚叔叔擒杀,却突然发生这等事情,简直可恨之极!” 姚素素脸色也颇为阴沉,闻言皱眉道:“你是怨恨我父亲没有能耐了?” 连飞连忙摇头,郁闷道:“我只是有些怀疑,那林寻难道真的是杀不死的?” 姚素素冷笑道:“他只不过走了狗屎运罢了,以后我们对付他的机会还多着呢,别忘了,他通过了府试,必然要去青枫郡参加州试,那可是我姚家的地盘,只要他敢来,我保证他不能活着离开!” 连飞叹息道:“也只能如此了。” 姚素素轻声安慰他,道:“飞哥,等咱们抵达青枫郡之后,我可以动用一些家族力量,给你提供各种修行资源,我相信凭借你的资质,肯定可以很快变得强大起来。” 连飞精神一振,道:“素素你放心,我保证不会让你和姚叔叔失望的!” 就在这时,姚拓海走了进来,神色冷冷看了一眼连飞,道:“我只看行动,不听花言巧语,若你无法在一年中通过州试、省试考核,就别妄想和素素在一起了!” 连飞脸色骤变,一年时间,通过州试、省试两大考核?这条件未免也太苛刻残酷了! 姚素素也有些焦急:“父亲,这似乎有些强人所难。” 姚拓海漠然瞥了姚素素一眼,道:“你若认为你看中的人是个废物,我现在就把他丢出去。” 不等姚素素开口,连飞已大声道:“姚叔叔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以赴,若无法通过州试和省试,不用您撵,我自己也无颜再和素素在一起!” 声音坚定,神色凛然,他知道若不抓住这个机会,就等于失去了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 姚拓海冷哼了一声:“好,我拭目以待,若你真做到这一步,我不止允许素素嫁给你,就是对付那个林寻,我也会给你提供帮助!” 金玉堂。 深夜,古彦平沉吟许久,禁不住一声叹息:“命悬一线而不死,大凶之后而脱身,了不起啊。” 古良心情有些沉重:“父亲,你说究竟是谁最后救了林寻?” 古彦平沉默片刻,道:“告诉你也无妨,若我推测不错,应该是来自黑曜圣堂的那位大人物。” “黑曜圣堂?” 古良诧异,他完全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古彦平神色复杂,似想起了许多往事,道:“等你足够强大的时候,就会知道黑曜圣堂的存在了,他们来自帝国黑暗中,从不曾显露于世间,能够接触到他们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帝国最顶尖那一群权贵人物,另一种则是帝国的敌人。” 古良心中一震,道:“若如此说的话,难道林寻也有不寻常的来历?” 古彦平摇头:“应该不会,不要多猜了,我有一种预感,你以后想要和林寻继续保持友谊,只怕会很难。” 古良愕然道:“这是为何?” 古彦平意味深长道:“吴氏宗族和东临学院院长都算不得什么,但那姚拓海可是个难缠人物,他上边是当今宰相,关系极多,你觉得林寻若是和他为敌,胜算有多大?” 古良悚然,脸色微微变幻,许久才咬牙道:“姚拓海再厉害,最后也不是没能擒杀林寻?以后林寻只要努力修行下去,谁说无法对抗这姚拓海?” 古彦平赞叹道:“虽然你说话底气不足,但为父还是得表扬你,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这世上的事情,风云变幻,又有谁能看得透?” “莫欺少年穷”古良心中也不禁一阵热血奔涌。 “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林寻。”古彦平道,“既然你不打算放弃这份友谊,怎能在朋友危难之际而袖手旁观?” 古良郑重点头。 同样的夜色下,平民区四十九号院。 当林寻从昏迷中醒来时,就看见自己躺在熟悉的房间中,他一时怔怔,半响才意识到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 是谁把自己送来的? 林寻起床,窗台前点燃一支蜡烛,昏黄的灯光摇曳,洒在桌上,那里整齐摆着夏至在这些日子里一一翻阅过的籍。 此时已是深夜,在以往时候,夏至肯定早已来,安静的洗漱,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睡觉。 只是现在,那床上却空荡荡的。 林寻怔怔发呆许久,推门走进了庭院,庭院中夜色如水,一颗颗明亮的星辰悬挂在夜幕上,洒下一缕缕柔和的银色光泽。 林寻记得,夏至手中那一杆白骨长矛,同样会弥漫出一缕缕银色的星辉,和天上的星辰一样的美丽虚幻。 “喝酒。” 忽然,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抛来一个酒葫芦。 林寻接过来,就看见,在自己家庭院中央的老槐树下,坐着一名身穿黑色宫廷礼服的老者。 他记得这人,是跟着那一支奇怪队伍抵达东临学院的,显然,也正是这老者把自己送家的。 林寻打开酒葫芦,默默吞了几口,火辣辣的酒如刀子般刮过咽喉,可林寻却感觉,这味道依旧不太烈。 “多谢。” 林寻把酒葫芦送,“也谢谢那位”一时不知该如何形容那个神秘而古典高贵的女人。 老者却仿佛知道他在说谁,略感奇怪道:“你不恨我家小姐?” 林寻沉默片刻道:“恨,也不恨。” 很矛盾,可老者仿佛又明白了,不禁点头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 林寻苦涩一笑:“聪明有什么用,最终也只能被动接受一切。” 说到这,林寻似不愿再提及此事,道:“还不知前辈该如何称呼?” 老者挥手道:“名字不值一提。” 说着,他已起身,直视着林寻,道:“我在此等你,是遵循小姐一个允诺,给你一个机会。” 林寻挑眉道:“什么机会?” 老者意味深长道:“变强的机会。” 林寻断然拒绝:“抱歉,我不会接受。” 老者却叹了口气,道:“孩子,一味的倔强和逞强,可不是聪明人的选择,你不会明白,这个机会意味着什么,你若是可以抓住这个机会,或许以后真的可以再次见到那个小女孩。” 林寻眼瞳一眯,沉默许久,唇中轻轻吐出一个字:“好。” 翌日一早,当古彦平父子来到四十九号院时,已经人去楼空,连房间中的籍、物品都已清理一空。 “走吧,他已经离开了。”古彦平叹了口气。 “就这么走了?”古良怒道,“他似乎根本就没把我当做朋友!” 古彦平沉吟道:“或许他有说不得的苦衷。” 古良咬牙道:“不管如何,我总有一天也要找到他,狠狠揍他一顿,否则我绝饶不了他的不告而别!” 没多久,幕晚苏也来了,最后带着一丝怅然而去。 那个让她咬牙切齿了许多天的小混蛋,就这么离开了,这让她心中也有些复杂。 或许有一天,他们还可以再见面吧? 清晨的和煦阳光下,一艘普普通通的宝船从东临城外腾空而起,表面篆刻的繁密灵纹图案骤然发动,亮起涟漪般的灵光,瞬息如离弦之箭般,碾压云层,冲向远方。 宝船内空间很大,但却极为简陋,驾驭宝船的是一个络腮胡中年男子,袒露着坚硬如岩石的古铜色胸膛,拎着一罐酒不断牛饮,喝得醉眼惺忪,脸膛发红,整个人惫懒中流露出一股彪悍粗豪的气势。 当林寻在老者带领下走进船舱,顿时看见一个有些熟悉的英武少年。 与此同时,那英武少年也看见了林寻,他微微一怔,登时怒喝道:“是你这个小骗子!”一拳朝林寻狠狠砸来。 ps:昨晚纵横网站系统更新,没法更新,所有纵横作者的后台都一直登录不上这是昨天晚上的一更。 另外,这一卷也结束了,晚上开启下一卷,林寻将强势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