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四章 苏崆老祖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三十四章 苏崆老祖

半步王境,虽是冲击王境的失败者,可一只脚等于迈入王境门槛,战斗力远超五大境修道者。 尤其是顶尖层次的半步王境,战力更是强大之极。 可对林寻这种绝巅人物而言,再强的半步王境也和土鸡瓦狗没什么区别。 轰! 在璀璨若大日般的狴犴印镇杀之下,那手持银色锁链的矮胖男子任凭拼尽所有,可最终还是击杀,肥胖的躯体被硬生生碾碎,血肉横飞。 远处,手持兽皮鼓女子的惨叫戛然而止,满脸惊恐。 冲杀过来的灰袍老者当即止步,浑身发僵。 附近灵宝圣地传人皆睁大眼瞳,满脸的惊骇和难以置信。 才刚开战,就兵败如山倒! 这个结局是他们之前根本不曾意料到的。 “杀半步王境如斩草芥,当年的云庆白只怕也要略逊三分!”萧青河赞叹。 “够了!” 眼见林寻又一次出击,蓦地一道沉浑而冰冷的暴喝声响起。 场中一个只有衍轮境修为的天枢圣地传人身上,在此刻竟是爆发出恐怖的威势,惊扰八方风云。 这是王境之威! 林寻眼瞳一缩,就看见那年轻轻轻的男子,在瞬息之间,已化作一名须发灰白,面容刚毅,躯体威猛无匹的老者形象。 在他周身,道光澎湃,灿如朝霞,一对眼眸开阖间,犹如万千雷霆旋转其中,电芒汹涌,慑人无匹。 毋庸置疑,这是一位踏足王境的恐怖存在,之前一直乔装打扮,隐匿了真正的身份。 “苏崆老祖!” 场中,原本惊骇的灵宝圣地修道者,此刻却尽是振奋之色。 苏崆,这可是一尊踏足长生二劫境的恐怖老怪物! “不好!” 萧青河脸色一变,认出了苏崆的身份,连忙传音给林寻。 林寻此刻也是眼瞳一缩,他刚准备大开杀戒,不曾想就有一个王境老怪物显现出来,这让他也有些猝不及防。 形势,在这一刹陡然发生逆转! 一尊踏足长生道途的王境,可不是般的王境可比,任凭你在衍轮境中再逆天,面对这等级数的存在,也和不堪一击的稻草人没什么区别。 “快走!”萧青河大急。 林寻自然也知道局势严重,根本不必提醒,就已祭出浩宇方舟。 嗡~ 银灿灿的宝船流溢神圣般的光泽,林寻抓住萧青河,就要逃遁。 可就在此时,苏崆动了。 轰! 这一瞬,天地一颤,附近山岳无声无息地崩碎,草木齑粉,虚空为之紊乱。 “在我灵宝圣地山门前行凶,若让你们逃了,我苏崆颜面何存?” 苏崆威猛的身影若神祗,横渡虚空,他探出一只大手,如若遮天般,笼罩而下。 看似轻描淡写,可这一掌甫一出现,竟似上苍之手,每一个指节纹理都清晰可见,犹如大道的痕迹烙印其上。 而在其掌心,涌现出日沉月落、周虚变迁、神魔怒吼等等恐怖异象,每一种异象,皆代表着一种杀劫。 如此多异象汇聚于掌心,遮天盖地般笼罩而下,那情景简直恐怖到了极致。 这就是踏足长生道途的王者! 又被视作“长生者”,所掌握的大道力量,早已超脱寻常修道者可以理解的范畴,能够引发天地共鸣,化诸天大道为己用! 面对这等存在,就和凡夫俗子面对仙人没什么区别。 浩宇方舟的速度很快,可苏崆动手的速度更快,根本就不给林寻和萧青河逃遁的机会。 当这一掌笼罩而至时,两人才堪堪踏上宝船,想要逃遁已是来不及了。 在这危险无比的一刻,林寻出奇的冷静,准备动用大道无量瓶! 可出乎他意料,萧青河此刻竟是悍然挡在他身前,抬手祭出一道紫色符诏。 符诏之上,烙印着扭曲如蚯蚓的圣道秘纹,于虚空中大放光彩,灿烂得像一轮紫色太阳映照诸天! 砰! 大手降临之势,被紫色符诏阻挡住,爆发出震耳欲聋的碰撞声。 附近修道者皆浑身一颤,如遭雷击,难受的几欲咳血,这等力量的交锋太过恐怖和至高,让得他们也遭受到影响。 “圣人书写的符诏?哼!可惜你修为太低,根本不足以发挥此等宝物的力量!给我破!” 苏崆先是一惊,而后冷笑,那遮天般的大手轰鸣,碾压着虚空继续降临而下。 轰隆隆~~ 那紫色符诏的神圣力量,竟隐隐有支撑不住的迹象。 与此同时,萧青河脸色也是变得煞白,身躯一阵摇晃,再忍不住咳出一口血来。 “还愣着做什么,快走!” 他怒吼,竭尽全力催发紫色符诏。 林寻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下心中的杀机,驾驭浩宇方舟,倏然朝远处掠去。 苏崆刚欲要追击,却吃惊发现,浩宇方舟的速度之快,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眨眼间而已,竟是看不到踪迹了。 “没想到,此子手中竟还掌握有一艘圣道宝船……”苏崆眸子中迸射出骇人的神芒。 其他灵宝圣地传人则都愣住,根本没想到,连苏崆这等王者出击,竟都没能留下对方。 一时间,他们皆很不甘心。 刚才对决中,令得他们这边一位半步王境被杀,两位半步王境重伤垂死。 这损失看似不大,可若传出去,终究显得太不光彩了,有损他们灵宝圣地的威名。 “回去告诉宗门,全力通缉林魔神!” 苏崆深吸一口气,做出决断,而后,他身影一闪,沿着林寻他们逃遁的方向掠去。 …… 噗通! 就在浩宇方舟刚飞遁出去不久,萧青河一个踉跄,噗通跌坐在地,大口咳血,发出痛楚的闷哼声。 至于那紫色符诏,早已收不回来了。 “你怎么样?”林寻问道。 “放心,还死不了。” 萧青河擦掉唇角血渍,咧嘴笑道,“只可惜的是,把那一道符诏浪费在了一条长生老狗身上,太他妈不值了。” 林寻沉默片刻,道:“这个仇,我帮你十倍讨回来!” 之前,萧青河悍不畏死地帮自己出手,挡住了苏崆的一击,这让林寻也感到极其意外,心中触动不已。 若说之前,他对萧青河只是当做寻常朋友,那么现在,完全就不一样了。 患难建真情。 此话虽俗,可却是自古至今颠扑不破的至理。 也正因如此,眼见到萧青河受伤这般严重,让得林寻内心也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怒意。 自己此次,只是来拜访赵景暄的,甚至为了避免麻烦,都不曾真正显现踪迹。 可灵宝圣地显然不这么认为,不止兴师动众地对付萧青河,以此来逼迫自己现身,更出动了一位踏足长生二劫境的王者,欲将自己擒杀! 这就让人无法容忍了! “让你帮我报仇?” 萧青河发出一声怪叫,咬牙切齿道,“不行,我非亲自去找那老畜生算账不可,他妈的,我修行至今,还从没像今天这般狼狈过!” 旋即,他话锋一转,苦笑道,“只是现在,我还真不是这老畜生的对手,正如世人所言,不曾成王,终究是气候未成,在真正的大人物眼中,哪怕你再惊采绝艳,也和蝼蚁没什么区别。” “以前的我还是太天真了,以为凭借日月神殿传人这个身份,起码在未成王之前,没谁敢针对我,可现在才发现,所谓的身份统统是狗屁,归根到底,自身实力必须得足够强才行!” 说到最后,他眉宇间闪过一抹狠色,显然,这次的经历,让他也是触动很大。 “嗯?那老畜生追上来了!” 蓦地,林寻眼眸一眯,察觉到在后方,有着一道极其恐怖的气息正在快速靠近。 嗡! 没有迟疑,林寻全力催发浩宇方舟,整个宝船如若一道破虚空而去的闪电。 只是,林寻没想到的是,这种追杀,一直持续了足足三天之久! 每一次,他和萧青河刚进入一座城池,打算休整一番时,不足一刻钟,苏崆就会追杀而至。 林寻也曾以狻猊气来敛去气息,可根本没用! 这一路上,耗费了林寻大量的上品灵髓不说,让他在操控浩宇方舟时,也渐渐感到吃力不少。 无他,他的体力和修为也在逃跑的同时消耗着,而苏崆如跗骨之蛆,让得他根本没有恢复休整的机会。 倒是萧青河经过数天的休养,身上伤势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 “那老畜生阴魂不散,你怎么还打算进城?” 这一天,萧青河见林寻收起浩宇方舟,抵达一座城池前,不禁怔然问道。 “我怀疑,暗中有人在对苏崆通风报信。” 林寻黑眸冷冽,“这些天,我们共进入十三做城池,每一次,无论我们藏匿得如何隐蔽,最多不超过一刻钟,就会被那老怪物精准地寻找到,这本身就有问题。” 以他如今的修为,运转狻猊气遮蔽气息,纵然是王境老怪物,都极其难以察觉到。 可这一次却频频失手,这让林寻不得不怀疑,这其中是否另有人在帮苏崆。 亦或者,苏崆掌握着某种强大到足以无视狻猊气的追踪秘术。 萧青河心中一凛,道:“所以你打算?” “再试一次,看一看这次追杀究竟是否有人在帮那老畜生!”林寻眸中闪过一抹杀机。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