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五章 烽火血珠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三十五章 烽火血珠

桦沙城。 这是一座位于墨白州边陲的小城。 晌午十分。 林寻和萧青河坐在一家酒楼二层临窗位置,要了一桌酒宴,对饮起来。 “这三天内,我们进入了十三座城,每一次都能被那老畜生精准找到,若真有人暗中通风报信,这注定不是一个人所为。” 萧青河沉吟道。 “不错,其实我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答案。” 林寻饮了一杯酒,“慢慢等吧,答案或许很快就会揭晓。” 萧青河不再多问。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眼见十分钟过去,就在此时,林寻忽然似察觉到什么,放下手中酒杯,朝萧青河使了一个眼色。 当即,两人身影消失在酒楼中。 …… 桦沙城西街口。 此地是一个鱼龙混杂的闹市,三教九流的人物都有,形形色色,热闹喧嚣。 在闹市一侧墙角阴凉处,坐着一个瘦削中年男子,一袭破旧道袍,身前摆着一个摊位,上边悬着一对联—— 上联“四柱六爻,算尽世间祸福事” 下联“五行八卦,断出天下吉凶兆” 道袍男子端坐在那,神色庄肃深沉,一副高人风范。 只是,他的生意却很冷清,无人问津,不过道袍男子也不慌,气定神闲。 “算卦的,你这卦怎么算?” 萧青河径直走过来,眼睛斜睨着着道袍男子,唇角带着一抹玩味的弧度。 道袍男子脸色微变,干咳一声,道:“敢问朋友想推测什么?” 萧青河道:“生死。” “生死?”道袍男子眸光闪烁,干笑道,“此事牵扯命运和因果,鄙人才疏学浅,可断不出来。” “我能。”萧青河眸子变得冰冷,俯视着道袍男子,皮笑肉不笑道,“起码,我就知道,你今天是生是死。” 道袍男子霍然抬头。 与此同时,萧青河一掌按出,一股无形的力量压迫而下,瞬间将道袍男子禁锢在那,动弹不得。 道袍男子惊怒:“朋友,你这是何意?” 啪! 萧青河一巴掌拍在这家伙脑门上,骂道:“狗东西,还装蒜!” 道袍男子被打得七荤八素,眼前直冒金星,脸色都变得狰狞,叫道:“你还敢动手伤人?” 萧青河一脚将他踹翻在地上,而后探手捏碎他紧攥的手指,从其掌心捏出一枚晶莹剔透的血珠子。 “黑魇天狗族的‘烽火血珠’,怪不得那老畜生能找到我们,原来都是你们这些黑狗杂碎在帮忙。” 萧青河脸色冰冷,眸子中杀机毕露。 他实在没想到,堂堂灵宝圣地的一位王境强者,那苏崆竟暗中和那可以用“流毒四海,臭名昭著”的黑魇天狗族勾结在了一起。 “你……你要做什么?” 道袍男子见身份败露,彻底慌了,“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你应该知道得罪我族的后果会如何严重吧? 啪! 萧青河都懒得废话,抡起巴掌,直接将对方打晕了过去,而后像拎死狗一样,把这家伙拎起来,倏然消失在原地。 …… 一间小黑屋内。 一阵又一阵渗人无比的凄厉惨叫声响起,时而夹杂着一阵奇特的狗吠之音,令人毛骨悚然。 幸好小黑屋被禁制覆盖,与外界隔断,否则,非引起许多关注不可。 在林寻和萧青河轮番逼供下,这道袍男子被折磨得眼泪鼻涕横流,没多久就崩溃了,竹筒倒豆似的将一切说出来。 原来,此次和苏崆的合作,是由黑魇天狗族少主苟虚行所发起,号令分布在整个墨白州的黑魇天狗族强者一起行动,但凡发现林寻踪迹,必会第一时间以“烽火血珠”传递消息,告之苏崆。 至此,林寻和萧青河总算彻底明白了,若有黑魇天狗族相助,苏崆之前的一次次精准追踪就很容易理解了。 林寻也一阵感慨,大无相术和狻猊气何等玄妙,却竟无法瞒过这些黑狗的狗鼻子,让他都有些服气了。 同时,他也终于想起这苟虚行是谁了,正是当初在西恒界,曾一路追杀过他和夏小虫的那个黑魇天狗族少主! 当然,黑魇天狗族的势力遍布整个古荒域,这苟虚行只是其宗族的少主之一罢了。 可林寻却没想到,黑魇天狗族在西恒界的老窝都被灭掉了,这苟虚行竟犹自不死心,疯狂地追到了东胜界来报复自己,这报复心也太重了。 也不怪世上修道者虽鄙夷和憎恨黑魇天狗族,但却没多少敢招惹这个族群的,无他,怕被这群疯狗咬一口了。 “这家伙怎么办?”萧青河问道。 林寻微微一笑:“你品尝过狗肉吗?” 萧青河顿时露出恶心的神情,道:“这种玩意你也吃?反正打死我都不吃!” 林寻随口道:“等你吃过之后,肯定会后悔这般说。” 两人交谈时,那道袍男子已是面露惊恐和绝望,蹲在小黑屋的角落瑟瑟发抖…… …… 嗖! 一道遁光自天穹破空而来,降临在桦沙城前。 此人须发灰白,身影威猛,眼眸开阖若万千雷暴汹涌其中,正是踏足长生二劫境王者苏崆。 抵达此地,他那庞大的神识扩散而开,瞬间而已,桦沙城每一寸地方都被笼罩覆盖。 街道行人、天穹飞雀、地上蝼蚁,风吹草动……一切景象皆纤毫毕现呈现在心中。 而后,苏崆一步跨出,犹如瞬移,几个呼吸间,就来到了桦沙城西街口处的一个算卦摊位前。 “消息呢?为何此次不曾发出?”苏崆目光落在那坐在摊位后方的道袍中年身上。 “此次情况有变,那林魔神甫一进城,就消失不见,晚辈好不容易才寻觅到其一丝踪迹。”道袍男子起身,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 “少废话,将烽火血珠给我!” 苏崆皱眉,浑身散发出一股慑人的威严。 道袍男子连忙点头,翻手取出一个羊脂玉瓶。 嗯? 苏崆一怔。 就在同时,那晶莹剔透的羊脂玉瓶骤然发光,喷薄出一股恐怖无边的王道禁阵力量。 其势如奔雷,其威动乾坤! 这一击,比之一位真正王境的全力一击都强大不少! 那强大而炽盛的波动,令得苏崆浑身都是一僵,心头剧烈跳动,察觉到一股致命的危险。 不好! 苏崆脸色骤变,下意识运转全部力量,一掌推出。 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一瞬爆发的,还有来自小银的一道噬魂杀生剑意! 此击无形无质,作用于神魂中,最是诡异莫测。 纵然苏崆身为长生二劫境王者,元神早已臻至强大之极的地步,可骤遭突袭之下,依旧遭受创伤,神魂产生如被撕裂般的剧痛,让他眼前一阵发黑。 一切说来缓慢,实则在电光石火间就发生。 太快了! 快到苏崆这种经验老辣,阅历丰富的老怪物都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当他察觉到不妙,大道无量瓶的所蓄积的力量已狠狠轰在他身上。 轰! 这一瞬,天地都是一震,炽盛而恐怖的神辉从苏崆身上爆发,那可怖的毁灭力,让他威猛的躯体都被淹没。 与此同时,那道袍男子也是摇身一变,恢复成林寻的模样。 毋庸置疑,这是来自林寻的一场报复。 天地轰鸣,西街口附近建筑轰然爆碎,大地塌陷,附近修道者惊得仓惶而逃,一片混乱。 这一击幸亏是实打实地轰在苏崆身上,否则光是那扩散出的余波,都足以毁掉这片区域! 只是,不得不说,长生二劫境的老怪物的确太过恐怖,掌握着不可思议的大道力量。 他身影尽管被淹没,犹有反击之力,在遭受重创的一瞬,也是暴怒出击,掌指如刀,隔空劈下。 铛! 早已将无字宝塔祭出的林寻,险之又险地挡住了这一击,可那强大的力量,依旧震得林寻如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倒飞出去,胸口发闷,差点咳出血来。 这让他脸色一变,驾驭着浩宇方舟就逃遁而去。 几乎同时,苏崆那威猛的身影从神辉覆盖中挣脱出来,发出一声嘶吼:“小杂碎,老夫非将你千刀万剐不可!” 声音如炸雷,隆隆响彻于天穹之上,震得整个桦沙城都颤抖起来。 此时的苏崆,须发眉毛被烧得精光,衣衫褴褛,肌肤焦黑龟裂,尤其是胸膛位置,被撕裂开破碎的伤口,血肉模糊,触目惊心。 那模样着实过于凄惨和狼狈,堂堂一位长生二劫境存在,却闹得如此灰头土脸,这让他气得差点咳血,心生莫大的耻辱。 轰! 没有任何迟疑,他冲霄而起,犹如一条暴怒的狂龙,朝林寻逃遁的方向追杀而去。 而在桦沙城,无数修道者惊魂甫定,面面相觑,都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恍惚感。 刚才苏崆所释放出的王道威压着实太恐怖! 只是,更让他们心颤的是,究竟是谁,竟敢对一位王者动手? “早说了,即便是凭借圣宝,也根本不可能杀死苏崆这种老畜生。” 浩宇方舟上,萧青河轻叹。 “起码让他也品尝一下受伤的滋味也不错。” 林寻心中也有些不甘。 大道无量瓶中蓄积的“王之四象”力量,每一次都要耗费三万多颗上品灵髓,这可是一笔巨额财富。 而今,这种力量却仅仅只能让苏崆遭受创伤,让林寻都不得不承认,迈入长生劫的王者,着实太强了。 “呵呵,也是,那老畜生此刻只怕都已气疯了。” 萧青河忍不住笑起来,这一次突袭很成功,尽管没能杀死对方,却也让对方狼狈不堪,颜面尽失,很是痛快。 —— ps:照旧,今晚二连更,原因你们懂的。 请用搜索引擎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