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六章 六叔祖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三十六章 六叔祖

苏崆的确快气疯了。 这一次,他亲自出击,并且有黑魇天狗族相助,原本以为稳操胜券,可这数天时间,却被对方屡次逃过追杀,这让他都有些难以想象。 直至这一次,他甚至被对方算计,狠狠坑了一把,遭受重创不说,还丢进了颜面,这让他如何能忍? 他都敢确定,不出一天,关于自己受伤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墨白州。 “小杂碎,你这次死定了!” 若说之前对付林寻,苏崆是出于一种为宗门晚辈报仇的心思,那么此刻,他已是骑虎难下,唯有杀死林寻才能挽回他丢掉的颜面!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此刻已可以确定,在林寻身上,不止拥有一件圣宝! 这种诱惑,别说他一个王者,就是圣人只怕也都会眼热了。 只是,接下来的追杀中,情况却已发生变化。 林寻一路逃遁,频频进入不同的城池,并且每一次进入城池,必第一时间击杀城中的黑魇天狗族强者。 如此一来,让得苏崆顿时失去了耳目,追踪也受阻,没多久就彻底寻觅不到林寻的踪迹了。 这让他气得都差点发狂。 与此同时,在墨白州境内,关于灵宝圣地通缉林魔神的消息,也是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引起不知多少热议。 要知道,在数天前的时候,风语族才刚刚发布了新一轮“天骄风云榜”,关于林魔神大闹白玉京的消息,可是位列榜单第一名,一举受到了整个东胜界的关注。 而现在,林魔神又现身于墨白州,和灵宝圣地产生恩怨,这如何不让人震惊? “林魔神这是要闹哪样?在古苍州天枢圣地和白玉京通天剑宗大闹一场后,这是又要在墨白州也掀起一场风云?” 许多修道者咂舌,认为林寻简直太凶残了,仿佛这世上都没有他不敢得罪的势力。 而当关于苏崆这位王者在桦沙城遭遇重创的消息传出后,整个墨白州彻底轰动了。 苏崆,这可是一位长生二劫境的王者,非一般可比,可却居然受伤了!这足以让任何修道者都无法淡定! “这苏崆都一把年龄了,作为长辈,原本去击杀林魔神就显得有些以大欺小,有损风骨,可现在倒好,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被林魔神给击伤了!” “唉,这苏崆也算是灵宝圣地中一位大人物了,如今却……晚节不保,令人唏嘘呐!” 当听到这些议论,苏崆气的差点吐血,对他而言,再没有比“晚节不保”四字更恶毒的评价了。 这也让他愈发坚定了击杀林寻的心思,整个人像疯了一样,到处寻觅林寻的踪迹。 而灵宝圣地得知这些消息时,也一阵无语和气恼,感觉颜面有些挂不住,暗中出动了不知多少力量,在帮着苏崆一起寻觅林寻的踪迹。 只是,他们大概根本没想到,林寻此刻正在和萧青河一起大快朵颐地吃狗肉,并且还在是距离三清山不足三千里之地的一座深山峡谷中。 篝火汹汹,烤架上串着一条巨大的黑狗腿,烧得焦黄流油,那种浓郁的肉香,令萧青河忍不住又吞了吞口水。 在他身边,早已堆满了一地的被啃得一干二净的肉骨头。 可他此时依旧感觉还能大吃三百回合! 无他,这黑狗肉简直太好吃了,肉质劲道而肥美,涂抹一些调味用的佐料和盐巴,那味道堪称是一绝。 “你当时不是说打死你都不吃黑狗肉?”林寻专心烤炙着黑狗腿,随口刺了萧青河一句。 “呃。” 萧青河像个无赖似的嘻嘻笑道,“这不是还没打死吗?说实话,这黑狗肉虽上不了台面,可这味道可真是妙不可言。” 说到最后,他不禁品咂了一下嘴巴,看向烤架上金黄流油的黑狗腿的目光也变得有些迫不及待了。 没多久,林寻将烤熟的黑狗腿分开,递给了萧青河一份,两人皆不再多言,埋头大吃起来。 直至吃得撑不下时,萧青河这才拍着肚子,望着天边流云,幽幽感慨道:“舒服,我辈修道,若能天天有黑狗肉相伴,何其幸也?” “只要你不怕被黑魇天狗族追杀,随时都能实现这个愿望。”林寻瞥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也是个吃货。 “话说,我们还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萧青河问道。 “不着急,灵宝圣地不是要通缉我吗,来而不往非礼也,临走前,我也得给他们送一份‘大礼’。” 林寻起身,黑眸幽邃,遥遥望向了极远处的方向。 “大礼……” 萧青河一怔,而后眸子中蓦地闪过一抹异彩。 “来了!” 也就在此时,林寻身影凭空一闪,就消失不见。 …… 远处虚空,一群身穿杏黄道袍的的灵宝圣地传人掠空,朝武陵城的方向掠去。 为首的,是一名身姿昂藏的俊美男子,一头黑发披散肩膀,腰缠白玉带,脚踏墨云靴,周身应冻着一股蒸腾若火的道光,流转不休,令其威势肆意而张扬。 只是,此时这俊美男子的脸色却阴沉得可怕,令得跟随在他身边的众人皆噤若寒蝉。 这人赫然正是苏星风! 当年他和萧然、公羊羽、文祥、云澈一起,在灵宝圣地外门长老高阳的带领下,降临到了下界。 “苏师兄,那林魔神谲诈无比,实力虽强,但绝对不足以令苏崆老祖负伤,以我判断,苏崆老祖肯定是被这林魔神坑算了一记。” 一个青年低声说道,似是在劝慰。 “这是自然,你真以为我蠢得连这一点都看不出?”苏星风皱眉,声音带着一抹抑制不住的怒意。 青年脸色发僵,讪讪不语。 “快走吧,我倒要看看,数年不见,他林寻究竟强大到了何等地步!”苏星风深吸一口气,径直往前飞遁。 苏崆,是他的六叔祖,此次之所以出击对付林寻,也是有帮苏星风报仇的意思。 可现在,苏崆非但没能得手,反倒被坑算一道,这让苏星风震惊之余,也不禁心生大恨。 他此次出动,倒并非是要去击杀林寻,而是要去看看,数年时间之后的今天,这个当年曾在归墟妖圣秘境内令自己颜面扫地、落荒而逃的少年,究竟成长到了何等地步。 嗯? 只是,刚前行没多久,苏星风就一怔,睁大眼睛,道:“六叔祖,您怎么回来了?” 前方虚空,掠出一道威猛身影,须发灰白,浑身散发出一股迫人的威势。 与此同时,苏星风身边众人皆齐齐行礼,“见过苏崆老祖!” 苏崆目光一扫众人,最终落在苏星风身上,道:“星风,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苏星风咬牙切齿道:“我要去亲眼看看林寻这杂碎,才数年时间而已,他一个下界的粗鄙少年,怎可能变得如此强大?” 声音中,透着尽是恨意和不甘。 苏崆哦了一声,道:“你是不甘心被此子比下去?亦或者,无法接受他变得比你更强大的事实?” 苏星风脸色微微一僵,半响才点头道:“六叔祖说的不错,也的确有这种想法。” 这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 “修行,首先得认清现实,认清自己的能耐,星风心胸如此狭隘,以后只怕难成气候啊。” 苏崆喟叹。 “六叔祖,我……” 苏星风张嘴欲辩解,就见苏崆脸色一沉,一股无形的威势扩散而付出,猛地大喝道:“还要狡辩,我看你是被猪油蒙了心,还不跪下认错!” 声如平地起惊雷,震得苏星风两耳嗡嗡,心神摇晃,下意识跪倒在了虚空中。 可旋即,他就察觉到不对劲,六叔祖一向对自己照拂有加,说话也从不曾这般严厉过,今日这是怎么了? 他忍不住抬头看去,这一看,顿时让他察觉到不对的地方。 眼前这“六叔祖”虽模样、神态皆和自己印象中如出一辙,可气息却明显弱了太多,少了那一股属于属于长生劫王境的独特威势。 并且,他看向自己的目光也不对劲,竟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戏谑味道! “你不是六叔祖!”苏星风怒道。 其他人也都一愣,一头雾水。 却见“苏崆”哈哈一笑,道:“你想认我当爷爷,我可不想认你当子孙!” 话音落下时,“苏崆”已显现出真容,化作了一个清俊年轻人模样,正是林寻。 看见林寻,再听着那带着嘲讽味道的大笑声,苏星风一张俊美的脸颊一下子憋得涨红,满头长发倒飞,气得七窍生烟。 他噌地起身,怒发冲冠,颤抖着手指着林寻:“林寻,你这杂碎竟敢如此羞辱于我!” 他实在气得快抓狂,刚才他竟跪在了自己的“仇人”面前,尽管是被蒙蔽了,可终究太过耻辱,这种丑闻若传出去,他这辈子非抬不起头不可。 “林魔神,你好大的胆子!” “可恶!” 其他灵宝圣地传人也反应过来,脸色奇差无比。 林寻笑容灿烂,任凭对方如何谩骂,他已不再多言,身影一闪,踏步虚空前冲,悍然出击!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