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十章 周天星斗图 - 天骄战纪

第一千四十章 周天星斗图

在最初,萧青河和阿鲁并未察觉什么不对劲。 可后来,随着深入星棋海,他们皆发现,那从天穹上垂落的一道道璀璨星光,竟是齐齐朝林寻涌来,将其身影映衬得浑身银灿灿的,如梦似幻。 两人这才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 星光如幻,清辉流溢,让林寻平添一股出尘空灵之气。 而他躯体则如深不见底的黑洞,无论涌来多少星光,皆会被吞没得一干二净。 直至后来,随着林寻一呼一吸,那天穹星斗似乎都随之一颤一颤的,降临下的星辉如大江潮涌般从四面八方而至,令这片虚空都产生紊乱,一片银灿灿,耀眼无匹。 这般景象,完全可以用“惊天动地”来形容! 可糟糕的是,如此一来,他们前行的道途上,皆被星光遮盖,纵然拥有路引秘图,也根本无法辨认路径。 无奈之下,萧青河也不得不出声,打断了林寻这种奇妙的际遇。 林寻清醒过来,目光一扫,见周遭星光涌动,浓郁如雾,顿时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心中一动,想起识海中的“周天星斗图”,下意识地袖袍一挥。 哗啦~ 漫天璀璨星光沿着原本涌来的方向,朝四面八方返回,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远远一望,就宛如一尊仙人,抖一抖衣袖,星光冲天穹,那壮阔而瑰丽的一幕,看得萧青河眼睛都直了。 这样也行? 阿鲁的反应很简单,啧啧称奇道:“真他娘漂亮,有朝一日,我一定要登临九天之上,抓一把星辰当石子玩。” “还抓一把星辰玩,吹,使劲吹。”萧青河嗤笑。 “井蛙观天,可怜。”阿鲁翻了个白眼,一副懒得理会的模样。 萧青河顿时气急败坏,他最受不了的就是阿鲁的白眼。 一个粗犷而狂霸如蛮神般的家伙,却喜欢翻白眼,简直令人无法忍! “我警告你,别以为救过我们一次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萧青河恼火道。 “只有弱者才出声威胁,强者直接就动手了。” 阿鲁粗大如岩石的双臂抱在胸前,他身影极其高大,比萧青河高出了足足一头,自然带上一股俯视的味道。 “你……”萧青河是真有动手的冲动了,这阿鲁的嘴巴绝对是一个拉仇恨的大杀器,气死人不偿命。 “好了,我们赶紧走吧。”林寻连忙劝和。 “哼,若不是林寻相劝,这次我拼着什么也不顾,也要和你打一场。”萧青河冷哼。 “光说不练可不行,真男人只有一个字,干!”阿鲁眼睛明亮,挑衅似的盯着萧青河。 林寻一阵头疼,他这才发现,萧青河和这阿鲁简直像命中相克的冤家似的,一点都不消停。 无奈之下,他只能率先朝前行去。 这一下顿时惊到了萧青河,连忙冲上前,叫道:“这可是星棋海,不能乱跑!” 这一场小纷争总算过去,三人继续前行。 只是,林寻神色却有些异样。 随着前行,附近区域的一切奥秘皆纤毫毕现地浮现于识海中,让得他能够一瞬就判断出,每一条路径的走向。 哪里有凶险、哪里是迷障,无不被他清楚窥破。 “果然,这星棋海就是一座‘周天星斗大阵’所化!” 林寻心中一振,大有拨云见日,豁然开朗之感。 他甚至可以判断出,现在所前行的区域,位于大阵的东方角宿宫天门方位。 此地属于三百六十座大周天星斗阵图之一的范畴,内藏三百六十处小阵,每一处阵法核心,恰对应那海面上的一座岛屿。 在大阵力量运转下,那每一处岛屿,皆覆盖着不同的威能,有迷障禁制、幻化禁制、杀戮禁制等等。 一旦擅自乱闯,势必会触发禁制! 要知道这可是一座覆盖天地的圣阵,牵一发而动全身,到那时,任凭有通天的手段,也注定会遭遇到不可预估的凶险! 林寻仔细判断对比,发现萧青河所带引的路径,的确是这片区域中位数不多的“生”路之一。 想到这,林寻唇角不禁泛起一抹笑意。 这星棋海对世上修道者而言,或许是一个不可逾越的绝地。 可对拥有“周天星斗大阵”传承的自己而言,进入这片海则如履平地! 并且,只要自己愿意,完全可以借此阵的力量为己用。 识海中,周天星斗图静静悬浮,林寻知道,这一次自己无意间撞到了一场“大造化”! 仅凭这座大阵传承,就足够自己受用无穷! 一路前行,林寻一边对比和参照,以此来揣摩“周天星斗图”中的传承奥秘。 越是了解,越是令他惊叹,此阵威力之强,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若是全力运转,能够引动周天一万四千八百颗星辰之力降临,足可以毁掉一方天地,万物灭绝! 遗憾的是,此阵为圣阵,需要以圣道法则来布置禁制,纵然能够窥伺到其中奥秘,也不是现在的林寻能够掌控。 “当年,该不会是那位狂奔于周虚之上的圣人,以无上之手段在此布下了周天星斗大阵,从而幻化成了这片‘星棋海’吧?” 林寻心中感慨。 “以后若是碰到化解不了杀劫,倒是可以潜入此地,如此一来,就是圣人来了,只怕也奈何不了自己……” 当然,被动挨打不是林寻的风格,星棋海就是一座无法想象的大型圣阵,若能御用其威力的万分之一,对付王境老怪物只怕已经绰绰有余了! 一路上,林寻也偶尔会和阿鲁交谈。 很快,他就了解到,阿鲁的来历极其不简单! 他是从一个上古遗留下来的秘境世界中走出,费劲波折才终于来到了东胜界。 在前来东胜界之前,阿鲁生活在那片秘境世界内的大山深处的一个村子里,自幼跟随着一个被他称作“老混账”的老者修行。 提及那“老混账”,阿鲁也是一肚子怨气,向林寻大倒苦水,说他从三岁开始,就被逼着和六臂魔猿族的幼崽比力气,和星羅鸟的后裔比飞遁速度,和真吼后裔比谁的嗓门大,和龙象族后裔比拼谁的身躯更结实…… 直至十三岁,终于在各种比试中把其他生灵后裔都比下去之后,阿鲁本以为终于解脱了,哪曾想,那“老混账”又提出一个更变态的要求。 搬山! 每天都要搬动一座高有千丈的大山奔跑,从清晨跑到日暮,从日暮跑到清晨。 当阿鲁能够拎着千丈大山跟玩石子的时候,“老混账”又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 覆海! 当阿鲁能够像蛟龙翻云覆雨,在海中掀起万丈海浪风暴时,毫无例外地,又有了更高的要求…… 直至他来东胜界之前,还在跟一群恐怖生灵的后裔对决厮杀,每一次,都厮杀到精疲力尽才罢休。 “老混账已经答应,等我在这东胜界踏足绝巅王者境界,就不会再对提要求了,到那时,我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解脱。” 当阿鲁说出这一句话时,粗犷而狂野的脸上写满了憧憬和渴望,可见他以前过着的是何等黑暗的生活了。 林寻听完,也是一阵唏嘘,心绪无法平静。 他已经可以确定,眼前的阿鲁,走的是自古至今最困难和艰辛的一条道途——“肉身成圣”! 而阿鲁口中的那“老混账”,必然是一位了不得的高人。 并且,通过阿鲁的话语,让林寻也意识到,阿鲁看似是生活在一个深山小村里,实则,那小村绝对不简单了。 有六臂魔猿后裔、星羅鸟后裔、真吼后裔、龙象后裔…… 这哪里是一个村子,分明就是一个上古异族生灵所盘踞的世外之地! 在想一想,阿鲁手中的“龙骨棍”可是一件能够轻易击飞苏崆这种老怪物的圣宝,就能够推测出,他自幼所成长的那一处“秘境世界”是何等不凡了。 而萧青河听到了这一切后,顿时一阵无语,心中暗骂变态。 本以为林魔神都足够变态,哪曾想,这阿鲁竟是一点也不逊色! …… “到了。” 足足在星棋海中穿行了半天时间,当抵达一处岛屿上后,伴随着一阵奇异的波动,林寻他们三人瞬间被挪移到了一片空旷无比的世界中。 天穹蔚蓝如洗,大地上草木芬芳,空气中涌动着祥和而纯净的灵力。 这里很神异,无论是青翠欲滴的草木藤萝,还是姹紫嫣红的花朵,皆带着一股灵性,洁净无瑕。 甫一抵达,林寻他们如进入传说中的神土净地,口鼻间尽是纯净而祥和的灵气,精神也随之一振,心旷神怡。 无疑,这便是被东胜界视作五大禁地之一的“不死禁地”! 一眼就能看到,极远处地方,屹立着一座神山,通体乌黑如墨,其上有三十六座山峰,若盛开的莲瓣,撑开那片天穹。 “那便是不死神山,伴随天地气运而生,拥有不朽之特质,自亘古延存至今,犹如永恒不灭。” “传闻,那里也是古荒域最原始的大道起源地之一,其上曾栖居着诞生于混沌中的先天神祗……” 萧青河面露一抹狂热,“关于它的神奇传说太多了,古来至今,都不曾有人能窥破其全部奥秘。” “不过,对我们而言,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此次小巨头榜之争,就将在那不死神山之上拉开帷幕!”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