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十四章 天生嘴炮 - 天骄战纪

第一千四十四章 天生嘴炮

林寻此话一出,让楚北海脸色猛地一沉,冷冷出声:“林寻,就冲此话,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而金慕云眸子中迸射如剑寒芒,林寻此话带着一股蔑视,明显不曾把他放在眼中。 “狂妄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到时候,我会以你鲜血来温酒,以你命魂来拭我剑锋!” 金慕云一字一顿,字字杀机迸射,让他整个人都有一种霸绝乾坤的威势,令不少人脸色微变。 林寻似浑然不觉,问道:“世人说你是第二个云庆白,那我问你,可曾击败过云庆白的记录?” 金慕云眼眸微眯,眉宇间不易察觉地浮现一抹阴影。 而场中众人的神色则变得古怪。 答案其实根本不必猜,若金慕云曾打破过云庆白留在十二楼中的记录,只怕早已轰动白玉京,为世人所知。 可很显然,他没有。 如今破掉云庆白五个记录的,是林寻! “那只是云师兄在十年前所缔造的记录,你有什么可骄傲的?”金慕云冷冷出声。 “骄傲谈不上,我只是在想,你连云庆白十年前的记录都破不了,有什么资格大言不惭?” 说到最后,林寻声音中已带上一抹无形的威势,声音若一道惊雷,狠狠震荡在金慕云耳畔,令得他心脏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脸色明灭不定。 “休要猖獗!” “林寻,你该不会蠢到以为破掉云师兄十年前的记录,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吧?” “妄自尊大,不知死活!” 金慕云身边,一众通天剑宗天骄人物出声,发动对林寻的抨击。 林寻扭头对阿鲁说道:“帮个忙。” “什么忙?”阿鲁一愣。 “骂他们。”林寻道,“你不是在骂功上都能让真吼一脉闻风丧胆吗,这时候恰能发挥你的特长。” 阿鲁唇角抽搐,叫道:“林魔神你大爷的!你把我当什么了?泼妇吗?更何况,就是开骂,这些家伙可不够资格被我骂的,也不看看他们的德性,骂他们都嫌脏了我的嘴。” 林寻忍不住乐了,阿鲁果然是天生适合打嘴炮的人选,一开口就达到了群骂的效果,嘴功了得。 至于通天剑宗那边,包括金慕云在内所有人的脸色都黑下来,这野蛮人的家伙竟说他们都不够资格被他骂的? 简直是欺人太甚! 阿鲁连忙解释:“你们别误会,我不是骂你们,我是骂你们不够资格被我骂,你们听懂了吗?” 噗嗤! 场中不少人都忍不住笑出来。 金慕云等人气得脸都绿了,他们原本以为林寻是胆怯在求助,怎能想到,会是让一个混不吝般的野蛮人跟他们对骂……并且,那话语简直太恶毒了。 “呃,一看你们就是误会了,我是很嫌弃和鄙夷你们,但并没有骂你们的心情,毕竟,不是随随便便谁都有资格被我骂的,你们现在总该明白了吧?” 阿鲁很有耐心地进行解释。 可他越是这样,场中的笑声就控制不住地响起,连林寻和萧青河都齐齐感慨,什么叫天生的嘴炮王者? 阿鲁就是了! 也有人发懵,一副活见鬼的模样,这野蛮人绝对是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奇葩,骂人都不带脏话,可似刀子般扎心。 “够了!” 金慕云也不禁怒了,脸色黑如锅底,全身涌动着可怖的杀机,令场中气氛陡然变得压抑起来。 “你们给我等着!”他眸子中汹涌着慑人的锋芒,冷酷无匹,显然是动了真怒。 阿鲁刚要说什么,就被林寻拦住,这时候多说无益。 “唉,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阿鲁长吁短叹。 “因为你嘴欠。”萧青河答道。 而后,两人隐然又有掐架的迹象,林寻只能居中调停,忙的不可开交。 这个闹剧转瞬就过,不管如何,金慕云一行人的抵达,也是让得场中各宗门天骄皆意识到,林魔神此次现身于此,只怕又要引发一场大波澜了! 只是,还不等林寻消停一会,接下来时间中发生的一幕幕,却令他也不免皱眉不已。 因为,又有不少“老熟人”来了。 羽灵空一袭玉袍,头戴羽冠,颀长的身影缭绕晶莹道光,如梦似幻,来到了场中,引发场中躁动。 他身边还跟随着长生净土的一些天骄人物,甫一抵达,就引起了全场关注。 可羽灵空的目光却只看向了林寻一个人,神色淡漠而冷酷,撂下一句杀机腾腾的话语: “林寻,上次的仇,这次当十倍报答!” 一语惊全场。 林寻哦了一声,波澜不惊。 西恒界沧溟道宗传人也来了,为首的是一个名叫李清平的男子,当他察觉到林寻的存在,只问了一句话:“我弟弟李清欢是否被你所杀?” 林寻点头。 李清平连说三声“好”,话语中流露出的杀意,令不少强者毛骨悚然。 没多久,一个黑袍青年出现,浑身散发着刺骨的阴冷寒流。 他打量了林寻一眼,唇角泛起一抹森然弧度,随口道:“我叫苟炎真,苟虚行托我此次杀了你,虽然我有些不情愿,但苟虚行毕竟是我黑魇天狗族的一名后裔,并且,我族死在你手中的强者不在少数,我也只能勉为其难答应了。” 苟炎真,被视作“万人斩”的黑魇天狗族绝巅强者,更是一个令无数修道者谈而色变的杀人魔头! 随着他出现,各大道统的强者皆流露出或忌惮、或厌憎的神情。 可当苟炎真将矛头指向林寻时,众人神色都变得微妙起来,被黑魇天狗族盯上,那下场可绝对好不到哪里。 对于此,林寻只是笑了笑,道:“你来的正好,我最近恰好缺大补的黑狗肉吃。” 苟炎真森然一笑,对这林寻比划了一个斩首的手势,就不再理会林寻。 而此时,许许多多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已带上复杂之色,有幸灾乐祸,也有怜悯。 诚然,前些阵子的东胜界年轻一辈中,若论最受瞩目的,当属林寻一人无疑。 可同样的,他的崛起却伴随着数不尽的风波和麻烦。 就像眼下,一场“小巨头榜”之争,就先后引来了楚北海、金慕云、李清平、羽灵空、苟炎真等一众盖世人物的敌视,毫不客气地表示,要在此次令林寻遭殃! 任谁见到这一幕,注定会生出诸般想法。 “原来你得罪了这么多人。”阿鲁很惊诧。 “你以为他那魔神的称号是白叫的?”萧青河没好气道。 他心中实则极其担忧,事态发展到这一步,同样出乎他的意料,眼见林寻被如此针对,他想淡定都很难。 唯有林寻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道:“一些老对手而已,他们还敢跳出来,只能证明一件事,他们还没有长记性,忘掉了以前的惨痛教训。” 声音随意,却带着一抹冷意。 被如此针对,他焉可能不怒了,若不是受限于不四禁地的天道秩序,他绝对不会就这般隐忍下来! 他已暗自决定,等离开此地后,一定抽个机会把这些家伙统统一锅端了! “要不要帮忙?”忽然,剑魔夜宸从打坐中睁开眼眸,浑然不顾四周异样的目光,径直问林寻。 场中气氛蓦地一变,楚北海、羽灵空、金慕云这些强者的神色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若剑魔夜宸插手此事,可就有些麻烦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林寻随口道:“不用,等解决了他们,你若真想喝酒,我不介意陪你大醉一场。” 夜宸也是一怔,没想到林寻如此干脆利落就拒绝了自己,而后,他唇角泛起一抹笑意,直至后来竟是忍不住大笑起来,声震乾坤。 “好!不过,大醉一场前,你可得先活下来!”夜宸道。 “你准备了好酒等着就是。”林寻微笑。 “狂妄!”楚北海冷哼。 金慕云、羽灵空他们也都在冷笑,他们可不相信,这次林寻还有可能活下来。 “灵宝圣地的人来了。” 这时候,有人出声,顿时,不少目光都变得愈发古怪。 因为就在前些天,林寻才刚刚大闹墨白州,不止将苏崆这位踏足长生二劫的王者重创,闹得灰头土脸,还将一众灵宝圣地传人给悬挂在武陵城墙头之上示威。 这可等于在打灵宝圣地的脸,令得这个古老道统大发雷霆,恨不得把林寻抽筋扒皮,挫骨扬灰。 而今,灵宝圣地的传人也来参加小巨头榜,可想而知,注定不会对林寻有什么好脸色了。 不过,林寻并不在意这些,这一刻,他同样将目光看了过去,心中罕见地泛起一丝莫名的紧张。 很快,一道熟悉的修长倩影映入视野中。 那人一袭紫裙,明眸皓齿,眉目如画,一头乌黑青丝用一支青木发簪盘髻脑后,露出一张宜嗔宜喜的明净脸庞。 她风姿绰约,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飒爽清媚之气,美得清新脱俗,与世不同。 赵景暄! 一眼而已,林寻脑海中却是不可抑制地浮现出以往曾和赵景暄接触的一幕幕,令得他心绪起伏,泛起一片涟漪,异样的情绪也随之蔓延而开。 伊人风采依旧,明净如初,姿容更胜以往。 只是,一别数年,而今重逢,对方……是否还是当年自己所熟悉的那个她?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