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十五章 衣冠胜雪燕斩秋 - 天骄战纪

第一千四十五章 衣冠胜雪燕斩秋

赵景暄是和一众灵宝圣地传人一起来的。 当林寻的目光和心神被赵景暄吸引时,场中各大道统天骄的目光,几乎都被赵景暄身边的那名男子所吸引。 这男子衣冠胜雪,剑眉星目,身影孤峭如崖岸青松,行走时,衣袂飘舞,龙行虎步,有一种内敛的盖世风采。 他眸光湛然平和,唇角惯常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看似令人如沐春风,实则,却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距离感。 他显得极其不凡,连笑苍天、夜宸这些人物都被惊动,当看清楚此人模样时,眸子中都闪过一抹异色。 在他们这等绝巅人物眼中,这白衣男子又是另一番风采。 他看似瘦削的身影中,实则蕴藏着一股睥睨霸气! 这是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是一种蔑视一切的绝对自信,就仿佛一位王,在巡弋自己的领地,有不可侵犯之神威。 燕斩秋! 不约而同,所有人脑海中齐齐浮现出一个名字。 这个衣冠胜雪,风采超群的男子,本身就如一个传奇。 他是灵宝圣地当代圣子,出身圣道世家燕氏宗族,其母族传闻和上古真龙一脉有关。 他天生背负一副“龙鳞道纹图”,掌握“八部天龙”道,被冠以“不败真龙”的称号。 而今,他已是位列东胜界十大绝巅巨头第三位的绝世人物! 这样一个出身、来历、底蕴、根骨、战力皆堪称拔尖的绝巅巨头,谁敢忽视? 阿鲁眼眸骤然明亮起来,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炽烈战意,犹如找到了一个强大到足以让他兴奋的对手。 萧青河则头皮发麻,心中暗呼不妙,没想到燕斩秋这家伙竟真的来了。 可唯独林寻忽视了燕斩秋,倒并非故意,而是他此刻的目光和心思都在赵景暄身上。 与此同时,赵景暄也注意到了林寻,微微一怔,一对清眸睁大,秋波流转,泛起涟漪,那莹润而饱满的唇角也下意识地泛起一抹笑意。 旋即,她那如墨般的黛眉蹙起,唇瓣微张,传音道:“你这家伙胆子也太大,闯出那等泼天大祸,怎么还敢跑到这里来?” 声音清澈如溪水,悦耳动听。 林寻无声地笑了,熟悉的话语中,带着一如从前的牵挂之意,令他原本略显紧张的心境莫名地舒缓下来。 “你都知道我在墨白州所做的事情了?”林寻传音问。 “所以才说你胆子太大,胆魄更胜当年。”赵景暄清眸促狭,调侃了他一句。 林寻也不禁莞尔,想起在紫曜帝国时,许多好事之徒还称呼他为“林大胆”。 “对了,你可得小心,燕师兄也听说了你所做的事情,还曾问过我关于你的一些事情。” 赵景暄忽然提醒道,“虽说,他当时没流露出什么情绪,可我知道,他肯定已早已决断。” 说到最后,她眉宇间已不可抑制地带上一抹忧色,认真叮咛,“所以你可务必要小心。” 林寻此时也注意到了燕斩秋,连他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存在,令他也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压力。 这还是他抵达这不死神山脚下后,第一次感受到这般如有实质的压力,顿时意识到,燕斩秋的确不是一般的绝巅人物可比。 甚至可以说,他是林寻目前所见过的踏足绝巅道途的强者中,最为强大的一个! 不过,林寻很快就收敛思绪,传音道:“没事,我什么惊涛骇浪没经历过,当年在离开归墟之后,被一众王境老怪物追杀得满天飞,最终还不是被我活下来了,眼前这种阵势可吓不到我。” 赵景暄啐了一口,清眸宜嗔宜喜,道:“我倒是没发现,数年不见,你也变得这般得瑟了,是不是被老蛤这自恋无比的家伙给带坏了?” 老蛤…… 林寻满头黑线,若论自恋、傲娇、得瑟和不要脸,他可远远不如老蛤,这家伙得瑟起来,足可以令人神共愤! 当然,老蛤现在还在无字宝塔中闭关,否则的话,听到林寻的心声,非嚷嚷着跟林寻干架不可。 交谈时,燕斩秋带着赵景暄他们来到了不死神山脚下,不少古老道统的传人皆主动上前,和燕斩秋问好,让得那里颇为热闹。 燕斩秋倒也很客气和谦和,一一与之见礼。 他爽朗笑道:“此次小巨头榜之争,果真是群星荟萃,天骄如林,堪称是盛况空前,起码,我当年参加小巨头榜之争时,就不曾见到如此多的厉害人物。” 场中众人大多附和着笑起来,这是对燕斩秋地位和实力的一种认可。 “可惜,燕某年岁已过三十,且已参加过这等竞争,已无缘再次参与进来,否则的话,倒是很想和来自四大界的各位同道切磋一场。” 燕斩秋此话一出,场中气氛愈发轻松。 许多人都这才反应过来,燕斩秋已经是位列东胜界十大绝巅巨头之一的人物,自然不可能再参与到此次的小巨头榜之争中。 如此一想,都是不约而同松一口气。 “燕师兄,那家伙就是林寻!” 猛地,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带着浓烈的恨意,令场中气氛为之一变。 说话的是一名赤袍青年,正是苏星风,他此刻脸色阴沉,眸光怨毒地盯着远处的林寻,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掉。 数天前,他可是被林寻打晕,直接悬挂在了城墙上示众,可谓是丢进了颜面,名誉扫地。 果然来了! 众人神色各异,早已预料到会发生这一幕。 燕斩秋哦了一声,目光看向林寻。 他白衣胜雪,剑眉星目,看似平和,但当目光看向林寻的一瞬,却有一股无形的可怖威势从其身影中涌现。 附近虚空,猛地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头顶上空,风云色变。 刹那间,众人恍惚间感觉,燕斩秋似变成另外一个人,没有了之前的平和和谦逊,而是展露出一种足以撼动风云、睥睨乾坤的霸气,那等威势,压迫得不少强者呼吸都变得困难! 而林寻更是首当其冲,被这种威势压迫在心境上,躯体肌肤下意识地紧绷起来,幽邃若渊的黑眸微微眯了起来。 他神色一如往常般平静,不曾遭受影响。 想一想也是,这些年中,他都不知和多少王境老怪物对峙过,也不知面临过多少次恐怖无边的威压,燕斩秋的威势虽强,可再强又哪可能强过王境老怪物了。 故而,自然不可能令林寻被震慑到。 气氛死寂,空气犹如冻结,压抑人心。 燕斩秋虽静静屹立,目光打量着林寻,但身上那种无形的威势,却令人不敢冒然出声。 赵景暄轻咬樱唇,清眸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她可很清楚燕斩秋的战力是何等之了得。 若让林寻被这样一个恐怖角色盯上,那后果着实不堪设想。 “你和景暄师妹是旧识?”片刻后,燕斩秋终于开口,只是却问出一个令所有人错愕的问题。 “不错。”林寻点头,坦然迎上燕斩秋的目光。 “关系如何?”燕斩秋饶有兴趣道。 “很好。”林寻随口道。 “有多好?”燕斩秋追问。 “比你想象的更好。”林寻想了想,认真回答。 听到这般一问一答,一些了解燕斩秋和赵景暄关系的人,则都面露一抹古怪。 他们可不会忘记,曾有一年,一位圣隐之地的传人前往灵宝圣地提亲,欲迎娶赵景暄,结果却令闭关中的燕斩秋破关而出。 他不顾一众高层大人物的反对,硬生生把那位圣隐之地的传人打得半死,丢出了三清山的山门! 当时,燕斩秋更曾言:“以后谁敢打赵景暄的主意,先要过了他这一关,否则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照打不误!” 现在,林寻却当着燕斩秋的面,直言和赵景暄的关系非同寻常的不错,这简直等于在朝燕斩秋枪口上撞! “这林魔神,可真是色胆包天啊,竟敢把主意打在燕斩秋视作禁脔的女子头上,这是嫌活得不耐烦了?” 不少强者暗自咂舌。 而赵景暄看到这一幕,一张明净白皙的俏脸不易察觉地闪过一抹羞赧之色,清眸中多出一丝嗔怪的味道,又是气恼林寻的直接和大胆,又是担忧他这么做可能会引发的后果。 “景暄师妹,他说的可是真的?” 燕斩秋神色依旧很平和,一对湛然黑眸如湖水般波澜不惊。 可他周身散发出的无形威势却是愈发地可怖了,令他身边的虚空寸寸塌陷。 隐隐约约能够看见,一缕缕晦涩而可怖的秩序规则力量在塌陷的虚空附近闪现。 这种规则秩序的力量,仅仅只是散发出的一缕气息,就让人头皮发麻,几欲肝胆俱裂。 毋庸置疑,燕斩秋身上的气息过于强大和危险,已引起此地天地秩序的反应! 此刻,连笑苍天、夜宸等场中最顶尖的一群绝巅人物,也都无法保持镇定。 仅从这一幕,就能看出燕斩秋是何其之强大! 可燕斩秋却似对那些散发着致命威胁的天地秩序规则浑然不觉,眸子依旧静静看着林寻。 在等待赵景暄一个答复。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