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一章 杀狗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五十一章 杀狗

锵! 断刃在清吟,流溢虚幻般的雪白光泽,返回林寻手中。 远处,女子尸首异地,暴毙当场。 直至死去,她之前的冷笑话语还在场中回荡着,成为了一个莫大的讽刺。 群雄震怒,自不会坐以待毙,悍然出击。 战斗爆发,愈发惨烈了。 这一次和之前不一样,出动了诸多绝巅人物,不乏一些极其棘手厉害的强者。 像沧溟道宗的一名魁伟男子,轮动一对青铜鞭,指天打地,刚猛无匹,将虚空砸得粉碎。 长生净土一名黄衫女子也极其惹眼,催动一盏金灯,大放光明,产生出极其可怖的净化力量。 另一侧,黑魇天狗族的一名玄袍男子,手执一柄血色尖锥,轻轻一扫,血光奔腾,压塌虚空。 除此,尚有灵宝圣地、通天剑宗等绝巅人物出击,皆如人中龙凤,战力超群。 原本就不大的道坛上,一时尽是刀光剑影,宝物和道法的碰撞声犹如九天惊雷,激荡这片山巅。 也是此时,林寻才终于感受到一种沉重压力。 可这非但没让他忌惮,反倒激发了他内心深处的澎湃战意,整个人的气势也随之攀升! 对手虽变强,可林寻的战斗手段也随之一变,断刃出击,以天元六斩对敌。 锵!锵!锵! 断刃清吟,若潮涌天地,响彻云霄,宛如渴望饱餐鲜血的呐喊。 它莹白如雪,轻灵若虚幻,本身乃是一件神异莫测的神兵,并不受不死神山的规则限制。 在它刀锋上,晦涩而神秘的道纹图案蒸腾闪烁,愈发增添了其凌厉无匹的威势。 而林寻的气息已是变得凌厉到极致! 原本,依照他自身战力,即便不动用断刃,也足有与之对抗的力量。 但林寻并不想被耽搁时间,于他而言,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击杀更多的对手,才能彻底宣泄内心的怒与火! 轰隆! 魁伟男子持青铜双鞭砸来,一击之下,风雷激荡,道音轰震,透发出毁天灭地般的威能。 也就在此时,林寻眸中冷芒一闪。 采星斩! 宛如一片永夜降临,万星坠落其中,一刀出,照亮了永夜,席卷万星而落。 喀嚓喀嚓! 青铜双鞭被斩断,这一对宝物可是王道极兵,来历古老,为沧溟道宗的传承古宝。 可现在却被断刃硬碰硬中斩断! 魁伟男子暴怒,心都在淌血,肉痛到无以复加,在这不死神山上,的确不会出现真正的死亡,可若是宝物被毁掉,可就再不可能恢复如初了。 毕竟,王道极兵终究不是生命,不存在生死。 眼见林寻杀来,魁伟男子纵然再恨,也只能隐忍闪避。 轰! 一片光明霞光笼罩而来,驱散黑暗,充满圣洁和净化的力量,煌煌如神光普照。 是那长生净土的黄衫女子出手了。 林寻以断刃出击,自身则继续冲向那魁梧男子。 魁梧男子脸色大变,运转全部力量与之硬撼,结果,却被林寻一拳轰飞出道坛,噗通一声跌落在地,口中喷血。 从道坛坠落,就意味着失败! 这让魁伟男子一时无法接受,忍不住发出愤怒无比的嘶吼,又一次冲向道坛。 可他身影刚刚到半途,就被无形的规则秩序力量笼罩,瞬间消失不见。 显然,他已经彻底被淘汰出局了! 而此时,道坛上的对决依旧在继续,激烈到了空前地步。 似这等厮杀,若搁在外界,注定会引发不可预估的灾难,令世人惊慌和哗然。 同样,类似的绝巅对决,也势必会引起无数修道者关注,产生轰动。 毕竟,绝巅对决本就罕见,而似林寻这般,一一人之力,对抗一众绝巅人物的对决,就显得愈发少见了。 哧啦! 没多久,长生净土的黄衫女子发出惨叫,一条雪白的藕臂被断刃斩落,疼得她俏脸煞白,差点失去对那一盏金灯的控制。 群雄惊惧,眼瞳扩张,征战到此时,林魔神非但没有衰弱迹象,反倒越战越勇,魔威滔天,愈发强大了! 一些修道者斗志遭受到冲击,迟疑不已。 哪怕明知道不会真正死去,可一想到即便去拼命,也似没多少希望,就让他们感到绝望和憋闷。 砰! 很快,那黄衫女子就坚持不住,被林寻强势镇压,断刃横扫,斩断其盈盈一握的腰肢,血流如瀑。 山脚下,一众古老道统的名宿、侍从皆握紧拳头,气息可怖,脸色铁青,被淘汰的那些可都是他们道统的传人,让他们感到分外的憋屈和恼火。 一些老辈人物更是气得脸黑如锅底,周身有无形的杀意弥漫,他们宗门中的传人同样是绝巅存在,却被这般击败,这让他们也很难接受。 当然,更多的观战者则是兴奋,一片喧嚣沸腾,事不关己,自然乐得看热闹,巴不得如此。 这是多年未有之事了,一个没有根脚的年轻人,却硬生生杀得那些古老道统传人人仰马翻,溃不成军,令人心潮起伏。 “我倒是小觑了他的能耐。”燕斩秋皱眉,林寻的表现,再度出乎他的预估,让他也感到意外。 “不过,终究还是欠缺火候,绝巅道途,可并非这般简单。” 燕斩秋作为位列东胜界十大绝巅巨头第三的存在,早已浸淫在绝巅道途上多年。 林寻的表现虽屡次让他意外,但却并无多少震撼,甚至无法让他产生忌惮。 若把绝巅道途划分做初窥门径、登堂入室、登峰造极三个层次,那么在燕斩秋判断中,林寻的战力应当属于“登堂入室”层次,距离登峰造极之境还欠缺不少距离。 而古荒域古老道统之间有着一个公认,那就是初窥门径的绝巅天骄,已经具备了冲击小巨头榜的资格。 拥有“登堂入室”造诣的绝巅天骄,不出意外,已稳稳可以跻身小巨头榜之上。 至于“登峰造极”层次的绝巅天骄,每一个都堪称是同辈中的巨头,拥有剑指十大绝巅巨头行列的潜能! “若你是登峰造极层次的人物,或许还能让我另眼看待,可惜……”燕斩秋思忖到这,不禁又一次摇头,这种事情,没什么可惜的! 与此同时,其他山峰之巅,战况已经是越来越明朗和清晰。 似笑苍天、夜宸、金慕云、李清平、羽灵空、纪星瑶这些绝巅人物甫一登上道坛,就已确定自己的霸主地位。 并且,敢于挑战他们的强者虽不在少数,可却没人敢拉帮结派地进行群攻。 这就是作为古老道统传人的优势,谁敢不公平对待他们,那么不好意思,就等着被秋后算账吧! 如此一来,他们在守山时受到的威胁虽一直都在,但相对林寻而言,已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不过,同样也有例外,像阿鲁,虽没有被群起而攻之,可受到的待遇却和林寻差不多。 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个宛如野蛮人的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在对付他时,自然不可能像对待古老道统传人那般有所忌惮。 奇葩的是,阿鲁自登上道坛,却是频频进行挑衅,充分发挥了他天生嘴炮的特长。 “垃圾!太垃圾了,这就是所谓的天骄人物?连俺们村的一头猪,都比你们强!” “呸!我总算明白了,这世上所谓的天骄,都是一些欺世盗名的蠢货,没一个能打的!” “不服?不服就战,谁怂谁是孙子!” 光听听这些嚣张无比的话语,就能知道被阿鲁挑衅的那些强者的脸色会有多难看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阿鲁确实很变态,雄峻昂藏的躯体犹如不可撼动的山岳,但凡与之对决的强者,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 如此抢眼的表现,自然也引起了无数关注的目光。 赵景暄、萧青河同样也各自登上道坛,在和对手激烈对决,表现并不抢眼,只是胜负却很难料。 不过还好,起码直至现在,两人都不曾被被淘汰。 此时,距离一炷香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多半,每一座山峰上,战况也是越来越惨烈。 为了跻身小巨头榜上,无论是谁,都在拼尽所有地征战和杀伐,唯恐被淘汰出局了。 只有林寻所在的第九山峰,是最特殊的一个例外。 登临此山的天骄,大多以击败林寻为目标。 并且,从战斗一开始,林寻就霸占道坛,以至于无论出于什么心思,都得先去打败林寻,才能达成所愿的机会。 铛! 莹白如雪的断刃和血色尖锥碰撞,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而后,那被执掌在那黑魇天狗族玄袍男子手中的血色尖锥,在砰的一声巨响中炸碎,化作光雨。 而同时,林寻身影早已展开,一步跨出,刹那间打出三拳,一拳比一拳迅猛,宛如惊雷重叠、怒浪堆涌。 砰! 第一拳,玄袍男子如遭雷击,躯体一沉,右边肩膀塌陷,筋骨爆碎。 噗通! 第二拳,玄袍男子双膝跪地,七窍溢血,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脊梁骨都断裂。 噗! 第三拳,他头颅被轰碎,无头尸体化作黑狗原形,血淋淋躺在地上。 三拳,一气呵成,一瞬落幕,奇快如电。 这来自黑魇天狗族的强者被林寻以一种霸绝强横的姿态轰杀当场! —— ps:今晚继续2连更,另外,公布个企/鹅群号:543601412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