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二章 绝巅认知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五十二章 绝巅认知

当有一日,屠尽天下黑魇狗! 林寻可不会忘了,当年他在西恒界时说出的话语。 对于此族,林寻真是厌憎到了极致,也恨到了极致,何止是流毒四海、作孽众多,用丧尽天良来形容都不为过。 故而,击杀这玄袍男子时,林寻展露出的手段也是格外之霸道和血腥。 附近一阵躁动,不少天骄都面露惊骇,被这一幕震慑到。 “实在变态,纵然是绝巅人物,也不能这般强吧?”有人颤声道。 征战到此时,折损在林寻手中的天骄人物起码有数十人之多,并且绝巅人物中,都有七八个被林寻镇杀。 而林寻自始至终,甚至都不曾负伤! 道坛上,林寻没有停手的打算,继续横击对手。 “你敢!” 一名华袍青年惊叫,察觉到林寻冲过来,令他胆颤。 “蠢货!”林寻神色冷然,他衣袂飘舞,黑发飞扬,双目若大渊般幽邃慑人。 轰! 开口时,他已一掌按出。 华袍青年暴退,闪烁挪移,同时发出愤怒喝斥:“你这是在为自己招灾,纵然可以在这里无敌,可到了外界,一定会死,要被诛掉!” 噗的一声,他声音刚落下,脖颈就被突如其来的断刃切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抛空而起。 “可恶!” 其他人脸色铁青,眸子中尽是震怒和恨意,本应是他们围剿对手,哪曾想,却被对方一人陆续击杀。 这让谁都不曾预料,打击也过于沉重。 “林魔神,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不乖乖低头,反而逞凶横行,这只会让你在返回外界时,死的更难看!” 他们发出威胁。 “你们这些道统传人不嫌丢人吗!一起动手也奈何不得我,如今被我击溃,不知敬畏,还敢扬言威胁,就凭你们,也配天骄二字?” 林寻一个人挡在道坛上,如同魔神主宰,压迫得人快要窒息。 无论是道坛不远处的强者,还是山脚下的名宿、扈从一流,脸色都异常难看,被一个无门无派的年轻人如此训斥,是他们从不曾体会过,内心皆愤怒憋屈无比。 “今日有我林寻在此,尔等宵小鼠辈,一个也别想占据此地!”林寻言辞冷然,霸气横生,尽显魔神风采。 “大言不惭,杀!” 有人怒吼,和其他人一起发起冲锋。 他们骑虎难下,已经没有退路,纵然林寻强大到令他们惊惧和不安,可他们只能孤注一掷去拼! 反正,不会真正死亡。 若能耗尽林寻体力,令其败亡,未尝不算是一场胜利。 只是可惜,这批宗门天骄注定不是对手,被林寻杀得血流成河,人头滚落。 这批强者足有上百人,已经是此次登临这座山巅最后的力量,规模也堪称最大,人多势众。 可结果并没有发生逆转,在林寻断刃的屠戮下,不时有血水飞溅,惨叫响彻。 盘龙碑上,一缕缕宛如细小蚯蚓般的大道气运在飞快地汇聚和变多,那细密的龙鳞氤氲闪烁着属于大道气运的独特光泽。 直至后来,龙尾盘踞之区域,骤然一亮,竟是呈现出金灿灿的圣洁光泽,如虚幻般充满灵性。 这是大道气运汇聚积累到一定程度产生的异象,极其惊人。 “简直是个奇迹!竟在守山中就令‘龙尾’生辉,这在以往,可从不曾发生过!” 山脚,一个古教宿老吃惊,动容不已。 附近,也是响起哗然声,许多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盘龙碑,形似盘龙而卧,其上分作龙尾、龙爪、龙躯、龙首、龙须、龙角、龙眼七个区域。 当获得的大道气运汇聚到一定程度,就能令“盘龙”的一个部位产生神圣辉光! 这在“争气运”排名之战中,决定着排名的高低! 气运越多,产生神圣辉光的盘龙部位就越多,其排名注定也会越靠前,反之亦然。 而在以往岁月中,还不曾出现过一个似林寻这般,仅仅在“守山”中就令盘龙碑一个部位产生神圣辉光的! 这已堪称是开历史之先河,独步古今了! “这并不意外,换做任何一个在绝巅境中拥有‘登堂入室’造诣的强者,置身同样的处境中,同样也可以办到这一步。” 也有人很冷静,“只能说,这林魔神以一敌众,情况太过特殊,方才有了缔造这个奇迹的机会。” 燕斩秋暗暗点头,此言倒是不假。 在他看来,林寻眼下所获得气运,倒是的确可以位列三十六座山峰中的第一名。 但这终究只是“守山”。 当“争气运”之战爆发,林寻拥有的气运越多,败得越惨,输掉的气运就越多! 到最终,极可能会为他人作嫁衣。 嗯? 想到这,燕斩秋心中一怔,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所作出的种种假设和推测,竟已经在不知觉间已经认定,林寻能够守山成功了…… 这让他眉头顿时一皱。 这,又是一个意外! …… “你……别过来!” 第九座山峰道坛上,征伐到最后,一个强者竟被吓得斗志崩溃,还不等林寻靠近,就发出尖叫。 嗖! 另一个强者更是直接,转身就逃窜,跳下了道坛,仓惶如犬,实在是被林寻那摧枯拉朽般的魔神之威吓到了。 这让人惊愕,也让人心中颤粟。 至于剩下的人,见到这一幕后,也都彻底崩溃,不管不顾地开始逃窜,哪怕知道不可能真正死亡,他们也不想再面对林魔神了。 对方如横亘于道坛上的神山,只有被他镇压的份,根本没有被撼动的可能! “耻辱!” “丢人现眼!” 山脚,有老辈名宿气得咆哮,暴跳如雷。 这让谁都无法接受,堂堂古老道统的传人,名扬一方,声威煊赫,地位崇高。 可如今却被人杀得斗志瓦解,仓惶逃窜,连颜面和尊严都不要了,这若是传出去,对于这些古老道统而言,绝对是一个污点,成为一个笑话。 道坛上,空荡荡的只剩下林寻一人,他独自立在那,俯视远处群雄,神色冷冽依旧。 “就这点能耐吗?”他开口。 附近不能平静,一个个宗门天骄脸色铁青,胸腔起伏,内心被耻辱和憋屈填满。 可当碰触到林寻那淡漠幽邃的目光,他们却无一人敢再上前对战,实在是被吓到了。 “你虽强,但你觉得离开此地时还能活着?”有人咬牙发狠。 噗! 林寻雷霆出击,断刃隔空斩去,血光迸溅,将那人躯体劈成两半,血水如瀑倾泻。 “翻来覆去,无非是一些恫吓威胁,我林寻自踏入古荒域征战至今,杀过不知多少似这等蠢物,何曾在意这些狗屁不如的威胁?” 林寻眉宇间尽显睥睨,言辞平淡,自有无敌自信之风范。 场中众人脸色发白。 锵! 断刃掠空,林寻端立道坛之上,隔空杀向那些宗门天骄。 都已经彻底得罪了,哪还有手下留情的道理,尽管无法彻底让对方真正死亡,但现在,林寻只想杀个痛快! 血光迸溅,当即就有数人猝不及防,被斩杀当场。 “逃啊!”剩下的那群人彻底慌乱,轰然四散,朝山路下方冲去,惶惶如丧家之犬。 一些人更直接,冲向金光大道两侧的山体,被不死神山的规则秩序瞬间淘汰出局。 这让山脚下那些古老道统的老辈人物脸色铁青,今日之败,毫无血性可言不说,反而沦为一个难以洗涮的耻辱! 其实,他们也看出,林寻大势已成,难以被击败,可门中传人就这般溃散和逃亡,却显得太丢人了。 若有可能,林寻是恨不得把这些家伙全都一网打尽的,可惜的是,他此刻得“守山”,不能离开道坛,否则就将前功尽弃。 深呼吸一口气,林寻不再多想,侧头看了看不远处的盘龙碑,推算了一下时间,便即盘膝坐地,打坐修复起来。 此次战斗从开始到结束,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却绝对堪称惨烈,当然,这是针对林寻的对手而言。 之前就有人纷纷揣测,他坚持不了多久,可结果却恰好相反。 不过,此时的林寻,的确消耗了不少力量,历经一场厮杀,令他起码耗掉了七成的灵力。 这并不是问题,争气运之战开始前,不死神山会降临一场“神灵雨”,能够令守山成功的修道者在瞬间恢复全部力量。 “当初在论道灯会前,那来自圣隐之地大禅林寺的行真子说的果然不错,这世上,不是谁都有资格配得上天骄二字的。” 林寻黑眸中闪过思忖之色。 经此一战,令他对行真子这个观点愈发认同。 要知道,在之前的厮杀中,尽管激烈无比,可自始至终,他没有动用睚眦之怒、也没有动用斗战圣法! 包括寂空斩、生灭斩等杀招,也不曾施展! 可就是在这等有所保留的情况下,那一种宗门天骄却依旧不堪征伐,这还配称作天骄? 惹人嗤笑! 同时,林寻对绝巅道途的认知,也多出了不同的认知和理解。 他以前对绝巅道途的认知,一直是以“最强道途”来视之,古来罕见,纵然在上古时代,都极其少见。 可如今看来,这其中显然有认知上的误区。 并非是他理解错了,而是时代已经不同,无垠岁月过去,直至如今,世人对“绝巅”道途的定义,也随之变得不同!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