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三章 不能原谅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五十三章 不能原谅

绝巅,被视作最强道途! 在林寻最初碰触到绝巅道途时,此道被冠上了诸多遥不可及、而又令人憧憬的描述。 古今罕见,在上古时代,此道近若传说般缥缈,不知令多少天才俊杰望而兴叹。 甚至,都有人怀疑,此道是否真正存在。 可随着林寻修行深厚,历经了诸多事情后,他才渐渐发现,随着无垠岁月变迁,世上修道者对绝巅道途的定义,早已发生改变。 在他理解中,绝巅道途,是亘古至今最强之路,臻至此境,宛如一境之王,可横推一切对手。 可在其他修道者眼中,似孔翎、苏星风、雪千痕这般古老道统的核心传人,已是绝巅人物。 这其中,注定有误区所在! 之前的战斗中,被林寻击杀的所谓绝巅人物足有十多个,可依照林寻评判,这些绝巅人物的力量,最多只能算方碰触到绝巅之路的门槛,还不曾迈入其中! 甚至,一些人连门槛都没碰到,就自诩为绝巅天骄,令林寻都感觉很荒谬和可笑。 是自己的认知过于苛刻,还是世人对绝巅的定义已经变得极为宽容? 林寻不知道。 但他清楚,相较于这些绝巅人物,似剑魔夜宸、刀狂笑苍天这等人物,无疑要更符合对绝巅的定义。 “哪怕退一步,将绝巅道途分作三个层次,刚才那些被自己镇杀的家伙,充其量,也是最底层,初窥门径而已。” “至于夜宸、笑苍天这等人物,当在初窥门径之上,至于究竟有多强,却是难以估量。” “而像云庆白、燕斩秋、王玄鱼、祢衡真、叶摩诃这些上一代绝巅巨头级人物,应当已经在绝巅道途中有着极其惊人的造诣,哪怕称不上最强,也应当相差不了多少了……” 林寻沉吟。 大世即将来临,也就意味着这天下中,必当会涌现出数不胜数的绝世妖孽,如群星般崛起,于大世中争鸣。 在此之前,若能对同辈中的绝巅人物有着一番深刻而精准的认知,有益无害。 “不管如何,我且走我道,极尽空前之途,便为吾之道途!” 许久,林寻心中疑惑尽褪,道心空明,愈发坚定。 他自顾自盘坐道坛,思忖推敲绝巅之奥秘,而在其他山峰之巅,大战依旧在上演着。 同样,山脚下那些来自不同道统的观客,也紧紧关注着局势。 林寻大势已定,已注定可以摘得小巨头榜三十六个名额中的一个,眼下,就看其他山峰之巅的名额,究竟能够花落谁家了。 每一座山峰上的厮杀,皆堪称惨烈,同辈争霸,强者对决,任何一场战斗放在外界,都足以引发大轰动。 可在这不死神山上,却是屡见不鲜。 风语族那些强者都快忙不过来了,可圈可点的战斗太多,场中大放光彩的绝巅人物也不胜枚数,且各有各自的鲜明特点,实在令人眼花缭乱,难以取舍。 同样,林寻也将目光看向其他山峰之巅,庞大的神识力量扩散而出,在观战。 狂刀笑苍天,刀出如电,有惊天动地之威,摧枯拉朽之势,自登上道坛,几乎没有人能够在他手底撑过十招。 剑魔夜宸同样出彩,一柄紫薇古剑透发浩瀚剑意,有堂堂正正之大气,有极尽毁灭之魔威,所向披靡,无有能撄其锋芒者。 与之相反,金慕云同样是一名绝巅剑修,但他的剑意,却狂暴如奔雷,铺天盖地、至刚至强,杀伐气冲霄。 李清平的战斗手段则显得诡谲狠辣,变幻莫测,他以一支碧玉箫对敌,萧声呜咽如鬼神之音,有摄魂夺魄之威。 羽灵空、纪星瑶、苟炎真…… 这些个早已名震一界的绝世人物,不出意外,是注定可以跻身在小巨头榜的行列中。 尤为令林寻注意的是苟炎真,他的战斗可以用残忍变态来形容。 但凡挑战他的对手,必会被其用双手硬生生撕裂躯体,令得断肢残碎,血雨如瀑飞洒。 令得对手在被淘汰之前,遭受到难以想象的折磨和摧残。 这般残暴的手段,也是惹来许多古老道统老辈人物的愤怒和咆哮,恨不得都上去亲手毙掉这黑狗崽子。 可苟炎真这种手段残忍归残忍,但却极其具有震慑力,但凡目睹这等血腥一幕的强者,大多惊得不敢上前挑战,唯恐也被苟炎真给手撕了。 当林寻目光看过去时,恰好看见苟炎真将一名模样娇俏的女子攥在手中,两手一分,哧啦一声,女子的臂膀、躯体就如布帛般被撕裂开,鲜红的血雨如瀑布般洒落道坛。 苟炎真露出一个亢奋嗜血般的笑容,伸出猩红的舌头舔舐了一下虚空中飘洒的血水,而后猛地深吸一口气,发出舒服的呻吟声,神色变得无比陶醉。 唰! 几乎同时,他也注意到了林寻投射过来的目光,他咧嘴一笑,雪白的牙齿森然锋利,唇中无声说了一句话: “林魔神,我也会这般将你手撕了,尝一尝你的血水是否有着魔神般的美妙气息。” 他咽喉滚动,犹如盯上诱人的猎物,笑得肆无忌惮。 林寻静静看了对方一眼,神色不动,收回了目光。 若在“争气运”对决中碰到苟炎真,他不介意将这条黑狗一点点折磨到死! 而后,林寻看到了萧青河。 萧青河能够在道坛上持续征战到现在,让林寻也感到一阵意外。 在他的认知中,萧青河虽强大,可距离真正的绝巅最强,依旧差了不少距离。 可萧青河却能够“守山”到现在,这只能证明,这家伙的潜力极其之深厚,远超其表现出的真正实力。 可旋即,林寻便皱眉。 萧青河处境有些不妙! 他的对手是一名气息阴柔的羽衣青年,肤色白皙,面庞俊秀如女子般,带着一股妖异的独特魅力。 若林寻没有记错,这羽衣青年名叫青文隽,来自青鸾一脉,被视作此族的圣子。 当初死在自己手中的青涟儿,乃是这青文隽的堂妹。 此时,青文隽身影如虚无缥缈似的,令人捉摸不透,不止是快,并且极其神妙。 任凭萧青河如何出击,竟是连他的衣袂都碰不到一丝! 无疑,在身法上,青文隽占据着绝对优势。 原本,正常情况下,萧青河已没有获胜的希望,可青文隽却并不着急击败对方,反而像猫戏耗子般,玩弄萧青河于股掌之间。 青文隽气质阴柔如女子,妖异无比,修长白皙的手中拎着一抹纤细锋利的金针。 他犹如在绣花,视萧青河为布帛,每一次出手,就会在萧青河躯体上刺穿一个个细密的针眼窟窿。 萧青河明显承受着极大的痛苦,脸色铁青,愠怒无比,可他却根本无法捕捉到青文隽步伐,以至于遭受到的伤势也是越来越多。 能够清楚看到,他遍体上下的肌肤,皆被刺破出细密的血窟窿,一缕缕血水浸透而出,勾勒出一朵“蔷薇花”的雏形。 青文隽,的确是在绣花! 他的动作甚至带着一种天马行空、信手拈来的美感,宛如一位臻至极境的大画师,在挥毫泼墨。 只不过,这种视对手为画布,以鲜血为墨、以金针为笔锋的做法,却让人无法感到一丝美感,反倒显得无比渗人! 任谁看见这一幕,只怕都会头皮发麻,心生恐惧。 萧青河很痛苦,浑身肌肤都在颤粟,目眦欲裂,他宛如拼命,用尽一切力量去扑杀青文隽。 可一切都显得徒劳。 青文隽神色悠哉而从容,手中金针飞射,对萧青河的愤怒视而不见。 这是羞辱! 好歹,萧青河也是日月神殿的十六位骄阳人物之一,身份、地位、战力皆堪称当世年轻一辈天骄中的一流顶尖水准。 可此时,却被人视作画布来摆布,这无疑是对他尊严和道心的严重践踏和侮辱! 即便是林寻,看得黑眸中也不可抑制地涌现一抹寒意,内心有着不可抑制的杀机。 这青文隽,手段虽不如苟炎真残暴,但论及变态,就有过之而无不及! 嗯? 就在此时,林寻脸色一变,双拳悄然攥紧,眸子中的杀机犹如实质般,迸射出骇人的神芒。 就见极远处山峰之巅,萧青河身影骤然一僵,停滞在半空,像被施了定身术。 也就在此时,青文隽踱步上前,捻着纤细的金针,刺入了萧青河的心脏之地。 而后,他身影一闪,就退回原地。 可萧青河的身躯,却犹如被无数道凌厉的丝线纵横交错地切割,骤然炸开。 血雾蒸腾,映现在虚空,化作了一朵浓郁而妖艳的血色蔷薇花图案,鲜红刺眼。 所有注意到这一幕的强者都浑身发寒,心生恐惧,这般手段,简直变态到了极致! 青文隽却似浑然不觉,抚摸着下巴,凝视着虚空中那怒放的血色蔷薇,那阴柔白皙的脸庞上尽是欣赏之色。 纵然知道在这不死神山上,萧青河不可能死去,可林寻依旧心生无尽怒火,黑眸冰冷得可怕。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青文隽却用如此变态血腥的手段来羞辱和折磨萧青河,绝对不能原谅! —— ps:继续2连更。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