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五章 终于轮到我上场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五十五章 终于轮到我上场

于此同时,其他山巅的小巨头,望向那中央气运战场的目光中也带上了前所未有的狂热。 无论天赋再超绝,也无论城府再深沉,此次能够屹立小巨头榜上的,皆是年龄不超过三十岁的年轻人。 在这等时刻,谁又能无动于衷? 身为踏足绝巅,远超同辈的天骄人物,皆自有傲骨,此次气运之争,无论是谁,都必然会全力以赴。 没有谁肯居于人下! 争,就争出一个石破天惊! …… 嗡! 忽然,一阵奇异的嗡鸣响起,激荡乾坤。 在无数目光关注之下,那三十六条金光大道中,有着两条在此刻产生如潮水般的波动。 下一刻,立足于这两条金光大道之前的小巨头,就被挪移到了那中央战场上。 这分别是一男一女。 男子身影颀长,气势如冰雪,散发出刺骨的寒意。 他来自东胜界“起源神教”,名烈文良。 女子亭亭玉立,若池塘中的一株荷,眉眼清秀,周身萦绕着一缕缕淡紫色道光,虚幻空灵。 来自“太一道门”,名谷梁萍。 两者,皆是林寻不认识的绝巅人物,但他们能够占据一山峰之巅,成为三十六名小巨头之一,就足以证明他们的强大了。 很快,战斗毫无悬念地爆发,战场中神辉纵横,宝光交击,甫一开始,就呈现出惊世般的激烈战况。 山脚下,惊哗声不断。 山巅,林寻等一众小巨头也都在紧紧关注。 没多久,战斗落幕,分出了胜负。 谷梁萍以微弱的优势,击溃烈文良,令其重伤垂死。 与此同时,原本属于烈文良的盘龙碑上,一道宛如虚幻般的大道气运力量冲出,涌入到了谷梁萍所拥有的盘龙碑上。 并且,不死神山还额外多奖励了一道大道气运给谷梁萍这个获胜者。 气运之争,就是如此! 不止能夺取对手的大道气运,连带着还能获得来自不死神山的奖励。 “没有圣宝和禁忌力量为杀手锏,比拼的就是各自的真正战力,那烈文良倒也极其强大,但是掌控的大道力量却略逊那谷梁萍一丝。” 林寻若有所思。 其他小巨头也在评断谷梁萍的战力,思忖若是自己对上这女子,该如何应对和取胜。 很快,第二场对决开始,出场的是苟炎真。 他的对手是一个名叫高山海的男子,来自西恒界“天云道宗”,战力极强。 轰! 战斗甫一开始,高山海就祭出宝物,全力以赴,显然,他极为清楚苟炎真的可怕。 苟炎真狞笑,拎出一条血色长鞭,共有七十二节,宛如一根血色脊椎,一抽之下,战场中顿时发出刺耳无比的轰鸣爆音。 他身影肆意而张扬,血鞭腾空,释放出渗人的大道波动,仅仅十多个回合,就将高山海压制。 在四十多回合时,高山海已是被鞭挞得遍体鳞伤,筋骨多出断裂。 在六十多回合时,高山海被抽碎了头颅,躯体都被血鞭硬生生打爆。 哗啦~ 血雨纷飞,将苟炎真的身影沐浴其中,映衬得他犹如嗜血的恶魔,渗人无比。 “太强了!” “这黑狗崽子竟参悟出了‘黑魇修罗’大道,这可是位列通天大道榜上的罕见大道力量,威能诡谲狠辣。” “黑魇天狗族虽令人厌憎,可不得不承认,此族底蕴的确太雄厚,这苟炎真绝对是其族中‘万人斩’层次的核心角色。” 山脚,议论声不断,皆被苟炎真那残暴而狂猛的战斗姿态惊到。 想要击败一位和自己一样同为小巨头的强者可极不容易。 而想杀死对方更是难上加难。 苟炎真却能办到这一步,无疑证明,他所拥有的战力,足可以在此次气运之争跻身上游行列! “怪不得敢这么狂妄残暴,原来是有所依仗。” 林寻黑眸涌动,他将此战的细节尽收眼底,也总算大致清楚了苟炎真的真正实力。 “林寻!你应该知道我最想杀的就是你,你最好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 蓦地,苟炎真发出一声大喝,猩红的眸闪烁着残忍的光泽。 而后,他被挪移回山巅道坛,在他身边的盘龙碑上,同样多出大道气运奖励。 刚才说什么来着,这林魔神即便跻身小巨头榜,也会被针对和打压!” 山脚,不少宗门强者幸灾乐祸。 林寻神色波澜不惊,不为所动。 此次气运之争,他最想杀的有两人,第一个是青文隽,第二个就是这苟炎真! 第三场,羽灵空出现在战场中,数十回合后,击败对手。 相比当初在论道灯会上的时候,如今的羽灵空无疑变得愈发强大了。 不过,林寻并不意外,在他看来,羽灵空的天赋、底蕴本身就极其超群,又出身于圣人世家,拜入长生净土修行,想不变得强大都很难。 第四场,笑苍天胜。 第五场,李清平胜。 第六场…… 一场场对决陆续进行。 其中,也有一些让谁都无法不重视的狠角色,甚至一些不太熟悉的,比如南玄界“九妙剑阁”传人展锋,比如东胜界“毕方古族”后裔毕东柳等等。 其实到了这时候,能跻身小巨头榜三十六名的,个个都很可怕。 第十四场,赵景暄对东胜界圣人世家拓跋氏后裔拓跋泽。 拓跋泽,是比较耀眼的一个,他的战斗风格可以用“身如鬼魅,迅猛如雷”八字形容,早就让观战者牢牢记住了他。 可是…… 他碰到赵景暄时,却输的一塌糊涂! 仅仅片刻,他就憋屈无奈地认输,原因很简单,赵景暄施展出了灵宝圣地的镇派绝学“万化道诀”。 此法一出,赵景暄身化万千个,那气运战场中,到处都是她的身影,每一个都宛如真实。 拓跋泽最大的依仗就是身法奇快,可碰到这等一幕,顿时就抓瞎,任凭他如何出击,都无法锁定赵景暄的真身。 最终,他只能认输。 见此,林寻不禁想起了当初自己击杀公羊羽的时候,这家伙同样修炼有万化道诀,可惜,和赵景暄相比,那时候的公羊羽明显逊色太多。 第十五场,楚北海出动。 可仿似造化弄人,让他碰到了剑魔夜宸。 这一战,备受关注,并且战况空前激烈,无论楚北海,还是夜宸,皆是绝巅人物中的风云人物,他们之间这一战,堪称是龙虎之争。 只是,在一百余回合后,楚北海终究不敌,被夜宸一剑穿胸,不得不认输。 哪怕你有机会和林寻对决,你注定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分出胜负后,夜宸忽然出声,一句话,犹如一根刺扎入楚北海心脏,令他脸色猛地一沉,愤怒难当。 夜宸微微一笑,却不理会他,转身而去。 楚北海冷哼,带着一腔的愤怒和不甘也离开。 他倒要看看,林寻又能跻身到哪个名次! 第十六场,金慕云的对手认输。 第十七场。 林寻身前的金光大道猛地一阵翻滚。 终于到我了…… 林寻只觉身影一震,就被一股无形力量席卷,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那中央战场上。 抬起眼帘,林寻看向对面,旋即,他不禁一怔。 与此同时,和林寻一起被挪移到中央战场上的一道身影,同样一怔,而后蓦地发出一道阴柔笑声:“老天真是眷顾有加,竟让我在第一轮对决中,就碰到了你,何其之幸?” 笑声中,充满一股疯狂般的快意。 此人一袭羽衣,相貌俊美妖异,比女子都漂亮三分,薄薄的唇如烧红的刀锋,猩红妖艳。 正是青鸾一脉的圣子青文隽! “哈哈哈,有好戏看了。” “那青文隽手段变态无比,且战力超群,令不少小巨头都感到极其忌惮,谁曾想,偏偏被林寻给遇上了,可真够倒霉的。” “被这么说,那青文隽是变态,他林寻可是魔神,变态对上魔神,这一场对决注定很精彩!” “我很期待,青文隽能把林魔神也画成一朵血色蔷薇花,那情景肯定会惊艳世间。” 山脚,观战者彻底轰动了,青文隽的变态,他们早就看在眼中,林寻的强大,也同样让他们意外。 而今,两者却碰到一起,这让原本就敌对林寻的诸多古老道统强者,皆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再没有什么,比眼前这一战更让人期待了! 与此同时,其他小巨头人物也都面露不同神色,有玩味、有期待、有嘲弄,也有幸灾乐祸和开怀大笑。 “第一轮就碰到青文隽,这家伙的运气可真够差的……” 赵景暄也不免幽幽一叹,她倒是不担心林寻早在紫曜帝国时,她就不曾为林寻的事情担忧过。 这倒并非是盲目的自信,而是她坚信,任何低估林寻的对手,都将付出惨重无比的代价! 同样,面对任何不容乐观的局势,在林寻身上,从来不缺转危为安的手段。 赵景暄唯一担心的是,经此一战,林寻极可能会被迫提前暴露出全部的底牌。 底牌就是底牌,是出奇制胜的关键,若暴露了,就必然会引起其他强者的警惕和防范。 “林寻,我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只要你跪下求饶,或许,我心情高兴的情况下,就不会再去祸害和你有关的那些亲友。” 中央战场上,青文隽舔着猩红的唇,发出神经质般咯咯的笑声,阴柔俊美的脸庞上尽是疯狂之色。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