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四章 跻身前四【第三更】 - 天骄战纪

第一千六十四章 跻身前四【第三更】

毕东柳的声音中透着愤怒、委屈、悲恸。 对天发誓,从战斗开始,他根本没有小觑过林寻,且战斗时,将自身战力运转到极致。 他自信,对付重伤的林寻已经绰绰有余。 哪曾想,战斗从开始到现在,他却接二连三地负伤! 这让他都快要抓狂。 城外其他人见此,也都很无语,这林魔神也太邪乎了,重伤之下,都能拼到这般地步,谁敢信? “你也是一位绝巅人物,能看不出我受伤多严重吗?”林寻喟叹,一副被误会的样子。 毕东柳脸色变幻不定。 他自然能看出,林寻气机很紊乱,脸色煞白,且身上每一寸完好的地方,皆是伤痕。 并且,他还时不时地咳血,这一切都让人无法不信他没受伤。 “更何况,这可是对决,胜败是看各自实力的,你计较这些是否显得……太无能了?” 林寻此话一出,毕东柳顿时跳脚,愈发暴怒:“行,我倒要看看,你能拼命到什么时候!” 轰! 他再度出击,羽翼金灿灿的,流淌着雷电,倾泻天地间,速度奇快,毁灭力量惊人。 只是没多久,毕东柳又一次被击伤,他还来不及发怒,就被林寻冲上前,一巴掌镇压在地上。 噗通! 地面震荡,毕东柳吃痛大叫,羽翼都折断,躯体鲜血流淌。 锵的一声,锋利无比的断刃已抵在毕东柳脖颈处。 他脸上写满愤怒、惘然和不甘,无法相信,自己会败在重伤之下的林魔神手中,这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现在认输,饶你不死,否则,你只怕会和李清平一样,被人趁火打劫了。”林寻说道。 毕东柳一怔,而后脸色大变,下意识道:“我认输!” 话一出口,他又不禁羞愤欲死,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的确太耻辱了,被人击败,还屈辱地认输,令心高气傲的他备受打击。 林寻收起了断刃,长吐了口气,轻松道:“三战三胜,终于不必再拼下去了……” 毕东柳忍不住道:“你究竟受伤没有?” 林寻一怔,道:“这重要吗?” 是啊,重要吗? 都已经输了,再问这些根本没有意义。 毕东柳惨然一笑,身影踉跄地离开了战场,背影孤独。 “凭你的战力,完全可以正面战胜对方,为何还要这般坑人?”林寻耳畔传来赵景暄的传音。 林寻一边返回山巅,一边说道:“坑人?哪有,我是真受伤了,只是没那么严重而已,是他们有眼无珠找我挑战,又不是我故意的,这能叫坑人吗?” 赵景暄暗自鄙夷,做了还不认,这家伙的脸皮也比以前厚太多了。 此时,场外众人皆神色凝重而惊疑,林魔神太强大了,三战三胜,令人震惊。 最可怕的是,他伤势如此严重,却陆续击败李清平和毕东柳,显得过于匪夷所思。 “他肯定是装的!” 有人咬牙,认为林寻是故意坑人。 “也有可能是,他的伤势并不像表面那般严重,我们都被他蒙蔽了。” 一些老辈人物分析。 “不管哪一种情况,他已经获取三场胜利,注定能通过第二轮考核,可以去竞逐最终的前五排名了!” 一些人感慨,前五场战斗,林魔神陆续对战了三场,每一场都获胜,这晋级的速度绝对堪称是场中第一人。 …… 没多久,第六场对决开始了。 出场的是笑苍天,他的对手是来自九妙剑阁的展锋。 三百回合后,展锋主动认输。 第七场,金慕云的对手主动认输。 第八场,羽灵空的对手主动认输。 第九场…… 一场又一场对决展开,而后落幕。 战况无不激烈之极,这些个踏足绝巅的小巨头,每一个皆堪称变态,彼此对战,恰似日月争辉,龙争虎斗,精彩无比。 场外众人都看得神驰目眩,不时爆发出真真惊呼声、哗然声。 有人狂喜,也有人失落。 只是,这一切都和林寻没有了关系。 他已经陆续进行三场对决,且无一败绩,稳稳可以进入到第三轮对决中。 此时,他正在静心打坐。 苟炎真的自爆,令他的确受到伤害,当时若不是他及时运转星湮吞穹道力量,化解那扑面而至的自爆力量,极可能遭受到真正的创伤。 即便如此,他还是受到冲击,肌肤寸寸龟裂出密密麻麻的伤痕,看起来很吓人。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皮外伤罢了。 打坐之时,林寻黑眸冷静,犹如一个旁观者,静默看着发生在战场上的每一次对决。 他那庞大无比的神识,犹如触手般,覆盖在战场不同的角度,将其上爆发的战斗的每一个细节都精准捕捉到。 他的心境空明,波澜不惊。 识海中,元神之灵则在反复推演每一场战斗的细节,而后将自身战斗意识带入其中,进行对比。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林寻还没有狂傲到小觑天下同辈的地步。 但同样,他也不会妄自菲薄,起码到现在,陆续登上战场的绝巅小巨头中,只有寥寥数人引起了他的重视。 或者说,是让他无法看透深浅的。 笑苍天是其中之一,连续三场,他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战力,刀锋如怒,十招之内,必摧枯拉朽般挫败对手。 他被称作刀狂,刀意也是狂猛不羁,带着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味道,刀锋所向,似能破开一切枷锁。 他的表现,引起了全场震动,耀眼无匹,被视作最有希望夺取小巨头榜第一名的强大人物! 剑魔夜宸也不逊色,他的剑道,堂堂正正、煌煌无量,凌厉到了极致,也雄浑到了极致。 一剑出,能让鬼神皆惊! 与之对决的两名绝巅小巨头,皆在三招之内,就被镇压,不得不认输退场。 金慕云也极其惊艳,作为通天剑宗年轻一代的领袖人物,他的剑道霸烈如火,犹如一尊剑王在横推乾坤。 羽灵空…… 纪星瑶…… 每一个小巨头,皆有盖世之威,若一轮**日争辉,展露出远超寻常的风采。 并且,通往场中的议论声,已经让林寻了解到。 绝巅道途,分作了“初窥门径”“登堂入室”“登峰造极”三个层次。 能够跻身第二轮对决的前十八名绝巅小巨头,几乎都处于“登堂入室”的阶段。 而像笑苍天、夜宸等顶尖人物,已开始触摸“登峰造极”之境,战力要更强。 当然,这仅仅只是道途之别。 战斗,在修为相当的情况下,比拼的就是自身的武道修为。 而武道,又和战斗意识、战斗手段、大道力量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注定不可能有一个精准的划分标准。 尤其是,绝巅小巨头之间的实力本就相差不大,想要脱颖而出,就要看各自所拥有的底牌了! …… 足足三个时辰后,第二轮对决落下帷幕。 除去被率先淘汰的苟炎真、三战三败的李清平,同样还有数位绝巅小巨头全盘皆输。 能够三战三胜的只有四人,分别是林寻、笑苍天、夜宸、金慕云。 三战两胜者,有六人,分别是赵景暄、纪星瑶、阿鲁、羽灵空、谷梁萍、齐冲斗。 三战一胜者,有六人,按照规则,他们注定无缘于第三轮对决。 接下来的第三轮对决,会分作两种。 一种是争夺第五到第十名的排位,参与这等竞争的,是那三战两胜的六位小巨头。 一种则是争夺前四名的排位,参与竞争的,是林寻等四人。 也就是说,包括赵景暄、羽灵空、纪星瑶在内的六人,已经没有资格冲击前四名! 得知这个结果,羽灵空顿时心理失衡,脸色阴晴不定,眸子中涌动着骇人的恨意。 原本,他是极度渴望在此次对决中,能够将林寻击败,洗涮耻辱的,可结果却令他遭遇打击。 他连去和林寻的资格都没有了! 并且在排名上,已注定会低于林寻! 无疑,在这等情况下,别说洗涮耻辱,最终还要被林寻压上一头,这让羽灵空焉能甘心? “可恨!”羽灵空牙齿都差点咬碎。 “此次对决,非战之罪。”纪星瑶心中幽幽一叹,也有些不甘。 之前,她第一场挑战的是笑苍天,拼尽所有,终究是棋差一筹,没能获胜。 也正因这一战,令得她就此失去了朝前四名发起冲刺的资格。 赵景暄、阿鲁他们倒是神色如常,能够跻身前十,已经算一个不错的结果。 谷梁萍和齐冲斗看起来也有些不甘心,可最终,也只能按捺住心中的不甘。 “可恶!那林魔神偷奸耍滑,竟还能角逐前四名席位,这不公平!” 山脚,有人大叫,一石激起千层浪,早就对林寻仇视的一些古老道统强者,纷纷嚷嚷起来。 “不错,他林魔神若不是使诈,让李清平大意上当,哪可能获得胜利?” “就凭他林魔神的战力,根本不够资格去冲击前四!” 这些嚷嚷和抨击林寻的,几乎都是长生净土、问玄剑斋、灵宝圣地这些势力,在替羽灵空、纪星瑶等人抱打不平。 其他修道者闻言,虽不曾附和,心中也很认同。 毕竟,无论是笑苍天、夜宸,还是金慕云,可都是凭借真正的战力而脱颖而出。 可林寻在后两场的对决中,获胜的手段却充满了非议,故而遭受到了很多不满的抨击,认为他不够资格跻身第一序列的竞争中! —— ps:月票第一的位置被爆了,捉急,兄弟姐妹们,请火力助攻!虽差距极大,但,这个月金鱼会拼到底!拜托了!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