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七章 不器剑和如归刀【第一更】 - 天骄战纪

第一千六十七章 不器剑和如归刀【第一更】

擂台上,战斗爆发。 无论是剑魔夜宸,还是刀狂笑苍天,皆清楚对手的可怕,根本就没有进行试探和保留,皆全力出击。 铮! 一柄紫色古剑冲霄清吟,夜宸踏步虚空,御剑而行,周身气势如正自喷发的火山,似要焚毁诸天刹。 剑名“不器”,古意盎然、紫气蒸腾,为王道极兵。 不器,寓意不拘泥条条框框,顺心所欲,斩破羁绊。 此剑,正如夜宸所求索之剑道——顺心意。 一剑在手,夜宸若一尊剑道帝尊降临,紫色剑气纵横捭阖,上斩青冥,下斩九幽,有无可匹敌之威。 一瞬间而已,众人动容,眼睛、灵魂都有被切割的刺痛感,那紫色的剑气,过于浩瀚炽盛! 不过,笑苍天亦不逊色。 他的气息宛如独照天穹的大日,锋芒毕露,光芒万丈,风采张扬,尽显睥睨神采。 他的刀亦如其人、锋利、雪亮、犹如白茫茫的一挂星河瀑布,横击虚空,席卷乾坤,霸绝无双。 刀名“如归”,取视死如归之意,仅仅只名字就令人心神震撼,或许,也正如其刀道,霸道了极致,没有退避之理! 铛!铛!铛!铛! 可怖的碰撞声响起,那战场上,两者激战在一起,犹如剑中帝尊和刀中霸主相遇,一时间,刀气纵横,剑气凌霄,场景惊世。 这的确是小巨头榜进行到现在,最耀眼、最精彩的一场旷世对决,刀吟剑鸣,恰似龙吟四海,凤啼八荒! “太强了!” 场中,无数观战者倒吸凉气,眼睛睁大,死死盯着战场,随着战斗进行,心神也紧紧地被牵引,忘乎所以。 纵然是老辈人物,都被狠狠惊艳了一把,一时间感慨万千,自忖当年他们年轻时候,都不及眼前两人太多! “北斗界竟出了这样两位奇才,恰似双子星,无论胜负,以后大世之争中,也注定有他们两人的一席之地。” 有人唏嘘,引起许多共鸣。 “夜宸其剑,如帝者驾临,有俯瞰山河,君临天下之威,却不受剑招之枷锁,随心所欲,这般剑道,着实了不起。” 林寻心中喃喃,他的心神也被吸引。 此战,就如两轮骄阳争锋,令他也感到热血沸腾,气机贲张,凭生一股渴望参战的冲动。 “笑苍天之刀,有霸绝乾坤之威,肆意如火之势,宛如霸主横推世间,若无强大的心境力量,根本不用打,就会被其威势所慑。” 林寻黑眸涌动着思忖的光泽,心神虽关注着战斗的细节,脑海中则在飞快推演,换做自己,若与两人对决,又该当如何。 渐渐地,他眉头紧紧蹙起。 没法比较! 因为这两人的武道力量,仅凭分析,很难评判深浅高低,已经达到炉火纯青、收发由心的地步。 想要击败他们,除非亲自去战斗一场! 仅凭推演和对比,注定无法得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想到这,林寻深吸一口气,摒弃脑海杂念,心神也随之变得澄澈空明,古井不波,如月满碧海,剔透无尘。 再看向战场上的对决时,林寻心境已带上一种超然,波澜不惊。 笑苍天、夜宸虽强大到了足可以令举世瞩目的地步,可……还不足以影响他的心神! 三百招。 六百招。 九百招。 …… 擂台上,战况愈演愈烈,直杀得天昏地暗,难解难分,乾坤之间,尽是刀剑纵横的碰撞声。 如惊雷起青冥,似神鼓荡十方。 道音、神辉、异象……诸般惊世场景显现,映衬得两者如神祗在对碰,上演绝世之战。 这无疑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对决,无论是谁想取胜,都显得异常之艰难! 场中,早已是鸦雀无声,所有目光都被吸引。 一些实力稍弱之辈,因为心神过于起伏跌宕,受到了这场对决的干扰,竟是忍不住咳血,差点遭受气机反噬。 也有修道者在观战中顿悟,获益匪浅,大有悟道之感,欣喜若狂。 一场对决,却引起场外如此多事情发生,这的确显得很匪夷所思。 也可见,这一场对决是何等之惊世和超绝! 若搁在外界,注定会引发古荒域四大界的大轰动。 直至战斗持续到一千多回合时,笑苍天和夜宸都已有些气喘吁吁,且身上各有负伤。 但两人斗战意志无疑极其可怕,厮杀起来不减衰弱迹象,反而愈发地凌厉和强盛。 可出乎意料,不等两者分出胜负,立在战场外的灵仆忽然出声,中止了这一场对决。 “止手吧,再战下去,也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灵仆言出法随,声音刚落下,场中的笑苍天和夜宸就被分开,挪移出了战场,返回各自的山巅。 这让人错愕,还能这样? 好端端一场旷世对决,却被硬生生中止,这就太让人不痛快了。 一些修道者虽心中不满,可面对那宛如神明般的灵仆时,却是敢怒不敢言。 林寻却暗自点头,他也看出,再战斗下去,两者也注定分不出胜负,因为他们两人的战力,几乎处于一个水准,即便有差别,也只是极其细微的差别,根本无法影响胜负。 “难得,这两人已必须重视,不能小觑。” 山脚,燕斩秋心中也不免感慨,这一辈的年轻人,崛起的实在太快了,从笑苍天、夜宸身上,令他都感受到一种即将被赶上的紧迫感。 “笑苍天,这里终究只是小巨头榜之争,无法痛快一战,若有胆,等出去之后,我们另选一地,再决胜负,如何?” 山巅,夜宸朗声开口,响彻云霄。 “行啊,就怕你到时候不敢赴约。”笑苍天大笑,肆意而张扬。 夜宸挑眉,而后晒笑:“哦?当我镇压你时,希望你还能这般张狂!” 两人就如一对命中的宿敌,针锋相对,谁也不服谁,令人咂舌,又令人感慨。 哗啦~~ 灵仆袖袍一挥,两道瑰丽缤纷的神灵雨从天儿降,将夜宸、笑苍天两人沐浴其中。 这是唯有竞逐前四排名的小巨头,才能够享受到的待遇,为的是不影响接下来的对决。 …… 第二场,该林寻出场了。 而他的对手,则是通天剑宗十三剑之首的“梵王剑”金慕云! 看见是这两人对决,城外观战者皆沸腾了。 “林魔神,你之前可是曾叫嚣,要在三招之内击败金慕云,你可千万别食言!” 有人大叫,看热闹不嫌事大。 “对,你说了,三招不赢,就算你输,我等倒要看看,你林魔神凭什么敢说如此大话。” 场中,嚷嚷声不断,皆唯恐天下不乱,等着看林寻笑话。 毕竟,刚才目睹了刀剑双绝之间的较量,连这两位绝巅人物都杀得难以分出胜负,同样有资格竞逐前四排名的金慕云,岂会被三招就打败? “此子,这可就搬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了。” 老辈强者的神色都变得异样起来。 阿鲁大叫,嗓门如炸雷:“别听那些乌鸦们乱叫唤,你就三招干翻他!打这些乌鸦嘴的脸!” 赵景暄差点忍不住翻白眼,这野蛮人说的也太轻巧了,这是在故意刺激林寻吗? 不过,阿鲁倒也说出了赵景暄的心思,听到场中这些一致不看好林寻的声音,她心中也很不是滋味,恨不得林寻直接击败金慕云,去打那些看热闹的家伙的脸! 林寻对这些哄笑、嚷嚷、挖苦似浑然不觉,自顾自飘然来到战场上,神色平淡。 与此同时,金慕云也来了,只是脸色却显得格外冰冷,眸子如剑般锁定林寻,道:“是不是感觉很后悔?” 被林寻以三招之约挑衅,本就是对他的一种轻蔑和侮辱,而今被人如此提起,虽然都抱着看林寻热闹的心思,可却让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为何要后悔?”林寻问。 “哼!冥顽不灵,若你三招内能击败我,我保证,以后但凡你林寻出现的地方,我绝对有多远离开多远。” 金慕云眸子凌厉,言辞咄咄逼人,“可若你做不到,不止要认输,还要跟我道歉,为你的出言不逊赎罪!” “好!”林寻答应的不假思索,很随意。 这种随意的态度,则被金慕云视作一种狂妄,令他暗自咬牙,这家伙,可真是胆大到了不知死活的地步! 锵! 一柄火红如燃,散发出恐怖威势的灵剑出现,被金慕云握在手中。 梵王剑! 通天剑宗古宝之一,东胜界赫赫有名的王道极兵之一。 一剑在手,金慕云周身气势为之一变,犹如一柄尘封的绝世宝剑于此刻出鞘,锋芒绝世,冲霄而起,震碎云层! “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林魔神真正的底牌!” 金慕云言辞斩钉截铁,眸子中,涌动着慑人的剑意。 他一袭玉袍,黑发飘扬,若凌厉无匹的一尊剑仙临世,风采耀眼。 场中所有人眼前一亮,这就是金慕云,再给他一些时间成长,极可能会成为第二个云庆白,无敌于王境之下! 面对这等对手,林魔神竟说出三招就能击败的大话,无疑让所有人都感到很荒谬。 这,可能吗? —— ps:首先,感谢2号一天砸月票和捧场的各位童鞋!谢谢你们! 今天3号,继续5更爆发,这是第一更,时间安排和昨天一样! 兄弟姐妹们,金鱼是真豁出去了,砸得月票越多,明天就继续爆! 请用搜索引擎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