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章 斩落一颗大好头颅【第四更】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七十章 斩落一颗大好头颅【第四更】

感受到林寻这蓄势一击所散发出的威势,观战者中的同辈天骄,几乎都感到一阵头皮发麻,骇然失色。 而老辈强者也心神震动,难以镇定。 大巧若拙! 大音希声! 这静悄悄没有一丝声音的蓄势一击,还不曾爆发,就已震撼全场。 而在林寻对面的金慕云感受要更直观和强烈,这一瞬,他心中都有一种空荡荡的无力感。 但仅仅一瞬,他就从这种困顿中清醒,神智变得前所未有的冷静。 这一击,绝对要接下来! 金慕云有一种预感,只要能挡住这一击,不止是可以让林寻输掉此次对决,更重要的是,他的力量将可以再次突破! 这一刹,金慕云神色变得异常之庄肃和认真,摒弃了内心的贪、嗔、痴,忘掉了怨、恨、怖! 体内,所掌握的种种力量和妙法、诸般大道的奥义,自然而然地运转到了极致。 他进入到一种奇妙的境地。 犹如蜕变之前的宁静,静等花开! “嗯?这家伙倒是了不得,居然要在此时此刻进行突破!” 这一刹,场中不少强者注意到了金慕云气息的变化,皆露出惊容,越是这样,就越能证明这金慕云的天赋是何等逆天! “这一届,真是涌出了太多绝世妖孽,比之以往要璀璨耀眼太多,这金慕云,若搁在往届,绝对可以稳夺第一,独占鳌头!” 一位风语族老人颤声道,他陆续在此参与了多届小巨头榜之争,见多了天下骄子,可还没有哪一届,能够和眼前这一届相提并论。 与此同时,林寻黑眸中也闪过一丝讶色。 而后,他目光内敛,一股铁和血的魔神意志在此刻交融汇聚,化作磅礴无量的战意。 虚空中,早已蓄势以待的断刃,于此刻掠出。 也就在同时,金慕云也动了,梵王剑刺空,绽放无量光,衍化作一道道虚无的神灵虚影,坐镇周虚之内,宛如远古神明显现。 但是,面对斩来的断刃,这一切,皆如同虚设! 哧啦! 刺耳的爆鸣声中,这一剑之势皆被碾碎,断刃锋芒,笔直朝金慕云当头斩下。 危机万分! 可也在同时,金慕云感受到了突破的契机,他宛如赌徒,将自身所有力量抽空,竭尽全力抵挡。 远远望去,他整个人像化作了一道光,一道凌厉通天的剑光! 所有人眼睛刺痛,灵魂悸动,被这一幕震撼。 然而—— 不等金慕云这一道通天剑光彻底崛起,却在半途中骤然暗淡,而后嘭嘭嘭爆碎,光雨纷飞,场中一片混乱。 这一击,远不像第二招那般激烈,可却显得异常直接、凶猛、震撼人心! 甚至,大多数观战者都没看清楚断刃是如何斩出的,故而也无法得知,金慕云究竟是否挡住这一击。 原因只有一个字,快! 无以伦比的快! 当意识反应过来时,战斗已经结束。 三招已过! 结果如何? 顾不得思忖、顾不得震惊、也顾不得回味,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看向场中的金慕云。 烟尘弥漫,光雨兀自在飞洒,金慕云的身影渐渐映现出来。 顿时,山脚下那些通天剑宗传人爆发出欢呼。 “赢了!” “林魔神,三招之约已过,还不赶紧认输忏悔?”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你林魔神也有今天?” 其他观战者怔怔,林魔神真的输了?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另一侧的林寻,有幸灾乐祸,有冷笑和得意,也有喟叹和感慨。 金慕云同样将目光看向林寻,只是他抬起头的动作却异常缓慢,仿似极其艰难和吃力。 当看到远处林寻身影的那一瞬,他眸子里写满了不甘、愤恨……但最终,皆化作惘然空洞之色。 似丢掉了灵魂。 “突破只差一丝,却功亏一篑,我……好恨!” 金慕云唇角蠕动,声音像从胸腔中挤出,虚弱到了极致,似仅仅一句话,就用尽了他所有力气。 “这……什么情况?”不少人眼皮一跳,难道林魔神没有输? 砰! 就在此时,金慕云原本如剑般立着的瘦削躯体,轰然倒地,其头颅也随之滚落地上,鲜血喷发。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场中的议论声戛然而止,一下子变得死寂无声,落针可闻。 死了? 一些女修者,甚至被吓得失声尖叫,花容惨淡。 “这……” 原本正自狂喜、得意的通天剑宗强者,无论老少,此刻都有一种被人敲闷棍的感觉,眼前发黑,这怎么可能!? 他们无法接受。 金慕云之强大,在通天剑宗中人所皆知,被视作第二个云庆白来培养,核心弟子中,他一直冠绝群雄,独占第一! 可现在,却在第三招中这样败了? 且首级都被人斩落! 这太触目惊心。 场中死寂一片,唯有风声在回荡。 笑苍天和夜宸皆动容,眸光开阖间,神芒涌动,林寻刚才那一斩,令他们也感受到了威胁! 至于羽灵空、楚北海、李清平这些敌视林寻的小巨头,此刻皆一副如遭雷击,备受打击的模样。 这家伙怎可能这般强大? 金慕云能够拥有竞争前四名的资格,令他们也都不得不服,可现在,金慕云却在三招之内就被彻底镇杀! 这一幕无疑太具有冲击力,令他们都愣在那,神色明灭不定。 当然,所有人都知道,在这不死神山上,在那灵仆的亲自见证下,金慕云是不可能彻底死去的。 可这却让人无法不惊心,若是发生在外界,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哈哈哈,这打脸节奏真他娘痛快!瞧瞧山脚那些乌鸦们,一个个表情像死了爹妈一样!” 阿鲁狂笑的声音又响起了,充分发挥出一个大嘴炮的威能,气得山脚那些敌视林寻的各大道统强者皆几欲咳血,快要抓狂。 “阿鲁说得对。”赵景暄罕见地很认同,当然,这话也只能在肚子里说说,她可不想犯众怒。 锵! 林寻收回了断刃,转身离开战场,半途中,他黑眸不经意俯瞰,朝山脚扫视了一圈,唇角泛起一抹无声的讥诮弧度。 虽不曾开口,可这却像一记耳光狠狠抽在那些曾与林寻发生过节的强者脸上,令得他们火辣辣的难受。 可恨! 他们羞愤而恼怒。 之前,他们谁都不相信林寻能够在三招内击败金慕云,可事实是,林寻不止击败对方,且斩落对方首级! 这无疑和自己打自己耳光没什么区别了。 呼~ 返回山巅道坛后,林寻也不禁长吐一口浊气,眉宇间泛起一抹疲惫。 寥寥三击,看似轻松,实则,却将他的体力消耗掉大半,让得他也有一种乏力之感。 连林寻也不得不承认,金慕云的确很棘手,这一次,他都已动用睚眦之怒和斗战圣法,才最终将其镇压,若非如此,三招之内,注定很难获胜。 哗啦~~ 一片瑰丽璀璨的神灵雨从天而降,将林寻沐浴其中,他那消耗的体力和心神,在几个呼吸之间就被恢复过来,重返巅峰状态! 与此同时,另一座山巅,金慕云也被“复活”过来,沐浴神灵雨,也是重新生龙活虎。 只是,他眉宇间却充斥上一抹挥之不去的阴鸷,尤其当目光看向林寻时,有仇视、有愤怒、有不甘,也有惘然。 显然,他伤势虽愈合,但心境却还没有从刚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毕竟,这就等于“死亡”了一次,短短时间内,遭遇如此打击,任谁也不可能心无挂碍。 最糟糕的是,第三场对决,同样该他出场! 金慕云的对手是笑苍天,后者此时已经来到了战场中,朗声开口:“金慕云,要不要给你一些时间稳固心神?” “不必了!” 金慕云神色冰冷,深吸一口气,摒弃脑海杂念,闪身冲上战场。 之前,他就是于此被杀,而今才不足片刻,就又一次登临其上,这让他心境都有些不稳固的迹象。 “你确定?” 笑苍天皱眉,“眼下的你,心有阴影,犹如魔障,一旦战斗,会影响到你的战力发挥,注定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此话一出,令全场都喟叹不已。 若仅仅败了,倒也无所谓,可金慕云却被斩,遭受到了“死亡”冲击,心存阴影,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化解。 这等情况下,的确令人堪忧。 而笑苍天那磊落而坦荡的风度,也让人心折,起码,他没有像之前李清平对林寻趁火打劫那般,也对金慕云趁火打劫。 “我说了,不用了!” 金慕云眸光中迸射出寒意,“你若真尊重我,就拿出你全部的实力来和我对决,否则,就少说废话!” 笑苍天非但不怒,反倒大笑:“好,就冲你这句话,我保证不会手下留情。” 当即,战斗爆发! 两者一刀一剑,激烈征战起来,展开之精彩,不属于之前任何一场对决。 看着场中正自和笑苍天对决的金慕云,林寻心中不免暗自一叹,“抛开其言行不谈,这家伙倒也傲骨铮铮,有不屈不挠之气魄,只是可惜,偏偏和云庆白同出一个门派……” —— ps:懵逼,今天投月票数目也太惨了,兄弟姐妹们,求求求月票!砸得多,明天继续爆!金鱼绝对不怂!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