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七章 最是那一抹娇羞【第一更】 - 天骄战纪

第一千七十七章 最是那一抹娇羞【第一更】

最后一轮最后一场对决就在这一招之间落下帷幕。 过程略显荒谬,但对决无疑是震撼人心的,笑苍天认输,但谁也不能说他彻底败了。 或许,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而此时,所有看向林寻的目光,则都带上震撼且复杂的味道。 小巨头榜一切对决都已落幕,毫无疑问,这个来自下界的少年,从一众古老道统中杀出,以不曾一败的战绩,独占魁首! 第一! 甚至,可以称作是古荒域四大界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一代中的绝巅第一人! 这无疑是一个足以引发天下侧目的无上头衔。 林魔神! 这个名字不管曾引来多少非议和风波,可在此后,是注定要名扬四大界,为天下所知! “赢了!” 赵景暄悄然握紧拳头,以此来控制内心的激动情绪。 她俏脸莹白,唇角带笑,那明净而灿烂的模样显得格外之美丽。 “还好还好,认这家伙当大哥不算丢人,否则若让那老混账知道,非用他那张臭嘴怼死我不可。” 阿鲁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没想到,他竟会是第一,只是,他究竟是如何和云庆白师兄结仇的?”金慕云怔怔。 虽然被林寻挫败,可心底深处,他其实是很佩服林寻的。 无依无靠,来自下界,却能搅乱天下风云,而今更以不败之战绩夺得小巨头榜第一,这简直就像一个奇迹。 与之相比,其他古老道统的传人,都该反省了! 毕竟,相较于林魔神,他们任何人都不缺过人的天赋、根骨和传承,占尽了先天优势。 可最终……却都败给林魔神,这足以让任何自诩古老道统传人的天骄汗颜了。 “不管了,反正按照约定,以后有他林寻在的地方,我肯定不会再出现。”金慕云摇头,不再多想。 “妈的,战斗比不过,喝酒上必须撂翻他,唔,是时候拎出老头子珍藏的那些好酒了……”夜宸抚摸着下巴在思忖。 至于羽灵空他们,皆脸色阴沉,心中充斥浓浓的不甘和颓然。 林寻登顶,对他们的打击太沉重了。 “此子,必须除掉!” 那些敌视林寻的势力,则一个个暗自发狠,林寻的表现,已经令他们感受到了潜在的威胁。 很清楚若灯林寻彻底崛起时,注定将成为一个心腹大患! “相信自即日起,世人将再次被林魔神这个名字震撼到!” “乱世出英豪,大世亦如此,或许,大世真的要来了……” 其他道统的强者,也都感慨不已。 …… 战斗落幕。 林寻第一、笑苍天第二、夜宸第三、金慕云第四。 至于其他三十六个名次的排名,也都早已划分出来。 这时候,灵仆端立在战场上空,浑身沐浴神圣光泽,神色威严,声音隆隆作响: “尔等三十五人,以后极可能成为引领一个时代的巨擘人物,但你们皆要记住,大世来临之时,必伴随大乱!” “尔等皆古荒域诞生之俊杰,若有朝一日,古荒域亿万众生需要你们站出时……” 说到这,灵仆声音一顿,陷入沉默。 小巨头榜落幕,本应当是一件喜事,可当听到灵仆此言,众人心中都涌上一抹沉重。 大世!大乱! 灵仆难道已窥伺到未来将发生不好的事情? “罢了,此等事情,牵扯无尽变数,谁也说不准。现在,就领取你们各自的奖励吧。” 灵仆不再多言,他袖袍一挥。 顿时,三十五座山巅道坛上,一座座盘龙碑轰鸣发光,而后,一道道宛如龙形的大道气运,将三十六五位小巨头的身影沐浴其中。 至于其中一座没有动静的山巅道坛,原本是属于苟炎真的,但随着他触犯规则,早已被驱逐。 这就是自爆要付出的代价。 不过,此时无人关心这些。 所有看向山巅一众小巨头的目光,都不可抑制地带上羡慕之色。 大道气运! 这可是成王的关键! 而欲在大世来临时,成就绝巅王者境,拥有气运的多寡,也注定会对此产生极大的影响。 所有人都有一种感觉,大世虽不曾真正来临,可诸界骄子,都已展开了角逐! 就像此次小巨头榜之争,能够获得大道气运的,皆是从诸多天骄中杀出的狠人,历经诸多争斗,最终才脱颖而出。 可以预见,以后在成王路上,这三十五位小巨头,注定会比在场其他天骄要更占优势! …… 林寻在静心感悟。 大道气运,本是天地间极其缥缈的力量,可却于此刻降临,将他整个人沐浴其中。 这种感觉很难具体形容。 就仿佛,在拥有这些气运力量后,令得他的道心更为纯净,对大道的感知、对天地的认知,都变得比以往更清晰。 可仔细体会时,却根本无法具体感知。 说不清,道不明,却又真真切切存在,显得无比神奇。 或许正如上古圣人所言,气运如因果、如命运,如天道纲常,皆奇妙难言。 不过,虽无法真切体会,但林寻却很确定,自己获得的大道气运,比在场其他小巨头都要多得多! 和第二名的笑苍天相比,也远远多出一大截。 这一方面是因为他夺取第一,奖励最丰厚,但同时,也和他在之前对决中的表现不无关系。 像苟炎真被驱逐后,原本属于他的大道气运,全数都成为了一种补偿,给了林寻。 …… 没多久,林寻等人皆彻底融合了大道气运,从道坛上起身。 “此子留下,尔等,可以离开了,”灵仆伸手一指林寻,开口说道。 林寻并不意外,因为获得第一名的奖励,远不止如此! 除了大道气运,还能够进入不死秘境,获得一年的修炼时间,而在其中修炼一年,只相当于外界一天! 顿时,不少看向林寻的目光中皆带上一抹艳羡。 能够在这大世来临前,拥有这般修炼福缘,对任何一位绝巅天骄而言,皆是一场难得无比的大造化! “林寻,此次结束,我即将返回北斗界一趟,把我家老祖宗私藏的一些好酒讨要出来后,再来与你对饮。” 夜宸笑吟吟开口,“当然,你若无事,也可以来北斗界紫薇山找我,在北斗界,保管没人敢像在东胜界那般欺负你!” 此话一出,让灵宝圣地、天枢圣地、通天剑宗那些道统强者的神色皆有些阴沉和不自在。 这明显是指桑骂槐啊! “好!”林寻笑着答应。 “林寻,下次相见时,我希望能与你痛快一战,而不像今天,才只对决一招。” 笑苍天也开口,笑得比夜宸更灿烂。 “这可是你自己提的建议,怎么你现在又反悔了?”林寻道。 “哎,还不是为了压夜宸那家伙一头嘛,更何况,我还真没信心打败你,所以也只能出此下策。”笑苍天哈哈大笑。 夜宸脸色顿时又黑下来,一副恨不得现在就去找笑苍天拼命的架势。 “大哥,能不能带我一起去不死秘境修行?”阿鲁在那边嚷嚷。 众人差点翻白眼,这野蛮人可真想得美,若能这样,大家都不用争夺这第一了。 “不行。”回答的是灵仆。 阿鲁顿时无语,他再嘴炮也不敢对灵仆展开炮火攻击了。 “我……” 赵景暄刚准备要说什么,林寻就抢先笑着传音,“还记得当年我们离开归墟的时候吗?” 赵景暄下意识点头,她哪能不记得,当时若不是那位青衣老猿出手,林寻和老蛤绝对走不掉。 “这次也一样,你先返回灵宝圣地,等有机会我再去找你。”林寻认真说道。 “但这次,那青衣老猿远在归墟之内,可帮不到你。”赵景暄蹙眉。 她哪会不清楚,当离开这不死禁地时,那些早已对林寻敌视的道统强者,注定会对林寻进行围堵和截杀! “不如,我去求一下燕师兄,让你和我们一起走?”赵景暄道。 林寻毫不犹豫就拒绝。 燕斩秋? 开玩笑,他之前在墨白州,可是狠狠大闹了一场,让灵宝圣地上下震怒,恨不得把自己抹除了,若跟他们走,那才叫自投罗网。 赵景暄也察觉到不妥,不禁歉然,道:“我可没有别的意思,你别多想。” 林寻笑嘻嘻道:“我当然知道你是担心我,毕竟,咱们可都是老朋友了嘛。” 赵景暄一愣,脱口而出道:“仅仅只是老朋友?” 话一出口,她顿感失态,莹白的俏脸闪过一抹羞赧,清眸闪躲,不敢直视林寻,一副恨不得钻进地缝的模样。 林寻先是怔了怔,而后见此,不禁大感有趣,故作疑惑道:“不是老朋友,又是什么?你得跟这人笨,可猜不透女人的心思。” 赵景暄啐了一口,俏脸发烫,羞赧之意如火霞般染红双颊,令她清丽的玉容平添一抹罕见的娇艳之感,美艳不可方物,别有一番风情。 林寻不禁一呆,他还从没见过赵景暄这般娇羞的姿态,和以往她那明净而洒脱的风韵完全不同。 “看够了没有?” 赵景暄柳眉倒竖,恶狠狠剜了林寻一眼。 “没有。” 林寻下意识答道。 赵景暄俏脸愈发滚烫了,晶莹的贝齿轻咬,白皙莹润的玉手似是因为紧张而下意识地攥紧,竟罕见地也变得有些手足无措。 —— ps: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码一章,发布在凌晨,再熬夜鼓捣接下来的剧情细纲,童鞋们惊喜不惊喜? 惊喜就来一波月票吧!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