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 情字难解,亦无解【第二更】 - 天骄战纪

第1078章 情字难解,亦无解【第二更】

不死神山上下,修道者正在陆续离去。 谁也没注意到,山巅上,正有一个正值风华正茂的少年和一个正值芳华妙龄的女子以独特的传音方式,在进行一场骤然变得暧昧而旖旎的交流。 气氛确实很微妙。 虽相隔两座山头,却似近可相触。 赵景暄完全没想到,原本只是担心林寻,可谁知聊天却会进展到如此微妙而暧昧的一步。 她手足无措,俏脸染红晕,霞飞双颊,那一抹羞赧而窘迫的样子,落入林寻眼中,无疑又是一种别致的风情。 林寻干咳了一声,道:“呃嗯……” 一时间,他竟不知说什么才好,心绪也有些荡漾,似天外云絮,飘得有些心慌。 “白痴!” 赵景暄扑哧一声笑出来,忽然感觉,这一刻的林寻竟带着一种从没有过的青涩笨拙之意。 “你才是白痴。”林寻挑眉,很不爽被如此称呼。 “哟,你还不服气啊,都没见过你这样又蠢又笨的大白痴!”赵景暄清眸一挑,斜睨了林寻一眼。 她腰肢修长,躯体绰约,一袭紫裙,肌肤如羊脂般莹白,一张俏脸宜嗔宜喜,明净绝美,此刻即便是斜睨着眼睛,都带着一股调皮之意。 原本旖旎而暧昧的气氛忽然不见了,林寻暗松一口气,浑身轻松之余,心里却有些空落落的,似乎刚才错过了什么。 “好了,我该走了。” 赵景暄挥了挥玉手,朝山下走去。 “就这么走了?” 林寻一怔。 “你还想说什么?” 赵景暄转身,回眸,山风吹过,她探手拢了拢耳畔青丝,这不经意一个小动作,却尽显一种说不出的美。 “没什么。” 林寻怔了怔,迟疑道,“那你……保重!” “你不止是白痴,还是一个天大的白痴!” 赵景暄没好气地瞪了林寻一眼,而后她自己忍不住笑出来,忽然感觉今天心绪怪怪的。 “走啦。” 她再次挥手,声音清脆悦耳,宛若天籁。 “你是不是变得太快了?说走就走,我前些天为了见你,可是把灵宝圣地都得罪了。” 林寻忍不住叫道。 赵景暄山道上,头也不回。 她一对玉手负在背后,步伐轻盈欢快,满不在乎道:“我很放心,你这种大白痴,活着或许会遭不少难,但想死肯定不容易,阎罗王都不见得敢收你。”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损我?” “你觉得呢,大白痴!” “我警告你,虽然咱俩关系很不错,可你也不能一口一口大白痴地叫我,传出去多丢人?” “嘿嘿,大白痴!” “你……” 林寻气得牙疼,恨不得追上去,揪住这不听话的小妞按地上打一顿屁股。 而此时,赵景暄已笑得眼睛都眯成了月牙,莹润的唇翘起,透着一股很得意的味道。 “这白痴,一点都不懂风情!不过……还是蛮可爱的。” 旋即,她在心中嘀咕了一声。 若被林寻听到她的心声,听到这“可爱”的形容词,只怕非崩溃不可。 他堂堂林魔神,怎可能和可爱有关? 但在某一类人眼中,兴许,只要投缘了,再蠢的榆木疙瘩也会变得很顺眼一些,可爱一些。 …… 赵景暄渐行渐远,最终和灵宝圣地的人汇合在一起。 林寻收回目光,想起刚才的一幕幕,神色明灭不定,半响才恼火嘀咕道:“我这是怎么了?” 以前的他,连纪星瑶这种骄傲的小妞都敢调戏,一点都不怯场。 也可以和乐采薇这种蕙心兰质的女子谈笑风生,游刃有余。 可唯独今日与赵景暄交谈时,总有一种异样的局促之感,放不开手脚,的确显得很笨拙,有点白痴…… 这让林寻愈发恼火了,暗道等下次相见时,非找回场子不可,让赵景暄这小妞也见识一下,什么叫大丈夫气概! 不过,当目睹赵景暄的身影渐渐消失视野中,林寻心头又莫名地有些空落落的。 他不禁叹了口气。 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 夏至那怎么办? 莫名其妙地,林寻想起了已经出落成一个美丽到惊世骇俗地步的夏至,也想起了她曾以一种认真而平静的语态说过的一句话—— “在我寂灭重修时,你不许拈花惹草,不许在外面有女人,哪怕是别人投怀送抱……也不许。” 想到这,林寻眼前直发黑,一阵咬牙切齿,有些气急败坏。 “还好当初我没答应你,否则,这辈子只怕都要孤独一生了……”林寻长吐一口浊气。 旋即,他又不禁有些头疼。 当时他曾反对,可夏至也曾提出要求,说,到时候除非能打败她,才接受他的反对,否则,只能接受。 最终,林寻暗自冷哼,一个小丫头而已,等下次你苏醒时,就先打败你! 他决定,为了不孤独终生,必须将此事当做头等大事对待! “年轻人,大道惟艰,可不要被美色蒙蔽了心智。” 不死神山上,只剩下灵仆一人,此刻将林寻神色变幻都看在眼底,不禁进行提醒,一副过来人的模样。 “前辈还懂这些?”林寻清醒了,很诧异。 一缕不死神山的规则秩序意志,却开口这般指点自己,总让林寻感觉怪怪的。 “哼,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灵仆不屑。 这种形容很粗俗,从一个浑身沐浴神圣气息,显得威严无比的意志化身口中说出,就愈发显得怪异。 林寻差点被噎住,忍不住道:“前辈,没想到您懂得还挺多的嘛,那不如您讲讲,情为何物?” 这话带着一丝调侃的味道,没曾想,灵仆却神色一肃,道:“你当知道,情之一字,最难解,亦无解。” 寥寥一句话,振聋发聩。 林寻一愣,灵仆则摆手道:“不是我说的,留着你自己以后揣摩吧。” “情字难解,亦无解……” 林寻在嘴中重复咀嚼一番,想起之前种种,凭生诸多感慨。 “走吧,时间已不多。” 灵仆袖袍一挥,顿时间,就带着林寻凭空消失不见。 偌大的不死神山,重新恢复了以往的清寂,唯有不朽不灭的气息,在每一寸古老山岩上弥漫,历经岁月变迁,见证世事更迭。 …… “马师伯,此次我们可是被那林魔神害苦了是,他视云庆白师兄为仇敌!” 在离开不死禁地的路上,孔翎愤然出声,眼中燃烧着仇恨的火焰,“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将他杀了。” 她想起了被林寻击败时的场景,连周身羽翼都被烧光了,作为五色孔雀一脉的后裔,她当时羞愤得都快崩溃。 “不用着急,此子,在劫难逃。” 为首的一名老者神色淡漠,名叫马元清,是一位王境老怪物。 说话时,他目光扫视着前方,道,“你看,那些古老道统势力中,可同样有不少和我们一样,恨不得将林寻此子诛杀。” 前方,一群又一群的古老道统修道者正在离去,身影密密麻麻,有灵宝圣地、天枢圣地这些东胜界古老道统。 也有长生净土、沧溟道宗这些其他界大势力。 “我倒是不担心杀不了那林寻,只担心,如此多势力一起动手,万一被其他家抢了先怎么办?” 孔翎皱眉道。 马元清莞尔,道:“哈哈,不管是谁杀了林魔神,只要确保此子必死,结果并不重要。” “可我听说他手中有真正的圣宝,并且他能变得如此强大,身上注定藏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这……” 不等孔翎说完,马元清就挥手道:“无碍,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我们只需做足准备就够了。” 说到这,马元清陷入沉思。 不死禁地外,就是星棋海,此海神秘莫测,不能擅自行动,故而想要击杀林寻,注定要选择在星棋海彼岸之畔动手。 越过星棋海,就是玄霜冰原,不过,只要将力量把控在星棋海岸边,足可以封死任何出路,从而可以将那林寻截杀。 不过,马元清也清楚,其他古老道统只怕也抱着这种心思。 并且,林魔神也不是那般好杀的。 之前的他,就曾凭借圣宝,杀死过真正的王境强者,连灵宝圣地那位踏足长生二劫境的苏崆长老,也都遭受重创。 如此一来,若要对付林魔神,必须采取最稳妥的做法! 当然,马元清并不担心对不了林寻,他很清楚,其他古老道统也都会和他们通天剑宗一样的心思,会各自出动最强大的力量。 在这等情况下,应该考虑的就是,谁能率先击杀林魔神,从而夺取其身上之造化! 这时候,远处蓦地响起一道怨毒无比的咆哮声,打断了马元清的思绪。 “害我被驱逐出小巨头之争,我一定要那林寻死得很难看!” 声震天地,毫不掩饰杀机。 正自离去的各大古老道统皆被惊动,抬眼看去,赫然是黑魇天狗族的苟炎真! 马元清唇角不禁泛起一抹讥诮弧度,这个倒霉蛋,自己自爆了,还怪责人家林魔神。 “不过黑魇天狗族虽令人厌憎,可只要他们出击,必然无比之疯狂,此次……林魔神注定在劫难逃了!” 马元清眸子中闪过一抹狠色,他预感到,一场针对林魔神的风暴,即将在星棋海彼岸汇聚而成。 —— ps:思绪略卡顿,第三章推迟到下午5点左右。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