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狂风暴雨将临【第五更】 - 天骄战纪

第1081章 狂风暴雨将临【第五更】

已经一年了? 当林寻走出不死秘境,想起之前的闭关经历,不免有些恍惚。 山中无甲子,寒岁不知年。 对修道者而言,修行悟道的时间总归是如飞光流矢般,不经意间已是沧海桑田。 还好,在不死秘境中修行一年,外界才过去一日而已。 “年轻人,你身上可有不少因果和业障,如今大世即将来临,还望你能够执守本心,莫忘修行初衷。” 灵仆开口道。 “多谢前辈教诲。” 林寻认真行礼。 “去吧,大世来临,也意味着大乱将发,你和其他三人的战斗烙印都已铭记于这九域战场中,以后若有机会,是很有可能参与到九域之争中的。” 灵仆袖袍一挥。 顿时,林寻只觉身影不受控制被吹起,瞬间就挪移出了不死神山、越过了不死禁地。 直至进入星棋海,身影这才飘落而下。 “前方有杀劫等候,能否渡过,就看你自身能耐了!” 远远地,传来灵仆提醒的声音。 林寻心中一震,再回头时,早已看不见不死禁地。 “多谢前辈。”林寻还是躬身行了一礼,无论对方是否看到,他只是想表达内心的感谢。 灵仆虽是不死神山规则意志所化,毫无情绪波动,但却有超然出世之风范,在闭关前后,对林寻多又提醒和指点,这让他也是颇为感触。 与之相比,那些当世所谓古老道统的嘴脸,无疑显得丑陋了一些。 比如,眼下正挡在星棋海彼岸的一场杀劫,林寻根本不用想就知道,究竟是谁想要对付自己。 当年在走出归墟的时候,就是如此。 在论道灯会结束的时候,也同样是如此。 这种经历,早已让林寻司空见惯。 不过,走出归墟时,是有青衣老猿相助,离开归墟时,是有一株神异无比的“王药白参”相助。 这一次,可就只能靠他自己了。 “暴风雨将来吗?可惜,在这星棋海中,纵然圣人来了,也奈何不得我,既然你们冥顽不灵,那就跟你们斗一斗!” 林寻深吸一口气,眼眸眺望星棋海远处,目光中带着一抹冷冽无比的杀机。 “此子着实令人看不透,本以为他是‘星湮战帝’的隔世传人,谁曾想,其身上还有绝世高人相护,出人意料……” 不死神山上,灵仆默然思忖。 “可惜,我只是一缕意志,无法牢记上古时代的往事,否则,肯定能知道,帮助此子攫取不死奥义的那位绝世高人究竟是谁……” 他就这般立着,陷入沉思,似遇到了极大的难题中。 许久,才将目光挪移,遥遥望向星棋海的方向,喃喃道:“当年,星湮战帝于此地炼化周天万星,布下无上禁忌之阵来对抗斩道之力,只希望此子不要重走星湮战帝的铁血杀伐之路,否则,只怕也……唉,罢了,大世来临,或许,一切都和以往不同,孰对孰错,无人可判。” 说到这,他摇了摇头,喟叹一声,身影骤然化作漫天的规则秩序光雨,消弭不见。 虚空中,唯有他那叹息的声音在回荡。 …… 星棋海彼岸,气氛压抑无比。 狭长起伏,宛如玉带般的海岸之畔,有诸多修道者等候在那。 通天剑宗、天枢圣地、灵宝圣地、长生净土、沧溟道宗、黑魇天狗族…… 一众不同的古老道统势力力量,分布在不同的区域中,将这星棋海之畔的海岸线围堵得水泄不通。 每一个古老道统,皆有王境老怪物坐镇,少则二三人,多则四五人,加起来,足有二十余位! 这无疑是一批足以令世间震颤的恐怖力量,若圣人不出,都足以横推一界之地,威慑八方。 而此时,他们皆等候于此,为的,仅仅只是要对付一个年轻人! 小题大做? 兴师动众? 没人会这么认为! 从林寻在西恒界崛起,直至如今,死伤在他手中的王境老怪物数目,十根手指头都数不过来! 在这等情况下,谁也不可能怠慢了。 当然,无论是哪一方古老道统,皆很清楚,林寻之所以如此横行无忌,所依仗的就是两样东西。 一是圣宝。 二是王道禁阵。 若无这两样东西防身,在场任何一名王者都敢确保,一根手指头都能碾死林寻! 毕竟,衍轮境终究是衍轮境,位列五大境中,而王者,则傲立五大境之上,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 气氛肃杀,这片区域的天地都蒙上一层压抑人心的厚重杀机,令得风云静止,乾坤归寂。 所有势力的力量都在等,很有耐心。 一天时间而已,弹指即过。 …… “马师伯,此次竞争压力可是很大,无论如何,咱们可一定要抢先杀了那林寻,云庆白师兄的夜华剑,还在此子手中。” 孔翎眉宇间尽是冰冷之意,她已确信,林寻此次必死无疑,唯一担忧的是,究竟哪个古老道统能第一个杀死这家伙。 “放心,此次为了对付他,我已携带宗门圣宝‘通天剑’,足可以让他无计可施!” 马元清很自负。 …… “决不能让此子崛起,他和我有旧仇,若不斩除,以后势必是一个大麻烦。” 羽灵空神色冷漠,语调冷酷。 第一次,他在论道灯会上败在林寻手中,若非长生殿,差点让他一命呜呼。 第二次,在这小巨头榜之争中,他连和林寻对决的资格都没争取到,这无疑是一个奇耻大辱。 无论为了复仇,还是为了雪耻,羽灵空是绝对无法容忍林寻再活下去的。 “此子,已成为你的心魔,也罢,这次我就帮你斩了这心魔,还望你经此磨难,可以迅速崛起,莫要让我们长生净土的各位老古董失望。” 一名素衣女子淡然出声,她身影修长,端庄贤淑,年轻时候必然也是一位大美人。 她话语平静,可言辞之间,却尽显高高在上之感。 这素衣女子,名叫尚文锦,一位踏足长生三劫境的恐怖存在! 在她身边,其他来自长生净土的王境强者也都点头,认同尚文锦的话语。 羽灵空见此,心中大定。 …… “我弟弟是被他所杀,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复仇。” 李清平神色阴沉,“并且,在不死神山上时,此子还曾以卑劣的手段,令我猝然遭劫,以至于错失进军前十的机会,此仇,同样不得不报!” “那就杀了他!” 一侧,一位头戴羽冠,相貌枯槁的老者冷冷出声,杀伐之气,直冲云霄。 他是沧溟道宗的一位踏足长生境的王者,道号“严云子”。 …… “可恶!那家伙该不会察觉到危险,故意不出来了吧?” 黑魇天狗族强者所在之地,苟炎真大声咆哮,神色狰狞而森然,他迫不及待想灭了林寻。 此次,唯有他因为自爆而被驱逐,别说名次,连原本获取到的大道气运,也都被剥夺,便宜了林寻。 这让苟炎真都恨得快要癫狂。 “放心,这小子在西恒界杀了我们很多族人,若让他继续活着,我们宗族的颜面还往哪里搁?” 一个黑袍老者慢悠悠说道,他肤色漆白,双唇猩红,眼窝塌陷,浑身散发着血腥阴冷的气息,威势慑人无比,犹如从地狱中走出的一位恶魔。 他名叫苟阳修,一位堪称穷凶恶极的长生境王者,曾为了泄愤,而屠戮一座数十万人的城池,凶威震天下。 …… 除此,在天枢圣地、灵宝圣地等古老道统中,也都发生着类似的一幕幕。 “真的无法挽回了?”赵景暄很无力,俏脸有些苍白。 她能够想到会有人对林寻不利,却没想到,事态竟会严重到如此地步。 “景暄师妹,安心看戏吧。”燕斩秋抬手,欲拍赵景暄的肩膀以示安慰,却被对方躲过去。 这让燕斩秋眉宇间不易察觉地闪过一丝恼意,旋即就轻声一叹,道:“纵然我们不动手,你觉得,其他道统能放过他吗?” 顿了顿,他神色变得平静而决然,“与其让别人捡便宜,倒不如让此子死在我们手中!” 赵景暄那明净而绝美的脸庞一下子煞白无比。 她正待说什么,只觉脖颈一痛,眼前发黑,晕厥了过去。 “萧师伯,你做什么?”燕斩秋震怒。 旁边,一位儒袍白发老者平淡道:“还是最好不让这丫头看到即将发生的杀戮,以免坏事。” 老者名萧惊鸿,灵宝圣地一位辈分极高的老怪物。 见此,燕斩秋神色明灭不定,最终不再多言。 一场针对林寻的风暴,已经蓄势以待,只等爆发! 星棋海浩渺若无垠,其上流动银灿灿的星光,一座座宛如棋子般的岛屿在其中若隐若现。 林寻已经来了,静默伫足在一座岛屿上,将那海岸上的一幕幕尽收眼底。 甚至,都能清楚那些古老道统根本不曾掩饰的交谈声! 他的黑眸愈发冷冽,内心深处,有着一股不可抑制地杀机犹如熔浆般横冲直撞。 从进入古荒域,他就一直处于一种被追杀的境地中,从不曾真正改变过! 而今,这些势力更是围堵于星棋海之前,要将他灭除。 甚至,还都一副要第一时间抢先击杀自己的架势,他们……把自己当做什么了!? —— ps:说三件事。 1,连续爆发五天了,金鱼是真真吃不消了,这五天没有出门,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码字,一天最多5小时睡眠时间,濒临极限。 2,大家别担心,这仅仅只是本月第一波爆发,容金鱼休整几天,会继续第二波爆发,预计在下周一左右就可以准备妥当。 并且,金鱼可以明确告诉大家,这个月会有一个大家期待已久的10更爆发! 3,感谢这5天捧场、砸票的童鞋,谢谢你们!金鱼写天骄以来,第一次感觉,码字如此不孤单! 明天的更新,恢复2更,请童鞋们理解一下,让金鱼喘口气,养一养精气神,然后就会继续爆! 最后,请允许金鱼再一次求一下月票,再次谢谢你们!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