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 欲在此海 埋葬群敌 - 天骄战纪

第1082章 欲在此海 埋葬群敌

他们,视自己为什么了!? 草芥? 猎物? 可以肆意践踏的蝼蚁? 林寻并不愚蠢,他很清楚,这就是现实。 在那些高高在上的古老道统眼中,他这样一个无门无派的孤家寡人,纵然再耀眼,也终究不具备太大的威慑。 以往岁月中,也不是没有一些惊采绝艳之辈,碍于出身的卑微,而被古老道统肆意践踏和打压。 有人反抗,可大多都饮恨而终。 无他,仅凭个人力量,欲和古老道统作对,太难! 可清楚归清楚,但这并不代表林寻就会低头! 若如此,他也不是林寻了。 此刻,他伫足在一座小岛上,冷眸扫视远方彼岸众人,想到自己进入古荒域后所遭遇的一切追杀,积攒在心中的怒火和恨意就如若燃烧般,快要控制不住。 而后,林寻深吸一口气,收回目光。 星棋海,被禁制笼罩,从外界看过来,只能见到星辉弥漫、群岛如棋的景象。 林寻伫足其中,就如立身大阵中,被禁制波动覆盖,外界是根本无法窥伺到他的身影。 嗖! 没有耽搁,林寻展开了行动。 他脚踏罡斗,身影如流光般闪烁,在不同岛屿之间穿梭。 而在手中,则不时掐动妙诀。 哗啦啦~~ 惊人的一幕出现,那星棋海中,星辉如雾流转翻滚,骤然动荡起来,晦涩的禁制波动也随之如潮水般,以林寻为中心蔓延奔腾。 许久,林寻才停下手中动作,伫足在一座孤岛上,额头已是被汗水浸透,消耗极大。 “这周天星斗大阵太过恐怖,拼尽所有,也才勉强能御用不足千分之一的威能,不过……” 林寻盘膝坐地,深吸一口气,眸光幽冷,“足够了!” 在他脑海中,一副周天星斗图徐徐运转,散发着奇异的波动,这就是林寻的底气所在。 …… “咦!” 海岸之畔,蓦地有人惊叫出声星棋海上的禁制力量正在飞快地消退!” 此话一出,早已等候在那的各大古老道统强者,也都第一时间察觉到这一幕,目光一亮。 就见星棋海上,如梦般的星辉宛如潮落,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退散和消弭,露出银灿灿的海面,和一座座奇形怪状的岛屿。 没有了星辉遮蔽,偌大的星棋海,变得浩瀚而明净。 “连那一股令人心悸和压抑的禁制力量也消失了!” 马元清精神一振,浑身都感到无比的轻松。 “的确消失了。” “好事!” “可怎会发生如此变故?” “这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星棋海的禁制力量对我等再无法产生威胁!” 长生净土的尚文锦、沧溟道宗的严云子、灵宝圣地的萧惊鸿、黑魇天狗族的苟阳修…… 一众老怪物,皆第一时间察觉到星棋海禁制波动发生的惊变,皆露出欣喜之色。 之前,他们之所以等候于此,而不敢进入星棋海,就在于此海极其恐怖,覆盖无上禁忌力量。 纵然是圣人误入其中,也极可能会迷失,永远被困。 在这等情况下,他们欲对付林寻,也只能等候在星棋海之外。 可现在…… 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如此一来,林寻这杂碎纵然想躲进星棋海中不出来,也注定不可能了!” 苟炎真兴奋大叫。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目光皆闪烁不定。 嗖! 蓦地,在天枢圣地势力中,一位灰袍老者掠出,腾空朝星棋海中呼啸而去。 侯天忠! 这是一位刚刚踏足长生一劫境的老怪物。 “想第一时间抢先杀了那林寻?不可能!” 黑魇天狗族中,一位血袍虬髯中年冷笑,说话时,身影暴冲而起,若一道血色洪流,朝星棋海中奔腾而去。 “该行动了!” “走!” “你们留在这里,此次星棋海大变,纵然禁制力量消退,但难保不会出现什么凶险。” 接下来,一位又一位王境强者出击,冲向星棋海内。 并且,处于安全考虑,每个道统的皆是王境,最多也就一二人,其他人都在等待消息。 “这次,林魔神死定了!” 无论是孔翎、还是羽灵空、李清平、苟炎真,皆很自信和从容,内心在期盼着。 王境出击,又早有防范圣宝和王禁的手段,杀他林寻也如杀鸡宰狗般轻松,根本不必担心什么。 眼下,唯一要确定的是,究竟哪个大势力能够第一时间杀死林寻。 “此子一除,等若除掉了一个潜在的祸患,从此可高枕无忧。” 马元清微笑。 “自古至今,还不曾有敢孤身一个和古老道统作对的人,纵然有,也都被灭杀,以前如此,今天也如此,这林寻必须得死。” 严云子双手负背,神色淡漠。 “这林寻,只怕要成为历史上最短命的小巨头榜第一人了,绝巅天骄又如何?对我等而言,翻手便可灭除。” 尚文锦语气柔和,慢条斯理,却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味道。 …… 星棋海深处。 林寻站在一座孤岛上,神色平静,黑眸幽冷。 今日他孑然一人,欲在此海,埋葬群敌! “来了。” 林寻抬眸,极远处的海面上,一股可怖的王境威压扩散而至,掀起滚滚海浪。 那是一个灰袍老者,来自天枢圣地,名侯天忠。 “小杂碎,你果然躲在此地!” 侯天忠身影暴掠而至,恐怖的王道威压铺天盖地,犹如主宰般,高高俯视远处的林寻。 “躲?你说错了,我是在等你们。” 林寻淡然出声,他衣衫猎猎,屹立在那,挺秀的身影笔直若青松,视那等王道威压如无物。 侯天忠本欲第一时间出手,将林寻击杀,以免被其他人赶来争夺。 可当见此,他感到有些迟疑。 无他,林寻太镇定了,不像是坐以待毙,更像是在等候。 “等我们?你什么意思,难道以为就凭你手中的圣宝和王道禁阵,就可以肆意妄为了?” 侯天忠眼神阴冷,他内心有着极其冲动的杀机,在试探林寻,“不怕告诉你,这一切统统无用!” “你太聒噪了,待会第一个杀你。” 林寻声音平静,像说着一件再随意不过的事情。 “你找死!” 侯天忠终究没能按捺住,袖袍一挥,隔空打出一道匹练神光,朝林寻击杀而去。 “哼!此子要死,也得死在本王手中!” 可与此同时,一道暴雷般的大喝响彻,伴随声音,一道血色大手隔空抓出,狠狠捏碎了那匹练神光,而后余势不减,朝林寻笼罩。 只是,尚在中途,这血色大手就被一道恐怖无匹的剑意斩碎,轰隆一声,化作光雨爆碎。 也就在这时候,不同的两个方向上,各自浮现出一道身影。 东边是一名血袍虬髯中年,名叫苟阳远,刚才的血色大手正是他发出。 西边是一名灰发白衣的青年,看似年轻,实则是一个老怪物,来自通天剑宗,名刘剑坤。 正是他的一剑,斩碎了苟阳远的血色大手。 “两位,还是让此子交给我来处理吧。” 刘剑坤神色孤傲,言辞随意,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狂妄,这可不是你们通天剑宗!”侯天忠冷冷道,“我劝你还是收敛一些!” 苟阳远的脸色森然无比,咧嘴笑道:“你刘剑坤算什么东西,也敢说这般大话?此子,今天我苟阳远杀定了!” 三者争锋相对,属于王境的威压彼此冲撞,令得这片天地陷入一种恐怖而压抑的氛围中。 至于林寻,则被他们无视。 因为在他们心中,林寻已是笼中鸟、瓮中鳖,难逃一死,真正要争的,是谁能第一时间杀死此子。 很快,又有数位王境老怪物显现,加入到竞争,谁也不服谁,彼此刹对峙着。 至于林寻,一直被无视着。 眼前这一幕,就宛如一群猎人共同发现了猎物,在争夺击杀猎物的权利,谁也不让步。 至于猎物,都已经在那,逃无可逃。 “各位,就别藏着掖着了,无非都是欲争夺此子身上的圣宝罢了,依我看,先将此子杀了,再凭各自实力竞争如何?” 通天剑宗的刘剑坤冷冷说道。 “可以。”一些王者点头。 “哼,此子手中有圣宝,有王道禁阵,杀他可不容易,依我看,还是直接开战吧,谁杀了此子,造化就算谁的!” 侯天忠眸光冰冷道。 “你们说完没有?”处在包围中的林寻这时候终于开口,黑眸愈发幽冷,扫视群王。 他一直显得很平静,纵然被当做猎物无视,他神色不曾有过一丝变化。 只是,没有人知道,他内心早已抑制不住的恨意,已冲上胸腔,随时都会爆发。 这些王者皆皱眉,一头只能坐以待毙的猎物也敢插嘴,这让他们很不快。 “小杂碎,你这是着急送死?老子就成全你!” 侯天忠探手一抓,一片雷电云霞凝聚,散发出恐怖毁灭的气息,朝林寻镇杀。 迅猛而霸道! 其他王者见此,自不可能容忍侯天忠抢先击杀林寻,毫不犹豫也动手。 轰! 刹那间,群王皆施展各自手段,毫无保留,有恐怖无边的道法,有威能惊世的宝物,从不同区域朝林寻轰杀。 牵一发而动全一身。 因为侯天忠的出手,顿时打破了对峙僵局,令这一场大战就此爆发。 —— ps:似乎因为连续拼的太狠,今天放松了一下,竟有些码不动了……童鞋们放心,金鱼会赶紧调整状态的! 下一章晚上10点左右。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