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4章 诸般圣宝 - 天骄战纪

第1084章 诸般圣宝

斩! 一个字,犹如上苍旨意,言出法随! 侯天忠被斩、苟阳远被斩、刘剑坤被斩…… 三位王境老怪物,其中,苟阳远还是踏足长生劫的王者,可无一例外,皆伏诛! 那一柄刀,如若天道铡刀,刀锋之下,任你修为通天,也会瞬间灰飞烟灭。 这就是周天星斗大阵的力量! 此阵,容纳周天星斗为基,由三百六十五幅周天星斗图,和一万四千八百幅小周天星斗图组成。 整个大阵,衍化作了眼前的星棋海,就宛如一方星空宙宇,其内星辰璀璨,多不胜数沿着不同的轨迹循环,繁密晦涩到了极致。 此阵,乃是一座圣阵! 严格而言,能够被林寻所御用的威能,甚至不足此阵全部威能的千分之一。 可即便如此,杀王境存在和杀鸡宰狗也没什么区别了。 “斩!” 林寻屹立孤岛上空,三千里之地,皆被其神识覆盖,骈指一划,便是一道天刀掠出。 长生净土的一位王境,刚冲到三千里边缘,就骇然发现,前路被一堵星辉铸就的“墙壁”阻挡,上与天接,下连大海,无法逾越! 他刚转身欲另寻出路,雪亮茫茫的刀光已斩杀而至。 像来自上苍的惩罚,让他于瞬间,躯体轰然爆碎,化解灰烬而消弭。 “林寻,我认栽,求你给我一条生路,我发誓,以后决不会再与你为难!” 灵宝圣地一位老妇尖叫出声,她已彻底恐惧,躯体巍颤颤,朝林寻低头求饶。 “斩!” 林寻置若罔闻,一字出,天刀降临,噗的一声,老妇躯体湮灭,连挣扎之力都没有。 临死,她都一脸错愕,似难以置信。 “小杂碎!你做的如此决绝,必然要遭大劫!” 另一侧,一名白发老者怒吼,目眦欲裂。 他之前拼尽全力,欲破开那星辉墙壁逃遁,可让他绝望的是,那墙壁那无上禁制波动所化,根本无法撼动一丝! “斩!” 林寻神色淡漠,回答的只有一个字。 噗! 老者在怨毒而惊恐的怒吼声中被诛。 场中,仅剩下两位王境强者。 只是,此刻他们的脸色却是煞白无比,浑身都在哆嗦,内心被无尽的恐惧淹没。 之前,他们气势汹汹而来,神色睥睨,尽显王境之威,视林寻如蝼蚁,恨不得皆在第一时间将其镇杀,掠夺其身上造化。 本以为,这是一场瓮中捉鳖的行动,手到擒来。 谁曾想,竟会上演如此惊变! 星棋海的禁忌力量,却被这样一个年轻人掌控,于这片天地中展开了一场屠杀。 那血腥的一幕幕死亡,无疑是世间第一等的大恐怖! 现在,仅剩的这两位王境彻底慌了、怕了,神色惊恐而仓惶,哪还有一丝之前的睥睨和威严。 当一只随手都能摁死的蚂蚁忽然拥有了屠龙之力,这,无疑是世上最可怕的事情。 “林寻,有话好好说,我相信,之所以如此杀戮,绝非你的本意,不如,我们好好聊聊?” 一名儒袍中年深吸一口气,缓缓出声。 “是啊,你还年轻,以后是注定要成王成圣的,要切记万事不可做绝,否则,这古荒域虽大,只怕都不可能有你容身之地。” 另一个金袍老者也连忙出声。 此刻,他们不像是两位呼风唤雨的王者,反倒像苦苦求饶的阶下囚,低声下气,再无气焰。 “之前,你们前来杀我时,可曾给过我聊天的机会?” 林寻唇角泛起一抹冷峭的弧度,“死到临头了,却要跟我聊天,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好说话?” “哪能!”儒袍中年和金袍老者连忙摇头。 “既然如此,我为何还要跟你们废话?” 林寻话音还没落下,一道雪亮天道从天而降,如雷霆一闪。 噗! 儒袍中年被诛。 “你你你……真打算做绝,不留余地?你这是与世为敌!离开了这星棋海,注定会有泼天大祸!” 金袍老者震怒咆哮。 “与世为敌……” 林寻喃喃了一声,而后,一对黑眸变得愈发幽冷,“你们真以为自己可以代表整个古荒域?更何况,纵然与世为敌又如何?我林寻可从不曾畏惧过战斗!” 说罢,他骈指一划。 天穹上,雪亮的刀锋降临,如若天罚,任凭金袍老者如何闪避,最终依旧被诛! 八位来自不同道统的王境强者,于此刻全部伏诛。 一时间,这三千里海域,重归寂静,唯有星辉灿然,于天地间氤氲翻滚。 林寻飘然落足孤岛上,盘膝坐地。 杀死八位王境,让他心绪毫无波动,因为从他们靠近这座孤岛那一刻,就已注定死亡。 林寻深吸一口气,拿出灵髓,开始打坐。 操纵“周天星斗大阵”,对自身也会极大的消耗,就像击杀了这下子耗掉了他一大半的灵力。 “这是第一批,也不知第二批什么时候会来……” 林寻一边打坐,一边等待。 …… 星棋海畔。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原本皆在期盼好消息的各大道统强者,渐渐感到有些不耐了。 究竟怎么回事? 如此多王境一起出动,难道连一个林魔神都寻觅不到? 难道那小子至今还不曾离开不死禁地? 不可能! 所有人都清楚,不死禁地之所以是东胜界五大禁地之一,就在于它是不容靠近的! 除非五年一届的小巨头榜拉开帷幕,才有机会踏足其上,否则,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进入其中。 这是以往无垠岁月中,无数修道者经过诸多探寻猜得出的一致结论。 时间在流逝,明净而浩瀚的星棋海上,依旧风平浪静,毫无任何动静。 渐渐地,连那些王境老怪物也皱眉,心生不耐。 仅仅只是搜捕一个衍轮境的年轻人,何须耗费如此多时间? 没有人知道,那星棋海极深处,曾被封锁,而在封锁的区域内,那八位王境老怪物早已形神俱灭,被埋葬大海之内。 也没人敢想象,林寻一个人,会有灭杀八位王境的能耐。 他们潜意识里都认为,之所以迟迟没有消息传来,要么是还没有寻觅到林寻。 要么,就是中途遭遇了某种变故! 当然,纵然是碰到变故,也没有人会想到,那些出动的王境老怪物都已遭难。 “我去看看!” 蓦地,黑魇天狗族中,苟炎真深吸一口气,大声开口。 他已亟不可待,无法忍耐。 作为黑魇天狗族后裔,嗅觉之敏锐,自然冠绝天下,茫茫星棋海,虽大若无垠,可他就不信搜寻不到林寻的踪迹! “不可!” 苟阳修再次拦住苟炎真,冷冷道,“你是我族年轻一辈最出色的‘万人斩’层次绝巅天骄,难道没有听说过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道理吗?” “可我……” “没有可是。”苟阳修断然道,“阳甲,你去!” 他目光看向一个肤色黝黑,神色如岩石般冰冷的中年。 中年名叫苟阳甲,一位踏足长生一劫境的存在,闻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带上血狱大印!” 苟阳修略一犹豫,但最终还是一咬牙,将一枚流溢着慑人血芒的大印递给了苟阳甲。 顿时,一股恐怖无比的圣道威压从血色大印中扩散而出,引起附近修道者一阵躁动。 血狱大印,黑魇天狗族的圣宝,上古时代,就曾染血无数,威能恐怖滔天。 “至于吗?”苟阳甲开口,感觉有些小题大做。 “杀那小杂碎容易,但别忘了,还有其他同道也在场,多一件圣宝,就多一些震慑和把握。” 苟阳修传音道,言辞意味深长。 苟阳甲点头,不再迟疑,腾空而去。 …… “看来,我们也该让通天剑试一试锋芒了。” 另一侧,马元清幽幽一叹,将一副漆黑陈旧的剑匣拿出,递给身边的一名老者。 “文远师弟,莫坠了我们通天剑宗的威风!”他神色庄肃。 老者一袭麻衣,须发灰白,面容清瘦,名叫钟文远。 闻言,他郑重接过剑匣,道:“定不辱命!” 嗖! 他背负剑匣,身影如惊虹,冲霄而去。 …… “哼,这些老家伙,都按耐不住要动用圣宝了,既如此,那我等也不能落后了。” 长生净土,尚文锦掌心一翻,多出一座拳头大小的青铜宫殿,看似很小,却散发出足以压迫天地山河的恐怖气息。 长生殿! “莫贞师妹,此次就由你走一趟吧目的是杀林寻此子,可若有人阻挠,也不必怯场了!” 尚文锦说着,将长生殿交给旁边一名貌似少女,一袭绿水裙裳的美艳女子。 说着,尚文锦眸光一扫其他势力,唇角带着一抹冷笑。 她自然看出,各方祭出圣宝的目的,或许是为了更稳妥地击杀林寻此子。 但更重要的原因,只怕是为了牵制其他竞争势力! …… “哼,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也见识见识我们灵宝圣地的‘紫青宝霓伞’!” “把我们天枢圣地的‘镇天尺’拿来!” 与此同时,其他势力,也都在采取行动。 这种做法有暗中竞争的味道,同样也是为了牵制对手,以防击杀林寻时,被其他人凭借圣宝之威抢先一步。 —— ps:出门办事,2连更!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