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 祖源神竹【第四更】 - 天骄战纪

第1099章 祖源神竹【第四更】

黑魇山,一座恢弘殿宇内。 一位妇人正在低声哭泣,向为首的一名老者诉苦。 妇人是苟炎真的母亲。 老者则是黑魇天狗族的族长苟阳海,一位踏足长生九劫境,只差临门一脚就能踏入圣境的恐怖存在。 “族长,炎真可是您看着长大的,如今却死在那星棋海之畔,我……我好恨啊!” 苟阳海不悦道:“血屠大人都已经出击,林寻这小畜生必将伏诛,这还不够让你宽心的?” 说实话,当听闻苟炎真的死讯,也是让他震怒无比,这可是他们这一族的绝巅天骄,是极有希望在大世中踏足绝巅王者境的不二人选。 可现在,却被人杀害了! “可那星棋海有无上禁制笼罩,若那小杂碎藏于其中,血屠大人他……”妇人兀自不甘心。 只是,不等说完,就被苟阳海皱眉打断,“放肆!你这是在怀疑血屠大人的力量?圣境如天,岂是你能揣度的?” 妇人浑身一颤,被吓到了。 苟阳海语气放缓:“放心吧,这次可不光是血屠大人,还有其他五位圣人一起出击,林寻那小畜生绝无生还的可能!” 轰! 就在这时,山脚下传来剧烈的轰鸣声,整个黑魇山都抖动摇晃起来,也波及到了这座大殿。 顿时间,大殿内的桌椅、摆设、茶盏等器物都哗啦啦乱颤,不时坠地,砰然碎裂。 “发生了何事!?”苟阳海噌地起身,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眸子中迸射出两道骇人的血芒。 “族长,不好了,有人杀进了咱们黑魇山!”大殿外,一名强者慌里慌张叫道。 “好大的胆子!可知道是哪个道统势力?简直活腻歪了!”苟阳海大怒。 他们黑魇天狗族遍布古荒域,势力庞大,只有他们去侵犯别人的份儿,何时被人杀上门过? 连古老道统都不敢这般做! “只有一男一女,呃,对了,还有一群羊!”那位强者禀告。 “一群羊?” 苟阳海猝不及防下,差点不敢相信耳朵,“难道是青羊一脉的强者?” “不是,那……那就是一群普普通通的畜生!”那位强者也一脸的懵逼,都不知该如何解释了。 “管他是谁,敢跑来我黑魇山撒野,无论是谁,都别想活着离开!” 苟阳海脸色冰冷,杀机腾腾,朝大殿外走去。 轰! 黑魇山在剧烈晃动,山岩倾塌、古木爆碎、灵泉飞瀑断流,响起阵阵惨叫声。 神秘女子踱步,仪态超然,周身萦绕着晶莹的神虹。 在她身前,还驱赶着一群羊和一条狗。 看起来,就像在山上放牧一样。 可伴随着她前行,一路上冲过来的黑魇天狗族强者还没有靠近,就如遭雷击,纷纷倒地不起。 对此,神秘女子看也不看,身影绰约,自顾自登山。 林寻就跟随在一旁,将这一幕幕看在眼中,心中也痛快不已。 在西恒界时,他就被黑魇天狗族追杀,直至抵达东胜界,对方依旧不罢休,阴魂不散般针对于他。 而现在,一切都发生逆转,他被带着一起,直接登上了黑魇天狗族的大门,一路前行,如入无人之境! 真真正正的无可阻挡! “你是谁,胆大包天,不知道这是我黑魇天狗族的地盘?”远处,一名踏足王境的强者暴喝。 只是,当他目光落在神秘女子身上时,却如遭雷击,惊得魂儿差点飞出来,“你你你是……圣……” 话音未落,他灵魂就骤然剧痛,软绵绵躺倒在地。 在这王境身后,还跟随着十多位强者,见到这一幕,都傻眼了,而后,也都噗通噗通滚落一地。 神秘女子看似一步步前行,实则每一步迈出,皆如缩地成寸,速度极快。 当抵达半山腰时,在她身后的道途上,早已躺满了横七竖八的身体,大多是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震慑晕厥过去。 也有的直接暴毙当场,血染山体,原因就在于,他们曾出言不逊,进行辱骂,直接丢掉了性命。 满地狼藉,非常可怖。 “天啊,快逃!”远方,看到这一幕的黑魇天狗族强者,吓得六神无主,扭头就逃向山上。 他们都已看清楚,根本没有还手余地,相差太过悬殊了。 “一群废物,都给我退下!” 蓦地,苟阳海那威严无比的声音响彻,在黑魇山上下隆隆回荡。 与此同时,神秘女子踏着山路,身影出现在山巅区域。 黑魇山之巅,极其平旷,古老的建筑林立,云海蒸腾,灵霞袅娜,宛如一方出世净土。 一缕天光洒落在神秘女子身上,让她整个人都染上一层如梦似幻般的气息。 “圣人!” 一眼而已,原本暴怒欲狂的苟阳海,犹如被人浇了盆冷水,彻底冷静下来,眉宇间不可抑制地带上惊疑凝重之色。 圣人! 寥寥两个字,让原本躁动、慌乱的黑魇天狗族其他强者皆像被钉在原地,浑身发僵。 场中,一片死寂。 所有的目光,都齐齐落在同一个地方。 一男一女、一群羊、一条黑狗。 这画面,怎么看怎么怪异和荒谬。 就连苟阳海都一阵眼晕,一位圣人杀上门,却带了一群羊和一条狗,怎么看,都透着古怪。 “是你这个小畜生!” 蓦地,一道尖叫响起,一个妇人怨毒地盯着神秘女子身边的林寻,一副几欲疯狂咬人的样子。 苟阳海心头一震,也认出林寻了,之前他的心神被神秘女子所震慑,竟是没能立刻认出,那年轻人是谁。 此子没死! 这岂不是意味着血屠大人前往星棋海的行动…… 想到这,苟阳海心中一颤,脸色阴晴不定,都有些难以相信。 “族长!快杀了他,杀了他为我儿报仇!” 妇人的尖叫,令苟阳海脸色微变,蓦地出手,一掌拍晕了妇人,这纯粹是下意识的动作。 因为他清楚,在一位圣人面前如此叫嚣,那后果太严重! “这么多年过去,这黑魇山还是老样子,透着一股肮脏发臭的气息。” 神秘女子开口,随意打量了一下四周,似有些失望。 她声音平淡,可却宛如大道伦音,透发出无上的威严,笼罩天地间,令在场所有人浑身发紧,感受到一种难言的压迫。 “不知道友此来,所为何事?” 苟阳海深吸一口气,沉声道,直接无视了神秘女子话语中的厌憎。 只是就在此时,一道苍老无比的声音响起:“阳海,你退下吧,圣人驾临,只能由老夫来亲自接待。” 伴随声音,一个身影枯瘦,身穿黑袍,满脸皱纹的老者,凭空显现,来到了场中。 “血星大人!” 苟阳海等在场黑魇天狗族强者皆精神一振,心中的压抑和惊慌一扫而空。 血星圣人,一位已经闭关近八千年的老怪物! 对苟阳海他们而言,这绝对是一位顶梁柱般的存在,可以让他们安心无忧。 “道友驱赶一群羊儿前来,是为了何事?” 血星圣人声音苍老,神色平静地看着神秘女子,至于林寻,直接就被他无视了。 “一是帮此子出口气,二是跟你们做笔买卖。” 神秘女子随口道。 血星圣人这才将目光看向林寻。 那一瞬,林寻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神魂都在颤粟,仿似仅仅一道目光,都足以将自己抹杀! “你若眼睛不好,我可以帮你取出来,反正留着也无用。”神秘女子此话一出,林寻顿感全身的压力和不适全都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血星圣人也收回目光,笑道:“道友可莫要开玩笑,我只是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这般人物为了一个小辈而不惜杀入我黑魇山?” “很简单,你们以大欺小,我也只能亲自来走一遭了。”神秘女子随口道。 血星圣人一怔,苟阳海见此,连忙传音解释了一番。 瞬间,血星圣人脸色微变,眸中涌动着可怖的神芒,道:“道友,我能否知道,星棋海之畔发生了什么?” 神秘女子道:“等做了这笔买卖,你自然就知道了。” 说着,她抬手一指匍匐在那,脑袋埋在地上,一副羞愧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的黑狗,说道,“这条狗的命,卖给你们了。” 这黑狗自然是血屠圣人,这黑魇山本就是他的老巢,如今,他堂堂圣人,却被人驱赶到自己宗族,并且,还要卖给自己族人,这无疑太过耻辱,让他羞愤欲死,都快疯了。 “若我没看错,这……本就是我族之人。” 血星圣人皱眉道,“也罢,多说无疑,道友打算如何进行这次交易?” “十节祖源神竹便可。”神秘女子道。 祖源神竹! 全场所有人勃然色变,这可是他们黑魇一脉的至宝,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神料。 放眼天下,也只有他们宗族的祖源之地才能孕养出如此神料! 并且,祖源神竹每三千年才能生长一节,产量极其有限,被说卖了,连他们自己宗族都不够分的! 神秘女子一张嘴就索要十节祖源神竹,分明就是狮子大开口! —— ps:第五更可能要在晚上11点半左右了,今儿思路有些卡,码得有点吃力。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