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0章 来去皆无阻【第五更】 - 天骄战纪

第1100章 来去皆无阻【第五更】

众人愤愤不平,认为神秘女子狮子大开口,明显认为他们这一族好欺! 地上那只黑狗,除了皮毛乌黑柔顺,看起来别提有多怂,从出现到现在一直匍匐在地,脑门恨不得塞进地缝里。 这种窝囊的货色,也值十节祖源神竹? 若让地上的血屠圣人之道他们的心思,非气到吐血发狂不可,窝囊? 这简直不能忍! “道友,我黑魇天狗族有数以万计的后裔,你随随便便拎出来一个,就开口索要十节祖源神竹,这……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血星圣人缓缓开口,他人虽苍老无比,看起来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可却自有一股无形的威严。 “这么说,你是认为这条狗不值这个价钱了?”神秘女子问道。 “不值,一点都不值。” 血星圣人道,“最多……也就值三节祖源神竹,这还是看在道友面子上,否则的话,呵呵……” 话没说完,意思已表露无遗。 可即便如此,在场其他黑魇天狗族强者依旧脸色难看。 被人踏破山门,一路击伤了不知多少族人,如今反倒还要被对方勒索,这简直太憋屈! 林寻则差点忍不住笑出来,神色古怪,若让这老家伙知道这条狗的身份,只怕非抽自己嘴巴不可。 “既然如此,那这条狗我就不卖了。”神秘女子道。 “汪!汪!” 这时候,地上化作黑狗的血屠圣人急眼了,抬起狗头,对着血星圣人狂吠,一副愤怒无比的模样。 “大胆!竟敢对老祖无礼!”旁边的苟阳海早已憋了一肚子气,见此,毫不犹豫一脚就踹了过去。 砰! 黑狗直接倒飞,砸在十多丈外的岩石上,烟尘弥漫,狼狈之极。 林寻一怔,差点就要冲苟阳海竖大拇指,不愧是黑狗一脉的族长,这一脚硬生生踹飞了一位圣人! “汪!汪!汪!汪!”却见黑狗像疯了一样,冲出来,嘶吼的声音愈发大了,像又犯了疯狗病。 眼见这家伙如此不开窍,苟阳海气得脸色铁青,正待狠狠收拾他一顿,就见血星圣人似察觉到什么,猛地失声道:“住手!” 一道暴喝,宛如闷雷,激荡天地,震得苟阳海一个趔趄,差点跌坐地上。 其他人也都胆颤心惊,脸色大变,不明所以。 “你……你是血屠?”血星眸子中迸射出骇人的神芒,死死盯着那狂吠的黑狗。 这一刻,林寻分明看到,黑狗的眼眶有泪水划过的痕迹,也不知是喜极而泣,还是什么。 全场寂静,全都傻眼,愣愣看着地上的黑狗,都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血屠大人? 这黑狗……怎会是血屠大人? 尤其是苟阳海,他刚才可是狠狠踹了这黑狗一脚,并且还打算狠狠收拾它一番,哪曾想,却竟发生如此逆转! 一下子,他脸色黑如锅底。 林寻终究没忍住笑了,眼前这一幕简直太有意思,完全可以拿来回味很多次。 最终,血星圣人确认了这个事实,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冰冷无比,眸光如电般锁定神秘女子:“道友!你这是羞辱我黑魇一族来了?” 其他人也都愤怒难当,感到无比耻辱,一位圣人,却被当做狗来驱使和买卖,这谁能忍? 神秘女子波澜不惊,道:“羞辱?谈不上,只不过是对他的惩罚罢了,你们若不服,大可以一战。” 轻描淡写的言辞,却流露出一股无法形容的睥睨霸气,令天地都为之一颤,似在俯首称臣。 在场那些圣境以下的强者,都只觉脑海嗡的一声,眼前直冒金星,感受到无比的压迫,几欲窒息! 这一刻,神秘女子犹如化身主宰,那无上般的气势,令血星圣人都脸色一变。 “汪!汪!”黑狗又叫起来,似无比焦急。 血星圣人以神魂之力与之沟通,两者也不知说了什么,令得血星圣人脸色明灭不定。 当再抬起头看向神秘女子时,他眸子中已带上一抹深深的惊疑,似难以置信。 林寻大致能猜出,血星圣人只怕已经了解到了发生在星棋海之畔的一幕幕。 “好,就如道友所言!” 最终,血星圣人深吸一口气,做出决断,当即命人取来一方木质盒子,盒子内,整整齐齐摆放着十节竹子。 此竹通体莹白雪亮,每一节皆表面竟烙印着天生的奇异道纹,有丝丝缕缕宛如发丝般的雷芒流窜其上,迸发出浓郁无比的生机。 这,就是被孕养于黑魇天狗族祖地本源中的神竹,三千年才生出一节,乃是可遇不可求的神材。 神秘女子瞥了一眼,就吩咐林寻将其收下。 血星圣人心中都一阵肉疼,十节祖源神竹,这可就等于三万年的积蓄一下子飞了! “道友现在可满意了?“血星圣人沉声道。 “差不多了。” 神秘女子点头,而后眸光一扫在场所有人,道,“这次我只是来登门拜访,若下次再发生以大欺小的事情,那就不止是拜访那般简单了。” 这是无声的威胁! 谁都能听得出,可血星圣人最终还是强忍住内心的杀机,道:“既然如此,道友可以放人了吧?” 最终,神秘女子留下血屠圣人,和林寻一起赶着一群羊离开了。 来时,破山门而上,一路如入无人之境,逼迫得血星圣人也不得不低头。 去时,同样无人敢阻,无人敢拦! 这般风采,令林寻也是大开眼界,若有这等手段,纵然就是孤身一人,无依无靠,也注定无人敢欺! …… “大人,为何要答应他!难道凭我族的力量,还留不下一个圣人?” 许久,苟阳海才咬牙切齿道。 今日之事,对他们整个族群而言,都堪称是一个沉重无比的打击,更是一个奇耻大辱! “你可注意到那群羊?”血星圣人面无表情道。 苟阳海一怔,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道:“难道……” “不错,那是其他五个道统的圣人,化圣为畜,牧而行之,这女人若想杀人,此次登山时,你觉得有多少族人能够幸存下来?” 血星圣人冷冷道。 苟阳海浑身发寒,越想心中越是惊悸。 “阳海,你身为族长,却连这点眼力都没有,怪不得修为一直滞留在长生九劫之境,迟迟无法踏足圣境!” 另一侧,恢复过来的血屠圣人言辞冰冷。 苟阳海头皮一阵发麻,都不敢去看刹血屠圣人的目光,要知道就在刚才,他可是一脚踹飞了血屠圣人…… 虽然是无意的,可若血屠圣人追究起来,后果绝对不会好到哪里! “可……难道此事就这么算了?” 苟阳海心中憋屈。 “当然不可能!” 血星圣人毫不犹豫,他苍老的脸颊森然而冰冷,猩红的瞳迸射可怖的血光,“无论是谁,敢如此欺辱我族,都得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他深吸一口气,命令道,“查!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查出这女人的底细和来历!纵然现在无法报仇,以后,也是要报的!” 话虽说的狠戾无比,可所有人都听出,起码在没有摸清楚那神秘女子底细之前,这个仇是注定不可能立刻就报的。 这让他们心中愈发不是滋味了。 …… “此宝应该叫‘万劫神竹’,于毁灭中成长,每三千年渡劫一次,每一次皆可从雷劫中获取到一股‘雷元灵液’。” “此液既可以起死人肉白骨,又可以对修行有着不可估量的助益,算得上是一味真正的灵药神材。” 金灿灿的神虹铺展,贯穿无垠虚空,神秘女子踏足其上,正在指点林寻,告之他关于“祖源神竹”的来历。 林寻这才明白手中这十节万劫雷竹的价值! 不管受到多大的伤,只需服下竹筒内的“雷元灵液”,就能瞬间恢复至巅峰状态。 并且,在修行时,还能够起到锤炼道基、孕养神魂、洗练心神等等妙用! 说此宝属于可遇不可求的天地奇珍,也绝对不夸张了。 “没想到,黑魇天狗族还有这样一株神异的竹子……”林寻若有所思。 “你想把此竹连根拔走?”神秘女子忽然问。 林寻呃了一声,摇头道:“暂时没有这个想法。” “那就是打算以后这么干了。” 神秘女子道,“不过,我劝你在没有成为大圣之前,还是别惦念此宝了。” “大圣?” 林寻心中一震。 “对,这世上的圣人,有真伪之分,而在真圣之路上,又有着不同的境界层次。” 神秘女子点头,对林寻指点。 伪圣,分作两种。 第一种是在成为王境时,因无法筑就“本我道种”,而不得不借“道种”来筑王道根基的存在。 这种人,也拥有道种,能够参悟长生之道,渡长生之劫,但因为道种本不属于自己,能够成圣,已经是其道途的尽头。 欲判断这种伪圣,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他能否凝练出圣道法则。 若无圣道法则,那便是伪圣,属于圣人境中最不入流的存在。 当然,这种不入流是针对圣境而言,对圣境以下修道者而言,纵然是这等伪圣,也是只能仰望的存在。 圣境如天,可绝非夸张的比喻! —— ps:连续两天爆发了,明天金鱼还想爆发,大家支持不? 支持就砸月票吧! 明天第一更,中午左右发出!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