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1章 圣境之论【第一更】 - 天骄战纪

第1101章 圣境之论【第一更】

简言之,第一种伪圣,从成王时那一步就已决定。 这是本我道种和假借道种之间的区别。 本我道种,汇聚修行者一身的道行,品相越高,就能在长生道途上走得越远、越强、越高! 而假借的道种,属于外力的一种,是将自身道行和不属于自己的道种相契合。 在修行上,不属于自己的力量,终究是外力,假借道种也同样如此。 第二种伪圣,则另有讲究。 按照神秘女子的说法,当世踏足圣境的强者中,但凡走的是以往固有道途的,皆可称之为伪圣! 这种圣人也可以参悟圣道法则,可以求索神圣之道,但因为走的是以往早有人走过的道途,其成就之高低都已注定。 不过,神秘女子也说了,在世上修行者眼中,第二种伪圣,已算得上真圣,掌握着完全不同于第一种伪圣的力量,可以参悟圣道法则,神通广大。 这就是眼界的不同了。 在神秘女子这等人物眼中,第一种伪圣和第二种伪圣虽又区别,可终究是拾前人牙慧,走前人老路,成就注定有限。 但在其他人眼中,注定不可能这般认为。 “无圣之圣即真圣,无道之道即大道……”林寻忽然喃喃,想起了以往的一段奇异经历。 当年在弑血战场桑林地内,曾有一株冰雪神树,神树之上盘踞着一只金蝉和一只白蝉。 皆是踏足圣境的恐怖存在。 机缘巧合之下,林寻曾和金蝉进行过一场奇特的“聊天”,当时金蝉就曾说过这句话! “咦,此话是谁告诉你的?” 神秘女子一怔,似有些讶然。 林寻也不隐瞒,将当年和金蝉聊天的经历说了出来。 “金蝉……”神秘女子似想起什么,陷入沉默思忖中。 “这是一个偏执到令人钦佩的疯子,当初曾立下圣愿,欲要在某一天,让这世间一切生灵,皆可成圣!” 神秘女子似有些感慨,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追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这疯子却一直在求索此道……罢了,不说了。” 她摇头,似不愿沉湎于回忆中,仿佛回忆,是不堪回首的。 林寻原本还想问一问那一只金蝉的来历,见此,顿时就忍住,知道自己只怕就是问了,也得不到答案。 “不过,他的话倒是不错,无圣之圣即真圣,无道之道即大道,真正的圣者,就是要自己去开辟一条前所未有的道途!” 神秘女子说到这,轻叹道,“这要求过于苛刻了,古往今来,踏足圣境之辈,十之八九都不可能开辟属于自己的神圣之路。” “在我认识的许多盖世圣人中,也大多都饮恨于此,无法迈出这一步,无他,太难!” “前辈可曾踏足此道途?”林寻忍不住问。 神秘女子一怔,半响才道:“算是吧,等以后你踏足圣境时,自然就明白。” 接下来,她又简单扼要地阐述了一番圣人境界。 圣人之上,为大圣,取“大而无量”之意。 大圣之上,为圣王,为圣道王尊,又被视作圣人王。 至于圣王之上是否还有更高境界,神秘女子没说,林寻也没问。 但不管是真圣,还是伪圣,又不管是圣境层次的高低,距离目前的林寻而言,终究有些遥远。 毕竟,他连王境都还不曾踏入,好高骛远,乃修行之大忌。 喀嚓! 蓦地,一道清脆若琉璃碎裂的声音在天穹上响起。 神秘女子霍然抬头,神色清冷慑人。 就见那湛然天穹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虚无裂缝,宛如天幕裂开一道口子。 隐约可以看见,一道充斥着无上威严的矛影,在那裂开的虚无缝隙中若隐若现。 林寻浑身发毛,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抑和致命气息,让得他浑身发僵,神魂、道心、乃至于一身的道行都呈现出一种即将崩溃的迹象! 哗啦~ 神秘女子素手一挥,一道神虹将林寻笼罩,将他挪移到了极远处,而她,则立在那裂开的青冥之下,神色自若,只是浑身的气息愈发慑人了。 不远处,一群羊瑟瑟发抖,一个个像烂泥似的匍匐在那,眼神中写满大恐怖,似浑然没想到,怎会突兀之间,产生如此恐怖的事情。 锵! 矛影发出吟声,这片区域轰鸣,天地间,陡然被一股难以言喻的肃杀毁灭气息充斥。 天翻地覆,乾坤变幻,此方天地,宛如正在面临天罚! “竟提前来了……”神秘女子自语,没有躲避,静静立在那,周身浮现出万千道神虹,晶莹璀璨,映衬得她身影超然绝尘,如梦似幻。 咔嚓!咔嚓! 那虚无裂缝中,矛影渐渐凝聚,一点点从崩开的天穹上掠出,将附近虚空都震碎。 这矛影太恐怖,交织着道与法的至高力量,宛如来自上苍的审判之矛! 和以往一样,神秘女子没有躲避,躲避也没用。 因为这是斩道之矛,宛如天道意志的化身,来历莫测,意味着不详和死亡! 轰! 战矛终于彻底显现,它过于璀璨和炽盛,弥漫出恐怖无边的杀伐之气,从天穹杀伐而下。 这一瞬,由五位圣人所化的羊群,皆有一种魂飞魄散的惊惧感,直接就晕厥过去。 这无疑很吓人,一道战矛散发出的气息而已,竟令得五位圣人齐齐被震晕! 传出去,谁敢信? 与此同时,神秘女子不躲不避,骈指一点,周身萦绕的万千神虹倏然掠出,齐齐凝聚在她的指尖。 毫无意外地,指尖和战矛碰撞! 轰! 宛如天崩地裂,炽盛的秩序规则力量化作滔天的乱流,在这一瞬间爆发,席卷乾坤之间。 很难想象,这是何等至高而恐怖的力量,似可以席压塌天宇,崩断大道,逆乱古今,产生出足以令世间众生皆绝望的毁灭气息。 林寻眼前骤然刺痛,神魂都嗡鸣,哪怕有神虹防护,心神依旧感受到一种无边的恐惧。 而后,什么也看不到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林寻视野恢复清晰时,就见天地之间,早已恢复如初。 天还是那天,并无破碎的痕迹,大地上,山河依旧在,连草木都完整无损。 仿佛,刚才所见到的一幕幕,只是一场梦魇,根本不曾发生过。 可当看到神秘女子时,林寻却悚然一惊,因为在其左肩位置,被凿出一个碗口大小的窟窿! 并且,她的身影变得愈发模糊和朦胧了,宛如烟雾似的,仿似随时都会消散。 “这是来自古荒域大道秩序中的斩道之力,但凡踏上圣境中的禁忌道途,皆会被其盯上。”神秘女子随口道,当转过身看向林寻时,她左肩处的伤口已经消失不见。 斩道之力! 林寻蓦地想起,在界河深处那一座地藏寺渡寂圣僧所留的古庙中,他就曾见识过这等一幕。 当时他通过那一座白玉莲台,甚至还有幸见到,当年渡寂圣僧和黑凰圣后一起修炼时的场景,宛如回溯万古,梦转千秋。 可最终这两位圣人却齐齐陨落了。 击杀他们的,是一道伟岸无匹的金色身影。 而原因,则是因为两位圣人一起缔造了一部【大藏寂经】,触犯了某种禁忌力量,以至于引来斩道之力降临。 而那金色身影,就是和斩道之力来自同一个地方! 一想到这,林寻心中就震动不已。 今日,他可是亲眼目睹了这样一场禁忌力量降临,而神秘女子能够从斩道之力中活下来,这就显得极其可怖了。 “前辈没事吧?” 林寻摒弃脑海杂念,上前询问。 “无碍,还能逗留一阵。” 神秘女子神色很平淡,“不过时间已经不多,接下来只能改变一下行程了。” 说着,她身影一闪,倏然之间,衍化出五道分身,每一道分身,皆和她如出一辙,气息也同样的惊人。 “这五头羊,我会分别送去不同的道统卖掉,你是打算跟我去界河走一趟,还是去某个道统走一遭?” 神秘女子问道。 原本,按照她的打算,是要带着林寻去一一拜访剩下的五个道统,但似乎因为斩道之力的出现,却改变了这种想法。 “界河?” 林寻一怔。 “不错,唯有在界河,才能推断出大世来临的时机,也可以看一看,这一次大世……究竟有多不同。” 神秘女子的话音刚落下,林寻就毫不犹豫道:“我跟您一起去界河。” “你真不打算去通天剑宗、亦或者灵宝圣地看一看?这可是难得的机会,纵然只是分身,也不会让你遭受丝毫损伤。” 神秘女子似意有所指。 “不去了。” 林寻心中虽遗憾,但也知道,纵然是去了,也和之前前往黑魇天狗族没什么区别。 虽然会感到痛快,可终究意义不大。 而若能跟随神秘女子一起去看一看大世来临的征兆,这无疑是一场最为难得宝贵的经历! “也好。”神秘女子点头。 她的五道分身齐齐行动,各驱使着一头羊,驾驭着神虹,挪移虚空前往那五大道统。 而她则带着林寻,朝正东方向行去。 —— ps:第一更送上!去其他道统报复的桥段会简略提一提,就不详细写了,因为剧情会显得重复,没必要。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