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2章 举世皆震【第二更】 - 天骄战纪

第1102章 举世皆震【第二更】

灵宝圣地。 青崖坪,真武大殿。 一众高层大人物汇聚一堂,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实力最弱都在王境层次。 最高者是为首的一位玉袍博冠少年。 少年英武,眉目净秀,随意端坐在那,无形中散发出的气息,却压迫得在座一众大人物直喘不过气。 并且,这些大人物一个个正襟危坐,神色间皆带着一抹肃穆,甚至是敬畏。 少年已非少年人,而是一位早在数千年前就已踏足圣境的老怪物,名玉宇君,一身修为深不可测。 “耻辱!” 玉宇君开口,打破了大殿的死寂,令在座众人皆心中一跳,脸色变幻不定。 “我灵宝圣地自上古屹立至今,还不曾遭受过这般奇耻大辱!” 玉宇君声音淡漠,字字铿锵如惊雷,透发出一种震慑神魂的大威严,隆隆激荡殿宇内。 “不过……” 旋即,玉宇君话锋一转,声音缓和,“这倒也怪不得谁,谁能想到,一只小小蝼蚁身边,竟还站着一位了不得的通天人物?” 众人都暗松一口气,神色复杂。 “大人,那我们该怎么办?就眼睁睁等着那女子登门……拜访?”有人忍不住问道。 “除了等,还能有什么办法?” 玉宇君轻叹,“道昆圣人还在她手中,无论再愤怒和耻辱,此次我们也只能忍着。” 其他人闻言,心中皆一阵悲愤交加。 作为天下首屈一指的古老道统,他们何曾遭遇过这等对待? “大人,您可推测出那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难道以我灵宝圣地之底蕴,也招惹不起?”有人问道。 “那就要先见一见对方,或许才能窥伺到一些端倪。” 玉宇君说到这,猛地眼眸一凝,霍然起身,道,“那女人来了,尔等与我一起去会一会她!” 说罢,已走出大殿。 青崖坪,虚空中倏然浮现出一道金虹筑就的大道,一道绰约而朦胧的身影飘然从中走出。 在她身前,还驱赶着一头羊。 纵然都已得知了发生在星棋海之畔的消息,可当看见这一幕时,一众灵宝圣地的大人物依旧感到无比的耻辱和愤怒。 化圣为畜! 这女人,竟真的驱赶着道昆圣人所化的一只羊来了,并且还孤身一人,一副有恃无恐的姿态。 这一道绰约身影虽是神秘女子的化身,但和她本尊也无区别。 此时,她目光一扫从远处走来的众人,声音清冷道:“看起来,你们似乎很生气?” “岂敢。”有人面无表情道。 轰! 神秘女子朝前迈出一步。 刹那间,一股恐怖无边的威势从她那绰约的身影上扩散而出,令这方天地轰鸣。 噗通!噗通!噗通! 场中不知有多少高层大人物在这一瞬被镇压倒地,横七竖八地滚作一团,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道友,你这是何意?” 玉宇君脸色一沉,周身也扩散出一股圣威,去化解来自神秘女子身上的恐怖气息。 可让他心惊的是,在威势对抗上,他的威压甫一靠近,就被狠狠压迫回来! 轰! 瞬间,玉宇君躯体也是一晃,宛如被天风海雨、无量大日镇压。 这种近若无上的力量,让他脸色又是一变,终于意识到了这神秘女子可怕。 至于在场其他大人物,此刻都被镇压在地,又惊又怒,狼狈无比,再无人敢多言。 这等圣威,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与此同时,神秘女子收起了周身威势,道:“以大欺小,没看出来吗?” 玉宇君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 这何止是以大欺小,简直是根本没把他们灵宝圣地放在眼中! 可心中虽恚怒,一看到匍匐在神秘女子身边的那只羊,玉宇君最终还是忍住了。 …… 相似的一幕幕,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在通天剑宗、天枢圣地、沧溟道宗和长生净土。 任凭这些道统感到如何震怒和憋屈,最终还都是隐忍下来。 神秘女子只是登门拜访,而非大开杀戒,并且手中还攥着那五位化作羊的圣人性命,这些道统也只能忍! 最终,当神秘女子离去时,从不同道统之中,获得了一笔足以让这些道统为之肉痛的“卖羊钱”。 比如灵宝圣地的一瓶“金风玉露”,虽只有九滴,但每一滴的价值,都堪称不可估量,完全不逊色于一节万劫雷竹所蕴含的“雷元灵液”。 比如来自通天剑宗的一壶“神凝散”,同样也是当世一等一的奇珍,可遇不可求。 总之,此次神秘女子牧羊而行,可谓是满载而归。 而她所展现出的恐怖力量,也令这些道统为之震动和忌惮,无论是谁,哪怕再恨,也只能隐忍在心。 唯一让这些道统安心的是,在归还那些被抓捕的圣人时,神秘女子也将他们各自道统的圣宝送还。 否则的话,事情注定不可能如此顺利地结束。 …… 这等根本无法隐瞒,当神秘女子从各大道统离开不久,这些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般,朝古荒域四大界不同区域扩散。 一时之间,不知引起了多少震惊和哗然。 而关于神秘女子身份的揣测,也成为了无数道统和修道者最关注的话题。 她是谁? 又和林魔神什么关系? 整个天下,都为此而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无可置疑的事实是,经此一事,通天剑宗等一众古老道统可谓是名誉大损,被闹得灰头土脸,颜面无光。 而自今以后,任谁想对付林魔神,都注定得掂量掂量后果! 这一场风波闹得很大,甚至,连隐居于世的一些圣隐之地都被惊动,开始关注。 …… 紫薇山,夜氏宗族。 夜宸正在痛饮美酒,一副不亦快哉的模样。 从得知林寻无恙那一刻,他就开始喝酒,直至现在,地上已经堆了一地的空酒坛。 “少爷,您再喝下去可就真的要醉了。”旁边一名侍女脆声提醒。 “你不懂,少爷我这是在练酒量。”夜宸醉眼惺忪,含含糊糊说道。 “练酒量做啥?” “当然是要把那家伙彻底撂翻!” “难道那家伙的酒量比少爷还厉害?” 说到这,侍女顿时就发现,少爷已经醉了,斜躺在软椅中,一副烂醉如泥的模样,嘴中兀自在咕哝:“痛快……真痛快……” 那家伙是谁? 侍女一脸迷糊。 …… “小天,你朋友无恙,这下你总可以安心了吧?” 老妪笑眯眯问道。 “玄祖母,我再说一遍,他不是我朋友。” 笑苍天认真纠正,“他活着,我当然安心,因为我欲洗涮耻辱,挽回颜面,就必须打败他。” 老妪哦了一声,道:“那你觉得有击败他的把握吗?” 笑苍天毫不犹豫道:“现在没有,但以后绝对有!当然,在这之前,我会先打败夜宸这家伙,这家伙太会装,我打小就看他不顺眼!” 言辞慷慨激昂,一副睥睨张扬的姿态。 “有志气。” 老妪笑眯眯地赞了一句,很少有人知道,北斗界的刀剑双绝,在小时候就认识,直至现在,也都谁也没有服过谁。 …… 赵景暄端坐在案牍前,正在书写信笺,嘴中哼着一首小曲,神情轻松欢愉。 她的字迹和一般的女子不同,遒劲、洒脱、若龙蛇起陆,力透纸背,大气而自如。 “景暄师妹,你哼的什么曲子?”房间外,响起燕斩秋的声音。 这里是后山禁地,虽被暂时禁足于此,可不代表赵景暄了解不到外界的消息。 搁在数天前,听到燕斩秋的声音,赵景暄绝对懒得理会,但此刻,她心情格外的好,随口就答道:“天骄曲。” “很不错。”燕斩秋一怔,点头说道。 “自然很不错,这支曲子说起来还和林寻有关。” 赵景暄话音刚落,立在房间外的燕斩秋就皱了皱眉,道,“景暄师妹,能否告诉我,此子究竟如何得到劫龙九变传承的?” 赵景暄心中的欢愉顿时不在,感觉有些扫兴,声音有些冷淡:“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燕斩秋叹了口气:“也罢,等以后有机会,我会亲自问一问他。” “你还想与他为敌?”赵景暄清眸一冷。 燕斩秋耸肩道:“世人都知道,只要不以大欺小,谁都可以去和林寻此人切磋,我和他修为境界相当,若真有切磋的机会,也谈不上以大欺小。” 赵景暄沉默片刻,忽然笑了:“那我就祝燕师兄好运了。” “你……”燕斩秋终究没忍住,“就不担心他被我杀了?” “不担心。”赵景暄回答的毫不犹豫。 燕斩秋心中忽然涌出一阵说不出的愠怒,深吸一口气,不再多言,转身而去。 房间中,赵景暄自顾自收起写好的信笺,小心封存起来,打算找个时间,就将信笺送往帝国中。 信笺中记录着一些关于林寻的事情,皆是她精挑细选。 与此同时,界河之畔,神秘女子伫足虚空中,身影绰约,衣袂飘曳,宛如天上仙。 她眼眸远眺界河深处,许久,忽然说道:“此次大世……可能会提前来临!” —— ps:该写新剧情了,卡文,但会努力把今天的爆发搞定的! 另外,今天月票之少,简直惨不忍睹,童鞋们,急求火力助攻~ 请用搜索引擎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