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 封印的逆天造化 - 天骄战纪

第1111章 封印的逆天造化

噗通!噗通! 最终,老蛤和阿鲁被林寻分开,从虚空扔在了地上。 再打下去,两人非打出真火不可,这可不是林寻想看到的。 老蛤鼻青脸肿,俊美的脸庞像开花了一样,狼狈无比,躺在地上气喘吁吁。 阿鲁浑身也直抽搐,每一寸肌肤都在哆嗦,气喘如牛。 “不愧是震烁万古的帝极镇世功,力如神象压星空,威如大帝镇万世,今日能得见此功神威,我心甚喜。” 老蛤一脸深沉,唏嘘不已。 只是,他脑袋红肿如猪头,一点都不深沉,很滑稽。 “哎,道友谬赞了,金蟾一脉的‘吞星吐月经’,有气吞斗牛之势,夺天地造化之妙,被誉为上古绝世奇功,我辈自叹弗如啊。” 阿鲁也感慨不已,只是他浑身抽搐,似很痛楚,龇牙咧嘴的,反差很大。 “咱们这也算不打不相识了。” “是啊,很痛快的一战。” “见面即是有缘,不如,咱们义结金兰吧?” “妙啊,正合我意!” 老蛤和阿鲁越说越欢喜,一副惺惺相惜,相见恨晚的模样,就差把臂言欢,举杯对饮了。 “够了!” 林寻强忍着心中的膈应,把互相吹捧的俩人给拉开了。 “大哥,我觉得这绿袍小哥可以当三弟。” 阿鲁眼神真挚地看着林寻。 老蛤一愣,笑道:“这只怕不妥吧,我可早跟林寻称兄道弟了,你是后来的,咱们的辈分可不能乱,还是我当二哥吧。” 阿鲁摇头:“这哪行?” 老蛤皱眉:“这哪不行?天经地义啊。” 阿鲁怒道:“你非要跟我争着当老二是吧?” 老蛤脸色一沉:“你还年轻,老二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我这是为你好!” 阿鲁噌地起身,恶狠狠道:“这老二我当定了!” 之前俩人还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现在却一下子剑拔弩张,让林寻也一阵头大。 最可怕的是,这俩家伙居然争着当老二…… 老二啊! 林寻神色怪异,忍不住道:“老二大家都有,何必争着要当呢?” 老蛤和阿鲁一愣,而后脸色都变了,一副吃到死苍蝇的模样。 “也罢,你就当老二吧。”老蛤一副豁达大度的样子。 “我不行,还是你来吧。”阿鲁也开始推诿。 两人心中也一阵膈应,刚才只顾着想压对方一头,却没曾想,老二这词儿可不是什么好词。 每个带把儿的大好男儿,可不都有自己的老二? 谁他妈愿意当这玩意? 越想,两人心中就越恶心,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就应该痛快地答应对方! 林寻却乐了,笑得很放肆。 …… 老蛤醒了,林寻很高兴。 接下来,林寻也是了解到,老蛤闭关这些年,顺利觉醒了三足金蟾一脉的天赋,获得了烙印在血脉中的传承力量。 一部【吞日吐月经】。 一枚【镇宝铜钱】。 功法是金蟾一脉的至高传承,宝物则是老蛤的本命神兵。 “原来不是落宝铜钱。”阿鲁似有些失望。 老蛤翻了个白眼:“你懂什么,我这镇宝铜钱修炼到极致,便可以蜕变为真正的落宝铜钱!” 阿鲁晒笑:“就怕你办不到。” “落宝铜钱很厉害?”林寻问。 老蛤顿时唇角一挑,道:“号称能打落天下一切宝物,能不厉害吗?不过,这宝物只是个传说,自古至今也无人得见。” 顿了顿,他得瑟道:“不过我这镇宝铜钱可不简单,内蕴一缕先天清气,藏着一缕混沌玄机,只要祭出,虽无法打落圣宝,但打落一些王道极兵却是绰绰有余!” 这一次,阿鲁罕见地没有反驳,因为他刚才曾和老蛤交手,知道这镇宝铜钱的厉害。 而后,阿鲁也坦诚,他修炼的的确是【帝极镇世功】,但究竟是否和上古神象武帝一脉有关系,他也不清楚。 “上古时候,神象武帝曾是世间最强者之一,拥有通天无上之威,许多人都猜测,他已打破圣道极尽壁障,彻底跳脱于世、超然于上,得大逍遥和大自在。” 老蛤说起一段秘辛,“只是后来,神象武帝却离奇失踪了,再也不曾显现世间。” 这次闭关,觉醒血脉天赋的同时,也让他觉醒了许多沉寂封印的回忆。 说到这,老蛤忍不住斜睨了阿鲁一眼。 阿鲁坦然道:“别问我,问我也不知道。” “那你知道什么?”老蛤有些不满。 “我只知道,传闻中三足金蟾一脉早在上古就断绝,没曾想,还有后裔延存于世,并且,还觉醒了烙印在血脉中的传承。” 阿鲁眸光明亮,盯着老蛤,“据我所知,纵然是在三足金蟾一脉中,可不是谁都能够觉醒血脉传承的。” 老蛤面无表情道:“我族的事情,你懂个屁。” 阿鲁反唇相讥:“我是否和神象武帝有关,你又懂个屁。” 林寻连忙转移话题,这俩家伙完全就是针尖对麦芒,很容易就摩擦出战火。 “林寻,大世即将来临,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世,也注定是这一时代最后一次的极尽绚烂,过后,就将就此凋零。” 老蛤霍然起身,眸子眺望天穹,声音慷慨激昂,“这正是我辈高歌猛进,扶摇而上的最佳时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而后,他看向林寻:“你,有什么打算吗?” 林寻一怔:“踏足绝巅王者境算不算?” 老蛤一拍大腿:“不愧是我辈中人,大世,求的就是如此境界,当绝巅之域降临,就是我辈崛起成王之时!” “你也知道绝巅之域?” 林寻诧异。 “废话,上古时代就曾出现过不止一次,我哪能不知道?” 老蛤很鄙夷,这家伙就这样,不自觉间就会得瑟起来,气焰很嚣张。 林寻一巴掌就抽在他脑后勺,顿时就压住了他的气焰,他这才乖乖地把关于绝巅之域的事情告诉林寻。 “王境之下,皆可以进入绝巅之域,上古时代,绝巅之域每一次降临,必然会吸引全天下修道者目光,无论是谁,只要修为不超过王境,皆会抢破脑袋争取进入其中,你可知道为何?” “很简单!绝巅之域中的造化和机缘太多了!多到足以让任何道统、任何古族眼红!” 老蛤吐沫横飞,一派指点江山的模样。 “我辈是为了夺取绝巅王者境的造化,而其他修道者则是为了夺取其他机缘和造化,总之,这就是各取所需。” 林寻忍不住问:“里边究竟有什么造化和机缘?” “道法、传承、古宝、神料、仙珍……还有天生的道文、灵胎等,足以让圣人都疯狂!” 老蛤眼眸金灿灿的,明亮火热,“甚至,还有人曾在其中发现了真龙巢、仙凰窟!各种逆天的机缘绝对超乎你想象!” 林寻也不禁倒吸凉气:“真的假的?” “不可能有假。” 老蛤道,“最起码我知道,上古时代,曾有一个才仅仅只有真武境修为的放牛娃,在绝巅之域内偶然吞服了一枚神果,于短短百日之间,一举成王!” 林寻怔怔,这听起来太匪夷所思,这世上还有这等神奇无比的地方? “你可知道,我为何要在今世才觉醒?” 老蛤神秘兮兮道。 不等林寻问,他就自己答道:“因为,上古时代,绝巅之域虽出现过数次,但其中一些逆天的造化,却处于封印之中!依照上古那些大能者推断,唯有一场极尽绚烂的大世来临时,这些被封印的逆天造化,才会能被人探寻获得!” 说到这,老蛤不禁喟叹,“若非这些逆天造化被封印,无法被打破,上古时代,注定会诞生不少绝巅王者境。” 林寻猛地醒悟过来,道:“这么说,你在这一世醒来,就是为了等待大世来临,进入绝巅之域?” 老蛤点头:“以前我混混沌沌,什么也想不起来,是因为我体内血脉力量被封印,以至于记忆残缺,但如今则不同了,我了解了自身过往,知道该要做什么。” 林寻倒是清楚,当年的老蛤的确很弱,连他自己是如何觉醒,如何来到这世上的都不知道。 而后,林寻又想起一件事。 最近一段时间,古荒域中不知有多少古代怪胎横空出世,引发了天下轰动。 有的是沉寂数千年的不世奇才。 有的则是沉寂万年以上的怪胎和妖孽。 甚至还有沉寂时间更长久的,比如,五行圣岛上的那位小公子,沉寂于星宿之卵中的星幽帝族少主少昊,应当都是上古时代就已进入沉眠! 而此时,林寻才蓦地发现,身边的老蛤,何尝不也是一个古代怪胎?否则,焉可能直至如今才觉醒血脉力量,了解自身过往? 一下子,林寻看向老蛤的目光都不一样了,这家伙看起来是一个绿袍俊美少年,谁能想到,他会是一个出生在上古的老怪物? “你……你看个毛啊!”老蛤被盯得浑身不自在。 林寻就宛如找到了一个可供解剖的猎物,眸光幽幽道:“我很想知道,古代怪胎究竟是什么样子,和当代绝巅人物又有什么不同,不如……就从你开始?”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