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古代怪胎的底细 - 天骄战纪

第1112章 古代怪胎的底细

老蛤浑身一哆嗦,被盯得心中发毛,连忙道:“古代怪胎没什么特殊的,比之当代绝巅人物,无非是沉寂的时间久一些,蓄积的底蕴更恐怖一些,掌握的大道力量更精湛一些……而已。” 林寻目光幽幽,盯着老蛤,道:“未曾成王,无可长生,从上古沉寂至今,历经了不知多少岁月,可偏偏依旧能够令骨龄保持在年轻状态,这难道不叫特殊?” 老蛤浑身发寒:“我警告你,别想打我的注意,我绝对誓死不从!” 阿鲁抢先开口,呸了一口,“你又不是仙子圣女,眼睛瞎了才打你的注意,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模样确实挺俊俏的,比世上一些花枝招展的娘们都好看。” 说到最后,他不禁发出嘿嘿的笑容。 老蛤气得差点跟着野蛮人拼命,他最恨的就是把他的容貌和女人拿来比较! 而后,他叹了口气,道:“众生之寿元,受时间之法则奴役,任谁都无法改变,除非能打破时间壁障,方可以永恒长存,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连圣人都很难摆脱时间之枷锁。” “古代怪胎虽能保持年轻之潜能,但却不是他们有多厉害,能够躲避岁月的侵蚀,而是他们皆是被雪藏的种子!” “种子?”林寻道。 “对,以无上禁忌手段,将自身潜能、生机、力量全都封印,便可避开岁月侵蚀,就宛如种子被雪藏,只需解除封印,把种子再种下,就能飞快地成长,开花结果。” 老蛤担心被林寻拿来解剖和研究,把自己所知道的关于古代怪胎的事情一一告之。 “不过,种子可不是谁都能当的!” 说到最后,老蛤神色严峻,“世事浮沉,岁月更迭,这是诸天运转之秩序,强如古老道统,在岁月面前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而欲避开岁月侵蚀,雪藏种子,令其有再次觉醒出世的机会,不止要耗费不可估量的资源和力量,并且,还要赌天运!” “运气好,种子便有重新开花之可能。” “运气差,被雪藏就意味着死亡!” “在这等情况下,也唯有底蕴恐怖无边的大教和大道统,才有提前布局,埋下种子的能耐。” 听到这,林寻心中一凛,道:“这是否意味着,每一个能够在今世觉醒,横空出世的古代怪胎,都已赌赢了天运?而其他一些不曾出世的古代怪胎,极可能已再不可能活过来?” 老蛤点头:“的确如此。” 林寻若有所思:“如此推断,每一个在今世活过来的古代怪胎,是否都是某一古老大教中最强的天骄人物?” 老蛤再次点头:“封藏种子,可要消耗极大的资源和力量,据我所知,一些上古势力,仅仅为了能够让某个天骄在未来大世中觉醒,耗尽了一族之力,倾尽了一切心血,赌上了一族气运!” “在这等情况下,被封藏的种子,岂可能是庸俗之辈?甚至可以说,每一个被封藏的种子,皆具备踏足绝巅王境的底蕴和资质,无论底蕴、天赋、根骨,皆不逊色于当世任何绝巅天骄,他们所欠缺的,只是一个成王的机会!” 林寻彻底明白了,怪不得会被视作“怪胎”,这完全就是一群上古大教耗尽一切力量,挑选出的成王最强者! 若上古时代,就有成为绝巅王者境的大世造化,可以预见,这些古代怪胎断不可能会选择沉寂和等待,只怕早已成王了。 “无垠岁月的沉寂和等待,都只为了等待此次大世……” 林寻心中也不免有些震撼。 第一次发现,大道之途如此之残酷! 若生不逢时,纵有天纵之姿,盖世风采,也都只能沦为一场空! 还好,对当世绝巅人物而言,他们起码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所在的这个时代,迎来了这一场大世! 并且,林寻也大致判断出,所谓古代怪胎,也是有区别的。 有的沉寂时间长,从上古时代就已被雪藏,开始沉寂。 有的沉寂时间短,像千年前就已成名的楚中天。 这也就意味着,在上古至今的岁月中,不同的时期,皆有被雪藏的怪胎。 但数目绝对不可能太多! 正如老蛤所言,欲雪藏种子,索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且还需要赌,即便是雪藏,也极可能再醒不来! “古代怪胎的战力如何?”这才是林寻最关心的。 老蛤顿时嚣张起来,睥睨天穹,傲然道:“论底蕴,大概都和我差不多,但若论战力,比我强大的角色也注定只有那么一丢丢。” “一丢丢是多少?”林寻问道。 老蛤干咳一声:“这我哪能知道,反正不可能很多,毕竟,似我这般绝世人物,真的很难碰到几个。” 阿鲁顿时鄙夷:“这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你滚!”老蛤气得牙痒痒,这野蛮人总喜欢跟他对着干,简直太让人厌憎了。 两人又开始掐架了,林寻没心思理会。 若那神秘女子推断的不错,此时距离大世来临,最多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 届时,绝巅之域必将出现! 而不管是当世道统中的绝巅人物,还是圣隐之地的绝世妖孽,亦或者是雪藏至今才横空出世的古代怪胎,为了成就绝巅王者之境,注定会进入绝巅之域。 如此一来,一场诸天万骄的争霸,注定不可能避免! 而竞争,也注定会比预想中更残酷,更可怖! “是时候前往外界走一走了……” 林寻自语,他欲进一步了解关于大世的消息,以及当今世上正在发生的惊变。 嗯? 蓦地,林寻心中一震,眸中涌现喜色。 他探手一翻,无字宝塔浮现而出。 伴随着一阵奇异的轰鸣,一道纤柔、修长的身影走出。 黑暗若永夜般的光泽,在她那绰约的身影四周弥漫,映衬得她宛如是从永夜中走出的一位神祗。 夏至! 林寻脑海中的杂念全都不翼而飞,心神和目光皆凝聚过去。 和以前一样,夏至此次醒来,依旧穿着那一件黑色斗篷衣,帽檐遮盖半张容颜,只露出两片略泛苍白的樱唇和一截莹白精致的下巴。 只是,和以前不同的是,夏至又变高了,身影绰约而修长,立在那,头顶都已经到了林寻耳朵的高度。 若说在下界时,夏至还是一个清稚而绝美的小女孩。 那么在论道灯会上醒来时,她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宛如豆蔻少女,虽未及笄,却已展露出惊世般的少女风华。 而此时出现的夏至又不一样了。 身段婀娜如柳,腰肢纤细,盈盈一握,她虽以帽檐遮盖容颜,可仅仅只是肌体曲线,就已展露出一种足以令众生惊艳的美。 咕噜~咕噜~ 旁边,老蛤和阿鲁皆艰难地咽吐沫,眼睛发直。 却原来是夏至的黑色斗篷衣服是以前的,原本就嫌小,而今随着身躯长高,穿在身上就显得很紧衬。 尤其是下摆只能遮掩到大腿部位,露出一对笔直、雪白、修长的玉腿,肌肤宛如羊脂象牙似的,完美得毫无瑕疵,散发着剔透莹润的光泽。 即便是林寻,也感觉心中剧烈一跳,这画面却是太具有冲击力。 只是,当看到老蛤和阿鲁那痴迷模样时,林寻脸色顿时一黑,抬脚将这俩家伙皆踹飞了出去。 而后,他拿出自己的一件衣服,手脚利索地帮夏至束在腰肢上。 在这个过程中,林寻动作随意,就像当年在绯云村时候,帮睡熟的夏至盖被子一样,没有一点不自然。 似浑然没意识到,小女孩已不是当年的小女孩,眼下之情景也早已不是当初了。 不过,自始至终,夏至也很平静,清澈的眸透过帽檐静静看着林寻忙碌,也和当年也一样自然,没有抗拒和反对。 很快,束缚在腰肢上的衣服勉强遮掩住了那一对散发着着致命诱惑的玉腿。 林寻这才满意,起身说道:“先这样凑合着,等抽空我帮你购置一些合身的衣服。” 其实,衣服束缚在腰肢上,未免有些不伦不类,可落在夏至那绰约而美丽的肌体上,反倒平添一抹另类的风情。 夏至点了点头。 林寻一拍脑门,道:“对了,我可没忘记你说的话,给你留了一大堆好吃的。” 说着,他就开始朝外取东西,有烤肉、有各色小吃、也有奇花异果一流的吃食,林林总总,种类很多。 一边忙碌,林寻一边道:“你这次觉醒过来,也是因为大世即将来临吗?” 夏至嗯了一声,很自然地蹲坐地上,双手环抱着双腿,眼睛一直盯在林寻身上。 “我就知道是这样,如今这天下可出了不少古代怪胎,热闹的很,连老蛤也都醒了,你若不醒来,反倒会很奇怪。” “对了,你这次觉醒,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绝巅之域?据说那里封印着不少逆天造化,你若看中哪个,我帮你夺取。” 孤岛寂静,四野皆是银灿灿的汪洋。 林寻一边忙活,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显得有些啰嗦。 不过也可看出,他此刻心情如何之好。 一切,自然是因为夏至醒来了。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