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本尊来袭 - 天骄战纪

第1120章 本尊来袭

近段时间以来,古代怪胎频频横空出世,行走世间,各领风骚,风头完全盖过了当世天骄人物。 直至如今,还不曾有任何人战胜过古代怪胎,甚至可以说几乎都是被镇压的命运! 而今日,沉寂两个月的林魔神横空出世,摧枯拉朽般镇压黄金王蛇一脉的古代怪胎金啸鸣,这意义就太不一般了。 若传出去,林魔神注定会被冠上第一个镇压古代怪胎的头衔,令天下为之瞩目! 山上山下,此刻都在震动,无法平静,但凡看向林寻的目光,敬佩中皆带上一抹敬畏。 不可一世的金啸鸣都被镇压,足以令任何人为之惊叹。 “唉,风头都被抢光了。”老蛤长叹,一副落寞的样子。 阿鲁拍了拍他肩膀,大有同病相怜的滋味,道:“没事,以后还有很多机会的。” 此时,金啸鸣被禁锢,浑身浴血,伤痕累累,躺在地上。 只是,他神色间却并无惧怕、恼怒、不甘之色,反倒异常之冰冷和冷静。 “我承认,之前小觑了你,但这只是我的一具分身罢了,若我的本尊来,孰胜孰负还很难说。”金啸鸣冷冷道。 分身!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齐冲斗他们皆有些惊疑不定。 一具分身,就这般强大? 若金啸鸣说的是真的,那就吓人了! 林寻却一副恍然的模样,道,“怪不得这么弱,不过,分身都这么弱,依我看本尊也强不到哪里。” 言辞随意,听在众人耳中却完全不是一回事,皆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强势和霸气! 而金啸鸣则气得差点咳血,他本以为林寻会有所忌惮,哪曾想,这家伙却是这般一种反应。 依旧视他太弱,不曾放在心上! 这无疑是对他战力的一种蔑视,且很直接和粗暴! “听闻蛇肉也是大补之物,可以熬煮为蛇羹,乃世间佳肴美味之一,很是不错。” 林寻上下打量着金啸鸣,像在打量一块上佳的食材。 金啸鸣顿时毛骨悚然,一双碧瞳急剧收缩,彻底没法淡定了,这家伙…… 这家伙居然想吃了他!? 金啸鸣有些懵,他可是古代怪胎,如今却被视作食材,这对他自尊的打击也太大了! 其他人也都神色怪异,传闻果然是真的,林魔神不止胆子大到惊天,连胃口也强悍绝伦。 这是打算要吃掉一个古代怪胎的分身啊! 传出去,谁敢信? “你最好别乱来,我的分身只要出现一丝差池,本尊必然会第一时间杀来!”金啸鸣神色铁青,语带威胁。 “本尊也来吗?那就再好不过了,恰好把本尊和分身一锅炖了。”林寻话语很随意。 “你……”金啸鸣都差点崩溃,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油盐不进、强势到一塌糊涂的角色。 他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道:“你可知道,得罪了我,就会得罪黄金天蛇一脉,并且,我曾结拜的一些古代怪胎,也注定不会放过你!” “聒噪!” 林寻一巴掌将他打得咳血,牙齿都剥落数颗,“不管是谁,也不管是那个古代怪胎,都救不了你。” 在场修道者心颤,林魔神这是在宣战吗? 世人已经等待太久,全都期待云庆白、王玄鱼、祢衡真、叶摩诃、燕斩秋和林寻这等绝世人物出击! 因为古代怪胎最近一段时间行走世界,几乎是横扫当代群英,这让年轻一辈都有些抬不起头,心中郁积着不甘。 许多人都期待,期待古代怪胎遭遇挫败! “林寻,你大概不知道古代怪胎的强大,我们这些人的底蕴超乎你的想象,远胜当代,踏足‘登峰造极’境的绝巅人物不胜枚数,甚至还有一些天生的圣子、灵胎!” 金啸鸣声音阴沉,“你选择和我们为敌,后果只怕根本不是你可以承担的!” 林寻嗤笑:“就凭你,也想代表天下的古代怪胎?你最好闭嘴,威胁对我根本无用,若把我惹烦了,我不介意现在就把你炖了。” 金啸鸣脸色阴晴不定,他能够感受到,林寻话语虽随意,但却绝对敢这么做! 事实上,金啸鸣之前的那一番话语,还是引发了波澜,令在场修道者心中震动。 踏足登峰造极境的绝巅人物,竟不胜枚数!? 这若是真,古代怪胎的整体实力无疑太过恐怖了。 “我只是提醒你,一些真正恐怖的角色,至今都还不曾出过手,纵然是你当代最一流的绝巅人物,可在大世来临时,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金啸鸣话语明显收敛不少,不敢顶撞,但话语中依旧透着威胁。 可让他失望了,听到这番话语,林寻神色如常,一点变化都没有,似根本不在意这一切。 这家伙难道真是无所忌惮的魔神不成? 金啸鸣有些泄气了。 而见此,在场修道者终于敢确定一件事,那就是从沉寂中走出的林魔神,已不惧任何所谓的古代怪胎! 他们甚至能感受到,林寻甚至有些期待,期待和那些古代怪胎中的最强者一战! 事实上,并非林寻狂傲,而是他已养成无敌睥睨之气,无惧一切,唯有自身强大到极致,才能如此。 林寻甚至敢断言,但凡达到他这等层次的角色,每一个皆不会惧战,也不可能被一些威胁影响心志。 像数个时辰前接受古代怪胎白龙庭挑战的祢衡真,必然也拥有这般气魄,否则,他不可能在举办千流聚会之际,以东道主的身份去接受这等挑战了。 至于这金啸鸣,虽是古代怪胎,论及气魄却差了一筹,被击败后还语带威胁,奢望借他人之名望来震慑他。 这足以证明,在金啸鸣心中,纵然是本尊来了,也很可能没有稳赢的把握! 很快,千流灵山上的气氛恢复热闹,众人以茶代酒,进行论道和交流,倒也很融洽。 而林寻、老蛤和阿鲁也成了聚会上的焦点,被众多修道者围拢着,进行攀谈,宛若众星拱月。 至于被禁锢在地上的金啸鸣,直接被无视了。 “都过去这么久了,为何祢衡真道友还不返回?该不会……” 有人出声,忧心忡忡。 祢衡真是发起此次聚会的东道主,而今他前往和白龙庭对决,却迟迟不归,这让人哪能不担心。 “你的本尊呢,为何迟迟不来,我还等着把你们一锅炖呢。”林寻则将目光看向金啸鸣。 金啸鸣脸色难看之极,冷哼道,“不怕告诉你,我的本尊就在十里坡,在观望祢衡真和白龙庭之间的对决,你若真有胆,可以自己前往!” 十里坡! 这的确是祢衡真和白龙庭对决的地点,只是,在场修道者皆没想到,这金啸鸣的本尊,竟也在十里坡! 显然,他的分身此次登临千流灵山前,早已确定祢衡真不在,或许才敢如此有恃无恐地来找事。 “十里坡在哪里?”林寻问齐冲斗。 “据此有一万六千里之地。”齐冲斗说到这,猛地意识到什么,道,“林兄你这是要前往?” “去看看也好。” 林寻已作出决断,祢衡真是当世最惊艳的绝巅人物之一,威名震动八方。 而那白龙庭则是古代怪胎中的耀眼人物,两者之间的对决,对林寻也有着莫大的吸引。 只是,就当林寻准备行动时,远处天穹上,陡然冲来一艘古老的战船,战场上浮现着日月图案,带着璀璨的光辉,冲散云层,很快靠近过来。 “是我日月神殿的战船,祢衡真师兄回来了!” 齐冲斗眼眸一亮,精神焕发。 与此同时,众人也都看到,在那战船之上,屹立着一道轩昂伟岸的身影,周身沐浴在日光月辉中,风采极其之超群。 仔细看去,那是一名宽袖博带,相貌清秀儒雅的青年,眉宇疏阔,额头光洁,龙章凤姿。 有些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不凡和独特。 就如此刻出现的祢衡真! 只是,还不等众人欢呼,却见在战船后方,有着一道绿色神虹撕裂虚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靠近。 与此同时,被禁锢在地上的金啸鸣心中一振,碧绿的瞳中迸射出一抹喜色。 而众人也都看到,那一道绿色神虹,赫然是一个和金啸鸣一模一样的青年男子所驾驭。 无疑,这必然是金啸鸣的本尊! “道友,你一路紧追着我,莫非也欲效仿白龙庭,和我一决?”天穹上,战船停止,祢衡真霍然回首,望向冲过来的金啸鸣。 “哼!你多想了,我的分身被困于千流灵山上,我是来看一看,究竟是何方神圣,敢镇压于我!” 金啸鸣本尊冷哼,声音若惊雷似的激荡天地。 祢衡真一怔,似有些惊讶,道:“千流山上,竟还有能够镇压你分身的人物?如此俊杰,我倒也很想认识认识。” 声音中,带着好奇。 金啸鸣本尊脸色一沉,认为祢衡真此语,带着幸灾乐祸的味道。 交谈时,他们已抵达千流灵山前,而此时,金啸鸣本尊已大喝出声:“是谁在此欺我分身,还不滚出来!” 声音隆隆,透发滔天杀机。 请用搜索引擎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