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章 真龙巢穴的线索 - 天骄战纪

1123章 真龙巢穴的线索

千流灵山上,诱人的肉香弥漫,空气中都带上一股令人垂涎的芬香气息。 黄金天蛇肉确实鲜美无比,根本无需添加佐料,那莹白若雪的肉质被煮熟后,流动着灿灿灵光,内蕴惊人的灵力菁华。 这毕竟是一尊古代怪胎的肉,寻常可根本就吃不到! 老蛤和阿鲁吃得一个比一个酣畅淋漓,嘴里都冒出霞光。 林寻也不客气,一边饮酒,一边吃肉,不亦快哉。 原本,其他修道者还有些放不开,心存忌惮,因为若传出去,他们也吃了金啸鸣的肉,那后果可就有些严重了。 但最后,他们实在忍受不住这种美食诱惑,纷纷也加入了吃肉喝汤的队伍中,略一品味,果然妙不可言,顿时都顾不得失态,狼吞虎咽起来。 连一些端庄矜持的女子,此刻都不顾形象了。 若被金啸鸣见到这一幕,只怕非气死不可,他堂堂黄金天蛇一脉的后裔,如今分身却被人视作食物来分享,这无疑很耻辱。 “祢师兄,你和白龙庭这一战孰胜孰负?” 齐冲斗最终忍不住问出来。 顿时,所有人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 白龙庭,这可是白蛟一脉的古代怪胎,天纵神武,战力滔天,论及威名,比金啸鸣有过之而无不及! 祢衡真思忖道:“这一战打得很辛苦,数个时辰也没有分出胜负,最终我虽受到重伤,可白龙庭也不好过,若真论起来,这一战,只能算是平手。” 说到这,他笑了笑,道:“当然,我和他的战斗,因为有不少同辈在一侧观战,无论是我,还是白龙庭,皆不曾动用真正的底牌,若非如此,最终很可能是玉石俱焚的结果。” 他说的轻松,可众人却都清楚,这一战必然惨烈无比! 毕竟,无论祢衡真,还是白龙庭,皆是真正的绝巅强者,平局对他们而言,已经有损各自威名。 若有获胜把握,谁都不可能会接受一个平局的结果。 “以祢兄之见,目前已经出世的这些古代怪胎,究竟有多强大?”林寻问道。 祢衡真神色变得认真起来,沉吟许久,才说道:“很强,当世能够与之对抗者,唯有踏足登峰造极之境的绝巅巨头级人物,其他同辈,皆略逊三分。” 此语一出,众人心情都沉重起来。 以祢衡真的身份,断不可能会说出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的话语,他既然这般推断,足以证明,那些古代怪胎何等可怕! 接下来的交流,几乎都围绕着古代怪胎进行,一众修道者坐而论道,分析天下局势,令林寻也是得知许多消息。 比如,现如今的天下,最顶尖的绝巅人物大致分作了三种。 一种是当代绝巅巨头,如祢衡真、王玄鱼、叶摩诃、燕斩秋等等。 一种是来自圣隐之地的妖孽人物,其中不乏一些天生的奇才和灵胎,只不过现如今皆还不曾真正出世。 唯有当绝巅之域降临时,这些妖孽人物才会“入世”。 这倒是让林寻想起了来自圣隐之地无天教的乐采薇,也想起了大地藏寺传人木正。 第三种,就是最近一段时间频频出世的古代怪胎了。 “云庆白比之这些人物又如何?” 林寻忽然问道。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仿似这个名字有奇异的魔力般。 连祢衡真眼眸也眯了眯,略带异样地瞥了林寻一眼,道:“早在当年我参加四界星榜大比时,云庆白已经是王境之下第一人,他的强大,放眼天下,也无人可质疑。” “闭关这十年,只能说,云庆白比以往更强大,也更深不可测了!” “作为古老道统,通天剑宗也是自上古传承下来的大势力,前不久,曾有一个名叫‘端木紫衣’的古代怪胎从通天剑宗中出世,风头直接盖过了云庆白。” 说到这,祢衡真神色变得微妙起来,眉宇间隐隐带着一丝说不出是敬佩,还是惊叹的味道,“但你知道结果如何?” 众人皆竖起了耳朵。 他们还是头一次听到如此秘闻。 “结果,就在端木紫衣出世的第二天,就主动前往云庆白栖居之地拜访,敬了云庆白三杯酒!” 此语一出,全场皆寂。 一位古代怪胎,却主动拜访和敬酒,这意味就太令人吃惊了。 “这端木紫衣若有稳赢云庆白的把握,注定不会如此屈尊,而他却在云庆白面前摆出如此低的姿态,只能证明,他要么是自认不如云庆白,要么是不愿和云庆白交恶。” “但无论哪一种,都足以证明,如今的云庆白……已经强大到足以令古代怪胎为之忌惮的地步!” 祢衡真说到这,禁不住一叹,“这就是云庆白,永远无法让人知道其有多强大。” 林寻神色不动,淡然道:“再强大,也无非是衍轮境层次,并非是无法被击败的。” 众人怔了怔,都不禁苦笑,这世上或许也只有林魔神敢说如此话语了,换做其他人,谁敢? …… 祢衡真负伤,原本要举办七天之久的千流盛会,也只能提前结束。 当天晚上,祢衡真单独找到林寻,开门见山道:“林兄,绝巅之域很快就将降临,我日月神殿有一卷残图,关乎绝巅之域中的一场逆天造化,不知你是否有兴趣?” 林寻一怔,道:“可否详细说说?” 祢衡真道:“你也知道,上古时代,绝巅之域已经降临多次,可其中的一些大造化和大机缘,却处于封印状态中,无法被获得。” “但这一次大世和以往皆不同,乃极尽绚烂之世,绝巅之域只要降临,其内封印的一些造化,皆有可能被夺取到!” 林寻点头,他已经听老蛤说过这些秘辛。 “我日月神殿手中的这一卷残图,就和绝巅之域中的‘真龙巢穴’有关,不过,也仅仅只是一份残图,且欲夺取此中造化,仅凭我日月神殿的力量,远远不够,所以,我欲邀请你一起参与。” 祢衡真很坦诚,并未藏着掖着。 “当然,这其中也有极大的风险,据我所知,知晓这‘真龙巢穴’的势力不仅仅只有我日月神殿,这也就意味着,欲夺造化,必然会和其他绝巅人物发生冲突。” 林寻闻言,不禁惊诧:“真龙巢穴真的存在?” 祢衡真道:“通过各种线索分析,应该是真,但也很难说,毕竟,那处地方一直被封印着,自古至今不曾有人真正进入过。” 林寻一时不免有些犹豫。 祢衡真笑道:“答应与否,不必着急,林兄可以先考虑衡量一番,再做决断也不迟。” “我唯一能够告诉你的是,若能夺得真龙巢穴中的造化,极可能一举就能踏足绝巅王者之境!” 林寻心中一震,终于动容。 “若林兄考虑清楚,就捏碎此道符,我自会第一时间与你联系。”祢衡真将一枚篆刻着日月图案的道符递了过来。 林寻痛快道:“行。” 就在当晚,祢衡真和齐冲斗一起离开了千流灵山,其他修道者也都陆陆续续离开。 林寻和老蛤、阿鲁一起,也同时离开了。 他们决定前往墨白州一趟,看能否联系上灵宝圣地的赵景暄,打算在绝巅之域降临后,邀请赵景暄一起行动。 如今林寻已经清楚,王境之下的修道者,皆有进入绝巅之域的机会,这也就意味着,像祢衡真这等古老道统传人,注定不可能是单独行动。 “老蛤,你可了解过真龙巢穴?” 夜晚,在前往墨白州路途上,林寻将祢衡真邀请自己一起探寻真龙巢穴的事情告之老蛤和阿鲁。 老蛤一挑眉,道:“他们胆子可真够大的,竟打上了那地方的主意,难道不知道,上古时代,不知有多少绝巅人物试图强闯进入,以至于毙命其中?” 旋即,他话锋一转,摩拳擦掌道,“不过,这一次大世和以往不同,真龙巢穴的封印力量很可能会自主瓦解崩溃掉,若能进入其中一探,倒也是一个难得无比的机会。” 林寻皱眉道:“不危险?” “危险,无比的危险!”老蛤认真说道,“但富贵险中求,想夺造化,哪有不承担风险的?” “这么说,你是建议去?”林寻有些意动了。 老蛤苦苦冥想许久,最终还是摇头道:“先别做决断,此事还需多多考虑,你可不知道,这真龙巢穴位于绝巅之域中的‘上九境’内,虽藏有逆天造化,但也伴随着逆天杀劫,绝巅之域中的造化那么多,不见得非得拿着自己性命去那里冒险。” 林寻诧异道:“你曾进入过绝巅之域?” 老蛤幽幽叹了口气,双手负背,眼眸眺望天穹,一副过来人的沧桑模样,道:“事到如今,本王也不瞒你们了,上古时代,那绝巅之域曾烙印下本王的足迹,这等光辉事迹,如今只怕都没多少人记得了……” 林寻和阿鲁齐齐翻了个白眼,这癞蛤蟆又开始自吹自擂了。 “你们这是啥表情?” 老蛤见此,不禁羞恼道,“不怕告诉你们,这次前往绝巅之域,若你们听本王的,保管你们夺取造化跟喝茶吃饭一般随意,否则,就凭你们俩的浅薄见识,别说夺取造化了,连汤水都喝不到!” “吹!” 阿鲁一脸鄙夷。 “请继续。” 林寻抱臂嗤笑。 老蛤顿感颜面无光,跳脚道:“你们可知道绝巅之域中的‘三千界’?又可曾知道‘上九境’?”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上一篇   第1122章 生撕一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