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老猿和小公子 - 天骄战纪

第1124章 老猿和小公子

“三千境,代表绝巅之域中的三千个区域!” “每一个区域,皆有不同的造化!” “但唯有能够跻身每一个区域前十名的强者,才有资格进入上九境,你们知道吗?” 老蛤吐沫星子飞溅,为洗涮耻辱,打击林寻和阿鲁的轻蔑态度,再也不藏着掖着了,把自己所知都说出来。 “唯有进入上九境,才有跻身天骄金榜的机会,你们又知道吗?” “不知道吧,告诉你们,唯有在上九境,才封印有真正的逆天造化,你们可懂?” “不懂吧,那你们可知道,上九境被视作‘绝巅血炼’之地,其内究竟有多凶险?” “还不懂吧,瞧瞧你们那无知的模样,和不知天高地厚的井蛙有什么区别?” 老蛤越说越激昂,一副挥斥方遒的姿态。 林寻和阿鲁则都有默不作声了,老蛤虽然态度嚣张了一些,但说的话皆是有真材实料的。 “所以,无知不是错,错就在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多无知!”见此,老蛤愈发得意,吐沫星子都差点喷在两人脸上。 “大哥,你怎么看?”阿鲁有些心虚,被老蛤的气势震慑了。 林寻的回答很简单,一巴掌打在老蛤后脑勺,劈头盖脸训斥道:“你既然知道这么多,为何以前不说?若你早说了,我们还会这般对待你?” 老蛤一个趔趄,手捂后脑勺,气得额头直冒黑线:“无知就可以随便打人了?” 眼见林寻神色不善,老蛤连忙转移话题,道:“行了行了,我保证前往绝巅之域时,为你们充当指引道途的明灯还不成?” 阿鲁晒笑道:“带路就带路,还吹嘘啥明灯,你这癞蛤蟆说话不吹嘘一下自己会死吗?” “我弄死你这野蛮人!” 老蛤气得嗷呜一声,就扑向了阿鲁。 两冤家又开打了。 林寻则暗自决定,抽空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老蛤,这厮肚子里明显藏着不少货,可总是遮遮掩掩的,简直太不老实了。 “也不知景暄会不会答应和我一起行动……”忽然,林寻想起了远在灵宝圣地的赵景暄,陷入思忖。 …… 冷月如钩,高挂夜空。 大地上,一道道沟壑纵横交错,天地间剑气啸鸣,为这夜色平添一抹肃杀。 呱呱! 一头乌鸦从远处振翅飞来。 只是,它的躯体甫一靠近这片天地,就被一道残留在空气中的剑气绞碎,噗的一声化作血雾。 地上,石真通躯体哆嗦着,似用尽了所有力量才艰难地……抬起了头。 当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那一道白衣胜雪的身影时,神色间不可抑制地带上一抹深深的忌惮和惘然。 此人,怎会如此强大? 石真通是狮驼一脉的古代怪胎,前不久才横空出世,曾在三天时间击败十九名当代风云人物,立下赫赫威名,震惊一方。 他天赋异凛,力大无穷,修炼狮驼一脉的‘搬山经’,在古代怪胎中也是一名狠角色。 可今日,他却败了。 败在三剑之下! 也就是说,他连三剑都不曾挡下,就彻底被镇压! 此时的石真通,身上有三道剑痕。 一道位于胸膛,自脖颈延伸到肚脐,伤痕一寸,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一道位于背脊,是横切出的一道伤痕,深一寸,分毫不差。 最惊人的是最后一道剑痕,位于咽喉处,依旧只有一寸,这是被一剑刺出的剑痕! 再深入一些,绝对可以一剑封喉! 看似,这些伤势都不重,可却给石真通带来了无以复加的沉重打击,差点让他道心崩溃。 因为他太清楚,对方若想杀他,完全只需一剑,就能将他击毙! 也正因如此,他才会感到惘然和恐惧。 作为一名古代怪胎,石真通可从没想过,当代同境之中,对方的战力竟会如此之恐怖! “我输了。” 石真通颓然,信心备受打击,斗志消沉,他知道,这一次战败,已给他留下了无法抹去的阴影! 而后他起身,步伐蹒跚,朝远处行去,身影萧索,眸光惘然,这云庆白,怎会这般可怕? 若被其他修道者看见,只怕根本无法想象,这会是一位最近一段时间中威名赫赫的古代怪胎。 冷月如弦,锋利如钩,洒下清冷的光。 目送对方离开,云庆白却轻声一叹,似有些不尽兴,亦或者感觉有些索然无味。 他抬手一抛,手中古剑掠出。 一名唇红齿白,俊秀灵气的剑童出现,双手接过这柄古剑,而后小心藏于背负的剑匣中。 而后,剑童说道:“恭喜公子旗开得胜,于今日以犁庭扫穴之势,败一古代怪胎,当是近段时间以来第一个镇压古代怪胎的当代天骄!” 声音清朗,透着敬慕和崇拜。 “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了,一个不堪一击的对手,没什么值得恭贺的。” 云庆白声音平淡,他双手负背,白衣飘曳,转身朝远处行去。 见此,剑童愈发崇慕,隐约感觉,或许,这就叫高手寂寞,公子已伫足绝巅之上,可堪对敌者已寥寥无几! 一主一仆,在清晨十分出现在一座城池中。 “下一个对手是谁?” 云庆白问。 “飞云剑宗的一名古代怪胎,名……” 不等剑童说完,云庆白已打断道,“其他的不必说了,告诉我他如今在哪里?” “碧蛟峡谷。” 剑童连忙报出一个地名。 云庆白点头,他已闭关十年,也沉寂十年。 而今出世,以至于当世不少修道者认为,他当世有敌,再不是十年前的王境之下无敌存在。 甚至有人认为他不足以和一些古代怪胎相比! 云庆白没有反驳,而是直接入世,打算选几个古代怪胎试剑。 不知觉间,两人已来到城中央,此地屹立着一株消息树,虽是清晨十分,但此地早已围满了修道者身影。 “果然是惊爆无比的大消息!林魔神甫一现身,就强势镇压金啸鸣,杀得他落荒而逃,着实令人痛快!” “金啸鸣堂堂古代怪胎,却连分身都保不住,被林魔神煮成一锅蛇羹个吃了,这下场可很惨。” “谁能想象,第一个镇压古代怪胎的,竟会是林魔神?” 人群哗然,在议论不已。 云庆白顿足,神色平淡,将目光看向了消息树。 那里有着一道最新发生的消息,记载的是林寻在千流聚会上击败金啸鸣的事情。 “可恨!”旁边,剑童愤然。 在他看来,云庆白当是第一个镇压古代怪胎的,可现在,却被一个林魔神抢了风头,这让他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云庆白忽然道:“你可还记得我的话?” 剑童一怔,而后猛地醒悟,点头道:“记得,公子曾说,不管这林寻是谁,我自当了断其命,以洗涮宗门所蒙受的耻辱。” 云庆白点头:“他如今既已现身,就帮我留意一下他的踪迹。” 剑童顿时精神一振,意识到,主人这是已打算诛掉那林寻了! “袁祖翁,这家伙终于出现了!” 蓦地,附近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 云庆白抬眼望去,就见那开口的是一名锦袍少年,生得剑眉星目、俊美出众,傲立在那,宛如鹤立鸡群。 只是,少年此刻眉宇充斥杀机,浑身散发出一股暴戾般的气息,外人或许看不出什么,但云庆白却瞬间察觉到,这少年很不寻常! “看什么看!” 蓦地,锦袍少年扭头,一对眸如绝世锋刃般雪亮,扫了云庆白一眼,似欲择人而噬。 剑童脸色一沉,什么时候,世上有人竟敢这般和公子说话?简直是不知死活! 只是,不等剑童开口,云庆白就已收回目光,道:“我们走吧。” 说着,他已转身而去。 剑童一愣,似难以相信,很疑惑公子为何会忍住。 但最终,他没敢去问,只是多看了那锦袍少年一眼,牢牢记住了对方模样,这才转身跟着云庆白离去。 锦袍少年也怔了怔,而后冷哼。 “小公子,以后若在绝巅之域碰到那白衣男子,能退就退,若注定为敌,就全力以赴,决不能有任何一丝保留。” 一个青衣老猿出现在旁边,声音低沉而沧桑。 “为何?”锦袍少年皱眉。 “此子已立足绝巅极尽之地,身如藏锋之剑,威胁太大。” 青衣老猿眸光深邃,提醒道,“他之所以离开,无非是察觉到老仆在身侧,而非畏战。” 锦袍少年眉头拧起来,神色明灭不定,许久才恢复平静,将目光看向远处的消息树,道:“不说他,袁祖翁,你也看到了,那名叫林寻的家伙出现了!” 青衣老猿嗯了一声,带着一丝感慨道,“当年在五行圣岛时,我就已察觉此子不凡,却没想到,如今的他,竟已在绝巅道途上拥有这等不凡的造诣,果然是后生可畏。” 锦袍少年顿时不满:“袁祖翁,他当年和其他人一起闯入我那沉寂修炼之地,强夺了属于我族的至高道经【九清圣体诀】!如此贼子,当第一时间就将其抹除,您为何还对其赞赏起来?”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