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 头号异端【第五更】 - 天骄战纪

第1134章 头号异端【第五更】

当下进入绝巅之域的修道者,数以千万计算。 虽都是王境以下修道者,可无论是谁,都不敢有任何懈怠,因为随时随刻,就会有王境存在诞生! 众所皆知,唯有一些绝巅天骄才有望角逐绝巅王者之境。 可那些古老道统为何会出动那么多传人? 原因很好猜测,这些传人中,或许无法成为绝巅王者,但却拥有晋级为王的资格! 可以预见,过不了多久,多半会有诸多年轻一辈的“新王”诞生,而后依仗着高境界碾压其他对手! 时间很紧迫! 尽管,绝巅之域会在十年后闭幕,但谁都不可能懈怠,因为危机无所不在,竞争也注定残酷无比。 林寻进入绝巅之域,同样为成王而来。 不过,他求的是绝巅王者境,且走的道途与世不同,欲要成王,注定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生死境,便是王境。 对修道者而言,成王,就等于超脱了五大境,打破了生死枷锁,影响之深远超越以往,关乎未来在长生道途上的成就高低。 林寻很早就决定,不走前人之路,欲踏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大道,与古今圣贤争锋。 并且,按照神秘女子的说法,王境,还决定着以后的成圣之路! 这一步若走不好,以后成就注定有限。 如今,林寻已来到焚仙界,当务之急就是前往和老蛤、阿鲁汇合,而后寻觅造化,为铸道成王做准备! …… 嗖! 茫茫山河,赤红如燃,林寻辨认了一下方向,开始赶路。 焚仙界是绝巅之域“三千界”之一,宛如一个巨大无垠的小世界,一路上,林寻也碰到不少修道者,皆行色匆匆。 显然,都正在抓紧时间寻觅造化和机缘。 远处传来一阵激烈的厮杀声,一群修道者在厮杀,打得山河失色,天地一片璀璨。 他们在争夺一口古旧的石井,那石井中不断喷薄出璀璨的火霞,流转澎湃神辉,极其惊人。 根本不必怀疑,那石井下方,必然蕴藏有造化! 林寻只瞥了一眼,就远远避开,继续前行。 这一路上,他已经遇到过多次类似的冲突和厮杀,所抢夺的无非是一些灵药、奇珍、神材,和一些神异的宝地。 这些都可以称得上是造化,属于在外界可遇不可求的机缘。 但对林寻的吸引力并不大,他的道途已经走到极尽之地步,需要的是一场铸就绝巅王境的大造化。 两天时间很快过去。 嗖! 当林寻经过一条火红无比的河流时,蓦地从河水中冲出一条大鱼,张口朝他咬去。 这大鱼足有丈许长,通体火红如玉,龙须鳞尾,两侧生着怪异的火焰翅膀。 轰! 它极其强大,冲过来时,火霞滔滔,将虚空都燃烧,张开的血盆大口中,锋利的牙齿如一杆杆大戟般,闪烁着慑人的寒芒。 砰! 林寻身影一闪,轻而易举避开。 就见后方一座低矮山丘,竟是被这火红怪鱼身上的火霞瞬间熔炼掉,化为无有。 与此同时,林寻闪身杀来,拳劲迸发,呈现出撼天动地的惊世景象。 火红怪鱼不闪不避,尾巴甩来,竟是硬生生挡住了林寻这一拳! 这让林寻动容,要知道,以他如今的力量,随便一拳,都足以轰杀掉一位绝巅小巨头层次的存在。 就是绝巅巨头,也轻易不敢和林寻硬撼。 可现在,这头火红怪鱼却挡住了! “有意思,再来!” 林寻脚踏冰螭步,横空前冲,浑身清辉灿灿,犹如魔神出行,演绎撼天九崩道奥义。 火红怪鱼很快就招架不住,被拳劲压制,身上鳞片开始不断剥落。 嗖! 突然间,火红怪鱼似察觉到不妙,果断开溜,朝那一条火红的河流中冲去,速度奇快无比。 林寻紧跟着杀过去。 让他意外的是,这火红怪鱼身影骤然缩小,化作巴掌大,有惊无险地避开他的杀伐,冲进了河水中。 噗通! 火红的浪涛迸溅,再看那火红怪鱼,已是消失不见。 让一条鱼从手中逃掉,这让林寻颜面有些搁不住,正欲追上去,心中猛地浮现出一丝悸动。 就宛如在那火红的河流下方,藏着某种大恐怖! 林寻当即止步,身影退后,神识则扩散而开,朝那河流下方探寻而去。 瞬间,一副奇异无比的画面映现脑海。 在河水下方千丈之地,竟有着一道神秘的青铜门户,上边篆刻着斑驳道纹,闪烁着奇异的光泽。 而在青铜门户旁边,则屹立着一座石柱,石柱上缠绕着一道粗大晶莹的火红锁链。 锁链另一头,则捆缚在一座凶兽石像上。 那凶兽形似蛟龙,躯体盘踞在河底,粗大如山岭般,栩栩如生。 当林寻神识甫一接触到这凶兽石像时,顿时心中一寒,浑身发僵,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压抑和恐惧。 哗啦! 几乎同时,那凶兽石像犹如活过来般,散发出滚滚恐怖的凶煞之气,令这条河流都骤然沸腾轰鸣。 不过,这种凶煞之气还未扩散,就被那捆缚在凶兽石像上的火红锁链压制。 那锁链在发光,晶莹璀璨,浮现神秘的符号,将这石像上的煞气死死压制住。 林寻心中震动。 一条河流之下,却竟有一闪青铜门户,门户一侧,则有一座凶兽石像被神秘的锁链捆缚。 那青铜门户内藏着什么? 而那凶兽石像是否是被镇压于此,在看守这一道青铜门户? 思忖片刻,林寻果断决定离去。 此地太过凶险和诡异,根本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探寻,若冒然进入,反倒有可能发生意外,殃及性命。 “没想到,这绝巅之域中还有这等凶险之地,或许当我踏足王境时,可以进入一探。” 林寻隐约感觉,那一扇青铜门户内,极可能藏着什么! 一只大黑鸟鬼鬼祟祟靠近过来,爪子中拎着一口黑锅,无声无息的来到林寻背后,黑锅瞄准了林寻的脑后勺,而后猛地抬起—— 可就在此时,林寻倏然转身。 嗖! 扬起的黑锅在虚空中打个旋儿,很自然地扣在大黑鸟背上,而后它抬起头颅,干咳一声,脸不红心不跳道:“哈,小哥,咱们又见面了。” 林寻似笑非笑:“原来是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喜欢背黑锅。” 喜欢背黑锅…… 大黑鸟愣了一下,而后嘿嘿干笑了一声,扫视四周,道:“小哥,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话音还没落下,大黑鸟羽翼一展,就冲向虚空,宛如瞬移般,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大黑,先别走!” 几乎同时,林寻腾空,冰螭步运转到极限,抬手劈出一道拳劲,直接砸了过去。 这黑鸟可很不简单! 当年在界河漩涡之下的残破古庙中,它形似黑凰,羽翼漆黑若永夜,有一缕缕奇异的佛光弥漫。 它曾被视作佛胎,沉寂在一座佛龛中,后来被大地藏寺十八子之一的木正以秘法唤醒。 按照木正的说法,这大黑鸟就是一个古来未有的“佛胎”,极可能是渡寂圣人所留! 林寻还清楚记得,当初这大黑鸟拎着黑锅,简单粗暴地几下,就把木正这位大地藏寺的绝巅人物给砸晕了过去,凶横之极。 并且,这厮还极其流氓,猥琐阴险无比,最喜欢偷袭,刚才若不是他提前察觉,也差点被这厮用黑锅砸脑后勺了! 轰! 远处,大黑鸟羽翼一抖,竟燃烧起诡异的黑色佛火,将林寻的隔空一拳熔炼掉。 “本座以德服人,一般不喜欢动手,可你若再动手,可别怪我怼死你!” 大黑鸟一副地痞流氓的口吻。 “你留下来,我就不动手。” 林寻笑道。 交谈时,两人可都没停歇,一追一赶,速度奇快无比,在虚空之上进行角逐。 “妈的,当年你抢走了渡寂老儿所留的造化,本座没跟你计较都不错了,你还想怎样?” 大黑鸟不耐烦道。 林寻认真说道:“正因如此,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一谈,说不准,我还会把造化还给你。” 他手中还有一截枯焦的菩提木,菩提木中封印着一股极其恐怖而至高的金色力量。 按照林寻揣测,这大黑鸟以往一直沉寂在那古刹佛龛中,必然了解一些外人无法得知的秘辛。 “还给我?” 大黑鸟一呆,而后猛地狂笑起来,“这造化牵扯禁忌之道,本座才不稀罕,万一以后也像渡寂老儿一样死翘翘怎么办?” 而后,它似乎有些幸灾乐祸,道:“小哥,本座劝你还是长点心吧,地藏寺十八子和一尊从上古沉寂至今才出世的‘古佛子’,如今可都已经进入了绝巅之域,而你,则被这些秃驴视作头号‘异端’!” 话音落下,大黑鸟已腾空而去,速度竟又快了一大截,宛如瞬移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寻止步,知道已经追不上。 大地藏寺传人? 头号异端? 林寻挑眉,心中倒并无惊惧,只是有些疑惑,这大黑鸟话中是什么意思? 是因为自己获得了渡寂圣人和黑凰身后所留的【大藏寂经】,故而才会被大地藏寺盯上? 还有那“古佛子”,又是谁? —— ps:多谢“慎先生”“冤宝兔”分别打赏的22张月票!第六更晚上7点半前!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