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焚仙背影? - 天骄战纪

第1147章 焚仙背影?

二十六位高手全毙! 金乌一脉的七太子乌凌飞、海魂族后裔商澜、玄都道统传人灵华、万兽灵山传人梁血吟…… 其中一些强者的尸体都显露出本相,有巨大如山的狮驼、双翼幽蓝的玄鸟、生满枝桠的坤木,皆破损染血,令人触目惊心。 似这等高手,在外界每损失一个,都足以引发大地震。 可在这神火宫殿中,却横七竖八死了一地,任谁见到了都注定要心寒,为之惊骇。 在这满地血腥中,林寻彻底轻松,打量着四周,自语道:“这其中可有不少上佳的食材啊。” 这话若落入其他修道者耳中,绝对会不寒而栗。 可阿鲁和老蛤则眼睛齐齐一亮,道:“大哥言之有理,这些战利品绝对不能浪费了!” 接下来,自然是清理战利品了。 这些可都是各方势力中的顶尖人物,身上有着不少好东西。 “妈的,这是碧蜉凝真膏吗?这可是好宝贝,在凝聚本我道种时,能起到奇妙的作用。” “太奢侈了,居然装了一壶的地元洗魂浆!” “等等,这是三株王药?” <center></center>大殿中,不时响起老蛤兴奋的大叫。 他是三足金蟾一脉后裔,对天地间的宝物可谓是如数家珍,一眼就能分辨出好坏和高低。 很快,就被他搜罗了一堆宝物,流光溢彩,蒸腾毫光,将整个大殿都照亮。 其中有王药、神材、灵丹、奇珍……可谓是琳琅满目,搁在外界,每一样都足以引起人们眼红垂涎。 “这玩意是什么?狗腿吗?”阿鲁拎起一截粗如儿臂,足有二尺长的宝物,一脸好奇,打算烤炙一下试试。 老蛤嗷呜一声扑过来,一把夺过此物,骂道:“什么狗腿,这是鬼王灵芝!成王之后,用此物可以锤炼王道根基,价值不可估量!” 阿鲁啧啧称奇,忍不住道:“有没有我能用的?” “当然有!不过你给我闪一边去,小心破坏了宝物!”老蛤瞪了他一眼。 半响,老蛤才将战利品收集完毕,一脸满足道:“妈的,这下可发财了!林寻,我有个建议,咱们以后不如专门打劫吧?你想想,那些出身各大势力的家伙,哪个不是肥羊?若不宰他们一刀,都对不起这等上苍所赐的机会!” 阿鲁抚摸着下巴,深以为然道:“我赞同!” 林寻唇角抽搐,心中很疑惑,究竟是自己把他们带坏了,还是他们的心本来就这般黑? 不过…… 这建议可真是不错啊! 林寻也意动了,他清楚,进入这绝巅之域的强者中,不乏有人恨不得杀死自己。 若真有机会碰到对方,嗯……打个劫是完全可以的嘛! …… 战利品清点完毕,皆被林寻收了起来。 老蛤还不服气,问阿鲁:“战利品可都进了他的腰包,你不觉得他很过分?” 阿鲁咧嘴一笑:“我觉得大哥肯定不会亏待我。” 老蛤翻了个白眼:“瞧你那狗腿子模样,一点志气都没有。” 啪! 话音刚落,他脑后勺就被林寻抽了一记,疼得龇牙咧嘴,再不敢叫嚣了。 “阿鲁,你那根巨棍让我看看行不行?”老蛤忽然道。 林寻一怔,而后心中一动,之前,他们都以为阿鲁手中的镔铁巨棍,乃是一件极其强大的圣宝。 可如今看来,明显不是。 否则,在这“神圣不存”的铁律下,这宝物只怕也早已被抹除了,根本不可能被阿鲁动用。 老蛤或许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才会产生好奇。 阿鲁防贼似的,警惕道:“不行!” 说着,他已收起了宝物。 “一根破棍子而已,谁稀罕似的。”老蛤嘲讽。 “不稀罕你还想看?真欠!”阿鲁反唇相讥。 林寻却有些皱眉,目光打量着宫殿四周,道:“老蛤,这宫殿究竟是什么地方?” 老蛤顿时兴奋道:“大造化之地!你刚才进来时候也应该看到,宫殿外,坐镇有青鹿和白鹤铜像,这在上古时代,可是很有讲究的……” 鹿鹤,代表着六合。 而六合,则代表着天地和四方之维。 同时,此宫殿屋檐延伸八方,代表着八极、八神之意。 依照老蛤的说法,这是一种“天上地下,唯吾独尊”的格局!纵然是圣人,也轻易不敢布置类似的道场。 因为太过逆天,容易遭受天忌! “在上古时代,我曾进入过此地,那时候,这座宫殿还在封印中,根本就无法进入。” 老蛤眸光狂热,盯着宫殿中的一百零八座铜柱,“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封印已经消失,这一场大造化,注定是咱们兄弟三个的!” “什么造化?” 阿鲁忍不住问。 “疑似和一位自称‘焚仙’的无上人物有关,当然,这也仅仅只是我的推测,毕竟,这绝巅之域太神秘了,其来历无人可知,我也只能判断出,当年留下此地的人,绝对是一个强大到足以令诸天颤粟的存在!” 老蛤噌地起身,已有些迫不及待来了,道,“你们跟我来。” 说着,他带着林寻和阿鲁来到宫殿尽头。 这里空荡荡的,只有一面墙壁挡在前方,墙壁火红茹玉石筑就,泛着璀璨的光泽。 老蛤金色的瞳孔灿灿发光,的神色激动而恍惚:“若我推测不错,这堵墙内,就是造化所藏之地!” 林寻和阿鲁皆一怔,他们都已仔细感应过,并未发现此墙有什么特殊之处。 只是,当老蛤探手按在这墙壁上时,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一圈奇异的力量涟漪,从墙壁表面扩散而开,而后浮现出了一座巨大无比的门户。 这门户上,只篆刻着一道身影,伟岸、孤傲、如屹立云端之上的神祗! 他背对着众人,可仅仅如此,依旧让林寻他们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恐怖压迫气势,浑身都禁不住发僵,心神颤粟。 太强大了! 只是一道背影的图案而已,可却如挤满了乾坤,如神祗般无上而至高。 “他……会否就是你说的焚仙?” 阿鲁倒吸凉气,他双腿都在哆嗦,根本控制不住,那是一种绝对的压制威势,无法抵挡。 “应该就是。” 老蛤深吸一口气,道,“你们也察觉了,这仅仅只是一道图案,但那等气息,却比圣人都似乎要更强大!可想而知,这一扇门户内,肯定藏着了不得的大造化!” 林寻对此很认同。 他见识过圣人的力量有多恐怖,也曾追随在那神秘女子身边,见识过圣人发威的手段。 可是和眼前这一道背影所弥漫出的气息相比,那些圣人似都显得有些暗淡! 而若是和神秘女子相比,却有些无法对比出高低了。 因为两者都有一种“深不可测”的味道,根本无法度量! “不管这些了,先推开这扇门看看再说!” 说着,老蛤已探出手,朝门户上按去。 可手掌尚在半途,他却又忍住,神色明灭不定,道:“这一道门户内,极可能是大造化,但也说不准会藏着怎样的凶险,你们说,要不要推开它?” 林寻和阿鲁顿时沉默,陷入思忖。 越是大造化,就越不是那般容易得到,极可能伴随着不可预估的凶险,这是修行常识。 这一扇门户内,究竟藏着机缘还是凶险? 没人敢确定! 便在此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与我有缘,便可继承其中机缘,若与我无缘,进入此门,有死无生。” 这声音宛如从云端之上传来,缥缈而淡漠,透发出直抵人心的力量,令得林寻他们浑身一颤,脸色骤变。 这门户上的背影,竟于此刻说话了,这出人意料! “敢问前辈,缘从何处起?”老蛤艰难地吞了吞吐沫,小心翼翼开口询问,进行试探。 “上古时代,曾有一百零八位神将追随我一起征战九天十地,他们的后裔,皆与我有缘。” 那缥缈的声音再次响起。 伴随声音,分布在这大殿中的一百零八座铜柱,竟是在这一刻齐齐产生嗡鸣,表面浮现出一幅又一幅栩栩如生的人物图案。 有的横刀立马,仰天嘶吼,生着九颗头颅,法相惊世。 有的形似龙螭,巨大的身影盘绕在星空中,每一个鳞片,都和星辰般大小,闪烁着神光。 有的一袭道袍,但却生着鹤首,背负风雷羽翼,散发出滔天的肃杀气息,令日月都暗淡。 有的…… 每一位,皆来自不同的族群,模样千奇百怪,可无一例外,威势皆如神魔般可怖! 共计一百零八位,显然就是那缥缈声音口中的“一百零八位神将”了! 看来看去,阿鲁不禁失望,那其中根本没有人族,这岂不是代表,他和门内的造化无缘? 林寻惊心之余,也不禁皱眉,这些神将,皆是一副图案,栩栩如生,神威慑人。 可林寻同样发现,其中似并无人族! “这……这是我族先祖?” 猛地,老蛤颤声大叫,目光痴痴呆呆,盯着其中一座铜钟,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瞬间,林寻和阿鲁的目光齐齐被吸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