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8章 焚仙陈临空 - 天骄战纪

第1148章 焚仙陈临空

老蛤痴呆在那,激动无比。 那擎天般的火红铜柱上,浮现出的画像是一位模样俊美妖异的男子,白发飞扬,金瞳灿灿,唇角含笑。 他周身吞日吐月,修长白皙的掌心上,浮现着一枚外圆内方,两侧生着翅膀的金色铜钱。 一眼望去,男子俊美无匹,给人惊艳之感。 而当仔细感知,则有一种睥睨天地的傲意,毫不掩饰,慑人无比! “这是我族先祖!绝对不会有错!” 老蛤浑身颤粟,难以置信。 林寻和阿鲁心中也无法平静。 这可是绝巅之域中的一座神秘宫殿,疑似和一位“焚仙”有关,而三足金蟾一脉的先祖之像,却出现于此地,这又意味着什么? 远处墙壁上,一道孤傲、伟岸的身影背对众生,曾言,这一百零八位神将,曾随他一起征战九天十地。 无疑,三足金蟾一脉的先祖,也位列一百零八神将中! 而如此推测,其他“神将”的来历,也绝对不会小了,极可能皆是每一个族群中的先辈! 可也正因如此,就愈发衬托得墙壁上那位背对众生的身影来历不凡了。 他是谁? 他究竟有着怎样的威能,才能让一百零八位来自不同族群的先祖,愿意跟随在他身边一起征战? 越想,就越令人心惊! “老蛤,还愣着做什么,这次造化和你有缘!”阿鲁一巴掌打在老蛤肩膀上,一脸的羡慕。 老蛤清醒,却罕见得没多少激动和喜悦,而是神色复杂道:“在我记忆中,先祖一直像个谜团,我族的血脉烙印中,几乎没有关于他的记载,没曾想,却在这里,让我发现了一些线索。” 声音低沉,似喜似悲。 林寻道:“上次你进入绝巅之域时,就发现了此地,而今,又一次来到了这里,冥冥中似都已注定,这就是缘法。” 老蛤喟叹,唏嘘道:“哎,什么缘法,我也只是沾了先祖的光,若不是他当年曾跟随那位大人物征战,哪可能让我在今日拥有获取造化的机会?” 顿了顿,他瞥了林寻和阿鲁一眼,道:“你们可别羡慕,别人拼爹,本王就只能拼祖宗了,还好,我这先祖还算不差。” 说到最后,这货竟又开始得瑟了,洋洋得意。 阿鲁翻了个白眼,对他狠狠鄙夷。 林寻都有想暴打这厮的冲动了,刚才还一副唏嘘感伤的模样,转眼就变了,简直是面目可憎! “你这小蛤蟆倒是有趣。” 忽然,那一道宛如从云端飘来的声音响起。 伴随声音,一道虚幻般的身影倏然出现。 他身影若光雨交织而成,如梦似幻,模样也显得模糊,只能看出,他身姿极其笔挺和轩昂,若一座孤峭冲霄的山峰。 唯一能够看清的,就是一对眼瞳,开阖间,犹如周虚亿万星辰在其中幻灭、翻滚、蒸腾,映现出一幕幕宙宇更迭、万物生灭的宏大异象! 仅仅被他目光扫中,就让林寻他们神魂都悸动,浑身毛骨悚然,仿似通体内外全都被看了一个通透! 但很快,对方就收敛目光,眸子中呈现出一种极致的静谧,再无一丝波澜,宛如一泓古井,似可以映照诸天。 大殿寂静,林寻他们的身影皆僵硬在那,感到一种无比的压抑和震慑,都不敢相信。 “这只是属于我的一缕规则力量,你们倒不必这般紧张。”虚幻般的身影开口。 伴随声音,刹那间,大殿中的压抑气氛一扫而空,空气中呈现出一种祥和清宁的味道,令人不由自主心安,如沐春风中。 这种变化,令林寻他们心中又是一阵翻滚,仿佛,只要这虚幻身影愿意,这天地万物都会随着他的喜怒哀乐而产生不同的变化! 这,简直如真正的天地主宰! “大世来了。” 男子目光扫过大殿中的血腥痕迹,不禁轻叹了一声,将目光看向老蛤,道,“当年,我们这一批人离开古荒域时,我担心此去凶险,极可能出现意外,于是便将自身衣钵和造化留在此地,为的是薪火相传,纵然我等身陨异乡,传承也不至于断绝。” “你先祖是一代奇才,与我肝胆相照,曾与我并肩征伐天下,你既然是故人之后,这里的造化,自当归你所有。” 老蛤怔怔,忍不住问:“前辈,我先祖他……” 男子摇头道:“你不必问,等以后有机会离开古荒域时,你自然明白当年我们这些人去了哪里。” “去吧,大世已经来了,成为绝巅王境的机会也已开启,当年不曾踏足此境,希望你们……可以走得比我们更远!” 说着,他袖袍一挥,老蛤身影就被一股无形力量裹挟着,冲入了那一扇墙壁上的门户之内,消失不见。 自始至终,老蛤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见此,林寻和阿鲁心中都震动不已,但两人都看出,这是属于老蛤的造化,应当不会出现凶险。 “前辈,您觉得我资质如何?”阿鲁涎着脸问道。 男子似笑非笑:“你修炼的是帝极镇世经,和我无缘,若有可能,我倒是建议你可以前往‘万象古地’走一趟,或许会有收获。” “万象古地……”阿鲁喃喃,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 这一下,连林寻也不淡定了,他此来绝巅之域,可同样也是为了成为绝巅王境。 可这绝巅之域太大,还分作三千界和上九境,分布着不知多少的机缘和造化。 若无人指点,想寻觅到和自己契合的造化几乎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 “至于你……” 男子目光看向林寻。 林寻的心猛地悬起来,满怀期待。 “你的道途……” 男子原本静谧的眸子猛地涌现出一抹奇异无比的光泽,凝视林寻,竟是迟迟不再言语了。 似遇到了难题。 又似陷入思忖中。 林寻被盯着,浑身都不自在,内心也不免忐忑。 大殿中气氛也变得寂静起来,阿鲁也察觉到有些不对劲,欲言又止,却最终忍住。 直至许久,男子才说道:“你的道途,只能自己走,和我无缘,我也无法指点于你。” 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异色。 原本满怀期待的林寻怔了怔,旋即就拱手道:“多谢前辈。” “为何谢我?”男子讶然。 “这已经是一种指点。”林寻认真道。 他倒并非说假话,从很早,他就一直在求索极尽蜕变的道途,欲超脱以往,铸与世不同的道! 男子忽然大笑起来,道:“你让我想起了星湮战帝,但很显然,你和星湮战帝是不一样的,你的道途,也注定和他不一样,我倒是很期待,你能踏出怎样一条道途。” 林寻微微一笑:“我当年曾有幸碰到一只金蝉,他也曾和我聊天,说过类似的话。” 男子略一沉默,道:“聊天?” 林寻点头。 他想起那只金蝉说过的话,聊天,聊的自然是上天之事,天的存在,就宛如大道之化身,高不可触碰,远不可抵达。 想要走自己的道途,就必须了解和探索它! “那只金蝉没跟你说过,欲走古今唯有之道途,需付出怎样的代价?”男子问道。 林寻思忖道:“它只说,缘法如幻,空空也,随心而欲便好,若一味执迷,反倒落了下乘。” 男子晒然,道:“就知道如此。” 他将目光重新看向林寻,道:“自古至今,不知有多少和你一般的俊杰,欲另辟蹊径,于道途上独树一帜,可真正能办到的,却寥寥无几,反倒因为求索这等道途,皆遭遇到了无法预估的打击,轻则走火入魔,重则身陨道消,你可要当心了。” 林寻神色平静,道:“既求此道,心已无惧无悔。” “好一个无惧无悔!” 男子大笑,道,“我倒是小觑了当今世上的年轻人,不错不错,世上今人胜古人,道火不熄,大道可期,小友,可否告之你的名字?” “林寻。” 男子点头,道:“世人称我为焚仙,但却极少有人知道我的名讳,等以后你有机会进入星空古道,若遇到麻烦,尽可以报出我的名字。” 陈临空!” 说罢,男子仰天大笑,身影如光雨般飘洒,消失不见。 陈临空! 三个字,宛如有一种无形的霸气,响彻大殿,令一百零八座铜柱都嗡嗡颤抖,与之共鸣。 焚仙,陈临空! 林寻心中默默记住了这个名字,也记住了星空古道! 因为他清楚记得,当年老蛤曾说过,欲进入上古四大神墟之一的昆仑之墟,似乎就要经过这星空古道。 “陈姓?” 与此同时,阿鲁抓耳挠腮,“我怎么听老混账说过,这似乎是一个极其古老的姓氏,可无论怎么想,却都想不起来了。” 林寻忍不住道:“陈姓这一脉很厉害?” 阿鲁摇头:“我也只是听老混账偶尔提到过,或许很厉害吧,没听到么,刚才那位焚仙可就姓陈。” 两人交谈时,大殿中忽然多出一股无形的力量,裹挟着他们两人,冲向大殿外。 而那紧闭的大门,也是在此刻无声无息地开启了。 —— ps:这应该算是天骄写到现在,出现的第一个姓陈的角色……吧? 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