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1章 空空无我【第二更】 - 天骄战纪

第1151章 空空无我【第二更】

焚仙古城越来越热闹了。 和四个月前林寻刚抵达时相比,城中的修道者数量足足翻了十多倍之多! 道统传人、宗族强者、族群后裔…… 甚至一些罕见的生灵,在城中也是屡见不鲜。 比如背负着七彩甲壳的“灵螺族”强者,生着九条尾巴的“雪鹳”族强者。 甚至还有极其少见的“云织族”后裔,躯体如云朵般柔软,行走时,就宛如在虚空中漂移,一旦遇到惊吓,云团似的躯体就会砰的一声,化作丝丝缕缕的烟雾逃窜掉,胆子很小。 除此,还不乏古代怪胎、绝巅天骄出没。 林寻行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恍惚间,犹如又回到了外界红尘中,放眼所见,皆是人生百态。 他此刻幻化做一名相貌寻常的青年,犹如一个过客,以一种旁观者的姿态在闲逛。 “公子,这是火霞灵露,您需要么?” 一个少女凑上来,白皙的手中捧着一个陶瓷罐,有一缕缕瑰丽缤纷的火霞从中冒出来,映衬得少女小脸晕红,娇俏可爱。 “如何兑换?” 林寻有些讶然,火霞灵露可不好采撷,生于云霞中,需要耗费心血去一缕缕地捕捉,就像抽蚕丝似的。 “呃,只要是灵材,什么都可以。” 少女怯生生说道,她显得很生涩,明显以前不曾当街兜售过东西。 林寻想了想,拿出一个白玉小瓶,递给少女:“这其中是三颗玄阴凝光丹,行吗?” “可以!” 少女眼睛一亮,很惊喜的样子。 林寻笑着收下了这一陶罐的火霞灵露,正待离去,眼前的少女嘭的一声,化作一缕缕烟雾。 这让林寻吓了一跳,还以为敌袭。 谁曾想,这些烟雾却凝聚为两只手,对着林寻拱了拱,说道:“多谢公子,您真个大好人!” 林寻哑然,这才意识到,刚才那少女竟是一个云织族的后裔。 “公子,我叫采采,以后我若收集到更多的火霞灵露,还可以跟你交易么?”采采很期待。 “当然可以。”林寻笑道。 哗啦~ 云雾幻化,凝聚成了漫天的花瓣,飘洒不断,采采的声音也随之响起,透着欢快,道:“太好了,您是第一个愿意和我做买卖的,谢谢您,真的太谢谢您了。” 那些花瓣飘洒着,瑰丽如幻。 林寻知道,这是采采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表达谢意。 少女的烂漫和善良,就如一缕阳光,让见惯杀戮和血腥的林寻,也很受触动。 最终,采采化作一朵云,欢快地消失在繁华的街道上。 林寻猜测,她应该又是去云层上采撷火霞灵露了。 “大消息,圣隐之地‘星幻洞天’的绝世妖孽周青云踏入绝巅之楼,一举跻身第九十三名!” “这已经是数月来,第十三位跻身前一百名的绝巅天骄了!” 街道上,响起喧哗声,热闹不已。 林寻一边聆听,一边朝城外行去。 没多久,他偶然得知一个重大消息,在这四个月时间里,陆续有强者晋级成王! 皆是年轻一辈中的顶尖人物,来自不同的道统势力,是真正意义上的“新王”! 但与之相比,更多的修道者在晋级成王时,以失败落幕,运气好的,成了半步王者。 运气不就走火入魔,身陨道消。 不过,虽不乏有人成王,但至今还没有一人踏上真正的绝巅王者境。 当然,这仅仅只是在焚仙界,在三千界其他区域中,就很难说了。 “听说了吗,金乌一脉正在疯狂地寻找林魔神,据传,是有金乌一脉的强者崛起成王了,并且还不止一个!” “不止是金乌一脉,其他一些道统力量,也都在寻找林魔神,像那绝巅之楼和绝巅之塔附近,都有人盯着,只要林魔神现身,肯定会被第一时间发现。” “风雨欲来啊!” “只是,已经整整四个月都没有林魔神的消息了,你们说,他会不会意识到不妙,早已借助绝巅之塔的力量,离开了焚仙界?” “很有可能。” …… 没多久,林寻听到一些议论,他略一沉默,就摇了摇头,离开了。 四个月的时间,焚仙界中明显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但这些都已影响不到林寻的心神。 没多久,他离开了城中,犹如闲云野鹤,在茫茫天地间行走。 焚仙界很大,群山莽莽,天地一片火红,犹如一方小世界,分布着许许多多的机缘和造化之地。 从这天起,林寻彻底放空了自我,随心而动。 他漫步在深山老林中,俯仰天地万物,有时候一个人端立云崖之上,观云涛明灭,神曦流转。 一看就能看上数个日夜,如一块岩石,一动不动。 有时,夜卧河流之畔,聆听流水淙淙之音,伴星光入眠。 有时,兴致来了,就饮一个酩酊大醉,醉卧花丛中。 有时,心绪低落,就狂奔在山野间,如一道飓风,肆意地飞扬和宣泄。 到了后来,他什么念头都没有了,一个人在天地间踟蹰、漫步、发呆、饮酒、睡眠…… 天地、众生、万物…… 皆不存在了。 纷扰的世事、脑海中的记忆、心中的情绪…… 也都像消失了。 浑浑噩噩、空空无我。 七天后去了。 焚仙界的修道者,都在传言,有一个家伙疯了,痴痴呆呆,像个野人般穿梭在山林间,成为一个笑谈。 一个月过去了。 在焚仙界不同区域中探寻机缘和造化的修道者,几乎都曾见过那一个“疯子”的踪迹。 这令人奇怪。 焚仙界可不是太平净土,相反,为了争夺造化和机缘,几乎天天都有血腥的厮杀和冲突发生在不同的区域中。 可这样一个“疯子”,足迹都几乎踏遍焚仙界每一处区域中,却能安然无恙地活到现在,的确令人很难相信,像一个奇迹似的。 他是谁? 无人可知。 这一天,一座料峭悬崖上,生着一株奇异的花树,树高只有四尺,碗口粗细,树皮如张裂的龙鳞。 在枝头,盛开着一朵火红灿灿的花蕾,如火铜汁液教主而成,泛着金属般的光泽。 正是傍晚十分,天边晚霞如火。 一群修道者早已汇聚在悬崖之前,目光紧紧盯着那一株奇异的花树,枝头上,那一朵花蕾正在一点点绽放。 每绽放一片花瓣,就喷薄出一道冲霄的火焰神虹,伴随着一团团火红光雨和沁人心脾的清香,异象惊人。 只是,这些修道者却无一人敢靠近! 一是因为那一朵花蕾还未彻底绽放。 二则是在这一株花树根部,盘绕着一条金灿灿的灵蛇,躯体只有筷子粗细,覆盖着细密的火鳞,其头颅上隐隐凸起,似快要凝结出头角! 它的气息凶厉而阴冷,看似细小,却如一尊山中霸主。 它同样没动,在静静等待着。 “呀,好香啊!” 蓦地,头顶火红的云层中,响起一道清脆的叫声。 瞬间,不少修道者眼瞳一缩,就连那一条金灿灿的灵蛇,躯体都倏然一弓,一副蓄势欲攻击的架势。 不过,当看清楚那云层中的身影时,无论是那些修道者,还是那一条灵蛇,皆放松了,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 那云层中,是一个娇俏的少女,手中捧着一个瓦罐,刚才正在采撷火霞中的一缕缕灵液。 正是云织族的少女采采。 只是,当她看见悬崖上的情景时,顿时意识到不对劲,就打算离去。 “站住!小姑娘,你过来。” 一个修道者大喝,这是一名面颊狭长,一袭玄袍的青年。 “干什么?” 采采很紧张,莹白的额头都浸出冷汗了。 “只要你听话,帮我们办一件事,就放你离开。” 玄袍青年说着,一指远处那一株花树,道,“喏,看到那一朵花了吗,你去把它采下来。” 这明显是打算让采采去送死! 可以预见,若她靠近过去,别说采花了,第一时间就会遭受到那一条灵蛇的击杀。 不过,这也正是玄袍青年所想见到的,只要灵蛇被吸引,他们便可以趁虚而入,一举夺掉那一朵神异无比的铜花! 其他修道者皆冷眼旁观,没有阻止。 “我……”采采愈发紧张了,俏脸煞白。 她本性善良,从进入绝巅之域,就不曾与人争执,一直在云层中采撷火霞灵液,哪经历过这等仗势。 “快!” 玄袍青年冷喝,“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这很无耻,强迫一个少女去送死,手段很下作和卑劣。 可没人说什么。 为了争夺造化和机缘,无论是谁,大多数修道者皆会变得心狠手辣,不择手段! 采采吓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浑身颤粟,她根本没想到,仅仅因为自己一句话,就惹出这等滔天大祸。 “我把……我把采撷到的火霞灵液都给你们,可不可以放过我?”她带着哭腔,很委屈和无助,颤抖着将手中的陶罐托出。 这是她辛辛苦苦的心血。 “呸!火霞灵液算什么玩意,谁稀罕?” 玄袍青年脸色一沉,道,“小姑娘,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快动手!” 采采吓得浑身一颤,手中的陶罐都坠落,罐口倾斜,眼见里边的火霞灵液就要洒落出来。 这可是她的心血,辛苦了半个月才采撷到这么多,这一刻,她都差点崩溃掉了。 也就在此时,一只大手凭空出现,将陶罐稳稳托住。 —— ps:第三更晚上7点前! 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