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2章 宛若谪仙【第三更】 - 天骄战纪

第1152章 宛若谪仙【第三更】

倾斜坠落的陶罐被稳稳托住。 采采睁大眼睛,不敢置信。 她的目光从那只大手上移动,看到了一条满是灰尘泥垢的臂膀,再往上,才看清楚眼前之人。 披头散发,胡须潦草,衣衫褴褛,浑身脏兮兮的,唯有一双眼眸明亮而清澈。 只是,那眼神似乎过于清澈和干净,仿似没有了情感的波动,呈现出一种空洞的感觉。 采采怔住,感觉眼前这脏兮兮的人有一丝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却又不知在哪里见过。 “是那个疯子!” 远处悬崖上,一众修道者认出了来人,有人戏谑出声。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这个“疯子”的消息,也成为焚仙界中的一个笑谈。 他像失去了神智的野人,行走在焚仙界不同的区域中,浑浑噩噩、疯疯癫癫。 莽莽山野河流间,能见到他的踪迹。 争夺机缘和造化的厮杀和血腥刀中,也能见到他的身影。 可偏偏地,他就犹如一个过客,自顾自地行走,谁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也不知他为何而疯癫成这般模样。 而最不可思议的是,无论遇到怎样的凶险,他总能安然无恙地活下来,堪称是一个奇迹。 “疯子,你过来,去帮我们把那朵花采下来。” 玄袍青年冷冷道。 被他们视作疯子的身影转过身,目光中尽是惘然。 “不要去!” 采采心中一紧,猛地双手抓住疯子的胳膊,道,“他们这是要你去送死,你看,那花树根部,盘绕着一条灵蛇,会要了你的命!” 疯子低下头,看了过去。 嗤嗤! 当被他的目光注意到,那金灿灿的灵蛇似感到无比紧张,猛地绷紧躯体,唇中蛇信吞吐,发出嗤嗤的声音,状似在威胁。 “小丫头,你可有些不知好歹了!” 玄袍青年脸色一沉,猛地出手,隔空劈出一道炫亮的雷芒,璀璨炽盛,撕裂虚空。 “快逃!” 采采发出尖叫,拽着疯子的胳膊就要避开。 只是,她却发现,那胳膊犹如一座山峰般沉重,纹丝不动,根本无法被她拽动一丝一毫。 轰! 雷芒暴掠而至,却见疯子随意抬手一抓,那炽盛的雷芒如纸糊般,在虚空中崩碎,如若绽放的烟花。 采采愣住了,这……难道是一个绝世大高手? 远处的玄袍青年等人齐齐眼瞳一缩,传闻中,这疯子虽疯疯癫癫的,可能够安然无恙地活到现是有一些本事的。 气氛一时有些沉闷。 玄袍青年脸色却有些难看,自己的攻击,却被这样一个疯子随意化解,这让他颜面挂不住。 可不等他再有行动,就见那疯子身影一闪,已来到了悬崖上,径直来到那一株花树前,探手抓下。 也在此时,那一朵宛如由火铜汁液浇筑而成的花蕾上,最后一片花瓣也绽放了。 花朵中,一股璀璨耀眼的火红神虹如光雨般倾泻,清香渺渺,飘荡天地间。 嗖! 只是,在同一时刻,那盘绕在花树根部的金色灵蛇也出击,如一道金色的闪电,一口咬住那疯子的手腕。 “不好!” 采采惊得花容失色,都不忍目睹。 “动手!” 与此同时,玄袍青年等人悍然出击,他们蓄势已久,等的就是这一刻。 轰! 无尽的宝光、道法在虚空中迸发,炫亮耀眼,如潮水般倾泻,全都锁定在那背对众人的疯子身上! 可令他们皆悚然的一幕发生了,任何攻击,还未靠近,就犹如陷入深渊中,被吞没湮灭,消失得无影无踪。 任何宝物,都在瞬间被压制,哀鸣着坠地,宝光暗淡! 所有人惊骇,心中发毛,惊得头皮都差点炸开。 这怎么可能? 而那疯子,却似浑然不觉。 他甚至都不曾理会那咬住手腕的金色灵蛇,自顾自采下那一朵盛开的泛着金属光泽的奇花,身影一闪,就返回采采身边,将此花递了过去。 “给……你。” 他嘴唇翕张,声音艰涩,似很久都不曾说过话,以至于都忘却了该如何表达。 采采都傻眼了,脑海空白。 之前所见的一幕幕,太过匪夷所思,令她身心遭受冲击,都陷入呆滞中。 “你怕?” 疯子说着,将死死咬住手腕的金蛇捏起来,一弹指,嗖的一声,这一条金蛇就被弹飞,坠入远处茫茫云海中。 再看他手腕,完整无损,连被咬的齿痕都不曾留下。 嘶! 玄袍青年等人只觉一股寒意从脊柱骨涌上全身,浑身汗毛倒竖,彻底被震慑到了。 那一条金蛇可不是善茬,气息极端可怕,之前若不是忌惮这金蛇,他们哪可能等到现在? 可此时,这金蛇却被那疯子一弹指击飞了…… 连挣扎的力量都没有! 那轻描淡写的姿态,令玄袍青年他们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不怕。” 采采此刻已清醒。 “拿着。” 疯子不由分说,将那一朵奇花递给了她。 “朋友,我们是大自在剑宗传人,这一株王药可是被我们盯上的,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远处,玄袍青年大急,顾不得其他,出声威胁。 疯子眸子清澈无比,可却显得无比空荡,似连情绪都没有,闻言,他努力思忖半响,却似记不起来东西,不禁摇头。 而后,就带着采采离开。 眼前的少女,给他一丝熟悉的感觉,他下意识产生了一种保护她的本能。 “给我留下!” 伴随暴喝,一道夭矫灵剑迸射而出,斩杀而去。 疯子头也不回,袖袍一挥。 锵! 这一道灵剑来的快,去的也快,倏然在半空一转,以比刚才更凌厉、更迅猛的气势折返。 噗! 一名修道者的胸腔击穿,带起一串猩红的血水。 而击杀他的,正是他的灵剑! “走!” 玄袍青年他们彻底色变,意识到那疯子的可怖,再不敢迟疑,扭头就逃了。 …… 峡谷中的一条溪流之畔。 采采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疯子,他怔怔盯着溪水,一动不动,一副痴痴呆呆,浑浑噩噩的模样。 “我能不能……帮你洗一洗?” 许久,采采忍不住说道。 疯子浑然不觉,像没听到。 “那我就当你默许了。” 采采深吸一口气,似鼓足了极大的勇气,探手取出一个手帕,在河水中浸泡了一下,就帮疯子擦拭脸庞上的灰尘和泥垢。 她小心翼翼,动作很轻柔,似唯恐触怒了疯子。 时间推移,疯子一直如泥塑雕像般盯着河流,一动不动。 采采渐渐放宽心,专心投注到手中的动作。 眼前这疯子,也不知多少天没洗澡了,浑身脏兮兮的,肌肤上都是泥垢灰尘。 换做其他女孩子,早已心生厌恶。 可采采却很专心,她脸庞素净妍丽,眸子很大,亮晶晶的,肌肤吹弹可破,有一种娇憨、烂漫的气息。 时间推移。 疯子一语不发,宛如魔怔。 采采则早已将他的脸庞、脖子、胳膊都擦拭干净。 想了想,她又拿出一口精致的小刀,正打算帮疯子剃掉那如野草般蓬乱的须发。 就在此时,疯子忽然弹出一只手,在溪水中轻轻一划。 嗡~ 一道漩涡浮现而出,犹如一口黑洞似的,吞没四周河水。 而后,这一道漩涡倏然拔高,冲霄而起,发出轰隆隆的声音,整条溪水都被席卷进去。 整个峡谷,都开始颤粟动荡,虚空紊乱。 而那一道漩涡,则已如同一道旋转的大渊,似要吞没天穹! 轰隆隆! 峡谷中,草木岩石崩碎,气流紊乱狂暴,那附近的山岳上,山体剧烈摇晃,似欲倾塌。 疯子起身,衣衫猎猎作响,潦草的须发飞扬,浑身散发出一股冲霄的气势,犹如一尊神祗在此刻复苏! 他探手一引,那大渊般的漩涡倏然多出两种不同的力量,一种是焚烧着的火焰,一种是湍急的水流。 水火,本不相容。 而此时,却一起共存于漩涡,两种力量在旋转中相互追逐,隐然形成一种奇妙的平衡! 哞! 而后,一道龙吟响彻,漩涡深处,犹如蛰伏一头真龙,令整个漩涡威势都变得不同了。 附近虚空,都于此刻寸寸崩溃塌陷,天穹上,云层炸碎,四野之地,一座座山岳轰然塌陷,呈现出万物崩殂的大毁灭之景象。 采采早已惊呆,蹲坐在地,瑟瑟发抖,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切。 恍惚间,在她眼前的疯子,就宛如一尊主宰,有气吞山河、睥睨四海之势,有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之威! 轰! 疯子袖袍一挥,那漩涡已冲上万丈天穹,却如不朽般,生生不息,那是不死大道的力量。 “这,便是我的道。” 蓦地,疯子喃喃,声音平淡,不喜不悲,有的是一种释然、通透、豁达之意。 当采采再次抬头看过去时,就见疯子周身,有青灿灿的道光流转,将他浑身泥垢洗涤,纤尘不染,肌体晶莹。 他随手一抹,如野草般的胡须扑簌簌消弭。 一头长发,都于此刻变得明净发光,根根晶莹,而后被他随意束缚在了脑后。 当转过身,映入采采眼中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清俊脸庞,他黑眸清澈明亮,浑身散发着一种出尘绝俗之气。 轰! 与此同时,在他背后,那一道若大渊吞穹般的漩涡,倏然间在天地间溃散,化作缤纷的光雨,照亮这片乾坤。 映衬得他那挺秀的身影,平添一份空灵神秘气息。 宛如谪仙。 —— ps:多谢兄弟marsti和其他童鞋的打赏和月票捧场,第四更晚上10点半前! 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