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9章 天无二日 - 天骄战纪

第1169章 天无二日

道火,代表着一个强者的道行。 道行,是不分强弱的,只有高低之分。 简而言之,这周虚中浮现的三千团如若大日般耀眼的道火,虽代表着三千界中三千个跻身大道天梯第一名的强者道行。 但却不代表他们各自的战力强弱,仅仅只是彼此道途之间的对比。 可即便如此,道途之争,依旧很重要! 因为道行之高低,足可以影响到以后的成就高低! 故而,当目睹云庆白之道火,和新出现的道火皆呈现扶摇直上,无可匹敌之势时,无论是凛雪圣女这等惊采绝艳的古代怪胎,还是叶摩诃这等当代屈指可数的绝巅巨头,皆都无法不吃惊,无法不动容! “嗯?” 几乎同时,林寻也注意到了云庆白的道火。 而云庆白,也注意到了林寻的道火。 宛如冥冥中自有天注定,林寻瞬间就断定,那道火一定是云庆白的! 因为其散发出的气息,令他在感到睥睨、骄傲、凌厉之余,还有一种独特的神韵。 那种神韵,如大渊般深沉和无量,可主浮沉,可吞八荒! 是他! 林寻黑眸中迸射出骇人的神芒,心头翻江倒海,涌现出无尽的波浪。 心魔,无处不在,几乎每个修道者,皆会因执念于某件事,从而成为心头的一个魔障。 而斩杀云庆白,便是林寻的执念,是他的魔障! 云庆白不死,心魔难除! “绝巅之域,就是你的埋骨地,除我心魔,血债血偿!”林寻喃喃,无形的杀机在周身萦绕。 最终,杀机归于平静。 而林寻那翻腾不休的心绪也渐渐平复,波澜不惊。 他已等待太久,怎可能还会被影响心智? “看来,果然是他……” 云庆白原本打算离去,可此时,却伫足在那,将眸子盯在林寻的道火上。 心中,想起了当年前往下界时的一幕幕。 “没想到,被夺走了本源灵脉的一个婴儿,还能有今日之成就,还真是令人意外。” 云庆白衣袍飘舞,神色淡然如旧,就连心境也不起一丝波澜。 是的,他只是感到有些意外,而没有一丝得知真相后的震动、惊疑,更不可能有什么负罪感。 “林寻,林寻……寻……你前来古荒域,所要寻找的就是我吧,且不论当年恩怨,我亦会斩你。” 云庆白双手负背,身影如剑,有绝世无敌之风采。 从第一次听到林寻这个名字,再到如今得知林寻的身份,云庆白并无什么感触。 因为即便林寻不是当年那个婴儿,他也早已下定决定将林寻抹除。 原因很简单,为宗门洗涮耻辱! 这就是云庆白的态度。 宿敌? 谈不上。 一个本应该死掉的婴儿,根本不配成为自己的宿敌! 周虚中,两道道火冲霄,皆凌驾其他道火之上,犹如龙虎争霸,刀剑争鸣。 都很强! 强大得离谱! 这是其他目睹这一幕的强者一致得出的结论。 可,究竟谁可以超越,谁又会被压一头? 这是谁都无法立刻判断出的。 甚至,到现在除了云庆白之外,都极少有人看出,那一团新出现的道火,是属于林寻的。 而在这一刻,无论是林寻,还是云庆白,皆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收回目光。 转身。 而后离去。 自始至终,皆不再关注那周虚上一眼。 对林寻而言,不论此次道火高低,云庆白必须得死。 对云庆白而言,也如此! 这是一种心照不宣的态度,虽一直不曾谋面,可是借着这道火高低之争,却令两者在冥冥中知晓了对方的存在! …… 两者不关注,不代表其他人不关注。 并且,结果很快就出现了! 轰! 云庆白的道火,抵达周虚最高处,凌驾一切,宛如主宰。 只是,不等众人反应,林寻的道火,却扶摇而上,抵达最高处,和云庆白的道火并列! 瞬间,但凡关注到这一幕的每一个伫足在大道天梯之巅的强者,皆露出惊容,难以置信。 并驾齐驱? 是谁,还能后来居上,与云庆白平分秋色? 是某一位才情惊艳万世的古代怪胎,亦或者是当代拥有逆天之姿的妖孽? 这些疑惑,注定不可能有答案了。 因为,很快就又新的变化发生—— 那一团代表着林寻的道火,突破了最高处,而后消失了! 当目睹这一幕,凛雪圣女、叶摩诃等等强者,都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彻底被震撼,这怎么可能? 他们仔细感应,最终确定,周虚之上,唯有二千六百九十九团道火,独缺了刚才新出现的一个! 这是前所未有之事。 哪怕是在上古时代,绝巅之域数次降临,也从不曾发生过这样匪夷所思的一幕。 三千界,三千个凌驾大道天梯之巅的名额,三千团跻身周虚之上的道火。 可今日,因为一个神秘的道火出现,一切都被颠覆了! 眼下的情景是,云庆白的道火,如众王之王,独照周虚最高处,耀眼无匹。 原本,这是足以令三千界沸腾,令无数修道者为之惊艳的一幕。 可当林寻的道火突破周虚最高处,从而消失不见,令得此刻即便独占魁首的云庆白的道火,反倒略逊三分了…… 那一团道火究竟是谁的? 又为何会消失? 许多人惊疑,感到不可思议。 …… 大道天梯半途中,云庆白似感应到什么,忽然顿足,回首眺望大道天梯之上的周虚。 消失了? 此刻,一直淡然而从容,透发着绝对睥睨之气的云庆白,眉宇间罕见地浮现一抹恍惚。 而后,他收回目光,一言不发,朝天梯之下行去。 没有人知道,在这一刻,他内心中愈发坚定了灭杀林寻的念头,起码,他已不能容忍林寻走出绝巅之域! “绝巅成王时,你不来,我便去找你。” 当走出绝巅之塔,看着外界那耀眼的天光,云庆白脑海中浮现出四个字。 天无二日! …… “没想到,这家伙还真做到了。” 看着从大道天梯之巅一步步走下的那一道孤峭如山峰般不可动摇的身影,赤瑶神色复杂。 她之前,目睹了一切。 由于没能伫足大道天梯之巅,赤瑶并不曾看到周虚之上,三千道火争锋的场景。 可即便如此,她依旧感到难言的震撼。 自大道天梯第一千层,一路杀上天梯之巅,历经整整一千场战斗,而自始至终却不曾停歇过一次! 这,本来就像一个不可能完成的奇迹。 以赤瑶之自负,都不敢妄言能够办到这一步。 故而,当看到浑身浴血、伤痕累累的林寻从上走下时,她那清纯而明媚的脸庞显得很复杂。 有忌惮、敬佩、诧异、惊讶…… 不一而足。 若有可能,赤瑶会毫不犹豫在这时动手。 可她知道,根本没有机会。 且不提眼下的林寻是否还有一战之力,仅仅是在这大道天梯上,就受限于规则力量,是根本不可能让修道者在登天梯时彼此冲突的。 “恭喜你了,小哥哥,焚仙界同辈中,当以你为尊,你的名次,只怕任谁都无法撼动和超越了。” 当林寻的身影走到近前,赤瑶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住内心翻涌的种种情绪,露出一个灿烂得令天地都暗淡的笑容。 “你还打算与我为敌?” 林寻躯体很麻木,浑身困顿到了极致,唯有一丝意识保持着清明,以至于让他说话时,都带着一丝沙哑和低沉。 就连眼神也空洞、淡漠和木然。 可就是这样的话语和眼神,却令赤瑶浑身一僵,笑得有一丝不自然,道:“这种烦人的问题,还是以后再说吧。” “好自为之。” 林寻撂下这句话,就径直朝下行去,再不曾回头。 没有理会那天梯之巅之上,周虚中的变化。 也没有理会神色明灭不定的赤瑶。 “哼!” 目送林寻的身影渐行渐远,赤瑶神色变得清冷,从鼻腔中发出一声冷哼,可旋即,她就幽幽一叹,内心沉重。 她知道,在同一境中,和林寻为敌注定是很不明智的。 她同样知道,若欲镇压林寻,就必须抢在他之前踏足绝巅王者境,以高出一个大境界的力量,进行绝对的镇杀! 否则,注定希望渺茫! …… 当走下大道天梯,一股无形的晦涩力量将林寻周身裹挟。 而后,他能够清楚感受到,之前自己在登天梯时所消耗的一切力量,连同自身早已油尽灯枯的精气神…… 全都在瞬间恢复! 与此同时,他眼前一黑,当恢复清醒时,已出现在绝巅之楼的大门内。 除了衣衫上的一身血渍,林寻周身上下,再无一丝伤势,精气神饱满,神采奕奕。 沛然如浩瀚的力量奔腾于体内,和进入绝巅之楼前那巅峰般的状态一模一样。 林寻并不奇怪,每个修道者在闯关后,皆会经历这样一场“恢复”。 “云庆白,你我之差距,从今日起,再也不存在了!” 走出绝巅之楼,林寻内心前所未有的平静。 这一次奇特的“相遇”,让他历经一千场战斗,见识了不同的道途,验证了自我之道,也彻底确定了一些事情! —— ps:这两三章写起来困难了一些,抱歉,令大家久等了。 另外,感谢“归来仍少年”童鞋的打赏捧场! 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