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1章 良言难劝该死鬼 - 天骄战纪

第1171章 良言难劝该死鬼

黑魇天狗族强者来犯,矛头直指林魔神! 消息一出,焚仙城内轰动,无数修道者为此哗然。 “是黑魇天狗族的绝巅巨头苟炎冬!” 很快,那一个身披玄甲,浑身沐浴在黑色雷芒中的青年身份,也被识破,引起不小的波澜。 这可是一位狠人! 是和云庆白、叶摩诃、王玄鱼、祢衡真同一时期的绝巅人物,是当代首屈一指的绝巅巨头。 只是,任谁都没想到,谁给苟炎冬的勇气,竟敢这么直接杀来焚仙界,他真以为林魔神是好欺负的? “快去看看!” “还真有不怕死的来挑战林魔神,这下有好戏看了。” 议论声中,早有许多修道者朝林寻所栖居的殿宇赶去。 …… 古老的殿宇前。 苟炎冬一行人在此伫足,皆毫不掩饰自身的杀机,令得这片区域陡然充斥上肃杀之气。 与此同时,许多修道者都出现,远远观望,只是看向苟炎冬他们的目光,皆都带着一丝异色。 如今的焚仙古城中,别说是一般的修道者,就是那些大势力中的绝巅人物和古代怪胎,都不敢来招惹林魔神,唯恐引火上身了。 可这一群黑魇天狗族强者倒好,刚从绝巅之塔走出,根本不管不问,直接就杀来了! 这显得很强势,可也显得很自大和狂妄。 甚至在不少修道者看来,苟炎冬等人简直和主动找死没什么区别。 “林寻小杂碎可在?还不滚出来受死?” 苟炎冬旁边的一名银袍男子大喝,气势十足,声音如炸雷,轰隆响彻天地间。 只是,令他皱眉的是,附近修道者的神色都变得很怪异,一点躁动和震惊的反应都没有。 “大哥,这些蠢货是被吓蒙了吗?” 银袍男子怔然道。 苟炎冬也察觉到气氛有些古怪,但他并不以为然,淡然道:“林魔神曾在此城血洗过不少势力的传人,或许,这些修道者潜意识里认为,我们此举显得有些鲁莽吧。” “既知如此,为何你们还要来送死?”远处人群中,传出一道声音,带着一丝不解。 “大胆!” 银袍男子顿时脸色阴沉,目露凶光。 苟炎冬制止住他,淡然道:“夏虫不可语冰,和一群庸碌之辈计较什么,平白辱没了自己身份。” 而后,他猩红的眸打量着眼前的大殿,道:“在外界时,我等苦无机会对付此子,但现在既然知道他就藏在这焚仙界,自当将其斩除了!” 一番话,云淡风轻,却透着无比的自负和傲意。 只是,远处众人看过来的目光愈发诡异了,就好像盯着一个白痴似的,不乏怜悯、同情、幸灾乐祸的味道。 这让苟炎冬都不免皱眉,而后脸上变得淡漠和冰冷起来。 这些蠢货,是真被林魔神杀怕了? “原来你们是听说林魔神在此界,才匆匆赶来报复的,可是,你们真确定要这么做?” 远处有人开口。 “为何不能这么做?” 苟炎冬脸上一沉,今天这一切太奇怪了,这些观战者的反应也很反常,好像在怜悯他们似的。 可什么时候,他苟炎冬需要被人怜悯了!? 这些鼠目寸光的井底之蛙,自己惧怕林魔神倒也罢了,现在还敢以己度人,来怜悯他们,简直是令人憎恶! “朋友,我劝你们还是三思。” 人群中,有人叹息,一副好言相劝的架势。 这让苟炎冬都有些受不了了,他堂堂黑魇天狗族的绝巅巨头,以往走到哪里,都被人忌惮和害怕,什么时候被人如此看轻过? “你们该不会都以为,我苟炎冬不会是林魔神的对手吧?” 苟炎真怒极而笑,神色冰冷,浑身涌动着可怖的黑色雷芒,睥睨而慑人。 出乎他意料,在场观战者竟都齐齐点了点头! 苟炎真愣住了,他身边那些族人也都愣住了。 这画面…… 简直让人吐血,快要抓狂! 被人轻视没什么,可被一众人都如此轻视,认为他们不是林魔神对手,这就太气人了。 若不是苟炎冬极力按捺内心杀机,都恨不得灭了在场这些观战者,太他妈扫兴了。 “大哥,别和他们这些庸俗之辈计较,平白辱没了自己身份。” 旁边的银袍男子连忙劝解。 苟炎冬唇角抽搐了一下,这话,原本是他刚才提醒银袍男子的,没曾想,现在反倒用在自己身上了。 不过…… 这些庸俗的家伙可真是气人啊! 苟炎冬深吸一口气,猩红的眸子涌动着骇人的杀意,道:“今日,我就斩了林寻此獠的头颅,给你们这些有眼无珠之辈看看!” 众人闻言,非但不惊,神色反倒都愈发怜悯了。 正所谓,良言难劝该死鬼,慈悲不渡自绝人! 自己作死,都不听劝的,能怪谁? 苟炎冬彻底受不了这种气氛了,猛地仰天,发出一声长啸:“林寻,我知道你在里边,给你一个机会,滚出来,我可以让你死得体面一些!” 声音如潮,震荡四野。 不少修道者耳膜都差点撕裂,气血翻腾,脸色变幻。 一些气急败坏的更是骂道:“就尽情作死吧!” 说实话,苟炎冬真快要暴走了,曾几何时,他遭受过这等对待? 没有! 他身边众人一个个脸色也是奇差无比,目中直欲喷火。 也就在此时,林寻的声音传出:“我最近吃素,本不欲开荤,可你们偏偏要送上门,真是让人意外。” 扑哧! 人群中,不少人都忍不住笑了。 而苟炎冬等人已是怒不可遏,感觉再忍耐下去,非被气死不可。 “你不来?我去找你!” 苟炎冬大喝,轰隆一声,他浑身乌光暴涌,响彻风雷之音,威势攀升到骇人的地步。 不得不承认,苟炎冬极其强大,在绝巅巨头中都称得上是顶尖! 只是,不等他行动,一道莹白若雪的断刃倏然从那殿宇中冲出,悬浮在虚空上,锋刃如幻,璀璨夺目。 “若你挡我三击,我便饶恕了你们今日的举动,若挡不住……就都留下来吧!” 淡漠的声音中,虚空上的断刃已劈斩而下。 唰! 宛如一挂银灿灿的星河从九天降落,磅礴、迅猛、仅仅是那种杀伐气,就令虚空如布帛般炸碎。 初开始,苟炎冬脸色阴沉,被气坏了,这林魔神是认为自己连三击都挡不住? 欺人太甚! 可当断刃于此刻斩下,他脸色就变了,察觉到了此击中的可怖力量,令他心头怒意顿消,变得庄肃和认真。 作为斗战经验丰富之极的绝巅巨头之一,苟炎冬瞬间就意识到,这林魔神的确是一个劲敌,不容小觑。 锵! 心中虽如此想着,他动作可不慢,一柄黑色大枪腾空而起,裹挟着刺目的黑色雷霆,与之硬撼。 铛! 两者碰撞,火光四溅,仅仅只是声音,就令远处众人难受得差点咳血,都不禁骇然。 与此同时,苟炎冬心中震惊更甚! 真正交锋,他才意识到这一斩的力量何等恐怖,犹如决堤洪水,山崩海啸,简单直接、有无坚不摧之势。 瞬间,他就感觉浑身肌肤差点要炸开,体内气血汹涌逆流,躯体不受控制地一哆嗦,差点被劈跪下。 而手中的黑色大枪,更是被斩得弯曲如拉满的弓,发出刺耳的哀鸣,似快要承受不住。 那感觉,就如被远古神山镇压在身! “第二斩!” 被挡住这一击,林寻似并不意外,断刃掠起,威势骤变,表面泛起晦涩而繁密的道纹。 不好! 苟炎冬头皮发麻,察觉到一股致命的危险,让他毫不犹豫选择了闪避。 并非他不够强大。 相反,正因为他伫足绝巅巨头行列,斗战经验极其丰富,才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危险。 若换做其他修道者,只怕连这种反应都没有! 噗! 只是,苟炎冬尽管已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可他依旧低估了这一斩的可怕,刹那间,生灭显现。 他的背部硬生生被斩开一道血淋淋的裂缝,体内脏腑遭受重创,整个上半身,差点直接被斩开! 哗啦啦~~血雨泼洒,猩红滚烫。 苟炎冬发出惨叫,脸色瞬间煞白,发出凄厉的惨叫。 远处观望的修道者,虽都很确定苟炎冬很可能不是林寻的对手。 可当看到,仅仅只是第二击,苟炎冬这样一个当代屈指可数的绝巅巨头就被重创,差点被斩成两半时,都惊得浑身发寒。 林魔神……也太生猛了吧? 与此同时,苟炎冬身边的那些男女皆瞪大眼睛,一副难以接受,难以置信的模样。 之前,苟炎冬受伤时,他们甚至都来不及反应,更遑论去救援了! “走!” 苟炎冬咆哮,他意识到,比之以前,林魔神这煞星已经是判若两人,变得更强。 而自己,从一开始就严重低估了这个对手! 他也总算明白,为何那些观战者的神色会如此怜悯,不看好他们了…… 并非是故意轻视,而是他们明显都早已清楚林魔神的强大! 一想到这,苟炎冬恨不得给自己一大嘴巴,早知如此,就不该火急火燎地冲来,起码也得先摸清楚林魔神的虚实再动手。 可惜,此刻后悔已经无用! 只能逃! —— ps1:良言难劝该死鬼,慈悲不渡自绝人,这是央视新闻针对边境问题警告印度阿三的一句话,特霸气。 ps2:写这一章的目的,是让大家和云庆白三剑镇压古代怪胎石真通的情节做个对比,侧面阐述一下林寻的战力。 ps3:明天3更,求月票! 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